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13章 见贤妃

作者:觅朝云
2021-01-10 11:01

第13章 见贤妃

单独拜见贤妃未免突兀,因此梁淮安早早备下数份礼物,让宋嘉禾在宴席结束后把妃位以上的嫔妃见了个遍。

若将宫中佳丽比作锦簇花团,贤妃无疑是那朵最为高洁超然的雪莲,因此即使她亲哥哥被流放,梁帝也舍不得降她位分。但她本身却并没有身为宠妃的自觉,不仅懒得参与宫斗,甚至在侍奉梁帝上也不算尽心。

红颜易老,恩宠易断,得不到的才永远是最好的,男人的这点劣根性宋嘉禾早在她父亲身上见识过了,所以,她猜想贤妃要么是欲擒故纵,要么是仍对哥哥的死心怀芥蒂。

如果是后者,兴许她真能给些有用的线索。宋嘉禾攥紧衣袖,行至储秀宫宫门前却被告知贤妃正在午憩,不便见客。

于是,她只好先去拜见别的嫔妃,可待她再回到储秀宫时,侍女仍是满脸歉意地表示贤妃还未起身。

看来,对方是不想见自己了。

宋嘉禾心念微动,倔脾气一下子上来了:“无碍,夏暑催人乏,我在这等等贤妃娘娘便是。”

见她不走,侍女面露难色,既不敢随意让人进去,也不能让宁王妃就这样站在宫门口,捏着手绢儿思索了一番,最终吩咐太监拿了把雕花木椅出来,又端上点心茶水伺候着。

“王妃,您坐下等吧。”

宋嘉禾朝她笑笑:“无碍,我站着便好。”

初夏午间最是让人倦懒,看起来柔和的阳光照久了,背后还是会渗出细汗。宋嘉禾立在门外,再次忆起了外公的罪名——通敌叛国。

七年前,西狄与大梁交战,素有战神之誉的大司马白霍远率二十万大军远赴西北,胜算本已过半,白霍却下令乘胜追击,不料遭西狄大军埋伏,全军皆沦为俘虏。

大司马犯愚蠢的冒进之误已经很令人费解,彼时京城中又抓到两个西狄细作,咬舌自尽之前交代了他们来京的主要目的便是策反大司马。梁帝震怒,不等白霍远集结兵力发起反攻便将他押解回京,令郑轮主审。

再之后,便是一阵血雨腥风……

“王妃,贤妃娘娘请您进去。”

宋嘉禾收回思绪,掩去眸中深沉的恨意,抬脚时发现双腿都有些酸软,原来,她已经在这儿等了小半个时辰了。

贤妃对她的态度与其他人无疑,依旧时不即不离,既冷淡又让人挑不出一分错来。宋嘉禾每次想把话题往她哥哥上引,都被她不动声色地绕开了去。

再这样下去,恐怕天黑了她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于是宋嘉禾主动道:“其实妾身今日来拜访娘娘,除了礼数外,还想跟您道歉。”

贤妃悠悠饮下一口雨前龙井:“本宫与王妃第一次相见,也不沾亲带故,何来道歉之说?本宫乏了……”

“娘娘,”宋嘉禾起身,直接跪在她面前,“您兄长受我外公牵连,如今我是白家唯一的后人,这声道歉合该由我来说。”

贤妃冷冰冰的脸浮现出一丝怒气,屏退左右后道:“你不提,别人根本不会记起此事,你以为这是什么值得四处炫耀的身份吗?”

宋嘉禾抬头,眼神坚定:“他是罪臣没错,但他更是我的外公,是您兄长的老师。”

半响无言,贤妃打破沉默:“既如此,这声道歉本宫就收下了,你回去吧。”

“您难道不想还董将军一个公道吗?”

贤妃不答反问:“你是丞相府大小姐,如今又做了宁王妃,难道这两个尊贵的身份都不足以让你满足吗?”

“我过得越好,”宋嘉禾定定地看着她,“就越会梦到外公和母亲,还有那些,无端遭受牵扯之人。”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贤妃宽大袖袍下的双手紧捏成拳,像是极力压抑着什么。

另一边,周显推着梁淮安去了御花园,这还是成婚后舅甥两人第一次单独见面。周家支持梁淮安,长公主自然不会让周显和他把关系搞得太僵,而周显自己在看到宋嘉禾脖子上的痕迹后,也的确有话要对他小舅舅说。

“嘉禾和那些女人不一样,你不该那样对她。”对着满池荷花苞,周显皱着眉头道。

梁淮安觉得有些好笑,问:“她有什么不一样?”

