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为了给家族续命,他将妻子封印在花瓶里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为了给家族续命,他将妻子封印在花瓶里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徐徐
2021-01-06 15:00

一、源头
 
“啊!”
陈敏惊叫着,从睡梦中醒来。她抱着肩膀,无助的盯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好像有什么人正在检视着自己。丈夫王子夫看见噩梦中醒来的陈敏,关心的问道:“小敏,怎么了?又做噩梦了吗?”“嗯嗯,我好怕。”
 
陈敏已经数不清做噩梦的次数,这噩梦的来源还要从半年前说起…
 
陈敏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幸福的原因不单单是丈夫王子夫对自己百依百顺,更重要的是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
 
没错,当初她嫁给王子夫的时候就曾说过,自己不想生孩子,可以把没有血缘关系的王慧慧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王子夫欣然答应,对于快要花甲之年的王子夫来说,和陈敏再生一个孩子,的确是力不从心,而且,能够娶到28岁美貌动人的陈敏,这已经是莫大的满足。平日里,对于陈敏各种买买买的要求也是全盘接受,因为自己真的很喜欢陈敏,而且,自己的钱足够多,所以,他从不担心陈敏会把钱花光。
 
不过,好景不长,王子夫就和陈敏大吵了一架,吵架的原因是,王子夫名下的子公司,因为未能如期上市,导致其公司股票大跌,王子夫欠了很多外债。陈敏为了帮王子夫想办法,不惜卖掉了自己喜爱的限量版包包和鞋,可惜仍然不能弥补公司巨大的资金问题,公司濒临破产。
 
这时候,陈敏想到书房里有一个古董花瓶,她上网查了很多资料,发现花瓶好像是明永乐年间的瓷器文物。怪不得王子夫要给这个书房上锁,原来是古董啊,陈敏想,如果找个好买家,兴许能买不少钱,这样,王子夫的公司就有救了。
 
打定主意的陈敏,没有马上告诉王子夫,而是悄悄的拿了书房钥匙,溜去了书房。书房里陈列着很多王子夫爱看的书,花瓶就在靠近窗前的位置,令人奇怪的是,花瓶周围的花盆里,几乎寸草不生,只有这个花瓶里的花开得十分娇艳。
 
陈敏打算走近花瓶,仔细端详端详,她发现在花瓶的瓶身处有一个黄色的符咒,为了能清晰的拍到瓶子,陈敏把符咒摘了下来。就在陈敏打算用手机拍下花瓶的样子,便于在网上查找信息的时候,花瓶突然变作一个女人的脸,吓得陈敏差点把手机丢掉。
 
陈敏回过神来,再定睛观察花瓶,发现没有什么异样,当她再次拿起手机的时候,花瓶又变成一个女人的脸,吓得她赶紧跑出去,正巧碰上王慧慧。
 
王慧慧看陈敏这个样子,担心的问:“敏姨,发生什么事了吗?”
 
陈敏看是王慧慧,定了定心神,整理了下衣服,用手把耳边的鬓角挽到耳后,恢复平日里云淡风轻的样子回答道:“哦,是慧慧啊,没什么,你爸爸让我帮他整理书房。”
 
王慧慧见陈敏这样子,知道陈敏藏着小心思,但是她并没有拆穿陈敏,而是简单聊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陈敏看着走远的王慧慧,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她回到卧室,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思来想去,还是打算卖掉花瓶。
 
晚上临睡前,陈敏把想卖花瓶的事告诉了王子夫,没想到,一向最支持自己的王子夫,一反常态,说什么都不同意。
 
王子夫说,这个花瓶是祖上留给自己的,不能因为钱就把这么贵重的东西卖掉。陈敏则表示,为了公司,牺牲一个花瓶算不了什么。
 
两个人争论不休,最后,王子夫表示,要是再提花瓶的事,两个人就离婚。陈敏见王子夫的态度如此决绝,也不好再坚持。
 
说也奇怪,自从陈敏要卖花瓶之后,她就开始频频做噩梦,总是梦见花瓶周围有很多鲜血,从花瓶里爬出来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满脸鲜血,嘴里嘟囔着,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这下,陈敏真的崩溃了,每天疑神疑鬼,只能靠药物来维持睡眠。王子夫见陈敏这样,心疼的不得了,带着陈敏去看各种医生,在治疗了一段时间之后,陈敏的状态有了明显好转。
 
二、传闻

偶然的一天,陈敏想让佣人红姨给自己找点东西,喊了半天也不见回应。当她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听见红姨和佣人之间的对话,这让陈敏更加断定自己的确是冲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听说了吗?新太太最近被吓的魂不附体。”
 
“真的是因为大太太吗?”
 
“当然是真的,你没看老爷最近烧香拜佛的。”
 
“看来那些传闻是真的啊。”
 
“我和你说啊,大太太这次回来,家里一定不会安生。”
 
……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平日里,佣人之间嚼舌根子的话,陈敏权当没听见,可是,今天的话,陈敏却格外上心。大太太是王子夫之前的妻子,据说,当年生下女儿之后,就难产而死,这个说法是真是假,陈敏不得而知。但是,今天听红姨他们这样议论,陈敏不禁皱了皱眉头。如果,红姨说的是真的,那自己在书房里看见的异象,难道真的是大太太?
 
