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毒舌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毒舌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最底线渣男
2021-01-06 08:00


那是一个盛大的节日,喷泉大道两旁挤满欢庆的人们,翠丝手挽麦克,随人流缓缓前行。

“在那儿!”

麦克眼尖,老远望见坐在喷水池边的露西。露西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有着柔润的肌肤,还有璀璨的金发。

露西穿着漂亮的衣裙,白皙的手臂在水中拨拉,仿佛芭蕾中天鹅的独舞。

麦克一脸兴奋地朝露西涌过去。

“嘿,麦克。很高兴见到你。”纽曼先生和麦克拥抱了一下,然后是纽曼夫人,当露西从喷水池边下来,向他伸开双臂的时候,麦克感觉自己就像是到了天国。

“怎么不见翠丝?她没跟你一起出来吗?”

从拥抱中松开,露西露出好奇的目光。

“翠丝?”麦克回过神来,左右都是人流,完全没有妻子的踪迹。

“不用担心。”他微笑起来,“翠丝娘家人也来了,她一定是去找她们了。我去找她们,晚上一起吃饭吗?”

“当然了,老地方见。”露西微笑着向麦克告别。麦克注意到纽麦先生的脸色微变,于是匆忙地告辞了。

急于再次和妻子相见,麦克在人群中急匆匆地穿梭,引来不少低声抱怨。

在嘉年华的入口处,他看到翠丝的父母,还有她的哥哥,于是边摇手边向朝他们挤过去。

“翠丝呢?”见面后,双方几乎是异口同声。

麦克隐隐有些不安,“她没有来和你们见面吗?”

“没有。”约翰先生的眉头皱了起来,“她不是应该和你在一起吗?”

“没有。”虽然烈日当空,麦克却觉得好冷,“我们是一起出门的,在喷泉大道那边,我们遇到了纽曼一家人。她说让我先去和他们打招呼,自己来找你们。”

“纽曼家,哈?”约翰夫妇相互对着眼神,哼出一声鼻息。众所周知,纽曼家和约翰家关系一直恶劣,翠丝不想和他们接触,这是可以理解的。翠丝的小弟弟,汤姆从手机上抬起头,“你们是什么时候分开的?”

“大概20分钟前吧。”

“那也有点太长了。”汤姆耸肩,“我们去找找吧,别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乌鸦嘴!”约翰先生恼怒地皱起眉头。翠丝的弟弟在这点上相当出名,还在他小的时候,镇上曾来过一个印第安巫师,并被刚学会走路的小汤姆吓了一跳,回去以后到处跟人说,说他看到了阿斯卡莫拉,也就是传说中的恶魔之舌。

简单来说,他就是墨菲定律里少掉的那一条,说什么中什么,好的不灵坏的灵。

“还记得吗?是我说过的,翠丝一定会嫁给你。”

一个男人领着一个男孩儿,逆着人流找寻,麦克心急如焚,汤姆却还在喋喋不休地讲述自己的“傲人战绩”。

“我曾说过,安迪阿姨肯定跟那谁有一腿,结果两周后,她就在跟老公的旅游中翻出栈桥,在瀑布里摔死了。这里面要说没猫腻,谁信啊!”

“要我说,你也不要太着急,说不定翠丝只是遇到了某个帅气的小伙子,一起喝杯饮料聊聊人生什么的。”

麦克猛然站住,汤姆脸上挂着坏笑。麦克盯着他,直到那熊孩子收敛起笑容,举起双手,“只是开个玩笑。”

“别开这种玩笑。”他一摇头,再次行动起来的时候,麦克几乎是用跑的。

一种非常强烈的不祥预感笼罩了他的心。


三天后,警方发现了一些线索。根据目击证人的描述,案发当日,翠丝曾经和一个叫做比德尔的年轻牛仔聊过天,两人一起喝了点饮料,然后去了人流稀少的小树林。

“根据湖边一个钓鱼人的说法......”胖子警官抿了抿嘴,“他们当时正在——”

“接吻?”

汤姆从手机游戏中抬起头。约翰太太愤怒地看向自己的小儿子,胖子警官却沉默了,用力搓着手指头,他的表情很尴尬。

“哦,我的上帝......”

