我从井里救出一个人竟是......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我从井里救出一个人竟是......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酒后真言
2021-01-04 19:00

村里有个90多岁的老石匠姓刘名益民。

老人技艺超群,年轻时走南闯北做石匠活,曾遇到过诸多到现在都无法解释的灵异奇事。

闲聊时老人讲述了他一段奇特的经历,我做了记录整理,下面是老人的讲述。


我20多岁石匠手艺已经不错了。为了养家糊口,农闲时常和村里几个老匠人去南方给人做石匠活。

有一次俺们5个石匠作伴,在河南给一富人家干完了一宗大活。活刚干完麦子也黄了梢,眼看就到了麦收大忙季节。

俗话说秋仨月麦十天,过麦是最紧张最忙碌的日子,为了能参加麦收,俺们收拾好行装,匆匆忙忙往家赶。

那时候没有公交车,交通工具就是凭两条腿。俺们肩背行装和沉重的石匠工具,绕近路找好走的道日行夜宿,400里路走了3天,估摸着到家还有100多里路呢。

这天俺们因为归心似箭,着急赶路错过了客栈。眼看着日落西山鸟儿归巢,天渐渐黑了下来。

那年月不像现在,夜里大街上、公路上到处是昼夜通明的路灯,行人多客栈也多。那时候没有电,天空黑魆魆的只有天上的星星在眨巴眼。

没有客栈住宿,天黑也得往前走啊!俺们受饥挨饿拖着沉重的脚步向前挪。

年纪最大的刘根大伯为安慰大家的情绪,对大家说:“咱们今儿个少不留神就错过了宿处,不知道再走多远才有客栈?我听我爹说过,走夜路要看前边有没有灯光,有灯光的地方就有村子。”

说来也真是奇了怪了,刘根大伯话音刚落,俺们就发现前边不远处就有灯光闪烁。俺们高兴极了,一个个振作精神,加快了脚步。

当时我最年轻,走的也最快。当我走到那闪烁的灯光跟前时,却发现这光很特别,蓝盈盈一闪一闪,蓝光映照下能清晰的看见路边是一眼枯井。

我知道这种一闪一闪的蓝光就是老百姓常说的“灯笼鬼” 是死人、死动物的骨头,或者腐朽的木头发出来的磷光。

据上岁数的老人说,这灯笼鬼也分好坏。

我心里暗忖:看起来俺们今天是遇着怀灯笼鬼了,它是要把俺们引到枯井里呀!我还听人说,遇着灯笼鬼不要害怕,唾三口唾沫大声骂它几声,灯笼鬼诡计就不能得逞。

我正要唾唾沫大声叫骂,突然枯井里有人说了话:“井上过路的君子,俺是不小心掉进井里的落难之人,请你务必出点好心救俺上去,救命大恩永世不忘!”

这时候大伙也都赶到了,他们也听到了落井人说的话。我站在井边向下看,井里黑咕隆咚啥都看不见。有人问我:“看见井里是啥人了吧?”

我说:“啥也看不见!”

刘根大伯问我:“这事你说咋办?”

“咱们出门在外,应该多行善事,不管他是啥人,眼看他落难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我边说边把捆行李的绳子解下来,刘根大伯和其他人也把捆行李的绳子解了下来。

我把几根绳子接在一起,把绳头放进井里说:“井下的朋友听好了,请你务必牢牢的抓住绳子,俺们把你拔上来!”

井下那人抓住绳子说:“我已经抓牢了绳子,井上的朋友用力拉吧!”

俺们几个人站在井边用力往上拽绳子,可谁都没想到那人特轻,俺们没费啥劲,轻轻松松就把他拽上来了。

等那人稳稳地站在地上,俺们借着微弱的星光才看清,怪不得这么轻呢,原来他的身高超不过一米五,瘦骨嶙峋,脑袋上没有一根头发,是个不折不扣的一个13,4岁的秃头半大孩子。

我这人爱说话,不甜不淡的话多,好奇地问那小孩:“你姓什么叫什么?今年多大?你这么大个孩子,黑灯瞎火跑到这儿玩,多危险啊!”

那人撮一把鼻涕,笑一笑说:“你们别看俺个头矮小,俺可不是小孩子了,俺今年26岁呢!俺名叫棺生。”

我一听这话又好奇地问:“什么,你叫官生,你爹是官还是你娘是官?你头上咋没有头发呢?”

棺生呵呵一笑说:“大哥真能说笑话,俺那个官字不是当官的官,而是棺材的棺。说来话长,俺娘怀着俺的时候,俺爹上山砍柴遇着下雨天,不慎脚下打滑摔下山涧伤势过重不治身亡。俺娘悲痛至极,生我时又遇难产撒手人寰,一尸两命!”