带着这样疑问的陈敏,吃不好睡不好,晚上睡觉总是听见各样的怪声。甚至有的时候还能听到奇怪的声音,她问周围人,周围人都说没听到,是她听错了。王子夫见状,以为陈敏又犯了旧病,于是,又带着陈敏去医院调养了一阵子。
 
生病的这段时间,王子夫对于陈敏可谓是无微不至,不论公司多忙,他都会亲自把医院开的药拿到陈敏面前,看她吃下睡下,自己才去忙公司的事。为此,陈敏很是暖心,直到那件事…
 
一天晚上,陈敏半夜醒来,发现身边的王子夫不在,她开门寻找,看见书房有光亮。陈敏趴在门上,听到王子夫在给什么人打电话。
 
“王先生,是我,上次我说的事,办的怎么样了?对,对,就是我太太的那件事。”
 
陈敏听见太太两个字,以为王子夫说的是自己,接着就又听见王子夫说:“最近,我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我现在的太太频频做噩梦……”
 
后面的话,陈敏听了半天也没听不清,无奈之下,只好返回卧室。不一会儿,王子夫回来了,他看了看装睡的陈敏,满意的睡去……
 
三、阴谋

在周末的餐桌上,王子夫宣布要卖掉花瓶,说第一点是因为公司的资金问题,第二点就是因为花瓶是不祥之物。
 
一直赞成卖掉花瓶的陈敏,听说要卖花瓶,心里没有预料的开心,相反,一丝不安隐隐的浮上心头。但是,她没有说话,其实,在她的心里,也认为,花瓶是不祥之物。
 
而此时,一直温顺乖巧的王慧慧则一反常态。
 
“爸爸,你说过,不会卖花瓶的。”
 
“我是说过,可是眼下情况危急,我这么做也是不得已。”
 
“您说过就算家徒四壁,都不会卖掉花瓶的,更何况,妈妈她……”
 
“好啦,我决定的事,就不要再说了,就这样决定了。”
 
王慧慧显然有什么话要说,可是见父亲王子夫这样坚定,便一脸委屈地低下头,扒拉着碗里的米饭。
 
陈敏吃完饭回到了房间,最近,她总是感觉很累,虽然吃着补药,可是身体却好像越来越虚弱了。她在床上躺着,王子夫吃完饭回到房间看她,贴心的把陈敏要吃的药拿到跟前,叮嘱她按时吃药,自己去联系买家,把花瓶卖掉,之后会去公司处理事物。
 
果然,不一会儿来了一群人,大张旗鼓地把花瓶搬走了。王子夫临走前,抱了抱陈敏,告诉她,不用担心,花瓶被卖掉了,以后,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了。陈敏对着王子夫点点头,心情莫名舒坦,她想,花瓶被卖掉了,一切事都会好起来。
 
在送走王子夫之后,陈敏回屋吃药,不曾想把仅剩的药打翻了,她把地上的药捡起来,起身去楼下的药箱里取药,发现药箱里没有存药,于是,她开车去了医院。
 
在医院的陈敏,告诉医生自己需要安神的药,当她把那枚药拿出来的时候,却被医生告知自己一直以来吃的药都是一种致幻药。
 
陈敏瞬间慌了神,她回想起自己这段时间的精神状况确实不稳定,于是,她问医生最近都是谁在替自己取药,医生说,之前几次都是王子夫亲自来,后来是王慧慧,取药的理由是王子夫工作太忙。
 
王慧慧?
 
陈敏知道王慧慧一直不喜欢自己,这几乎是所有后妈和孩子都存在的问题,可是,陈敏没想到,王慧慧竟然会对自己下药。
 
陈敏在回去的路上,突然后悔起来,她想,如果一开始取药的就是自己,也许不会发生这种事;如果不是今天打翻药,自己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吃的是致幻药。那么,之前自己听到的,看到的,又有多少是真实的呢?
 
回到家的陈敏,直接去了王慧慧的卧室,果然在王慧慧的房间里找到了掉包的药。
 
王慧慧本来约好和同学出去玩,结果半路途中,发现相机忘带了,回卧室取相机的时候,恰巧撞见了陈敏。让陈敏出乎意料的是,王慧慧并没有太多慌乱,反而像预先知道什么似的,安静地坐在床上,随手从包里掏出烟和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香烟。
 
“敏姨,你都知道了。”王慧慧一边吐着烟圈,一边问陈敏,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你为什么这么做?还有,谁让你学抽烟的?你把烟给我掐了。”陈敏的情绪显然比王慧慧激动,她说着还起身抢过王慧慧手里的烟,气急败坏的扔到了烟灰缸里。
 
这个举动好像把王慧慧惹恼了,她大声对陈敏说:“你当你是谁啊,真把自己当成王家的太太了,我告诉你,你不配!”
 
