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漏洞
悬疑故事 故事

悬疑故事:地狱漏洞

作者:使徒六七
2021-01-10 15:00


“这里是什么地方。”

冉在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一片灰蒙蒙的,只有黑色的人影在有节奏的晃动,随着晃动的还有一根根黑色的仿佛烟雾组成的线,有粗有细,连接到的大部分人影上。

“好像是公交车里。”

冉在发现自己站在人群之中,与一个穿着格子衬衫的胖大妈有些重叠。

“你看什么看!眼睛给你挖了?”一个矮个子精瘦的年轻女子突然大喝了一声。

冉在吓了一跳,往后退去,以为说的自己,穿过公交车的扶杆,再次与另外一个男人有些重叠。

他好像是意识到了些什么,抬起自己的双手,那些的黑色的线,正全部连接到了自己的掌心里。

他尝试性的拉了拉线,车里的人影好像变得更加漆黑了,快要看不出男女老幼了。

“你还看。”好像是年轻女人的黑影开始大幅度动了起来,伸出手探向另外一个黑影。

“啊!”

“快松手,臭婆娘,我不就看下美女吗?”像是男人的黑影开始抓向女人的头部。

“嗤!”

突然的刹车让全车的人影猝不及防的往前倾斜,打架的男女黑影也一下子松开了手,人群开始向着前后出口处涌动。

车一下子嘈杂了起来。

“艹,怎么开车的!”

“你特么踩到我脚了。”

“让我先下,我年纪大。”

“。。。”

“都特么的赶紧给我下车,这是终点站。”司机的位置传来一声呵斥。

“叫你麻痹。”站在司机旁边的穿着文质彬彬的影子突然暴怒,拿起公文包就砸向司机。

“爸爸,不要打人。。。”幼稚的童音传来。

“碰!碰!碰!”重物砸东西的声音从车上传了出来。

冉在没有因为车子的突然停止而有一丝移动,稳稳的重叠在车上的人群里,也没有被车子里的吵闹声影响到,那些声音近在眼前,但是又仿佛与他隔了无限遥远的距离。

等他回过神来,嘈杂声已经不见了,人在车外,手掌心的黑色线只剩下一根最粗的,连接着前面的一个修长身影的男性。

冉在没有移动,他的脑子开始变得不清醒,好像是没有思考能力,只剩下一些本能。

恍惚片刻,冉在发现,自己已经不在路边了,而是坐在咖啡凳上。

同桌的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对立而坐,女性好像年龄大了很多,两个人正在一起喝一杯饮料。

“可能是情侣。”冉在这么想着。

两人正在交谈,但是冉再怎么也听不清楚,仿佛不在一个世界。

冉在很着急,他很烦躁,他听不清,刚才还可以听清楚,刚才自己可以听的清楚吗?好像不能听清楚。

黑色的线再次映入他的眼睛,有两根啊,冉在开心的拉了拉绳子,随着他的拉动,桌子上对立而坐的两个人开始不安的躁动了起来。

一个高跟鞋从桌子下面飞了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咖啡厅的服务员从一开始就盯着这对奇怪的人,眼中满是鄙视。

“要亲热别在这里!这里是公共场所。”

“快,快,保安,快阻止他们。”

冉在笑嘻嘻的拉着绳子,眼前人影已经一片漆黑了,他们好像纠缠到了一起。

他没心没肺的笑着,笑着笑着眼泪就笑了出来,自己好像在伤心,为什么呢?

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好像就是要拉这个线,一直拉着,直到永远。

“嗡嗡,嗡嗡。”

手机震动声透过枕头传进小雯的耳朵。

小雯从被子里爬了起来,拿起手机滑动了几下,终于接通了电话。

“亲爱的,这么晚打给我干嘛!莫不是想我了。”小雯发出一阵令人肉麻的声音。

“分手吧!小雯。”电话里传来年轻男性的声音,声音中透露着不耐烦。

小雯有点楞住,她立刻换上哭腔说到。

“为什么,你不爱我了吗?”

“不了,我累了,和你在一起,我只感觉到累,你太作了,像个婴儿一样,什么都要我照顾。”

“冉在,我都怀你的孩子了。”歇斯底地的女声从男人的手机中传了出来。

“哦!打掉吧!我转你2万,当你的精神损失费。我们才交往三个月,你不亏本。”

“人渣,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电话那头哭声越来越大。

“呵呵!别想用孩子威胁我。”

“嘟!嘟!”电话被那头挂掉了。

小雯拿着手机发了一下呆,抹了抹眼泪,快速的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我们分手了,钱什么时候打过来。”

“很好,稍等。”电话那头不在说话。

大约3分钟后,通话再次开始。

“8万的定金已经转给你了,医院的号也帮你挂好了,拿到东西,另外8万就立刻转给你。”

“好。”

挂了电话后小雯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有三条未读消息。

第一条是冉在的,2万元的转账信息。

第二条是刚才的号码,8万定金的转账信息。

第三条则是医院的消息。

【仁爱和平医院】尊敬的刘小雯,您好!已经为您预约王医生,预约就诊日期9月2日。预约后无需再挂号,免挂号费。到院后请您到四楼挂号处说已有预约,报您的名字取号。如有疑问请拨打电话16666666666,地址:东昌市西桂路555号,祝您早日康复!

