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片名暂定为《囚爱》
囚爱 小说连载 故事

小说:第二部 爱囚(4)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若妤灬
2021-01-04 13:00

我在等一个人,等她认出我


所有人都愣住。
桌上一片寂静,我有些紧张地坐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
我就算再没经历过场面,也知道那个女人是桌上某位投资商带来的,她或许不重要,但是打狗还看主人呢,向丛这么做,无疑是在打那位投资商的脸。
对于一部电影来说,投资商就是金主啊。
我莫名地替向丛捏了一把汗。

我以为向丛会为刚刚的举动找一个什么说辞来圆一下场面。
可我没想到的是,向丛特别刚。
他非但没有圆场,反而十分厌恶地看了那女人一眼,冷声道,“滚。”
被浇了一脑袋的酒,那女人也十分狼狈,一脸无措地站在桌前,又愤怒又委屈,连忙转头看向了她的金主大人。
然而——
她的金主大人并不打算为她解围,相反,那人瞪她一眼,恨声道,“丢人现眼,赶紧滚!”
女人彻底没了依仗,连头发都顾不上擦,愤愤离席。

我坐在一旁,看的有些吃惊。
不是说……剧组们都要对投资商们这些金主大大礼让三分么?怎么到了向丛这里,反而是投资商们要忍让他三分?
我不理解,却也不敢多问。

一场小风波就此翻了篇,在座众人说说笑笑,而刚刚那一小段不愉快众人都十分默契的闭口不提。
我拘谨地坐着,终于熬到了散场。
几名制作人和投资商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低声道,“陈小姐,向导今天喝的有点多,我们还有事,就麻烦你把他送回家吧。”
我愣了一下,转头去看向丛。
他静静地坐着椅上,不抬头,也不说话,安静地像是一座雕像。
看样子,也许真的有点喝醉了。
我点点头,应了下来。

一番寒暄后,众人纷纷离开,就连剧组里的那些工作人员们也渐渐离开了。
最后,大厅里除了酒店服务生们,便只剩下了我和向丛。
一想到要和他单独相处,我便有些紧张。
深吸一口气,我缓缓走了过去,“向导,你家在哪里啊?我送你回去吧。”
向丛抬头看我,目光微动。
良久,他笑了笑,站起身来,拿起椅背上搭着的外套,动作十分自然地罩在了我肩上,“外面冷,你披着。”

我有些错愕。
却也没敢拒绝,乖乖地应了下来,心里却直犯嘀咕,向导这是什么意思?
不会是……
我心里一紧,不会是在暗示我,要潜规则吧?
我正慌乱着,一旁的向丛忽然出了声,他低笑,“哪有让女生送我回家的道理,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我报了地址后,我们两个人才反应过来——
哪有什么回家可言,拍摄地在当初事件发生的那个小山村,为了拍摄方便,剧组所有人都住在距离小山村最近的镇里,剧组统一安排的宾馆。

回过神来,我们两个都笑了。
气氛似乎也因为这一笑而缓和了几分,起码,我似乎并没有那么害怕他了。
除去向导这个身份,他似乎也只是和我一样的普通人,会犯傻,会犯错。
他看了我一眼,低声道,“陪我走走,行吗?”
我点点头,从这里到我们住的宾馆也不算太远,走路大概二十分钟的行程,能够接受。

此刻正值夏末秋初。
傍晚的天气不算热,也算不上太冷,温度刚刚好。
我身上披着向丛的外套,似乎还带着他身上的温度,鼻间隐隐能闻到衣服上属于他的味道。
是一种很清新的柠檬草味。
莫名地,我心里竟有一种难言的悸动。
一切似乎都很熟悉,熟悉到,我甚至有一种似乎很久很久以前,我靠在他怀里闻到过这种味道的错觉…… 