“好,我不配,那你告诉我,谁配?我还告诉你,如果你不是王子夫的孩子,你以为我会管你吗?如果我不管你,谁会来管你这个有娘养没娘教的野孩子。”
 
“你说我是野孩子,那你呢?你不过就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你凭什么和我分享爸爸的爱,我真后悔没直接用毒药把你毒死。”
 
“原来真的是你,呵呵。”王慧慧冷笑一声,接着说:“我告诉你,就算没有我,你爸爸也会有别的女人,你能都毒死吗?”
 
这句话一出口,王慧慧的神色黯淡了,她看起来激动的情绪转而被忧伤代替。
 
“你说得对,就算没有你,爸爸也会有别的女人,而我,虽然是爸爸亲生的孩子,但是却不能独享爸爸的爱。爸爸他变了,他说他不会卖掉花瓶的,可是现在……”
 
陈敏见王慧慧说到了花瓶的事,于是趁机问:“不就是一个花瓶吗?卖了又怎么样?”
 
“不行!花瓶不能卖,花瓶里有妈妈。”
 
王慧慧此言一出,陈敏没明白过来,她以为王慧慧表达的是,花瓶是妈妈的最爱,所以不能卖,没想到,接下来的话,让陈敏浑身冒冷汗。
 
“花瓶里有妈妈,妈妈在里面,爸爸把妈妈困在里面了。”
 
“爸爸把妈妈困在花瓶里了?”
 
王慧慧发现自己说错话了,但是说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事已至此,她也不想隐瞒什么。王慧慧擦了擦脸上的泪,接着说:“你一定听人说,我妈妈是难产而死的,其实,妈妈是在生下我的第二年才死的。我出生那年,爸爸的身体查出了癌症,同时公司遭遇了像现在这样的危机,爸爸找了很多朋友帮忙,但是效果不大,后来,爸爸的身体越来越差,奶奶不知道从哪听说,需要找个八字纯阳的人,把她的魂魄封印在花瓶里,这样既可以为爸爸续命,也可以保一家人永世富贵。算来算去,发现妈妈的八字十分符合,于是,奶奶就找人做法,把妈妈的魂魄封印在花瓶里。说也奇怪,自从做了这场法事之后,公司真的转危为安了,爸爸的身体也越来越硬朗,而且,这么多年家里一直风平浪静,直到你把花瓶的符咒揭下来……”
 
“这些事你是怎么知道的?”陈敏对王慧慧的话半信半疑。
 
“我偷听来的,起初是佣人红姨他们闲聊,后来偶然的机会,我听到爸爸和别人的对话,所以,才知道这些事。”
 
陈敏看着眼前这个不足19岁的女孩,感觉王慧慧的身世过于悲惨,她走到王慧慧跟前,把她揽到怀里,王慧慧开始很抗拒陈敏,过了一会儿,竟然掩面在陈敏的怀里哭泣。陈敏低头安抚怀里的王慧慧时,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不过她没有多想。对于陈敏来说,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好像在梦里一样,她的大脑竟然有点转不过来。
 
正在陈敏思绪混乱的时候,她猛然抬头,发现了门外一脸邪恶的王子夫,陈敏下意识的把王慧慧保护在身后,对着王子夫说:“你,你要干什么?”
 
“我不干什么,小敏,看来你都知道了。”
 
“没错,我都知道了,而且,我还打算报警。”
 
“哦?你要报警?”
 
“是,我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抓你。”陈敏说着,赶忙从包包里掏出手机,1这个数字还没按完,就感觉头晕目眩,她坐在床上,用手扶着床头柜,尽力让身体坐直。
 
王子夫看到她这样,哈哈哈大笑,对着王慧慧摆摆手,王慧慧立刻乖乖的站到他身边。
 
还没等陈敏反应过来,王子夫就对她说:“你报警啊,怎么不报警,现在是不是浑身无力头晕目眩啊?哈哈哈,你真是天真,忘了慧慧是我的亲生女儿了吧。难道刚才你靠近慧慧的时候,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吗?”
 
陈敏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在王慧慧身上闻到的气味有问题。
 
王子夫接着说:“我现在身体不好,公司周转不开,如果不是你生病,我恐怕这辈子都找不到能帮助我的至阳命格,我的大太太能为了全家舍弃生命,你是不是也应该牺牲下。”
 
“你,你不是要卖掉花瓶吗?”陈敏强挣扎着坐在床边。
 
“卖花瓶是真的,我的前妻不起作用了,我只能找新的代替她,而你就是最好的人选,哈哈哈…”不等王子夫说完,陈敏就晕了过去。
 
四、结局
 
当陈敏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一片漆黑,她大声地叫喊,都无济于事,想动也动不了。在她的周围好像有很多人,她听见有人不停地念咒。同时,耳边有人轻声地说:“小敏,我一家老小的荣华富贵,今后全仰仗你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