“3天后吗!好像是鬼节,这些人真不是东西,竟然选择那天。”小雯有些苦恼,即使是她,对于那天也有些忌讳。

但是想了想剩下的钱,还是决定去,反正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了。

她需要钱。

“冉在,甩干净了吗?”

“那当然。”

“来,干杯!”

“叮”

玻璃杯的清脆碰撞声响起。

五色的液体伴随着有节奏的鼓点,舞动的灯光,男女的尖叫声倒入了喉咙。

“你这么帅,她怎么舍得放手呢?”

“她有资格不放手吗,这场爱情从一开始就是不平等的,给她爱那是我的怜悯。”

“你可真厉害,来,继续喝!”

“干!”

“话说星金集团的千金你又是怎么泡到的。”

吧台之上,寸头花衬衫的张冶探头凑近冉在的脸,如同一个好奇宝宝般盯着他,对于冉在泡到小雯他一点也不吃惊,毕竟那就是一个普通女孩,冉在那双有着国外血统,浅蓝色的眼睛对女孩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

再加上那特意维持的良好身材,活脱脱一个偶像剧里走出来的男主角。

“没什么,就是被看上了呗,她主动找我的。”冉在说的有点不自信,自己相貌虽然好,但是容貌对于那样的女人来说,价值有限。

冉在也在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但是想一想自己也就是一烂人,靠着颜值骗骗妹子,自己的身家和别人一比算个球。

至于骗器官,绑架什么的等更坏的想法,冉在觉得星金集团应该做不出来,毕竟是一个面对社会的大企业,不可能去做这种事情!

“呵呵,还是馋你的身体吧,反正你不亏,后面分手还可以捞一笔好处。毕竟她那样的人声名比起什么都重要。”张冶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对于这个狐朋狗友,有什么能力他还是比较了解的。

“干,今晚最后一晚了,以后我就不会来这里了!”冉在主动举起杯子。

“那是当然,这种低级的酒吧,干,以后发达了带带兄弟。”

“没问题!”

“叮!”

这次的碰撞格外的响亮。

这是张冶最后一次见到冉在,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冉在,再也没有主动去联系过,因为他的任务到此结束了。

拿到属于自己好处之后,张冶离开了这座城市。

单向玻璃搭建的特殊观赏室内,Zero和冉在脚下稍远的正前方正进行着一场无限制格斗。

所谓的无限制格斗就是不带拳套,没有限制,徒手或者使用器械对对手进行打击,进而击败对手。

“这个角度有点看不清楚啊!观赏室怎么建在这个位置。”冉在有点郁闷,观赏室建立的太高太远了,根本看不到无限制格斗的刺激场面。

“知道为什么要离的这么远吗?”Zero,也就是冉在的新女朋友,星金集团的千金,摘下了墨镜,摆在了观赏室的桌子上,顺便帮坐在旁边的冉在倒了一些红酒。

酒红色的液体缓缓流入高脚杯,慢慢的倒映出她那双大大的眼睛,黑色的长发,雪白的皮肤,露肩晚礼服,一副白富美的标准打扮。

“这我哪知道。”冉在拿起了酒杯,呡了一小口酒,涩中带甜的味感回荡在他的舌尖之上,“你这天天带我看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这约会可真独特。”

“这个嘛!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前男友,我不想看的太清楚。”Zero像个小狐狸一样笑眯眯的说到。

“噗!”冉在的酒还没彻底咽下去,就喷了出来。

“哈哈哈!逗你玩呢!瞧你这样,一个大男人怕什么。”Zero笑的后仰,背靠着沙发,继续说道,“不是什么前男友,不过我想看一下现男友的表演,你愿意吗?”

