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这件小事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分了,你会认为我是个渣女吧?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树源
2021-01-07 19:00


高中有个一起干饭的朋友,小摆。下课后她就拖着我冲到食堂。

她有跑步的习惯,一跑几公里不带喘气,我总觉得她那是在为干饭做准备。

看着她浓密的头发在风中凌乱,让我想起那阵特别火的海草舞。

每次被她拖到食堂,我的食欲下降好几个度,而小摆凭借着那一张会撒娇的嘴和无孔不入的马屁,成功的让食堂大妈记住了她并且没有手抖。

吃饭的过程很疯癫,但不得不承认小摆长得不错。

标准的鹅蛋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笑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星星,衬着一口瓷制般的牙齿,樱桃小嘴着实让我无法和她“无底”的胃联系在一起。

“喂,我说你吃那么多不怕胖啊?”

“你管,请你注意下我比你瘦好不好。”她吃着满口的饭,眯眼看着我。

嗯,她嘴巴也很毒。

但这不妨碍她桃花运来得轰轰烈烈。高一时她交了个男朋友,小马。平常吃饭时,小摆总能扯到她男朋友。

“我男朋友这个周末要来看我!” 

“诶不错哦!”

“我男朋友给我带了他亲手炒的大盘鸡!”  

“羡慕。”

“你个单身狗哈哈!”  

“……”

那阵我饭量小了很多,吃狗粮就够了。

小摆是个早恋的孩子,但很务正业。

她天生机灵,每天早上也会爬起来念书,语速很快。有次班里一个男生听见了问她在干嘛,她说念书啊。

然后我见证了小摆脸谱一样变化的表情。

“噢,我以为你要当相声演员,每天早上要练嘴皮子呢,”男孩讪讪地说。

后天的努力让她的成绩很好,考试可以考到实验班,却硬生生拒绝了学校的安排,我们劝她去实验班会有更好的资源。

这姑娘偏偏一根筋,昂着脸倔强地说"我就要和你们待一块。"

明明是件令人感动落泪的事,但她那一副 "大事来临,绝不逃脱"的表情,我现在想起也不禁笑出了声。

我觉得她是个很重感情的人。

事实证明,确实,她和我们关系依旧很好,和她的男朋友小马,也一直谈到了高三。

小马,和我们年龄相仿。

听小摆说,他是个很争气的男孩。上学的时候成绩都不错,本来可以考个不错的高中。

但是父母年龄大了,还有弟弟妹妹要养。小马就狠下心,辍学出来打工了。

当时小马在一家修车铺里工作,因为算是学徒,每个月也没有多少工资,除去每个月的房租,他省吃俭用,剩下的钱供家里开销。

每次他回家,弟弟妹妹冲上去抱着他,争着喊:

“哥哥,哥哥,你看这个!”

“哥,我这次考试又考了第一!”

“哥……”

平平淡淡的打工人小马心里就跟吃了蜜一样,即便工作再苦再累但看到弟弟妹妹的笑脸,也都烟消云散了。

小摆跟我说的时候,眼睛里闪着薄薄一层水雾。

我知道小摆心疼男朋友,但她也有感同身受的难过。

小摆家里也是典型的重男轻女,父母偏爱弟弟。有时小摆朝母亲抱怨学校里的不如意,母亲也是爱搭不理。

有次下大雪回家,她看到父母和弟弟正其乐融融地一起吃饭。

外面下着鹅毛大雪,一家三口坐在温暖的屋子里,仿佛忘了正赶回家的小摆。

“你对弟弟好我知道,可你是不是把我忘了啊。”小摆带着哭腔问她的母亲。

“这,你小时候爸爸妈妈也很爱你,但你弟弟出生了我们就要更爱你弟弟啊。”

小摆当时哭了出来,后来高三一年,她很少回家。

那个难熬的高三陪伴她的除了我们,还有小马。

后来我才慢慢发现这俩人在一起不仅仅是不靠谱的一见钟情,或许更多的是彼此心灵上的温暖和陪伴。

高三那年我们要很多教辅材料,补课费等等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小摆父母当时已经不想让她上学了,更别提找他们要钱。

我们几个熟悉的,把自己存的钱都借给了她,想着帮她渡过难关。

然而最硬核的,是男友小马。

这个20岁不到的小伙子,白天在修车铺里摸爬滚打,钻车底弄得满身脏灰。晚上做夜班保安,打着哈欠还不敢怠慢。

他那阵来看小摆,我们都觉得他身体单薄了很多。后来才知道他同时做着几份兼职,为的就是替小摆交学费。

那阵子干饭王小摆,饭量也没那么大了。总是低头搅着碗里的米饭。

“你说马xx,这么拼命的挣钱,会不会把身体累垮了,”她小声嘀咕着。

“你说呢,也就20岁不到的男孩”