约翰夫人哀鸣,老约翰神色黯淡,把夫人抱紧。麦克脸色发白,怔怔地问,“接下来呢?”

“还能有什么?年轻小伙子加上漂亮人妻,他们一定是私奔了,保不齐,现在早穿过阿拉巴马州,在田纳西某个田园风光的路边旅馆里——”

“回你自己的房间去,现在!”老约翰咆哮道,汤姆耸了耸肩膀,从沙发上起来,扑沓扑沓地上楼去了,远远地传来哐的一声摔门。

场面回到客厅,胖子警官就快把手皮给搓下来了,“唔,我们......我们在比德尔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些属于您太太的......物品,一些很私人的物品。我们还找到了购票回执,长途车,是去田纳西州的。很抱歉,琼斯先生。汤姆说的恐怕是真的,这不是一起绑架案,警长已经决定撤案了。”

“噢,天哪......”

这次换到老约翰喟然长叹,约翰夫人则趴在丈夫的怀里不肯抬头。老约翰小心翼翼地看向麦克,那表情和目光,就像是做了贼。

“琼斯先生?你还好吗?琼斯先生?”

麦克回过神来,他缓缓扫视左右,想要找寻自己的帽子,却忽然又想起自己今天出来根本没戴帽子。他目光迟疑,无意义地说了几句话,大概就是我要回去喂猫,天黑了很快就要下雨之类的。他踉踉跄跄地出了门。

场面回到客厅,气氛再度尴尬。

“我希望他没事。”胖子警官清了清嗓子。

“他会没事的。”约翰先生脸色黯淡,“我是看着他长大的,这孩子,骨子里是很坚强的。天哪......”

“别傻了,老婆跟人跑了,他还会没事?那他也太不是男人了。”汤姆不知何时从房间里又溜了出来,正坐在台阶上玩手机,“我敢打赌,他肯定会追到田纳西去,把姐姐和她的情人全干掉。”

“这孩子,他感情上有点......你懂的。”

这一次,约翰先生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吼他爱毒舌的小儿子。

“你听说了吗?他们找到了翠丝,还有那个男孩儿,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爸爸!”

露西略带嗔怒地看向纽曼先生,然后充满歉意地看向麦克,她白皙的小手放在他的手背上。在她纤细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璀璨的戒指,就和她的金发一样引人注目。

“没事的,都过去了。”麦克勉强一笑,手放在露西的手上,他们深情相对。

翠丝跟人私奔的消息传开后,露西常常过来安慰内心受伤的麦克,两人也算日久生情吧,在法院判决离婚生效后的第二天,他们结婚了。

餐桌前,纽曼先生一边切着牛排,一边说道,

“我说的不是那个,你们误会了。”

把牛肉送进嘴里,他木捏木捏咀嚼着,咽下,又喝了一杯水,这才继续说道:

“我从一个老朋友那里得到的消息,他们找到了翠丝的尸体。”

“哦,我的天哪......”

不但是露西,纽曼夫人也吃惊地捂住了嘴,“是车祸吗?”

女人都很震惊,麦克却冷静异常,他握着餐刀,看向桌对面的纽曼先生,“是在田纳西吗?”

“不。”纽曼先生熟练地切着牛排,“是在本州,就在环林度假村旁边的一个小木屋里。”

“不会吧。”纽曼夫人惊呼起来,“你说的不会是我们一起去过的那个度假村吧。”

“就是那儿。”纽曼先生又吞下一块牛肉,“那对奸夫淫妇,他们一定是经常在那里幽会。”

“爸爸!”露西再次抱怨。麦克却轻拍她的手,让她安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发生的?你在警局的那些朋友,他们有说过详细消息吗?”

“初步怀疑是入室抢劫。翠丝的项链不见了,你们知道的,就是那根蓝宝石项链。”纽曼先生意味深长地盯着麦克,“翠丝胸口中了一枪,那个小畜生则被人打了马蜂窝。他身旁有把10mm格洛克G20,他一定是想反击来着。

“从尸体的程度来看,他们应该死了有一阵子了。”

整个聚餐的气氛都沉寂了下来,因为那起可怕的暴行。

良久之后,麦克第一个握起餐刀。

“不管怎样,愿他们安息吧......”

