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8章 欲出游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10 09:01

第8章 欲出游


“听说二皇子走的时候,芷兰小姐还跟着去送了,二皇子还与她,说了些话,现在府里啊,都在传,二皇子怕是看上芷兰小姐了。”

青鱼絮絮叨叨,说着她听来的小道消息。年汀兰指了指桌子上的钱袋子,“你将那些钱拿着,与二房那边的人多多结交,该如何做,你是知道的。”

青鱼将那些钱揣进自己兜里,“小姐之前不是说要我注意一下,二皇子来的那晚,是谁往二房通风报信吗?”

年汀兰正在练字的手,突然便停下了,看了看青鱼,“有眉目了?”

“我估摸着,是李祥,那晚就他往二房那边跑去了的。”

青鱼的话,让年汀兰微微愣了神,李祥?李管家的儿子?

要说他们年府,对待李管家应该是不薄,莫说平日里的待遇不菲,就是当年李祥的母亲去世,他们更是给了重礼的,如何,他们会为程淑卖命?

“寻两个你信任的,仔细监视李管家与李祥,有任何发现,都要立马告诉我。”年汀兰不得其解,这事实属不寻常,程淑一个寡妇,能够给李祥父子,什么诱惑?放着好好的侯府管家不做,要去帮着她?这其中,怕是有些猫腻。

青鱼点点头,“小姐这些日子,对二房的人,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年汀兰与青鱼说着话,忽然发现,竟写错了一行字,看着小半张纸的篇幅,未免有些可惜。

叹了口气,将那张纸狠狠地抓在手里,“有些时候,错的人生,就像是这一张写错了的字,若是有机会重新来过,你说我还要不要重蹈覆辙?”

年汀兰的眼里,迸射出一股冷漠的光,倒是把青鱼给震住了。

打小她便跟着年汀兰,二房向来曲意逢迎,但背地里并不见得真心待年汀兰,青鱼提醒了许多次,奈何年汀兰总是不开窍,这一次,年汀兰似乎真的不一样了,疏远了二房不说,还会帮着处理府中诸事,到底有了侯门嫡女的风姿。

“小姐能够看得明白,青鱼高兴得很”

青鱼是年寻当年,打河边捡来的小丫头,十岁便跟在年汀兰身边,这么多年,她感恩年寻的救命之恩,也感激年府给了她一条生路,对年汀兰更是死心塌地。

年汀兰重新换了一张纸,下笔之前,想起嫂嫂邀约明日郊游,这几日府中要操办年皓轩的周岁宴,本就忙碌。

卫玲珑此时邀约,想来是别有用心的。

“若是方便,私下向李祥透露,嫂嫂邀我明日郊游之事,地点,就在西城河岸。”

青鱼目露疑惑,“小姐,少夫人邀您,多半是别有他意,您何必要芷兰小姐他们知晓?”

年汀兰扯了扯嘴角,露出讳莫如深的笑,“总归不会再让二房得了好处便是,你且放心”

汉国京都,西城河边,晚春早夏的天,女子穿衣最是麻烦,厚了显得臃肿,薄了又易着凉。

年汀兰向来怕冷又怕热,出个门,总是厚衣薄裳的带,拖拖拉拉,总归是最晚一个到的。

年阶老早就带着卫玲珑与年皓轩先行出门了,他与人有约,总不能自己去的晚了。

年汀兰向来嗜睡,起床气颇重,若是早间的瞌睡不够,一整天都能臭着个脸,故而,倒也没人敢催促。

卫玲珑早早等在河边,一边陪着年皓轩,一边不停的望着来人,好容易瞧见了年汀兰的车,连忙将孩子给奶娘。

“总算是来了,你这再不来,别人怕是就得贴到二皇子身上去了!”

卫玲珑不是个话多的,但关心则乱,别人年芷兰早早就来了,偏偏年汀兰这个正角儿,姗姗来迟,

年汀兰一听这话,便顺着卫玲珑的目光看去,玄渊今日玄衣白衫,一派轻松。右边跟着年阶,左边便跟着年芷兰,年芷兰到是盛装打扮,朱钗金环上头便罢了,这天儿还微风习习,却已经穿着丝制的小裙,轻薄的纱衣了。她挨二皇子颇近,那模样,似乎是与玄渊极亲密。

瞧着她那模样,年汀兰都不由得瑟缩了一下,紧了紧自己的衣衫。

“二婶没来?”要说这种时候,那个强势的二婶该不会错过才是,要是她的女儿稍微有所行差踏错,那可不就白白费了心血?

卫玲珑牵着年汀兰,瞧着她连一件新衣裳也没得穿,不由得嗔怪。“肯定是来了呀,母女俩早早就来了,还说是机缘巧合,都凑着今儿一天来游城西。你今儿也是,不是给你做了两套新衣裳?如何都不穿着?”

