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10章 拜母亲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觅朝云
2021-01-08 11:00

第10章 拜母亲

上山的路还是原来那条路,只不过离白婉柔的坟头越近,周遭景致变化就越大:参差不齐的野松变成了两排笔挺的小白杨,树下丛生的杂草也被一簇簇菊花取代。

宋嘉禾的双目被那抹黄点亮,攥着轿帘的手微微用力,梁淮安望着她葱白般细长莹润的后颈淡淡解释着:“今儿是归宁日,理应来看看你母亲。”

他剿了黑月山的土匪,又从郑轮手里拿到了地契,虽暂时不能将岳母带出这座荒山,但起码能让她长眠的地方美丽舒适些。

宋嘉禾垂下手,转过头来时声音不自觉有些哽咽:“谢谢王爷。”

她从没想过,传闻中凉薄绝情的宁王能细腻到这种程度,就算只是为了合作讨好自己,做到这个程度也很难不让人动容。

经年累月,她用淡漠和仇恨织成的茧将自己一层一层包裹起来,不论外面的人怎么张牙舞爪都岿然不动,唯有母亲的事才能轻易且深刻地触及厚甲下的真心。这一刻,她对梁淮安充满了感激。

“这些都是本王分内之事。”梁淮安在心里一面庆幸自己做对了,一面又心疼宋嘉禾眼中将溢不溢的泪水。

要是当年得到皇位的是自己就好了,他这样想着,漆黑的眼眸变得更加深沉。

马车停下后,宋嘉禾推着梁淮安走到了母亲坟前,发现那里还多了一块碑,上书“慈母白婉柔之墓”。

暖意浮上心头的同时,她也有些担忧:“罪臣之女是不能立碑的,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梁淮安宽慰道:“没事,本王雇了人看墓地,一般人无法靠近。”

宋嘉禾放下心来,看着裴原拿着祭奠用的蜡烛、纸钱和香走过来,上前想要接过来:“辛苦了,给我吧。”

却不想梁淮安语气坚定道:“留一半给我。”

裴原会意,即刻令随行侍卫转过头去将整个墓地团团围住,确保不会有人闯进来后,向梁淮安伸出了手。

此前,梁淮安曾对宋嘉禾坦白说他如今能站起来一小会儿,那语气太过轻松平常,以至于宋嘉禾一时间忘了,站立这个简单的动作对一个坐了十几年轮椅的人来说有多困难。

他一手撑着轮椅扶手,一手借着裴原的力缓缓站了起来,不过一小会儿的功夫,额间竟已有细汗渗出。

“王爷……”宋嘉禾看得心酸,欲上前去另一边将他扶起。

这会儿,梁淮安双腿已经完全站直了,他朝宋嘉禾摆摆手,示意自己可以。他可以接受下属的帮助,却也想在心上人面前更有尊严一些。

梁朝先祖极擅骑射,流淌着如此优秀血脉的梁淮安即使在十三岁就站不起来了,如今也仍足足比宋嘉禾高出了一个头,甚至与裴原不相上下。

他抬腿,迈步的动作比方才还要艰难,又因失去了扶手的支撑有些踉跄,却还是坚持走了一步、两步、三步。

“王爷!”

梁淮安毫无征兆地跪倒在地,宋嘉禾赶紧扑上去和裴原一起扶住他,却听得对方喘着气宽慰自己:“没事,我本来也是想祭拜岳母的。”

宋嘉禾微怔,方才他那般艰难地站起来,为的就是同自己一起祭拜母亲吗?可母亲临终前在信里说,以后要带喜欢的人一起来看她。

如今她成婚了,嫁的却不是自己喜欢的人,事实上,她如今根本没有喜欢的人。

宋嘉禾想起她与梁淮安的约定,若三年之内他不能帮自己报仇,两人便和离,可若是,他做到了呢?他还说,要与自己有个孩子,那到时候,她还要走吗?

看着梁淮安认真的侧脸,宋嘉禾突然意识到,这也许是将与自己相伴一生的人。

梁淮安替她母亲修葺了坟墓,又亲自跪下祭奠,显然不只是将她当做了合作对象,那自己又何必在这里扭扭捏捏?

