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12章 初触碰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觅朝云
2021-01-10 11:00

第12章 初触碰

“在想什么?”

宋嘉禾下午给甄姬气得不轻,这会儿还在心里琢磨,以至于给梁淮安按腿时都有些心不在焉。

“我在想……”你的爱妾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一会儿栽赃兰儿偷王府的发钗,一会儿又信口开河地往宋嘉禾身上泼脏水,说这发簪是她要送给野男人的信物。可到最后,一听说这簪子是宋嘉禾自己做的,她又显得兴致勃勃,非要拿翡翠手镯来换。

那翡翠手镯成色极好,怕是买十支这样的簪子都够了。宋嘉禾眼神复杂地看了梁淮安一眼,心想莫不是宁王府的人一个个看起来高深莫测,实际上都是些冤大头吧。

她挽起袖子给梁淮安看:“甄姬拿这个换了我的镯子。”

梁淮安将她手臂拉到跟前看了看,笑道:“日日戴在身上的宝贝都愿意换给你,看来她很喜欢你这个主母。”

喜欢?宋嘉禾咂舌,这样的喜欢给你你要不要?

不过仔细想想,甄姬对自己的态度的确不太像侍妾对主母的嫉妒和仇恨,摆明了故意找事儿,抓到把柄却又轻易放过,喜形于色、喜怒无常,简直像个……小孩子。

扪心自问,她对甄姬也算不上讨厌,顶多有些无可奈何。

“这样吧,正好你们也见过了,甄姬会些医术,明日让她教教你按摩手法。”

宋嘉禾应下,正琢磨着明日该如何同甄姬相处,就听得梁淮安说了句石破天惊的话。

“学会了,本王以后便都找你按。”

“嗯……嗯!?”宋嘉禾表情错愕,梁淮安的腿日日都要按,都找她岂不是意味着他日日都要在清风苑留宿?

虽然他不是皇上,但她也好想劝他雨露均沾。

宋嘉禾咽了口唾沫,试探道:“那,那甄姬和其他妹妹呢?”

“其他妹妹?”梁淮安一愣,而后舒展开微皱的眉,“如果本王告诉你,府中虽侍妾如云,但本王只留宿过清风苑和红梅馆,你信吗?”

红梅馆是甄姬的住处,梁淮安本意是想让宋嘉禾知道他并非滥情之人,可这话落到她耳朵里,便只听出了他有多宠爱甄姬。

宋嘉禾点点头,眼神平复下来,却比之前黯淡了几分,想来他方才那句以后日日都来清风苑,也不过是玩笑之语。

这一夜,梁淮安依旧没有碰宋嘉禾。

翌日,宋嘉禾早早备好了茶水点心,等来的却不是甄姬,而是梁帝的宣召。

西北最近不太平,以至于周老将军连儿子的婚礼都没能回京参加,长公主便想带着早日带周显和宋琼怡回西北,今儿便是他们辞行的日子。

为表对周家的看重,梁帝特在宫中设宴,召请了周家、宋家和宁王府。

宋嘉禾和周显有婚约在前,见了面难免尴尬,梁帝却依旧同时召了周家和宁王府,可见没安什么好心。

裴原来清风苑传话:“王妃穿戴好了吗?王爷请您去书房一趟。”

换上厚重的礼服和发冠,宋嘉禾颇为不适地进了梁淮安的书房,却见他薄唇紧闭,神情凝重。

“梁帝此次召我们进宫,不会想看到你我二人琴瑟和鸣。”

宋嘉禾深以为意:“那我们便装的冷一些,谁也不搭理谁。”

梁淮安心底有些雀跃,宋嘉禾这话可不就是承认他们现在是琴瑟和鸣?他极力压住心头欢喜,道:“可是还不够。”

“为何不够?”

