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爱上的女老师,差点要了我的命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一个职业情妇的苦衷

作者:左左
2021-01-08 19:00

上篇请点击:17岁爱上的女老师,差点要了我的命。

前情:
苏蓝住的房子很快又搬进了新的房客,是个陪读的母亲和一个刚上初中的小男孩。

顾睿在门口站了会儿,慢慢上楼了,像是踩在烂泥塘上,每一步都走得跌跌撞撞。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顾睿下了晚自习回家。

走到胡同口的阴影处,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窸窣的脚步声,还没等他回头,就感觉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狠狠击了一下,一阵钝痛袭来,他瞬间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睿幽幽醒过来,发现四周寂然无声,而眼前漆黑一片。

片刻的恍然失神后,他这才感觉到,头上罩了东西,身体被捆绑着,嘴巴堵上了,整个人动弹不得,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想起昏迷前发生的事,顾睿顿时明白,自己这是被人绑架了。

他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只觉得夜风凉飕飕的,有不知名的鸟叫声传来,带着几分阴森森的寒意。

十七岁的少年,心里充满了恐惧和茫然。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小声的争吵声,就在他身边不远处:

“……你绑他干什么?这可是犯罪!”

“装什么装?就跟你没犯过罪似的,不绑他上哪儿搞钱?没钱我怎么创业?说到底还不是你没用,姓顾的这么大一条鱼,你愣是钓不上来。要是能把他勾到手,我能绑他儿子吗?”

“我努力了,可他不上钩我有什么办法?”

“行了行了我懒得跟你废话,我已经打过电话了,让顾家送五十万过来。他们家就这一个宝贝儿子,肯定不敢报警。等他们把钱送到指定地方,我就放了这小子,他还昏迷着呢,人不知鬼不觉的,谁知道是我们做的,怕什么!”

一瞬间,顾睿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顶。

这对话的一男一女,他听得分明,男的是蔡东,女的,是苏蓝。

他们俩的对话,像动物的利爪,从顾睿的耳朵钻进心里,扒拉着,撕扯着,真相呼之欲出,却也血肉模糊。

蔡东和苏蓝住到他家楼下,根本是早有预谋。

他们的目的,是要让苏蓝勾引顾睿的父亲捞钱,没得逞,蔡东这才把他给绑架了。

顾睿想起第一次见面时,苏蓝闪烁不定的、向室内窥视的目光。以及熟识后她有意接近父亲的场景。

还有那次他们俩的谈话,苏蓝说她一向听蔡东的话,蔡东让他干什么,她就干什么。

顾睿那么倾慕苏蓝,他付出了万般柔情,把苏蓝奉为女神,热爱她,怜惜她,以至于她搬走后,他痛不欲生地思念她。

到头来,苏蓝居然是个骗子,是个勾引已婚男人的狐狸精。

这对狗男女!

他在心里狠狠地骂,发现自己被欺骗被愚弄的愤怒,一时盖过了被绑架的恐惧。

一段时间的寂静后,顾睿听到苏蓝再次开口:“你过去守着,看顾家有没有送钱过来,这边我来盯!”

蔡东粗声道:“行,拿到钱后,我给你发信息,我们在西边的出口处汇合,马上撤!”

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慢慢远去,直到听不见了。

身边传来细微的响动,苏蓝凑到顾睿跟前,一边轻拍他,一边压低嗓子,急切地喊:“顾睿,顾睿,快醒醒!”

顾睿头上罩着的布套被揭开,用手机手电筒照明的苏蓝,见顾睿睁着眼睛,吓了一跳:“你……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顾睿不回答,眼睛像钉子般,扎在苏蓝的身上。

在他凌厉的目光下,苏蓝的神情有些瑟缩,她不敢和他对视,只是飞快地把顾睿嘴里堵着的东西拿出来,给他松了绑。

然后,她推了他一把,小声说:“趁蔡东不在,你快走,你身后就是一个门,顺着门口的路一直向北走,就能走出去!”

她居然要放他走,这倒有些出乎顾睿的意料。

顾睿环视四周,发现这是建在郊区的一个废弃厂房,里面荒烟蔓草,破败不堪。

他内心的愤怒没有减轻分毫,他咬着牙,狠狠地瞪着苏蓝:“蔡东说的都是真的?你接近我妈,去我家给我补课,就是想勾引我爸?”

苏蓝的脸痛苦地抽搐了一下,嗫嚅着说:“对不起!”

其实,顾睿内心有明确的答案,但却还是抱有一丝侥幸,想听听苏蓝的解释,比如是蔡东逼她的,或者她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

苏蓝的这声对不起,让他所有的幻想瞬间破灭。

这一刻,顾睿恨死了苏蓝。

然而,此刻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顾睿虽然不甘,却也不敢浪费时间和苏蓝掰扯。他飞快地转身,顺着苏蓝指的方向,狂奔而去。

还没跑几步,一堵破墙后面,突然亮起一道光。

接着,幽灵一般,闪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顾睿的去路。

是蔡东!

他那又高又壮的身子,成了另一堵结实的墙,狰狞的表情和狠毒的目光,让顾睿的心揪成一团,他情不自禁地慢慢后退。

蔡东伸出手,一下子就挟制住了顾睿。

苏蓝这时也跟了过来,看到蔡东,面如死灰地怔在原地。

蔡东指着苏蓝破口大骂:“妈的,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这小子给你灌什么迷魂药了?你居然放他走。吃里扒外的玩意儿,我们家真是白养你了!”