冉在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走出来,又再一次受到惊吓。

“我这这身体就算了,床上还可以,上擂台可吃不消。”冉在没当回事,以为这次也是开玩笑的。

“我说真的吆!不过不是让你真打,而是打假赛,我想让人知道我选的男朋友也有优秀的地方。我是真的喜欢你,但是在你没有获得足够的声名之前,我如果嫁给你,会被外人耻笑的吆。”

“所以这些天带你去了各种地方,你愿意吗?”Zero看着冉在目光含情,声音儒儒软软。

冉在头皮有些发麻,心里开始打退堂鼓,自己是什么货色自己清楚,典型的渣男,至于为什么变成渣男,只能从他那特殊的身世说起。

他的母亲是谁,他不知道,父亲据说是个外国人,同样也不知道是谁,从小就在福利院长大,据说是他的母亲利用关系,让人不敢领养他,但是他每个月都能收到一笔来自母亲的还不错的生活费。

从小缺少管教的他,没有学会什么叫做责任,他没有牵挂,生活不愁,外表优秀,吃喝玩乐是他的日常。

星金集团的千金突然追求他,他也不过是玩玩的态度。

但是真的面对Zero时,以前的那套玩烂了的承诺,他不敢随便说出来。

“好啊,既然我的公主大人如此请求,就让我这个骑士去为你赢得荣耀!”冉在离开沙发,来到Zero面前,单膝跪下,昂着头笑着说到。

他还是说了出来,因为他没什么可以失去的。

“赏你一个吻!”

“嘛!”

“五”

“四”

“三”

“二”

“一”

“贝选手无法再起,胜利者是冉在。”裁判举起冉在的还留着血的右手,宣布了冉在的胜利。

血珠和汗珠一起顺着冉在赤裸的上身往下流动,此时的他男性柯尔蒙爆棚。

场地上响起了狂乱的欢呼声,Zero这次没有去那间特殊观赏室,而是坐在了贵宾席上,如同小女生般一样,对着冉在摆出加油的姿势。

“呼!呼!呼!”

冉在吃力的吐着气,即使是打假赛,他也是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训练。

在Zero请来的训练团队的地狱训练之下,他也有了相应的体格,具备初级水平的搏击技术。

另外Zero报名参加的无限制格斗比赛,其实还有一定限制的,比如不能使用武器,不能打击要害等等,一定程度上保证选手的安全同时还具有刺激性。

“这是冉在选手的第十连胜,让我们期待新人王的诞生!”

现场的气氛非常的热闹,这个无限制格斗比赛的金主是一群无聊又有钱的年轻人,这是他们的娱乐活动之一,类似于他们中的部分人喜欢飙车一样。

冉在在参与几场后,也明白了所谓的声名是什么,是这个圈子里的声名,想要和Zero在一起,那草根出身的自己,必须要在这里也混的开。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冉在在Zero的帮助与支持之下,彻底的融入了这个圈子,成为他们的一员。

夜晚,东昌市西桂路556号仁爱和平医院的隔壁,天地世界公园内一处锁住的老旧建筑内。

“从去年9月2号鬼节到现在放下去已经有1年了,1年内该让冉在体验的东西都体验过了,起棺吧!”

“好的,小姐!”

管家刘伯稍微清理了下地面,双手覆盖在地面,扭动了地面上一块破旧的有着黑色玫瑰花纹的地板,地板随后向着两边移动,地板下面一个上了锁的崭新的泛光的钢板露了出来。

“小姐!”

“嗯!”Zero蹲了下来,为了今晚的行动,她没有带日常必带的墨镜,而是穿着浅黑色的牛仔裤,上衣是一件黑色的夹克,头发盘了起来,带上了一顶鸭舌帽。

“好了!”Zero站了起来,退后到了上锁的铁门边,刚才的锁是一个滚轮式的密码锁,已经被打开了。

“好的,小姐,您离远一点。”

管家刘伯抓住钢板上锁的位置,开始发力,伴随着“呼啦!呼啦!”锁链拉动的声音,钢板慢慢的被掀了起来,钢板的背面却不像正面那样崭新,而是布满了坑坑洼洼的锈迹。

一股子铁锈的味道立刻传遍了屋子,随后传来的还有彻骨的寒冷,室内的温度仿佛降低了几度。

Zero又后退了一一些,紧了紧身上的夹克,随后打开强力手电,射向钢板后面。

仅仅只能照入5厘米,掀开的钢板中间,焊接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链,铁链往下延伸,进入一个边缘整齐的黑色洞中,不管怎么调整照射的角度,都看不清,这个洞吸收了一切光线,如同地狱,如果盯着久了,仿佛自己的灵魂也会被吸入。

“取出来吧!犹豫也没有用,冉在是最适合的对象,当年妈妈制造了他,就是为了这一天。”

“好的,小姐。”刘伯不在犹豫,开始拉动铁链,这次他带上了手套,铁链的温度太低了,上面也全是奇怪的污秽和腐蚀痕迹,即使这是利用特殊合金材料打造的金属链。

“呼啦!呼啦!”