于是,她在他身旁跪下,同他一道点蜡烛、烧纸钱、上香,做这些以往只有她一个人做的事。命运有时候很奇怪,过去七年,她曾那么渴望父亲能陪自己一道来看看母亲,可最后陪在她身边的,却是她此前最不想招惹的宁王。

跳跃的火光照亮两人的侧脸,宋嘉禾点燃三束香,在心里轻轻道:“阿娘,我是嘉禾,我嫁人了,对方是梁淮安,您也曾见过的。他看起来很凶,但对我还不错,墓地旁的白杨和菊花就是他命人种的,阿娘喜欢吗?下次,我再带您最爱的山茶花来。”

“还有……虽然没有喜欢,但同他搭伙过一辈子好像也不是一件很难接受的事情。”

连续熬了两夜,再加上今日的情绪波动,回府时宋嘉禾再也熬不住了,摇摇晃晃地打起瞌睡来。

梁淮安坐在她对面,本想让人靠在自己肩膀上,却又想起没有别人的帮助他根本挪不过去,不禁苦笑了一下。好在这马车不是特别宽敞,身体前倾再伸出手的话,刚好可以撑住宋嘉禾一点一点的头。

宋嘉禾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尾鱼,在波涛汹涌的河水中逆游,一次又一次被大浪打回原地,很是不爽。后来,有一块大木板飘过来将她浮起,乘风破浪,甚是潇洒恣意。

紧皱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宋嘉禾觉得安心,亲昵地蹭了蹭那块大木板,而后又觉得不够,想要紧紧把它攥在手中。

这一攥,却扑了空。

宋嘉禾猛地睁开眼,将梁淮安收回手的动作和不自在的表情尽收眼底。

所以,刚才那块她又蹭又捏的大木板子其实是梁淮安?

这个认知让她双颊蓦地发烫,睡意尽数被羞赧和尴尬取代,偏对面那人还坏心眼地问她刚才睡得好不好。

“挺、挺好的。”这回,她不是故意装结巴。

到了府门,宋嘉禾逃也似的下了马车直奔清风苑,却发现裴原一直推着梁淮安,不紧不慢跟在自己身后。

“王爷今天,要留在清风苑?”不去甄姬那里了吗?

今夜月光惨淡,宋嘉禾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听他道:“怎么,不欢迎?”

不欢迎倒说不上,只是桌上的发钗、原料和工具还未收拾好,宋嘉禾赶紧给兰儿使眼色,不料对方早已困得睡眼惺忪,接收不到她的指令。

于是,她只好硬着头皮推梁淮安进了屋,不出她所料,梁淮安果然一进去就被桌上的东西吸引了目光。他随手拿起根兰花发簪啧啧称奇,白玉雕刻成的兰花通透生动,上边儿栖着只点翠蓝蝶,饶是他一个男子都觉得漂亮。

他道:“这么一只发钗,应当能换不少银子吧?”

他不提这茬还好,既然提了,宋嘉禾便觉得有必要坐下好好跟他说道说道。

“至少三百两,不过我手里现在有更值钱的东西。”宋嘉禾拿出周显今日送她的玉佩,拎着在他眼前晃了晃,“王爷想要吗?”

这块玉佩最值钱的地方不在成色,而在于有了它便能让西北畅通无阻,就连各部族首领见了都要给上几分薄面。要想成大业,西北的支持必不可少。

其实,周显的父亲早就明确表态要站在他这边,但梁淮安还是点点头,饶有兴趣地问:“怎么卖?”

宋嘉禾五指一伸:“一口价,五千两。”

“王妃这是狮子大开口。”

“玉佩三千两,我熬的夜,一晚一千两,这样算不贵吧?”

梁淮安笑了:“你这是在怪我故意找你借钱?可是嘉禾,一开始说坦诚的是你,骗我的却也是你。”

被戳穿的宋嘉禾一时找不到话反驳,只得转移话题:“那王爷到底买不买?”

“买,明儿就叫裴原给你送银票来。不过本王很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骗我。”梁淮安突然靠近,嗅着宋嘉禾颈间淡淡山茶花香,温热吐气道,“是在害怕这个吗,嗯?”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