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还有南风旧相识

小说连载:还有南风旧相识-救人者也害人

作者:长亭落雪
2021-01-08 20:00

第26章 救人者也害人


贺南风抬起右脚,却又似乎心底总有几分犹豫,便看着小孩的背影,在原处慢慢旋转,迟疑不定。

“你说的是不是那只白色的鸟?”

凌琚忽然道,语气里十分兴奋,连脚下木凳都在轻轻地晃。

贺南风一怔:“啊?”

凌琚抬手指向水边,不断变换方向:“那只白色的大鸟,那是白鹭吗?”

贺南风蹙眉,没有回答。

“好大好白,跟上回大哥带我去城郊湖边看的一模一样!”

晚风吹拂,花灯流光。

贺南风一笑,将裙摆放了下来。

她知道,自己为什么无法下手了。

对方哪怕真是恶魔,如今毕竟只是个孩子,若为她自己,贺南风永远不会想到杀人。她想杀他是为凌释,而她无法下手,也是因为凌释。

因为他真的很在意这个弟弟,即便他对他倨傲冷漠,还是会悄悄带对方去城外看他喜欢的飞鸟。

如果今夜将凌琚推下船,那她的阿释,该会多么伤心。

“对,”贺南风温柔道,“就是那只大鸟,我听你哥哥说,凌琚喜欢鸟。”

前尘时,贺南风嫁过去那几年也跟凌琚交集不多,只是听凌释说过,阿琚从小喜欢养鸟,从百灵鹦鹉到白鹤鹰隼都喜欢,后来王妃觉得玩物丧志,就责令王府不许出现鸟禽,为此凌琚还十分难过。

贺南风当时想,由古至今爱好何物都跟性格有关,比如喜欢驯鹰的基本都是好强擅征之人,但凌琚从百灵到鹰隼都喜欢,那大概真是本性钟爱鸟禽而已。

凌琚回头笑得开心,向贺南风道:“你也喜欢养鸟么?”

贺南风笑了笑,道:“对呀,可惜家里不让。”

凌琚感同身受,颇为无奈的点头,继续朝白鸟看去。

这个季节有白鹭或者白鹤飞翔其间,倒也真是难得。贺南风暗道,预备也上前看看时,就听小孩一声惊呼道:

“还有一只!”

原来是一对比翼到此,大概被凡间烟火阻断,没能潇洒离开。

“好美的两只大鸟!”

凌琚又道,因为太过兴奋手舞足蹈,谁知脚下木凳不稳,加之画舫不知为何停靠船身正好一倾,探出半身的凌琚便“阿”一声突然向外摔了出去。

贺南风一惊,她不踢他,他却自己就要落水。刹那之间不及思量,便猛地上前抱住了凌琚的腿,可毕竟是是个壮实男娃,她又只是个十来岁的柔弱女儿,一时间不仅没有把人拉上来。自己也险些跟着坠了下去。

凌琚吓得大哭,身后贺南风死死抱住他的腿,一面大声呼喊救命。画舫众人本在各自谈笑,也早有瞧见这边动向的,登时大惊一片,连忙冲了过去。

“阿琚——”

“南风——”

远处凌释同贺承宇也正好回来,两人焦急奔来,到底还是有些距离,贺南风眼看就要支持不住,自己也脚离了地一同摔下时,忽然觉得臂膀被人握住,随即一股极强的力道将她连同凌琚向上一扯,拉回船头甲板。

三人随即跌倒一处,贺南风惊魂未定连忙询问凌琚可有受伤,回头一看时,却愕然愣住。

宋轩。

救她的人,竟是宋轩。

前尘直到海棠月夜前,她也许曾同他远远照面,却从未这样直视打量过。也许是他太过伏低做小,也许是她谨守礼节情窦未开,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象,所以月夜海棠下,才会那样惊艳。

今时重回,他是她最不想重见的人,却又再次出现眼前,还这样肌肤相亲的距离,跌在一起。

明明方才上船时并不见他,却又这样忽然出现。贺南风只觉心中一震,不知忆起曾有的柔情蜜意,还是最后仇恨诀别,手忙脚乱狠狠推开对方,似惊弓之鸟般往后退去。

少年一怔,分不清对方眼中是恐惧还是厌恶,淡淡皱了皱眉。

正四目相对时,众人都围了过来,一面搀起地上几人安抚,一面询问到底发生什么。

贺南风不知是被宋轩的出现吓到,还是因为这场变故终究是她所引起,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一旁凌琚靠在兄长怀里,也依旧只晓得啜泣掉泪。

“我看见,小公子抬了木凳在看河里的什么,停船时就被震了下去。”宋轩微微低眸,向众人解释道,“贺三小姐在一旁看见,连忙上前抱住了他,险些一起掉下去。”

贺南风一怔。

不知他方才身在何处,既然看清这些,必然也看到是她引诱凌琚站上木凳,以及她曾试图将对方踢下围栏。可他却什么都没说,叫众人以为是凌小公子贪玩坠落,贺三小姐舍身相救。

凌释抬头看向贺南风,眼中满是感激之色:“多谢。”

