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11章 情敌会

作者:觅朝云
2021-01-09 11:00

第11章 情敌会

温热的气息海浪般一下一下拍打在脖颈间,酥酥麻麻,像是被小蚂蚁轻轻啃噬的感觉,激得宋嘉禾不自觉有些发抖。她垂眸,映入眼帘的便是罪魁祸首那纤密的黑睫和高挺的鼻梁。

梁淮安长得很好看,这点她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平日里书卷气和寡淡神色冲淡了锋利五官带来的攻击性,可现在他眼中粹染了情欲,无形之中给人很大的压迫感。

宋嘉禾觉得自己就像在灌木丛中乱窜的白兔,而梁淮安,则是目光锐利的鹰隼,滑翔而下,直冲她去。

如果就这样被叼走,肯定会被一点不剩地拆吃入腹吧?

可如果抗拒,他不肯帮自己报仇怎么办?而且,她都答应他为他生个孩子了,这种事情总是躲不过的。

压下想要逃离的天性,宋嘉禾拼命回想教养嬷嬷的话,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呢?

梁淮安的唇若即若离,感受到眼前人的颤抖后,抬头捏过她的下巴,逼着对方与自己对视:“真的害怕?”

宋嘉禾深深吐出一口气:“不怕。”

梁淮安嘴角勾起:“既如此,那便到床上去吧。”

窗未闭紧,好事的风裹挟着院中合欢花的暗香探入房中,在焚香炉上升起的氤氲中偷听男人的喟叹。

“手再往下点儿。”

宋嘉禾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有些掌握不好力度和分寸:“这里?”

“对,就是这,舒服……”

找对了地方,宋嘉禾手上力道便加重了几分,她刚刚才知道梁淮安每日早晚都需要按摩腿部。他对自己好,她也想回报些什么,按腿这种小事她自然不会拒绝,甚至还想着找个大夫学一学按摩手法。

“怎么样?我按得还成吗?”

梁淮安惬意地翻了个身:“第一次能有这手法不错了,改日让甄姬教教你。”

甄姬?这还是宋嘉禾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心想他的爱妾恐怕是不愿教她的,而且既然甄姬会,便用不着自己费心了。

梁淮安掀开被子,示意她躺在自己身边。

她才放松不久的身子瞬间又紧绷了起来,以为今夜会发生些什么,梁淮安却再没了任何动作。

新婚那夜她饮下交杯酒便沉沉睡过去了,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清醒着同梁淮安躺在同一张床上。按理说梁淮安按兵不动她应该松口气,可那口气却一直梗在胸口处不上不下,让人掌心渗汗,难以入眠。

这时候,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虚揽住了她,宋嘉禾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熬了两夜,还不困吗?赶紧睡吧。”梁淮安将被角压好后便自觉收回了手,半份逾越都不曾有,听着他逐渐均匀绵长的呼吸,宋嘉禾也慢慢阖上了眼皮。

黑暗中,梁淮安睁开眼,轻轻转身,借着月光的清辉看了枕边人许久,才鼓足勇气低下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虔诚的吻。

柔软的触感让他更加难以入眠,他翻身在心里苦笑,心悦之人就在身边,怎么可能轻易睡着?

这种痛苦又甜蜜的折磨,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一夜无梦,宋嘉禾睡饱的时候天已大亮,和成婚第一日早上一样。她迷迷糊糊抓了抓头发,心想怎么每次和梁淮安躺在一张床上都会起晚。

幸好,老太妃不住在宁王府,否则自己肯定是个很差劲的儿媳。

说起这个,宋嘉禾前几日便提出要进宫拜访老太妃,梁淮安却兴趣缺缺,今日推明日,明日推后日,极不情愿似的。

她不懂这对母子间究竟有什么隔阂,以往陪着老太妃时,也极少听她说起梁淮安。

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让母子之间融冰?

等等,这些事情好像不用她操心吧?宋嘉禾摇摇头将这些想法赶出了脑海,梁淮安昨夜没碰她,想来还是更喜欢甄姬,既如此,自己只需按照约定做好分内之事即可。

梁淮安在书房会客,来不及等宋嘉禾一道用早膳,便嘱咐厨房做好了送去清风苑。亭中石桌上摆上了红糖开花馒头、银丝卷和皮蛋瘦肉粥,全然是按着她的喜好来的,宋嘉禾吃着吃着却皱起了眉头。

兰儿问:“怎么了小姐?饭菜不合胃口吗?”

宋嘉禾抬头看了看院墙旁的柿子树,摇摇头道:“饭菜很好,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咱们。”

兰儿一听就很紧张,想了想又道:“怎么可能呢?这里可是宁王府,没有人敢在这儿放肆的。”

敢放肆的人是没有,敢听墙角的却不少。梁淮安对她说过,宁王府中有许多眼线,说话做事都要小心些。

她不想再吓着兰儿,便道:“也对,应该是我的错觉。”

用过早膳,宋嘉禾在房中给前几日的发簪收尾,兰儿兴高采烈地跑进来:“小姐!裴原送过来张银票,五千两呢!咱不用熬夜做簪子了!”

宋嘉禾接过来微微一笑,梁淮安会着客都不忘把银票送过来,信誉还真是不错。

“等等,王爷不是缺钱吗?怎么……”兰儿这才反应过来,咽了口唾沫,“小姐你、你露馅了?”

不怪她吃惊,只是自家小姐瞒天过海惯了,撒谎不眨眼,圆谎不脸红,这次竟没过三天就被王爷戳破了。厉害,王爷实在厉害!

宋嘉禾淡淡嗯了声:“但是我讹了五千两回来,不亏。”

兰儿:“……”

还是自家小姐比较厉害。

缠好最后一缕金丝后,宋嘉禾打算出府将这些发簪换成银子,顺便把银票送去颐和茶馆。她这辈子欣赏的人不多,颐和茶馆老板算一个。

她换上丫鬟衣裳,悄悄绕到了后门,一只脚刚踏出门,就听得身后传来甜腻的女声。

“哟,王妃偷偷摸摸的这是要去哪儿?”

甄姬按着她肩膀将人转过来面对自己,却发现她根本不是宋嘉禾!

“你是谁?”甄姬松手往后退了一步,眉眼间尽是警戒。

“她是我的侍女兰儿,”宋嘉禾不知从哪走了出来,“找我有事吗?甄姬。”

她语气看似冷静笃定,心里边儿却和兰儿此刻的表情一样有些震惊——她知道甄姬生得明艳动人,却没想到她竟与自己有五六分相似。

甄姬舒展开微皱的眉头,勾起抹意味不明的微笑:“王妃居然认得嫔妾?”

不待对方回答,她又突然恍然大悟了似的:“是啊,王爷喜欢的,可不就是长得像嫔妾的人吗?”

宋嘉禾挑挑眉,她本无心同甄姬起争执,可这人却让她打心底里觉得有些……欠揍。

另一边,得了消息的裴原躬身对梁淮安耳语道:“王爷,甄姬见到王妃了。”

“迟早的事。”顿了顿,他道,“晚些给她传个消息,叫她说话注意分寸。”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