忽然,向丛的话将我的胡思乱想打断。
他转头看我,低声说道,“你知道么?只有你适合演许雯雯这个角色。”
他神色极为认真,顿了顿,又强调道,“只有你。”
我被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为什么啊?”
他抿了抿唇,似乎在笑,抬头看向天边的月亮,眸子微微眯了眯,道,“因为,只有你能演活她,除你以外,别人都演不出这种感觉。”
我脸有些红,不知道向丛这莫名其妙的夸奖是由何而来。

路上,我们聊了许多。
我才忽然发现,原来向导并不是传言中那个话少冷冽的男人,相反,他很温和,格外的温和。
而且,他话也并不算少。
无论我说什么,他都能轻笑着接过话茬,耐心又温和。
这条路似乎变的很长,我们很默契地慢慢走着,聊了彼此的生活,聊了喜欢的艺术家,还聊到了喜欢的音乐。
当谈到最喜欢的一句歌词时,我们格外有默契地唱出了同一句——
“你说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向丛沉默了一下,似乎轻声说了一句话,他说的很快,我只是隐约听见了一个话音——
“我记得啊。”
我有些愣怔,我记得啊,这是什么意思?
他记得什么?

然而,不等我问出疑惑,向丛忽然转移了话题,他忽然转头看我,神色有些许的严肃,又似乎看起来有那么几分紧张。
他紧紧盯着我的眼睛,低声问道,“你……谈过恋爱吗?”
我愣了一下,忽然谈到这个话题,我有些紧张和不自在。
我紧紧抿着唇,摇摇头。
“其实看周围人都谈恋爱,我也想过开始一段感情,也不是没有人追我,就是……”
我顿了顿,忽然笑了,“就是看谁都没有想要在一起的感觉,隐约中总是觉着,我要等一个人,可是我究竟要等谁,就连我自己都说不出来。”
说着,我自嘲般笑了笑,抬头看他,“你说好不好笑?”

然而,一抬头,我却发现向丛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原地。
我回身看他,刚巧对上向丛看过来的目光。
他眼眶微微泛着红,静静地看着我,唇角勾起几分笑意,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可是。
那一瞬间,我的心忽然剧烈跳动了起来——
砰砰,砰砰。
莫名地,在那一刻,我竟忽然有一种冲动,一种想要恋爱的冲动。
心里似乎有一道声音在和我说:
陈雯雯,你等了这么多年,是不是就在等这样一副画面?
夏末初秋的夜,他站在路灯下,眼眶微红的看着你,轻轻地笑着。
似乎,他是你等待了很多年的人。

我鼻尖没来由地一酸,眼泪莫名其妙的落了下来。
甚至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究竟在为什么而落泪。
向丛走了过来,他轻声笑,“真巧,我也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我也在等一个人。”
说着,他转过头来轻轻看了我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我在等一个人,认出我。”
我有些不明所以,心头却仍旧在为刚刚那一幕而悸动着。

回过神,我有些惊讶地看向他,“你从来没谈过恋爱?”
他格外认真的点点头。
我却惊讶不已。
不可能吧……
年轻的著名导演,钱权势都有,颜值在线,身高一米八,几乎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一个人,会从未谈过恋爱?
怎么看,都不太可能。

不过,我们并未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结。
闲聊时,我们聊到彼此的家庭,向丛说他父母也是导演,他没有兄弟姐妹。
我笑了笑,语气也不由自主地柔和了一些,“我有一个妹妹,特别可爱,古灵精怪地,整天拽着我陪她玩捉迷藏。”
向丛的脚步忽然顿住。
他身子瞬间僵硬无比,艰难地转头看着我,低声问道,“你……你妹妹叫什么名字?”
我怔怔应道,“叫陈朵朵。”

向丛愣了很久,最后忽然轻轻笑了。
月色中,他轻笑着说道,“很久很久之前,我也有一个妹妹,也喜欢玩捉迷藏,她也叫朵朵,向朵朵。”
我有些疑惑他的用词,为什么要说很久很久之前?
我没多想,低声问道,“那你妹妹呢?”
他神色平静,轻声道,“死了。”


待续未完

阅读其它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