贺南风只觉心底微微收紧,不知该如何形容这种感受。面纱之上一双眸子情绪万千,沉默半晌之后,才缓缓道了句:“无事。”

一面不由几分庆幸,自己还好没有真的将凌琚踢下画舫,否则此刻的阿释,一定十分痛苦。可她看着他紧抱幼弟的模样,又忍不住觉得淡淡心疼与酸楚。心疼是为凌释在母妃和弟弟处受的苦,酸楚是为自己,所在前尘,她的阿释一定会先抱住她,关心可有受伤,可有吓到。

思量之间,便有两行泪水悄然滑落,默默靠在两个姐姐身边,模样极其惹人怜爱。

凌释微怔,抱住凌琚的手仿佛想要抬起,为对方抹一抹泪,却终究什么都没做。一旁贺承宇看得心疼,赶紧一面轻声安抚,一面叫众人散开,扶贺南风到船舱休息。

于是泪眼模糊的凌家小公子同惊魂甫定的贺家三小姐在众人关切下,慢慢走到舱中,早有小姐端上热茶为两人压惊。而方救了两人的护国公府四子,却在凌贺等人感谢之后,依旧默默伫立原地。

已走得不近不远的贺南风在进门前回头,便见柳清灵独自在众人身后,一脸关切地围着宋轩悉心问候。

想来,柳清灵再阴险无耻,也是真心爱慕这人的吧。否则以她心高气傲,宋轩如今一个毫不得宠的国公庶子,应该像其他小姐一样也不入眼才对。

她沉吟片刻,回身离去。

船头的宋轩抬眸看来,望着少女在人群之中的背影,对柳清灵絮絮叨叨的关切似乎并没有听进。

“玉檀哥哥,我们也去喝杯热茶吧,外面夜风这样冷,要是患了风寒……”

“你跟贺南风很熟么。”

柳清灵一怔,不知对方为何忽然问起,顿了顿,道:“我们从小就认识,她当我极好的姐妹,只是最近——”

“最近什么。”

“最近可能因为侯爷的关系,她不敢和我过于亲近。”

宋轩眉目清冷,转眼看向对方,继续道:“因为什么。”

问的是,文敬候为何阻止女儿跟她来往。柳清灵自然不愿说自己给贺南风送情爱画本的事被贺佟发现,怕她带坏女儿,于是编了借口道:“大概是我爹和文敬候爷在朝中有什么不快吧。”

宋轩一笑,似看戏一般看着对方:“我想知道的,是实话。”

以文敬候贺佟脾性,这样追求魏晋文人风骨的一个人,如何会为朝中分歧,插手小女儿家来往之事。

柳清灵触及对方目光,只觉仿佛从里到外都被看穿一般,兀自浑身一震,随即咬了咬牙,老实道:“我,我带画本给她,被文敬候发现了。”

“呃?”宋轩一笑,似觉饶有兴趣,“什么画本。”

柳清灵嗫嚅道:“杜丽娘梦会情郎。”

宋轩眼中笑意更甚,不知觉得柳清灵行为有趣,还是想到贺南风读这画本的情景:“第一次?”

“不,不是。”柳清灵不知对方为何于此事这样追问,还是答道,“之前也带过几次。”

宋轩看着她,眸子熠熠生辉。似乎这淡淡一眼,便知对方意欲何为般。只那画本被文敬候发现,从此断了柳家结交之路,不知是否贺家三小姐有意为之。

他沉寂片刻,又道:“贺南风是个怎样的人。”

他从前知道贺家三小姐醉心诗书不问尘俗,最近却又听说对方在皇后春宴上同李昭玉一舞惊人,被皇帝钦赐双姝之名,还怼得太仆寺卿家母女哑口无言,这可不像,一个只读诗书的文官小姐。

柳清灵不知对方为何有此一问,还是想了想回答:“读书多,但很天真。”

“天真?”宋轩一笑,想起方才情形,摇了摇头。一个天真的十岁女娃,怎会诱导小孩坠船,“她可不天真。”

柳清灵一愣,对方却已抬步离去。

船舱之内,凌琚同贺南风两个好久才缓和过来,五六岁的男孩在兄长怀里终于干了眼泪后,便一直盯着贺南风,不时把脸摩挲着凌释胸口衣料,摆来摆去。

贺南风察觉,一面应对各方关怀,一面不禁心中打鼓,若他此时说出自己引他看鸟之类的话,恐怕所有人都会明白发生了什么,至少自己也是这落船一事的罪魁祸首。

旁的不怕,毕竟无凭无据,最多是她一个十岁女儿思虑不周。只担心凌释心生芥蒂,从此对她敬而远之。

于是强自露出笑容,目光却难免躲闪。正考量如何应对时,却听男孩声音弱弱向兄长道:“大哥,我想跟贺三姐姐说话。”


阅读其它篇章:还有南风旧相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