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3章 姑嫂计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06 09:00

第3章 姑嫂计


年夫人近日要走两家的礼,路程都有些远,需得出门几日。年侯爷与年阶出城布军,也还未曾回来。

卫玲珑暂代掌家,临走前,年夫人特意,来年汀兰的院子里叮嘱,“你爹爹与我不在,二房那边,少不得要寻你嫂嫂的麻烦。母亲也不要你帮衬你嫂嫂,只你别一心胳膊肘往外拐,事事护着你那芷兰妹妹,没得个原则就行。”

年夫人当家多年,二房向来有些事儿事儿,卫玲珑年轻,应付她二婶,与那个表妹,想来有些棘手。

但她也不得不这样做,如今她已年迈,卫玲珑又已经生了年府嫡长孙,该交出去的,还是得交出去的,卫玲珑该去承担的,还是得去担着。

“母亲放心,女儿不会为难嫂嫂的。”年汀兰在母亲面前,由来要乖巧些,毕竟母亲不比爹爹,爹爹回来的少,?事事由着年汀兰。从小到大,除了这次这顿打,年汀兰还从未被碰过一根手指头。

年夫人叹了口气,还是有些不放心,年汀兰有时候,当真只是说话说的好,转眼间,就能忘了自己答应的事儿。

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这母亲一旦要出门,也是担心这个,放不下那个。

这边交待好了年汀兰,另一边,又在叮嘱卫玲珑,定要好生照顾妹妹,事事都以她的伤为重,千万莫要再发烧了。

卫玲珑也是乖顺应下,心里却在盘算着,明日就是发放月钱的日子了,怕是又有些麻烦事儿,得找上门来了。

二房里头的下人,是打天一亮,便守在库房外,等着领月例银子,三五个人一起卖惨,想要预知银钱,管家做不了主,只能去寻卫玲珑。

卫玲珑一早,收拾好了儿子皓轩,便往年汀兰的院子去了,刚刚替她敷好了草药,管家便进来。

“二夫人院子里的几个人,都要预支三个月的月例银子,少夫人,可要支给他们?”

管家姓李,年汀兰记得,他做事一惯细致,但年府出事儿的时候,他好像便不见了。

卫玲珑是早就想到会有麻烦事儿,没想到却是这么快便来了。

“以往母亲是如何做的?”

这是卫玲珑头一回代理家事的时候,分发月例,她本该早早过去的,但毕竟年汀兰高烧刚退,这心里终究担忧。莫说她是公公平战侯心尖尖儿上疼的人,就说她这侯门嫡女的身份,多少世家大族都在观望,那也是不敢随便出了差池。

李管家微微低下头,“夫人偶尔,会预支一些……”

听着这话,卫玲珑眉头紧锁,“那你的意思是?”

“少夫人初次发月例,不如便讨个好人缘,先支一些吧,这样往后少夫人管家,想来大家都会和善些。”

卫玲珑还未说话,年汀兰便自屏风后出来,一双清亮的眼睛,冷眼瞧着李管家。

“李管家!”

“是,大小姐”

李管家的头是越发的低了,他在侯府伺候多年,对年汀兰向来恭敬。

“你去请芷兰妹妹过来!”

年汀兰吩咐李管家跑腿,李管家有些犹豫,“大小姐,奴才这,还得回去发月例银子,要不,奴才喊个人去请?”

年汀兰停了半晌,“不用,我嫂子这就去库房,你就替我跑一趟,也耽搁不了多久。”

这个年府,谁说话的分量轻,谁说话的分量重,李管家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大小姐执意使唤自己,便只能应下来,连忙往二房的院子跑去。

眼瞧着李管家出了门,年汀兰便看着卫玲珑,“嫂嫂是如何想的?”

卫玲珑深吸一口气,“这事儿,如何开的了口子?一旦支了,往后怕是堵都堵不上。”卫玲珑是一脸愁容,这事儿,年汀兰是记得的。

二房趁着卫玲珑初次持家,指使院子里的奴才去预支月例,卫玲珑执意不肯,那些个奴才还与嫂子起了争执。二房拿着这事,告到了父亲面前,父亲动了怒,责怪母亲不体恤二房,连带着嫂子,被扣上了持家不当的罪名,后头再想要主事,总归让人有些拿捏。

说来这事,二房是早有预谋的,就算是预支月例银子,也不该好几个人,一同有了由头。别人有心设计,说来当年,她年汀兰也推波助澜了不少。跟着二房那两母女,一同说嫂嫂是孤儿长大,不懂亲情仁义,没有半分仁慈之心。

“嫂嫂的想法是不错,只是这事儿本就蹊跷,嫂嫂若是执意不给银子,还得想好应对的法子,别的到时候,让爹爹与娘亲失望。”年汀兰叮嘱到,瞧着卫玲珑神色颇为难,想来是一时半会没有什么好法子的。

年汀兰笑了笑,附耳在卫玲珑身边说了几句话,倒是让她眼前一亮,“如此,可行?”