年汀兰随着卫玲珑往二皇子的方向走,她虽并不想与玄渊过多牵扯,但毕竟是皇家的人,依礼,她也该去拜见。

“那两身衣衫,实在是有些薄,再过小半月,天儿再暖些,轩儿生辰宴的时候穿,最是合适不过。”年汀兰故意不明白卫玲珑的意思,两套衣衫,其中有一套,自然是为今日准备的。

只是她无心与人好印象,更无意嫁入皇家,故而是无力打扮了。

卫玲珑将年汀兰看了又看,欲言又止。

“二皇子”“哥哥”

年汀兰上前,一一行礼,三人齐刷刷地看向她。

“哟,年小姐来了?”玄渊打趣笑道,他是早就瞧见年汀兰的马车,见着她磨磨蹭蹭的来,心里未免有些不被待见的失落。

想着年芷兰那热络的模样,两姐妹,简直是天然之别。

“汀儿,你这久睡的习惯,得改改,人也不小了,别的日后嫁了人,白白遭人闲话”年阶一直都有一种长兄如父的使命感,事事都好教导年汀兰几句。虽然知道她不爱听,但是妹妹稍有行差踏错,他还是说教得勤。

年汀兰挑了挑眉,哥哥是一番好意,虽然不打算照着做,但面上还是得过得去“哥哥说的是,下回妹妹便早些”

“哥哥也是,每回都好说阿姐,不过是嗜睡了些,算不得要紧。”

年芷兰拿娇扭捏,甜着嗓子,面上为年汀兰说话,实际上,却又透露出她如此行径,不在少数。

几人面面相觑,年阶更是眉头紧皱,大多时候,他其实比他的父亲,更加操心年汀兰的婚事。

年汀兰身份特殊,背靠着年府这座大山,年府手握汉国边关重兵,关系国防安危,人人都想要沾上些关系。

只是如今,皇子们大多适婚,大家都心知肚明,年家,是必须要与皇家有联姻的。年阶当年,中意卫玲珑,放弃了与公主成亲,如今,年汀兰是在所难逃了。

年汀兰冷冷瞧了眼年芷兰,也不反驳,上一世,年芷兰与二皇子可没有任何交集,这一世,她倒要看看,年芷兰能做到什么地步?

无人接年芷兰的话,场面一度有些尴尬。卫玲珑连忙笑了笑,打圆场。

“我家妹妹来的晚了,怠慢了二皇子,待会上了游船,妹妹得要多罚两杯,于二皇子谢罪才是。”

说来说去,卫玲珑都在尽力撮合他们,年阶颇为满意自己娘子的所为,眼瞧着他定下的游船慢慢行来,心里在盘算着,如何给年汀兰与二皇子制造些独处的机会。

“年小姐,似乎有些不高兴?”几人挪步换位,独独给年汀兰与二皇子挨近了距离。

年芷兰被卫玲珑拉去接年皓轩,心里是百个不情愿,但又不敢不从。

年汀兰一双迷离闪烁的眼,望着远处,“二皇子多心了,能与二皇子同游,是汀兰的福气”

城西河岸,想当年,她与柳中和成亲之后,每年踏春,必有一处是这里。

那人事事依从,小心呵护,如何竟会对自己那般狠心?

“是么?本王怎么觉得。你妹妹那样的表现,看起来才像是觉得与本王同游,是一种福气?”玄渊想要打破年汀兰的沉郁,她面无表情,她充满忧伤……

“我没有妹妹!”年汀兰脸色骤变,转头,抬眼看着二皇子。“我年门侯府,仅我年汀兰一女,我没有妹妹!”

二皇子打趣的神情,慢慢收起,年汀兰恨年芷兰!

玄渊几乎是不用任何证据,他能感觉得到,年汀兰,恨年芷兰。

不由得一阵冷笑,这年家两姐妹,还当真是有趣得紧,一个虚情假意,一个心存怨恨。

“二哥!”河面一声呼喊,打断了年汀兰与玄渊的对话。

与他们的游船一同来的,还有一艘更加豪华精致的大船,船头站着长身玉立的锦衣公子。

来人衣袂飘飘,眉眼浅笑,一双眼睛像是狐狸一样,透亮精明,右手执扇,拍打着左手,随着船只靠近,身上的玉佩随之晃动,发出清脆的声响。

玄渊明显的,变了神情,一改面对年汀兰时的不正经,面目僵硬,冲着船头上的人,点了点头。

年汀兰久不进宫,但是宫里的几位皇子公主,她还是颇有印象。

如今见着的这位,便是皇子里头,长得最美的四皇子玄胤。玄胤十分似他的母妃,贵妃娘娘,眉角眉梢,更是十足十的想象。

贵妃娘娘入宫前,便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四皇子,完完整整的遗传了他母妃的容貌,如今在宫里,他算是皇子里头,最为受宠的一个了。

年汀兰打量玄胤的同时,玄胤自然也是看向了她,抬了抬下巴,“汀兰妹妹,不记得本王了?”

皇家的人,脾性都颇有些相似,虽说同父异母,但说话的语气方式,四皇子却与二皇子毫无二样。

年汀兰理了理衣裙,规规矩矩,向玄胤行礼,“四皇子安好!”

游船停在面前,挡住了年阶定下的船驶来,玄胤跳下船,近距离一看,那模样,更是唇红齿白,精致绝伦,连年汀兰这个正经的女儿身,在他面前都不由得自惭形秽。

“听说汀兰有幸,与四皇子是同一日的生辰,四皇子若是不弃,可唤‘汀兰’便是!”年汀兰实在是不喜欢,一个与自己一般大的小子,一口一个汀兰妹妹的喊,更何况,若是将上一世的年龄加起来,年汀兰的年纪,都比他母妃的还大些。

年汀兰是这样一番心思,但她的话,落在听得人耳朵里,却是变了味……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