说着,他背过手,在裤腰上摸索着什么。

“你要干什么?”苏蓝扯住蔡东,惊叫道。

蔡东甩开苏蓝:“本来我没想伤他,就想拿钱走人。现在你这么一搅和,这小子还能留吗?他认识我们,回去报了警,就他妈全完了!”

苏蓝一下子跪倒在地,苦苦哀求:“你放了他吧……我平时什么都听你的,你就听我一次好不好……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了,收手吧,找个工作,重新开始,我不怕过苦日子……”

“蠢货,装什么大善人,你和我一样,都特么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你放走了他,我们俩都得进去!”

苏蓝被推倒在地,顾睿这才触目惊心地看到,蔡东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刀,在微弱的光线下,散发着让人惊悸的寒光。

十七岁的顾睿,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他头皮发麻,瑟瑟发抖。

就在这时,苏蓝从蔡东的身后再次扑上来,紧紧抱住了他的胳膊。

趁这个机会,顾睿挣脱开来。

苏蓝冲着顾睿大声喊:“快走,走啊!”

蔡东挣扎着,咒骂着,拖着苏蓝向顾睿冲过来,苏蓝俯下身子,在蔡东的手上咬了一口。蔡东龇牙咧嘴地揪住苏蓝的头发:“你找死啊!”

苏蓝死死地抱住蔡东,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走!”

顾睿这才如梦初醒,他冷汗涔涔,踩着满地的荒草和石头,慌不择路地往前冲,身后,传来蔡东和苏蓝厮打的声音,依稀仿佛,还夹杂着苏蓝的惨叫。

顾睿不敢回头,只是一个劲地跑,跑。

冲出厂房,是一条郊区公路,他停顿片刻,想到苏蓝的话,便急急地向北逃窜。


不知道跑了多久,在昏黄的路灯下,顾睿远远地看到一辆车过来。

他站在路中央,拼命地挥着手,车子在他正前方刹住,顾睿惊讶地发现,正是父亲的车。

父亲看到顾睿,也是又惊又喜:“睿睿,你……你没事吧?”

顾睿顾不上回答,他冲过去,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快救苏蓝!”

看到顾睿出现,隐藏在附近庄稼地里的几个便衣警察也很快出来了。一起上了顾睿父亲的车,风驰电掣地向破厂房开去。

车停下来,顾睿率先下车,跌跌撞撞地往里跑。

身后,父亲和几个便衣警察也跟了上来。

厂房里一片静寂,几只手电筒的光聚拢到一起,光圈内亮如白昼,光圈外漆黑如墨,有一种诡异的恐怖感。

然后,顾睿看到了苏蓝。

她一动不动地蜷缩在地上,身下,是一片血迹,手电筒的光照在上面,触目惊心。

顾睿慢慢地走过去,他浑身颤抖,哆嗦着伸出手,放在苏蓝的唇边。

她已经没了呼吸!

夏夜的风吹进来,鼓起了她身上穿的裙子。

顾睿这才发现,苏蓝今天穿的,正是他送她的那条白裙子。

殷红的血迹浸透了洁白的棉布,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根据顾睿提供的线索,蔡东很快被捉拿归案。

顾睿这才知道事情的始末,蔡东和苏蓝是惯犯,由蔡东盯准有钱的已婚男人,让苏蓝设法接近。等到苏蓝引得男人上钩后,蔡东就出手捉奸,一般情况下,那些男人为了名声,都会出钱平息。

他们已经如法炮制,敲诈了四个男人,顾睿的父亲,是他们的第五个猎物。

蔡东准备用这样的手段,赚够一百万,作为他创业的启动资金。

万幸的是,顾睿的父亲洁身自好,根本无视苏蓝的美貌和撩拨。

但蔡东却不死心,他跟踪并绑架了顾睿,想索要一笔巨额赎金。而他绑架顾睿,苏蓝事先并不知道。

苏蓝放走顾睿后,两个人在剧烈的打斗中,蔡东一怒之下,把那把原来准备杀顾睿的刀,刺进了苏蓝的身体。

蔡东伏法时,沮丧地表示,苏蓝是他的女朋友,也是他的养妹,对他向来言听计从说一不二,这次真是中邪了,居然帮着外人。

顾睿回家后,大病了一场。

浑浑噩噩中,他的眼前一直闪烁着苏蓝的身影,初次见面时的翩然若仙,诉说身世时的麻木认命,救他时的义无反顾,以及最后倒在血泊中的凄苦柔弱。

她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和蔡东狼狈为奸?又在最后一刻选择救他?

暑假来了,母亲又给顾睿找了新的补课老师。那天,他翻开很久没有动过的英语资料,里面掉出来一张纸条。

顾睿捡起来,缓缓打开,上面是苏蓝娟秀的笔迹:

顾睿,你对我的好,我都知道,遗憾的是,我早已配不上这样的善良和纯真。

八岁时,父亲出轨,为了和第三者双宿双飞,他在和母亲吵架时杀了我的母亲,也让我成了寄人篱下的孤儿。

从那以后,我就恨透了这些不忠的男人。

然而,我要真诚地谢谢你,谢谢你们一家,是你们让我见到了幸福家庭的模样,让我体会到少之又少的温暖和善意。

我第一次对未来有了期待。

想要重新开始,希望还不晚!

顾睿把这张纸条攥在手心,热泪盈满了眼眶。

当初,苏蓝从顾睿家楼下搬走,是被温情感动,想放弃这样的荒唐的生活和荒唐的报复,重新开始。

然而,命运却没有给她机会。

恍惚间,顾睿再一次看到苏蓝,她就站在门口的风里,穿着藕色的连衣裙,翩然若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