“她是你的妻子,也算是你看着长大的小辈!”周显抬高又低下声音,“就不能给她最基本的尊重吗?”

娶了宋琼怡,他一开始的确有些兴奋,可日夜相处下去,矛盾便日渐凸显,他总觉得心里有一处她永远填不满的地方。是,她是与宋嘉禾小时候很像,张扬跋扈、活泼可爱,可宋嘉禾从来不会像她一样骄矜到不可一世。

周显开始隐隐觉得,也许自己喜欢的不是宋嘉禾小时候的性子,而是她这个人。

这种感觉,在今日宴席上见到宋嘉禾的时候就更强烈了,可现在,他该唤她舅母了。填满胸腔的悔意在看到她脖子上的红痕时突然变成了怒气,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但还是忍不住对梁淮安开了口。

在他看来,小舅舅心里只有夺位,根本不会爱上任何人,更别提宋嘉禾这个只与他有几面之缘的小辈。

“说完了吗?”梁淮安转过头来看他,眼中的嘲讽和责备让周显惊了一下,不自觉点了点头。

“好,那现在轮到本王来说。请问,你回京后第一次拜访宋府便丢下她与宋琼怡去赛马,在满城贵胄前姿态亲密地教宋琼怡射箭,她受伤后又将人抱在怀里,究竟是哪一次尊重了嘉禾?”

比起周显的冲动,梁淮安语气要平静许多,听来却有种雷霆万钧之势:“你知道你让她成为了满京城的笑柄吗?那日若不是陛下赶来赐婚,你知道那些长舌妇回去会怎么说她吗?”

周显手足无措,磕磕巴巴道:“我、我……”

“她们会说,相府大小姐连自己的准夫婿都守不住,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话说到这儿,周显才突然反应过来,他小时候在宋府的时候特别羡慕宋嘉禾父母的恩爱,可宋琼怡却只比宋嘉禾小了两岁。也就是说,她两岁的时候,不,甚至在那之前,宋耿就已经养了外室。

而他周显,信誓旦旦说过娶宋嘉禾的周显,长大后却差点让她与她母亲经历同样的噩梦。他到底做了什么?他怎么能这么混蛋啊?

这时候,梁淮安又道:“你喜欢宋嘉禾小时候的伶俐劲儿,我也喜欢。可你有没有细想过,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才会变成如今这幅样子?”虽然这幅样子,他仍然喜欢极了。

周显没说话,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着陷入深深自责的外甥,梁淮安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既有些惩罚到周显的爽快,又有些不可避免的吃味。

划着轮椅走了一段,周显还垂头立在荷花池边,梁淮安回头道:“对了,那晚找人套你麻袋的不是郑何,是我。”

夕阳西下,红黄相间的宫墙上遍布金辉,宋嘉禾拿着副画走了出来,抬眸正对上梁淮安沉静的眼神。如今早晚还是有些微凉,他却没上马车,也不知在这等了多久。

宋嘉禾突然觉得迎面而来的穿堂风也没那么冷了,快步走到他跟前:“王爷,回府吧。”

“嗯,”梁淮安点点头,“你今天有收获吗?”

宋嘉禾叹口气:“贤妃娘娘不愿冒险,只是送了我这幅画。”

打开一看,画的是伯夷和叔齐的在首阳山上采薇而食,并没有什么有用线索。

梁淮安将画收好,宽慰道:“没关系,反正也只是临时起意试一试她,这条路走不通,我们就走另一条。”

他还记得,白霍远此人保守正统,明知道自己比梁帝更适合做皇帝,却依旧拥护中宫之子,为他南征北战。这样爱国的人,决不可能通敌叛国,所以只要深挖,就一定能找到证据。

回去的路上,梁淮安注意到宋嘉禾一直兴致缺缺,扶着额头闭目养神,他便也安静地不打扰。过了会儿,宋嘉禾睁开眼,主动道:“王爷,能借你肩膀一靠吗?”

梁淮安简直受宠若惊:“当然可以。”

于是,宋嘉禾便坐到他旁边,满满靠上了他的肩头。人都是贪心的动物,梁淮安似乎又回味起早上扑鼻的山茶花香,得寸进尺地伸手揽了揽宋嘉禾。

他动作不大,宋嘉禾也没有反抗。

骨节分明的手遮掩住嘴角笑意,梁淮安突然希望回府的路可以长一点,再长一点。到了府门,他想开口唤醒宋嘉禾,可对方却怎么喊都喊不醒。

他神色一凛,抚上对方额头,果然摸到一片滚烫。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