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8章 盟约成

作者:觅朝云
2021-01-05 11:00

第8章 盟约成

两只蓝色蜻蜓互相追逐着掠过水面,又相继落在离二人不远的鸢尾兰上。梁淮安缓缓松开紧捏的双拳,漆黑的眼眸再次蒙上层浓雾,嘴角僵硬勾起:“是啊,本王喜欢你,不行吗?”

上扬的尾调玩笑味十足,却又夹杂着些许不容忽视的叹息与不甘。

宋嘉禾略微紧绷的肩放松下来,喜欢这两个字太沉重,她可以把情爱当做武器对付周显或者郑何,却独独不想跟梁淮安纠缠太深。一方面,她知道自己那些手段在梁淮安面前不够看;另一方面,她连日久生情的感情都不信,又怎敢接受梁淮安空穴来风的喜欢?

“不是周显那种模凌两可的喜欢,也不是郑何为了追求戏剧人生的冲动,本王对你的喜欢,是……”是图谋已久,是陈年佳酿,是风雨欲来,是久旱逢甘雨。

梁淮安这样想着,嘴上却说:“是各取所需,互利共赢。”

“王爷若想借丞相府的势,该娶宋琼怡才对。”毕竟,自她少时患上口疾后,宋府的掌上明珠就换了人。

“谁说本王要借丞相府的势?”梁淮安直视着宋嘉禾的双眸,道,“当年本王患上腿疾后,不仅与皇位失之交臂,还害那些将全部身家性命都压在我身上的大臣遭受了无妄之灾。白家的事,多少与本王有些关系……”

宋嘉禾打断他:“我外公当年追随的根本就不是你,而是当今梁帝。王爷想打感情牌我理解,但如此不坦诚,请恕嘉禾眼拙,看不见王爷的诚意。”

梁淮安笑了,这还是宋嘉禾长大后第一次在他面前如此咄咄逼人,倒是有几分小时候无法无天惯了的影子。

“白家满门忠义,只可惜跟错了主子,好在其旧部在军中仍有些影响力。你是白家唯一的后人,本王选你做王妃,合情合理。”梁淮安微微前倾,拉近了二人之间的距离,蛊惑般在宋嘉禾耳边问,“那你呢,你想从本王这里得到什么?”

顷刻间,被鲜血染红的菜市口和母亲冰冷的身体浮现在她脑海中,宋嘉禾抬眸,眼里是野火烧不尽的仇恨:“我要杀三个人。”

“三个人不够。”梁淮安从怀中掏出早早备好的信封,“大司马叛国一案牵扯甚广,本王这里刚好有半份名单,你可以先看看再做决定。”

宋嘉禾阅毕,将纸张撕了个粉碎:“还有半份名单呢?”

“在王府里,只有王妃才能亲自查看。”

宋嘉禾顿了顿又问:“王爷为我杀这么多人,岂不是做了亏本买卖?”

“不亏,”梁淮安面不改色心不跳,“只要你肯为本王诞下有白家血脉的继承人。”

二人对视良久,心思各异,直到晚风吹得后背微凉,宋嘉禾才终于点了点头。

“不过,”她话锋一转,“我还有一个要求,若王爷三年内大业未成,我们便和离。”

梁惠安一口答应,余晖下满池碧波荡漾的湖水在他眼中都变的可爱起来,三年时间,他有信心能为宋嘉禾报仇,更有信心将她永远留在身边。

“走吧,本王送你回去。”

比起普通人,梁淮安坐马车要麻烦的多,需要裴原先将人背起来,另外两个侍从再把轮椅扛上去。他从小要强,却连最基本的出行都需要人这般伺候,宋嘉禾心头微酸,在裴原把人送上来的时候扶了一把。

尽管隔着厚重的布料,但梁淮安仍觉得那块皮肤热得快要烧起来了,心中那个未得到解答的问题又再次冒了出来。

“你说我们之间要坦诚,那能不能回答本王之前的那个问题?”