他叹了口气,露西惊讶地看向他,因为那声叹气很奇怪,比起感慨,倒更像是松了口气。

胖子警官到达的时候,麦克早已经恭候在门口了。

“我知道你会来,我也知道你来做什么,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希望你明白,我会全力配合,我希望咱们能开诚布公,不要有所忌讳。”

分宾主坐在沙发上,麦克补充道,

“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希望翠丝的案子能早日侦破。我不妨坦诚地说,我不爱她,我爱露西多年了,甚至在我和翠丝还是夫妻的那段日子里也是这样。但是我并没有杀她,我更不希望她被杀。如果她当时能直接告诉我,说她爱上了别人,我会祝福她,像好朋友分手那样平静地离开。”

“因为你爱露西。”胖子警官说。

“是的,我爱露西,这不光彩,但我必须承认。”

麦克的声音略微有些激动,

“我已经受够了生活在谎言中。”

“了解。那样,我就不避讳了。”胖子警官掏出笔记本,“上个月13号,也就是嘉年华会的那天下午的3点到5点间,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会场,和汤姆一起找寻翠丝。”

“全程都在一起?没有分开过吗?”

“没有,我们一直没找到翠丝,于是一起去了警局报案,那时候是下午5点半左右。”麦克回忆着,“等,等等!你的意思是说——”

胖子警官冷峻地点了点头。

“翠丝和比德尔从没离开过本州,从游行队伍中溜走后,她去了小木屋和他幽会,这对于买了票打算私奔的人来说不会觉得有点蹊跷吗?琼斯先生?”

麦克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票不是我买的。”

“关于这一点,我们会查实的。”胖子警官敲打着笔记本,“现在,我有几个很重要的问题,请你务必想清楚再回答。”

麦克坐正。

“你是否购买、持有或取得过一把.357口径的M1911A1?”

“没有。”麦克皱眉,“那是什么鬼东西?我从没购买过枪械,也没有接受过射击训练,我是个和平主义者,我这辈子摸都没摸过枪。”

“那么,你是否认识一名叫做麦克维尔·史密斯的男人?绰号毒蛇。”

出乎胖子警官的预计,麦克爽快地承认了,“我认识他,不过,我并不知道他的外号。我是在黄页上找到了他的名字,我需要雇佣一名侦探,而他的介绍上说,他特别擅长找寻走失人口,出轨妻子之类的事情。”

“你找他的目的是——”

“正如我跟你说过的,我想找到翠丝,我想开诚布公地和她谈谈。其实,在这场婚姻里,我们都是欺骗者,也同时都是被骗者,这太可悲了。我希望她不要再逃跑了,回来和比德尔好好的过日子。我希望终结因为谎言而产生的这一系列痛苦。”

胖子警官谨慎地审视着麦克,“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位毒蛇先生,他有一把注册在案的手枪,型号就是我刚说过的.357口径M1911A1。而在现场发现的弹壳,受害者体内发现的弹头都表明——”

“你的意思是......”麦克的脸色变白了,他慌乱地摇头,“不,不!我雇佣他只是想要找回翠丝而已,我从没想过......”他捂住了脸,“哦天哪,是我害死了翠丝。”

好容易稳住那位神经脆弱的和平爱好者,胖子警官回到警车上,搭档递上杯冰可乐。

“情况怎么样?”

“一点也不好。”胖子警官满头大汗、垂头丧气,“我布下的陷阱,他一个也没有跳进去。说不定,他真是无辜的。”

M1911A1的口径是.45ACP,而不是.357马格南,如果是用过枪的人,在听到如此荒谬的说法后一定会露出些细微的表情,然而麦克·琼斯没有,他看上去无知到天真。

麦克维尔的绰号是烂人,而不是毒蛇,因为他最喜欢刊登那些假广告,骗取委托人的金钱,然后什么也不做,只是拿钱去买醉。他的确有一把1911,不过早就锈到枪栓都拉不开了,那还是他父亲从战场上回来,留给他的遗物。

而且最关键的,杀死翠丝和比德尔的手枪根本不是1911,而是柯尔特蟒蛇。一个又一个陷阱,胖子全程盯着对手的表情,琼斯先生全部都躲开了。

“如果他刚才的表现都是装出来的,那他一定是个天才级的演员。”

至于那两张车票,警方其实早就查过麦克的个人财务,他并没有这项支出。

一切线索都断了。

“也许票根本就是比德尔买的。”

办公室桌前,两名警探讨论着最后的可能性,

“他想要和翠丝私奔,但翠丝不同意,只想和他保持情人的关系。所以,他们才没有上车,只是照常在小木屋里幽会。而恰好在此时,一个流浪抢劫犯刚好盯上了他们......”