年汀兰点点头,“自然!”

“妹妹,你可想清楚了,你这是在帮我,往日里,你可是最护着芷兰的。”卫玲珑紧紧看着年汀兰,不过烧了三天三夜,年汀兰的性情,竟是变化这般大?

年汀兰似有若无的笑了笑,握了握她的手,“嫂子,我与兄长才是嫡亲,他们既然欺负到你头上,那可不就是在欺负我兄长?欺负我平战侯府?”

这一世,年汀兰一定要他们看一看,这平战侯府,可当真是他们可以随意作妖的地方?

年芷兰来的时候,卫玲珑已经走了半晌,跟着年芷兰一同来的,还有柳中和!

这是这一世,初次见面……

他灰衣青衫,举手抬足,自是一番浓浓书生味。重来一世,年汀兰这心,还是微微发颤,毕竟是真心实意喜爱过的人,一想到他的居心叵测,竟仍旧无法释怀。

“阿姐,你唤我?”

年芷兰是没有规矩惯了的,只是年汀兰这才发现,她堂堂侯府大小姐,那如今仍旧是一介草民的柳中和,对自己竟是没有半分施礼的意思。

年汀兰不由得嘴角一阵苦笑,莫不当真是觉得自己喜爱于他,竟能嚣张到如今这份儿上?

“柳公子!”半躺在躺椅上的年汀兰,并未理会年芷兰,只神色浅淡的唤了声柳中和,那意思自是提醒他,该向自己行礼。

谁知柳中和竟似是全无体会,冷着一张脸道,“芷兰妹妹在与你说话,如何这般不知礼数?”

年汀兰腾地站了起来,也顾不得后背疼痛,柳中和见她神情有变,略感差异,却仗着她之前舔着一张脸讨好于他,倒也并未过多在意。

“青鱼,莫不是我发了一场热,我侯府嫡女便换人了?”年汀兰冷哼一声,通身冷然,看也不看年芷兰与柳中和,径直端了桌上的茶水饮用。

青鱼听自家主子这意思,立马便上前,端端正正的,当着年芷兰与柳中和的面,行了个周全的礼。

“回小姐,这平战侯府的嫡女,仍旧是小姐独一人,这府里啊,除了侯爷夫人,少主少夫人,其余人等,见了小姐,都得行礼!”

青鱼一番话,说的年芷兰与柳中和两人,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

两人相视一眼,连忙规规矩矩的向年汀兰施了礼,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警戒,年汀兰自是不在乎。

好戏,还在后头放着的。

“芷兰,听说你院子里,好几个奴才都要预支月银?”

小小的宣告了自己的地位,年汀兰便坐在凳子上,询问年芷兰,年芷兰一听此话,连忙三两步跳到年汀兰身边。

“是了,阿姐,那几人家里都贫困,母亲便允了他们,去同嫂子讨一份喜气,拿些银钱回去,好料理了家事。”

年汀兰笑了笑,一抬眼,却发现柳中和一双眼睛,似是长在了年芷兰身上。

不由得心中一阵酸楚,这柳中和,竟是一开始便中意年芷兰的?猛地咽了口口水,心中冷意横生,既然一开始便不曾中意自己,何苦要来招惹?

紧紧捏着茶杯,手上青筋爆出,如此说来,他们狼子野心,怕是早就有了。

“方才嫂子与我说了,那些银钱会送到二婶手上,届时她唱红脸,二婶唱白脸”

年汀兰突然这样说,倒是把年芷兰弄得一头雾水,母亲本来的意思,是想让卫玲珑掌家没那么顺利,哪曾想,年汀兰竟然会来了这样一出,“阿,阿姐……嫂子,这是何意?”

年汀兰看着年芷兰,这个年芷兰,其实没那么聪明,任性是任性了些,但脑袋转的当真没那快。

“嫂子初次掌家,不可能直接应下来,但又不好拂了二婶的面子,故而她将银钱送去你们院里,由二婶发。这样一来,她既没有开这个预支银钱的口子,二婶也能在院子里博个好名头,这样两全其美啊!”

年汀兰将年芷兰叫来,也只是要她知道,嫂子会送一笔银钱去她娘的手上,当然,这笔银钱,是什么时候送去,这可得看他们什么时候发难了!

年汀兰借口要休息,让他们二人先回去,从始至终,再没有看柳中和一眼。

她这样反常,倒是让柳中和不由得多看了她好几眼,年汀兰,似乎是有哪里不一样了。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