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7章 恨意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觅朝云
2021-01-04 11:01

第7章 恨意现

一柄折扇挑起轿帘,满山春色争芳斗艳,枝头喜鹊轻鸣,唱出了郑何心中此刻的欢愉。他收回视线,笑眯眯道:“出了黑月山,我们就真的离开京城了,再过八九日,便能到泰山去寻我师父。”

本该同他分享这份喜悦的宋嘉禾却歪阖着眼,眉间是化不开的纠结与烦闷,似是被梦魇

住了。

“方才还醒着,怎么睡得如此之快?”郑何拿出手帕,想拭去她鬓角间渗出的冷汗,却被对方一个眼神惊得愣了一下。

宋嘉禾很快调整好表情:“你方才说,我们到哪了?”

“快出黑月山了。”郑何只当自己看错了,嘉禾怎么会对他露出那种警戒凶狠的眼神呢?他收好手绢,神色郑重,双目中的憧憬却不自觉流露出来:“嘉禾,我知道我父亲和白家有仇,但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等在师父那儿把武功学好,我们便一道行侠仗义、浪迹江湖……”

“郑何,”宋嘉禾算着时间,眼神复杂地看着他,“如果我负了你,你会如何?”

“什么”?

郑何还来不及深想宋嘉禾此话的含义,马车便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铁剑出鞘之声从四面八方将二人紧紧包围。

黑月山山脚沉月湖附近的亭台中,梁淮安正同郑轮对弈,后者心思不在棋上,被梁淮安手中黑子逼得节节后退。

郑轮执两子落于棋盘之上,道:“王爷棋技了得,下官自愧不如。”

“这就认输了?”梁淮安端起冒着热气的六安瓜片,轻品一口后道,“这围棋,不到最后一步,胜负犹未可知。但你第二十八手走的那一步,实在是无力回天。”

“王爷这是何意?”郑轮挑眉,他就知道梁淮安找他下棋绝对另有深意。

“没什么意思,指导指导你而已,郑大人陪我下棋这么久也辛苦了。来人,送郑大人回府吧。”

郑轮满腹狐疑,宁王就这么放他走?不再趁机敲打或者拉拢?

“那下官就先告退了。”

然而还没来得及转身,裴原一声气壮山河的“王爷”便将他惊得一抖,扭头看见自己那被五花大绑着的儿子后,脸上的震惊就更深了。

“王爷,属下方才巡逻之时看到马车中有人扔出手帕,捡起来一看上面细细绣着芙蓉,明显是女子之物。属下担心有人绑架民女,便上前查看了一番,哪知,哪知……”

裴原话说得这般吞吞吐吐,再看清楚自家儿子身后站着的女子是谁后,郑轮瞬间冷汗直下,忙朝梁淮安拱手道:“王爷,小儿虽顽劣,但绝不会做出如此离经叛道之事,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大片乌云笼罩在亭台上方,阳光溜走了,整个世界也静得可怕,就连风都不敢在湖面轻易刮起波澜。不论是哪个男人,遇到这种事情都很难冷静,更何况梁淮安身体本来就有残疾,郑轮不敢承接他的愤怒,他可只有郑何一根独苗啊!

梁淮安阴沉着脸,明明坐在轮椅上,气势却比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要强:“有没有误会,一问便知。”

“王爷,”沉默了许久的宋嘉禾咬咬唇,“郑公子他只是、只是一时冲动,我、我方才已经劝动他送、送我回去了。”

郑何猛地抬头看向她,眼中瞬间闪过数种情绪,有不解,有伤心,有愤怒,最后尽数化为无奈和释然。难怪了,说好一起私奔,她却打扮地于平常无异,只是头发和衣衫有些凌乱,怎么看怎么都像是现从府中被人劫出来的。

现在他终于懂了,宋嘉禾方才那句话的意思。

她负了他,他又能如何呢?就像他同父亲争吵时所说的那样,他姓郑,宋嘉禾这么对他就一点都不奇怪。

棋盘被打翻,黑的白的棋子落了一地,每一颗都在诉说着梁淮安的愤怒。

“宋嘉禾可是皇上赐给本王的王妃,贵公子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郑轮一惊,颤抖着走到郑何身边,抬手就是一巴掌打了下去:“逆子,逆子啊!”说罢,他又将郑何踹的跪在了地上,让他给宁王道歉。

梁淮安一个字都不想听,晾着他们父子二人,抬眼对宋嘉禾道:“过来。”

所有人都注意到,他语气比方才柔和了不少,但柔和之下却又压抑着什么可怕的东西。宋嘉禾很听话地走了过去,蹲在轮椅前仰头看他。

梁淮安薄唇开了又闭,最终却只是伸手将宋嘉禾垂落的头发绾到了耳后,轻声问:“没吓着你吧?”

耳后的皮肤甚是敏感,宋嘉禾只觉梁淮安指尖触及的地方一片酥麻,不着痕迹地往后躲了躲:“嘉禾不怕,郑公子不、不会伤害我,王爷更、更不会。”

这个更字让梁淮安极为受用,郑轮也抬手擦了擦额间冷汗,心想这祸害总算是说了句人话。他知道自家儿子风流,脑子里尽是风花雪月的戏本子,可宋嘉禾若是不同意,郑何绝不会做出劫持之事。

白家的种,果然留不得。

梁淮安的眼神终于重新落到郑家父子身上:“今日之事,本王会如实禀告陛下。”

“王爷,”郑轮狠狠心,“孽子只是一时冲动,下官愿用全部身家替他赎罪,还请王爷高抬贵手。”

梁淮安思忖许久,道:“全部身家倒也不必,本王不缺那点钱。这沉月湖风景甚好,听说地契在你手上?”

黑月山此前土匪为患,郑轮手中的地契形同虚设,他赶紧表示愿意把整座山都送给他,却不想对方顿了顿又说:“现在打个欠条吧,写清楚什么时候把地契送来,又为什么要送本王这座山。”

这是要永远留下郑何忤逆皇命的证据啊,郑轮纠结半响,最终还是咬牙写下了欠条。

郑家父子离开后,梁淮安屏退众人,示意宋嘉禾坐在方才对弈的石桌前,问:“郑何待你真心,下手的时候就没有一丝不忍?”

“郑何喜欢的不是我,而是同仇家女儿在一起的感觉,就像戏本子里描绘的那样。”宋嘉禾不意外梁淮安看穿她的心计,也不打算继续在他面前装傻。她托兰儿去通知裴原,为的就是找机会同他摊牌:“何况郑轮当年害我外公全族的时候,不也没有丝毫不忍?”

梁淮安正色道:“所以想嫁给周显,也是为了报仇?”

宋嘉禾略有些迟疑,随机坚定地点了点头。

淡淡的笑意浮现在梁淮安眼中,他道:“可是本王不懂,周显的父亲远在西北,郑何的父亲是你的仇敌,你报仇如此心切,为什么不选本王呢?”

宋嘉禾不答反问,眼神不似往日般闪躲:“因为我也不懂,王爷为何偏偏选中我?仅仅是因为小时候那点儿微不足道的交情吗?”

“不是,”梁淮安越紧张,薄唇就抿得越紧,随着那两个字的呼之欲出,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手心都在微微出汗。

他抬眸,却被宋嘉禾眼中的淡漠与嘲讽深深刺痛。

“王爷该不会是想说,你喜欢我吧?”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