铁链拉动的声音在屋子内回荡,这件屋子对外是不开放的古屋,周围的路也进行了封锁,这里的产权是属于星金集团的。

大约过了10分钟,铁链终于被拉完了,铁链的尽头锁着的是一个合金打造的盒子,盒子被侵蚀的有些破烂,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是金箔层层包裹的东西,那个东西的形状仿佛一团人形的肉。

“取出来吧!果然快要到极限了,应该够用几十年了。”

刘伯拿过手边的另外一个盒子,把合金盒子从锁链上解了下来,放入了盒子中。

“走吧!”Zero吩咐到。


“呼!”

冉在一骨碌爬了起来,他的全身都被冷汗打湿了。

他又一次被噩梦惊醒,自从一周前被Zero分手后,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做噩梦,每次都能梦见一个黑色的婴儿。

梦中的他一直在观看一个电影,电影的内容是之前和Zero一起参与的各种活动,但是在硕大的电影院内,他坐在椅子上不能移动,而那个黑色婴儿,每天晚上都会向他爬一段距离。

还一直张口叫着什么,但是他听不清。

“妈的,神经病一样的女人,果然是玩我,床上每次要到关键时候总是有事。”冉在很是郁闷,他被甩了,分手之后,那个女人送了他一套深山别墅做为补偿,说是感谢他一年的陪伴。

冉在倒也不缺钱,但是既然送他了,他也就笑纳了,但是最不适应的是,突然从那种奢靡的生活中走出来,他还很不适应,最近又一直做噩梦,比起以前,他的双眼发黑,整个人一点精神气都没有。

“明天就搬出去。”冉在看了一眼卧室的窗外,深山里的黑夜一点光都没有,外面的黑暗仿佛可以吞噬着一切。

冉在再次躺下,拉好柔软的被子,重新尝试入睡,他是不信什么鬼的,只是认为是自己最近受到打击,所以才做的噩梦。

良心这种东西他没有,才不会因为过去的错误而感到一丝愧疚。

这次他的梦境变了,终于不再是观看电影,而是抱着一个黑色的哭泣的婴儿一直在哄,一直在哄。

梦中的他渐渐的变淡,变黑,随后失去了意识。

。。。

时间回到一周前。

星金集团总部一间隐藏的房间内,Zero和管家刘伯,正在香炉上烧着一张张写满文字的纸,香炉后供奉的是一个黄金打造的盒子。

盒子四四方方,正是那天装着从古屋洞里带回来的东西的盒子。

随着纸的燃烧,一股粉红色的旋风在房间内刮了起来。

原来烧的纸与一般的纸所不同的是,纸上的字都是红色的,是Zero用自己的血书写的。

Zero所供奉的黄金盒子里装是是刘伯从洞里带回来的冉在和小雯那被打掉的快要成型的胎儿。

那个古屋里的洞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是Zero的爷爷无意中得知的,爷爷称呼它为“地狱漏洞”,是地狱恶魂前往人间的漏洞。

如果用至亲之人的骨肉放入洞中达到一年,再取回来后,那个胎儿就会变成一个冤魂,它会缠上父母之中的一个人,这个人如果是一个放纵欲望之人,最终胎儿会与此人结合,成为“引诱之魂”。

“引诱之魂”会受到它的血亲的指使,会自动去寻找烧掉的纸上的人,前往他们的身边,引诱他们进行堕落。

正常人无法看到引诱之魂,它拥有引导出人性之恶的能力,除非是心灵纯洁之人,意志坚定之人,否则任何人都会在引诱之魂的面前堕落。

每一个引诱之魂能够持续存在大约30年,冉在从出生开始就是这一代的引诱之魂备选人,他是使用Zero的母亲用自己的卵子与一个外国人的精子培养的受精卵,并且在国外使用代孕生出来的。

也就是说Zero其实是他的同母异父的亲姐姐。

他的成长环境,他所遇到的人,他的朋友,大部分都是星金集团的安排,集团需要一个堕落之人,他们需要引诱之魂,拥有引诱之魂的星金集团可以除掉他们的一切竞争对手。

“好了,该引诱的对象都给他了,希望他能好好工作。”Zero拍了拍手上的灰,带着刘伯离开了房间。

。。。

“东昌市新闻早报,11路公交车发生大规模冲突事件,所有参与人员全部被行政拘留15天。”

“同长路猫猫咖啡厅发生不雅事件,事件当事人已接受批评教育,保证下次不会再犯。”

“白火集团掌门人传出性丑闻,公司股票大幅下跌。”

。。。

“播放一则寻人启事:花山别墅的户主失踪,姓名:冉在,性别:男,身高182,年龄27,有着一双浅蓝色的眼睛,皮肤偏白,气质出众,黑发,身材健壮,如果发现类似之人,请立即联系警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