“你是白家唯一的后人,他一定很乐意见到你过得不好,受尽折辱。”

宋嘉禾了然,如今时机尚未成熟,他们在梁帝面前还是收敛锋芒为好。只是,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应如何表现成受尽了折辱的样子。

看着她裸露在外的莹白脖颈,梁淮安喉结微微滚动:“本王有办法。”

这个办法,便是坐实他的性癖,在宋嘉禾裸露的皮肤上留下些痕迹。

宋嘉禾迟疑了一瞬,梁淮安以退为进:“介意的话就算了,你我二人冷淡些,应该也足够骗过他。”

梁帝疑心有多重,宋嘉禾深有体会,因此她鼓起勇气,在梁淮安略为惊讶的目光中点了点头:“我不介意。”

说罢,她向前走了几步,蹲在他面前微微侧过头,眼睫翕动,抬手将衣领往下拉了拉,露出光洁的脖子:“王爷,轻点。”

这一声伴随着浓重呼吸声的“轻点”差点让梁淮安失了分寸,他原本一点儿希望都没报,却没想到对方今日居然这么乖,这么软。

熟悉的山茶花香铺天盖涌入鼻间,梁淮安的薄唇缓缓贴上宋嘉禾的脖子,带着些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颤抖。

起初,他只是轻轻地吸吮,到最后,不知是眼前人太过香软,还是内心沉睡已久的猛兽苏醒过来,这个吻就变成了带着些掠夺意味的啃咬。

宋嘉禾又紧张又害羞,眼尾都烧红了,感受到梁淮安锋利的牙齿,不禁打了个寒颤,发出声猫儿般的呜咽。

成婚前教养嬷嬷教了她许多,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原来一个吻的就能让人双腿发软、呼吸不畅。

关于兔子和鹰隼的比喻再一次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这次,她感觉自己双脚悬空,猎物般被叼了起来。

梁淮安的理智被宋嘉禾这声呜咽唤了回来,牙齿松开的地方,有一道鲜艳暧昧的红,罂粟花般引诱着他更进一步。

“可、可以了吗?”宋嘉禾看不到自己整个脖颈已染上层淡粉,更看不见微微刺痛的地方开了朵艳红的花,只能用饱含水光的眼向他求问。

有那么一刻,梁淮安感觉到宋嘉禾是完全信任自己的。

但很遗憾,这次他决定辜负她。

“还没。”

进宫路上,宋嘉禾拿披帛仔仔细细将脖子捂了起来,颇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两人同乘一辆马车,却一句言语都没有,梁淮安意犹未尽地回味着山茶花香,心想如今他们不用装也显得很生分了。

能想出如此一箭双雕的办法,不愧是自己。

目送二人离开的裴原问兰儿:“这么热的天,王妃不怕长痱子吗?”

兰儿翻了个白眼,心道你怎么不去问问自家王爷,嘴上胡扯道:“昨夜窗没关紧,王妃有些风寒。”

裴原立刻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她不理王爷肯定也是因为害怕传染给他,王妃真是太贤惠了!”

兰儿:……

小姐说得对,王府里的人也就看着高深莫测罢了,实则一个比一个憨。

宫内,梁帝端着杯美酒,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梁淮安和宋嘉禾,十分满意二人对彼此疏离寡淡的态度。当目光瞥到宋嘉禾脖子上欲盖弥彰的红痕时,他不禁勾起抹嘲讽和恶毒的笑——白家的女儿,就该被折辱至死。

今日能参加宴席的妃子位份都不低,一众争芳斗艳的美人中,端坐着位身穿淡紫色襦裙的女子,寡言少语,气质超然。

趁梁帝同周显和宋耿喝酒的空,梁淮安压低了声音对宋嘉禾道:“那位贤妃娘娘的兄长曾是你外公的部下,她手里或许有证据。”

宋嘉禾是认识她哥哥董明越的,但他早在七年前就因受外公牵扯被判了流放,病死在远去北方长城的路上。

按理来说,贤妃应当很恨白家,可她看向宋嘉禾的眼神却是那般平和。梁淮安也是观察清楚了她的情绪,才放心让宋嘉禾去接触她。

看着早已备好的礼物,宋嘉禾不禁微微捏紧了拳,她总算是有机会离当年的真相更进一步了。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