乡亲帮忙将俺娘入殓,在钉棺材盖时听到婴儿哭声,忙打开棺盖查看,见到我躺在血泊中。我命大得救,俺娘却因大出血过世,乡亲给俺取名棺生。

俺这就成了没有爹娘的孤儿,吃百家饭长大。俺从小缺少父母的关爱,缺少管教,不懂礼数,养成了浪里浪荡的坏脾气,啥活也不干,整天疯跑疯玩。上山抓野鸡、野兔,下河逮鱼、逮王八,养在家里玩儿。是个胆大包天的野孩子。

从俺们村到县城的路上,路边有一个大柏树坟,因为这是大财主杨百万家的坟茔,人称杨家坟。俺13岁那年,听好几个人说,出门办事晚归路过这里,都能听到坟里有敲锣打鼓唱大戏的声音。我感到十分奇怪,就想去弄个明白。

这天夜里月明星稀,待到半夜时分,我便在衣裳口袋里揣了一把用作防身的小刀,去了杨家坟。

你们说这事怪不!当我俏没声息轻轻走进坟里,哈哈!还当真听到了敲锣打鼓的声音!我循着锣鼓声找寻,发现声音是从一个大坟堆里发出来的。

我掏出小刀轻轻把坟堆挖了一个洞,原来这个大坟堆是个拱券堂,也就是用四方青石块做拱券,券起来的一个空心的特大窑洞。

窑洞里空地上并排停放着6口棺材,窑洞墙壁上有一长溜壁画,画得是一群带颜色的很好看的戏班子人物。

我清晰的看见画面上的乐器班,打鼓的、敲锣的正在用力敲锣打鼓,画面上头戴皇冠、凤冠的男女演员正从画里走下来,走到地上咿咿呀呀拿腔拿调开始演出。

更奇怪的是那6口棺材棺盖同时打开,从里头走出来一男五女6个人,个个都是古人打扮。

早就听说杨百万他爹娶了5个老婆,看起来这话不假,这男人保准是杨百万他爹,这女人是杨百万他亲娘和小娘……我正在看得出神,突然呼一下子天变黑了,我俩眼一抹黑,啥都看不见了!

还闻到一股浓浓的腥臊臭气。

多亏我这人胆子大,遇事不慌,眼看不见了,手还能动。我一只手往头上一摸,这一摸只觉得凉飕飕滑溜溜,不知道是一个啥玩意儿扣住了我的脑袋?

我听人说过,这杨家坟夜里不光能听到奇怪的声音,这里还有一条能吃掉整个胖猪的大长虫!难道是那条大长虫含住了我的脑袋?

我急忙从裤兜里摸出随身带的小刀,冲含住我脑袋的物件狠狠地剌了一刀!

那物件疼的松开口,呼啦啦跑掉了!我看见那真的是一条檩条粗的绿色大蛇。

13年了,从那以后我的身子再也没有长高一寸,脑袋上再也没有长出一根毛。大哥大伯,你们都是俺的救命恩人,既然老天安排咱们在这里相识,那就是缘分。我愿意和大家攀为亲戚。

棺生说到这里又冲我说道:“我看这位年轻的大哥和我年纪差不多,不如这样,咱们俩结拜成异性兄弟如何?”


“这样最好,这是个好办法。”大家异口同声说这样办好。

我也觉得既然大家能在这地方相互结识,也是缘分到了,这样做当然不错。

于是就在这没有香炉,没有蜡烛的漫天荒野里,我和棺生堆土插草,跪在地上对天盟誓结为异性兄弟。棺生小我两个月为第,我大他俩月为兄。

从俺们井里救人到棺生述说身世,再到我和棺生结拜兄弟,这么长时间,漆黑的夜晚,那灯笼鬼一直在旁边照明。

我又一次好奇的问棺生:“兄弟,这灯笼鬼到底是咋回事?它咋就这么胆大不跑呢?”

棺生呵呵一笑说:“这灯笼鬼是我养在家里专门夜间走路照明的工具。”

“啊!灯笼鬼还能养啊?”他见俺们一个个惊奇的张大嘴巴,忙给俺们解释,自从他十三年前大难不死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以后,他便走南闯北求师寻友学本领。

他在武当山一道观苦修苦练十余年,终于学会了奇门遁甲中的驱鬼、(驱赶鬼让鬼干活)止水(把流水止住)、叠路(把路折叠起来走,一步能走百里或数百里)等奇方异术。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与棺生分手时,他找了根树枝,在小路上画了个梯子模样的图案。

告诉俺们说:“大哥大伯们,从这里到你们家还有100来里路,我知道你们还饿着肚子,可是对不起,我就不请你们在这漫天野地里用餐了。

我要灯笼鬼给你们带路,你们从这个梯子上迈过去,不用两个时辰就能到家,就能吃到嘴里热菜热饭了。

还有一件事大家请牢记,你们回到家以后,不管是你们自个儿,还是村子里发生了什么你们无法解决的奇事怪事。益民大哥,你就在家里点着三根蜡烛,喊三声棺生兄弟,我不用三个时辰立马到达!”

俺们一一与棺生拱手惜别,按照他的吩咐从梯子图案上迈过去。

你们说奇怪不奇怪,俺们从梯子图案上刚刚迈过去,突然就觉得身轻如燕,大步如飞,耳边生风,肚子也不饿了。

100来里路啊,估摸着不到两个时辰,就到了俺们村村口。

“到家了,到家了!”大家心里高兴,止不住蹦跳着大声喊起来。

给俺们带路的灯笼鬼可能是知道自己完成了任务,哧溜一声没了踪影。

正在收麦大忙期间,村里还真发生了两件俺们无法解决的麻烦事,俺们只好求教棺生兄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