“哪个?”宋嘉禾微微蹙眉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问为什么之前宁愿选周显和郑何都不愿选他。

本想随意找个理由糊弄下,但坦诚是她先提出来的,便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周显愚钝,郑何草包,都很好掌控,但是王爷您……”

马车里光线暗,宋嘉禾却不能再清楚地感受到梁淮安饶有兴趣的眼神,磕磕巴巴了半天也没能找到合适的形容词。

“嗯,就是……”就是你可以把野兽困在笼子里驯化,却很难射下翱翔九天的鹰隼。

她不好意思说出口,梁淮安就换了个话题:“其实,本王的腿这些年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以站起来一小会儿。”

宋嘉禾一愣,意识到他这是在贯彻二人之间的坦诚原则,心头蓦地涌出丝丝暖意,明知不合适,却还是忍不住开口打趣了句:“还有吗?”

“还有,本王早上喜欢吃蒜,可能会熏到你。”

宋嘉禾先是一笑,想到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被熏到的时候,那笑意就变成了红晕。都怪宫里送来的教养嬷嬷,成天净教她些没用的。

好不容易缓和的气氛再一次被沉默蚕食,梁淮安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得不对,看来宋嘉禾真的很讨厌蒜味,以后戒掉算了。

哒哒马车声戛然而止,裴原掀开帘子:“宋府到了,王爷,咱还进去吗?”

看宋嘉禾有些疲倦,梁淮安不打算再去叨扰,却在对方掀开帘子下车时轻声了句:“从今以后,本王愿做你的傀儡。”

现在回想起来,宋嘉禾不自觉撇了撇嘴,说好的愿做傀儡呢?最后还不是因为一点小事就甩脸离开了?

虽然吧,这正是自己想看到的。

宁王府的马厩要比宋府大了不少,甜枣在里面住的很开心,此刻正亲昵地蹭着匹高大的黑马,那是梁淮安赛马用的良驹,名叫欢燃。

一见到主人,甜枣立马撇下欢燃朝她奔来,精准地叼走了她手中的苹果大快朵颐起来。感受到欢燃冷漠的视线,宋嘉禾像往常那样与甜枣额头相贴,心想果然还是我的马比较可爱。

另一边,梁淮安为查清楚到底是谁雇人打了周显一事甚是烦心,逗鸟的时候险些给画眉撑死,逮着正要行礼的裴原就撒气:“又窜稀去了?”

裴原:“……”

“属下方才在帮管家清点王妃的的嫁妆。”

“这么快就清点完了?”宋耿虽说不上多疼爱大女儿,但表面功夫向来做得极佳,按理说嫁妆应当不少才对。

“看着箱子挺多,但实际不沉。”

梁淮安若有所思,指尖一下一下在腿上敲打,半响突然悟明白了。昨晚新婚之夜,宋嘉禾误食了花生,纤细的手臂上布满红点,两人自然也没做些什么。

今早故意惹自己生气,大约也是在抗拒和他同房。不过,他俩竟想出了同样蔫坏的主意整周显,还真是心有灵犀。

裴原一脸欣慰,甚至有点想哭,这么多年,王爷的面瘫终于好了,看来宋丞相一定给了相当多的嫁妆。

“王爷要找我借钱?”宋嘉禾险些被一口茶噎住。

梁淮安活像个账房先生:“嗯,王府最近挺紧张的,大婚花了不少钱,侍妾们也大手大脚惯了。”

他这么一说,宋嘉禾才想起来宁王府中侍妾是很多的,可奇怪的是,今天连个过来请安的影子都没见着。整座王府错落有致,假山池塘掩映其间,甚至比她从前居住的清澜院还要清幽安静。

她在心里琢磨着该如何补上这大窟窿,梁淮安却津津有味地打量起这屋里的陈设来,问兰儿怎么不把他送的白瓷花瓶摆出来。

宋嘉禾的原话是反正也住不了多久,不用费心布置,这兰儿哪敢说,只能道:“小姐喜欢这样。”

是吗?可他分明记得她以前最喜欢漂亮玩意儿,尤其是亮晶晶的东西。

“把本王送的东西都拿出来摆上,还有,记得改口叫王妃。”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