“那他下次给我带的大盘鸡,我不吃了,我都给他吃,看着他吃完。”

“你想把他撑死啊。”

即便很累了,每次周末小马都会雷打不动地来陪小摆。

好几次碰见他们都坐在学校的长椅上,手拉手。

女孩靠在男孩的肩上,男孩歪着头听她讲絮絮叨叨的琐事,时不时亲昵地刮下女孩的鼻头。

突然间讲到什么搞笑的事,俩人又笑得跟花一样,女孩会装作嗔怪的样子捏捏男孩的脸。

那时飘着小雪,冬日的暖阳照在他们身上,六菱形的雪花渡着一层光,飘到他们身上。

多么美好的一幕,我当时就酸了。

时间过得很快,临近高考,大家都埋头复习。

有天晚自习,小摆抱着一大把不知名的东西慢吞吞从后门挪进来。

定眼一看,好家伙,一大束花,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我x,啥玩意?”

“哦吼,小摆你变了!”

“黑人问号脸???”

“……”

班里顿时一阵嘈杂,大家都惊羡地盯着小摆手里的那一大束花,好事的男生还吹起了口哨。

看到那一束花,我就知道是小马送的。不禁啧啧道,是个狼人。

小摆这个女汉子,竟什么也没说,低头抿着嘴笑,任由大家起哄。

脸上的红晕映着大把的玫瑰,一时分不清她和玫瑰,哪个更动人。

我当即决定高考后,就要去重温《初恋这件小事》,去找我的阿亮学长。

后来,小马还辛辛苦苦攒钱给小摆买了部手机。

他没有提前告诉小摆,是在来看小摆时,突然间从身后拿出。

“我给你个惊喜,闭眼。”小马装作神秘兮兮的样子。

“啥?”小摆闭上眼,好奇地问。

当她看到手心里的手机包装盒时,当场就抱住小马,哭了起来。

小摆没有手机,跟他男友打电话还是借着我们的手机打。

“我看你没有手机,还要借同学的,就攒钱买了一个给你。”小马憨憨地说。

她哭了好久,小马就站在那轻轻拍着她的背说“哭出来吧,哭出来会舒服些。”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小马最近看上去消瘦了那么多,小马不仅仅是在物质上支持小摆,更多的是弥补她所缺失的爱,缺失的温暖。

高考完,小摆考得不错,报了湖南的学校。

她和小马痛痛快快地玩了个暑假,俩人觉得对对方的爱足以抵得过异地恋。

后来看到她发的朋友圈,感觉一切都不错。还是那个乐呵呵的姑娘。只是总在她生活里出现的男孩,不是小马了。

我问她,和小马怎么样了。

“分了。”

“为什么?”

“没有这么多为什么,感情的事情谁都说不准,你会认为我是个渣女吧?”

“我不知道,毕竟他为你付出过很多。”

“是啊,马xx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人,可为什么就是走不到一块了呢?”

隔着屏幕,我也能想象到小摆摇头苦笑的样子。

当得知她与小马分手的时候,我觉得我的青春也落幕了。

原来不是所有人都像阿亮和小水一样,有情人终成眷属。

也不仅仅是付出就能让彼此永远陪伴。

或许从小马辍学,小摆继续读书的时候,两个人的路就不一样了。

但我不愿意把感情想得这么现实,我宁愿相信他们是没有熬过异地,而不是因为前途的差异。

我至今都记得很清楚,瘦长的小马,缩着脖子捧着一大束玫瑰在雪地里等她。

为什么很多人陪伴过彼此最困难的时期,到最后还是没有厮守。

或许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上天将他放在你身边。

伴你成长,知你冷暖,与你渡过最困难的时期。

然后在某一天,你终于变得强大了,而他的使命也完成了。所以世间有那么多,好聚好散。

这是我能想到最温馨的解释。

我相信在他们内心深处,小摆和小马是互相感谢的,感谢曾经的陪伴,温暖了青春。

其实活了二十多年,我也没把感情活明白。如今这个时代更新得太快,还记得当时陪伴过青春,送第一束玫瑰花的那个人,如今又身在何方。

在这个匆匆忙忙的时代,人们飞快地认识,短暂的相识,然后完美的落幕。

但每一场奔赴,都是那样奋不顾身,或许这是人类的本性,对爱的渴望,对美好的留念。

可有些人的出现,只是为了教会我们成长,即便再动人的玫瑰,没有得到浇灌,也会早早地凋谢。

但我也相信,不论那束玫瑰是否再绽放,它曾带给我的心动,也足以惊艳时光。那份心动,不会被岁月磨去。

折得玫瑰花一朵,凭君簪向凤凰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