流浪抢劫犯是很多的,杀了人抢了钱扭头就走,因为流动性的缘故,很多类似的案子没有办法追踪,最终都是不了了之。

说得通,也许没有实证,但确实是一种说得通的说法。

至少,交差是够了。

案件宣告终结的一周后,露西照常去父母家拜访。

麦克原本也是想去的,他终于从旧日的阴影中解脱了出来,再也没有对旧妻的羞愧,他和露西倾心相爱,过得无比幸福,他们甚至已经开始打算着要孩子。

今晚,他已经准备好用最好的精神面貌去拥抱岳父岳母,可是临行前却忽然拉起了肚子,不得不在家休息。

“真的很抱歉,请代我向他们问好。”

隔着门,卫生间里传来他挣扎的声音,还有呼啦啦的冲水声。

“别担心,我会的。”

露西心情愉快。

麦克愉快,她就愉快,麦克可能还不知道,她渴望他好多年了。当她看到麦克挽着翠丝的手走进祭坛的时候,她把自己的胳膊掐出了血。

至少,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你跟麦克,你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约翰先生切割着牛肉。

“好极了,他还让我向你们问好。”

“他不再有那种......”约翰先生比划着,“奇怪的愧疚感了?”

“没了。”露西甜甜一笑,“谢谢爸比。”

约翰先生笑而不语。

当他得知女儿居然爱上了约翰家的女婿,他一开始是无法接受的,当他看到女儿胳膊上的血痕,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家,撬开卧室地板,取出那把老旧,但保养得极好的柯尔特蟒蛇。

若干年前,他的祖父就是拿着那把枪,和约翰的祖父走向了尘土飞扬的街道。

不过还好他平静了下来,麦克是多好的一个孩子啊,尤其是能从约翰家手里夺走他,多么甜美的复仇。

“就是可惜了比德尔。”约翰太太叹了口气,“我还挺喜欢那个小伙子的,至少,对露西忠心耿耿。”

露西和父亲相视而笑。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小木屋里的是翠丝,而不是露西。

同样诧异的还有翠丝,她明明是接到了弟弟汤姆的电话,为什么会有个陌生的小伙子闯进来。

晚餐在温馨、欢乐的气氛中进行。

女儿走后,老纽曼拖着臃肿的身体上楼,他撬开地板,那把柯尔特蟒蛇已经不见了踪影。取代它位置的,是一颗宝石,一颗纯净、剔透、切割古朴的蓝宝石。

蟒蛇完成了它的使命,完璧终于归赵。

纽曼仿佛看到祖父在天堂里朝他微笑。

与此同时,就在几个街区之外,某栋住宅的阁楼上,汤姆侧卧在自己的小床上,怀中却是原本属于姐姐的抱枕。男孩儿嗅着、依偎着、摸索着。

人们都说,他是个有问题的孩子,没人喜欢他,甚至包括他的父母。

从小到大,整个世界里,只有一个人对他好,他也深深地爱着那个人。

所以,在那个人的婚礼上,当他看到她闭起双眼向另一个男人仰起脸的时候,当他看到角落里纽曼家的小姐姐正铁青着脸掐自己胳膊的时候,他几乎立刻就计划好了一切。

这一切都完美运行。

这不奇怪,如果有谁真的仔细去关注一下身边那些怪异、冷漠、被人排挤男孩儿,他们会发现,那些男孩儿计划过的一切,都完美运行,并且都实现了。

“我早告诉过你,嫁给他,你不会有好下场的。”他咧开嘴笑了。

他保持住了自己的毒舌尊严。

现在,他正打算说出新的预言。

关于夺走他心头挚爱的那些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