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葬河新娘
故事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葬河新娘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我思故我在
2021-01-10 06:00


洛河城在江南一带算是富饶的,而这其中犹以洛河崔家首当其中,为第一首富。

崔家从祖上便是搞丝绸生意的,到了崔万老爷子这一代,早已是家财万贯、珍宝无数。

按说这崔家样样都是好的,该是让人艳羡,可近日崔家就出了一件不小的事。

崔家唯一的独子崔守业某一日喝花酒喝多了,回府的路上经过洛河城的望远河,竟一头栽了下去,被随行的家丁捞了起来。

第二日一醒来便谁也不认识了,只是总往有水的地方跑,水井、大缸、深潭、河里,见了水就往里面跳,没有四五个人都拉不住。

洛河城的大夫请了个遍,都摇摇头让他另请高明,崔万崔老爷子咬咬牙,从山上请了一个法师回来。

年轻的法师轻鸿很是清高,面对一箱子黄灿灿的金子眼都不眨一下,只淡淡的说要看看崔守业再做定夺。

崔万将其引到崔守业的住处。

“大师,这便是犬子的住处,因犬子病情特殊,老夫只好命人将他绑在了床上,您请进!”崔万面对可以救自己儿子性命的轻鸿法师很是尊敬。

轻鸿一进屋子,目光瞬间就锁在了崔守业身上,只见他右手快速的在空中一挥,然后就是做了一个锁喉的动作。

诡异的是原本被绑在床上的崔守业这时候身子飘在了半空中,下巴高高抬起,头向后仰着,像极了被人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紧随其后进入的崔万一踏进去就瞧见了崔守业不停瞪着腿,看样子快要不行了,他惊声呼道:“儿啊,你……你!大师,您这是做什么?”

“既然已经做了鬼,何必要来害人?”轻鸿压根不理睬崔万,眼神凌厉的盯着崔守业,但却又像是透过崔守业看着别的人。

被扼住脖子的崔守业发不出声音,偏偏他身体所在的方向在此刻发出古怪的笑声,咕噜咕噜的,好像一个男人嗓子里含着水发出来的,听着就让人顿起鸡皮疙瘩。

“还敢猖狂?”轻鸿大师怒喝一声,手上猛的用力,就见崔守业的嘴角开始向外冒出血水,整个人痉挛般抖动起来。

“大师,我儿他……”崔万急得满头大汗,又不敢冲撞了好不容易请回来的大师。

“哼!”轻鸿气恼的一挥衣袖,放下了手,那边腾在空中的崔守业顺势倒在了床上,脸色极为苍白。

“竟是把活人的生魂硬吞下去了,好歹毒的心思。”轻鸿盯着崔守业,怒斥:“你是谁?意欲何为?”

那诡异的笑声再一次咕噜咕噜的响了起来,轻鸿大师则皱着眉头似乎在凝神听着什么,待诡异的笑声结束后,轻鸿冷哼一声,一甩衣袖离开了里屋。

会客厅中,轻鸿皱着眉头慢悠悠的品着茶,这可急坏了崔万,眼见轻鸿品完了满满一大杯茶,他才敢发问:“大师,犬子这到底是得罪了哪一路神仙?”

“你们日前是不是害死了一个年轻男人?死因是溺水而亡!”轻鸿虽为寻问,语气却十分笃定,还夹杂着一丝不悦在其中。

崔万因肥胖而半眯着的眼瞬间瞪圆了,脸上的横肉因颤抖一甩一甩的,光是瞧着就让人反感。

刚刚瞧见大师露的那一手,崔万心知这轻鸿是有些本事的,便不敢相瞒,如实托出。

崔家自祖上做生意后,便一直都是富贵的,怪就怪在这崔家代代只得一个独苗,其余的皆为女子。

不过这也不打紧,只要有独苗可以继承香火就好,女子便嫁于达官贵人,为崔家的丝绸生意添上一份助力。

偏偏他的大女儿崔莹莹是个赔钱货,竟暗地里和一书生勾搭上了,两人还设计出英雄救美这么荒诞的戏来意图逼迫自己把女儿嫁给那个穷书生。

谁知戏演过了,书生跳入河中救落水的崔莹莹,结果自己水性不佳,当场溺毙了,而崔莹莹却被自家的丫鬟给救了。

“都说生意人一张巧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今日我也算见识到了。”轻鸿斜睨了滔滔不绝的崔万一眼,冷哼道。

“大师何出此言啊?”崔万不敢惹轻鸿不痛快。

“你这说法可跟那上了你儿子身的冤魂跟我说的大相径庭,罢了!将令千金叫出来我问个明白。”轻鸿一副不愿多言的样子,崔万也不敢逆其意。

崔莹莹是坐在轮椅上被人推进来的,她的脑袋搭在脖子上,歪向一边,看着像大病中很快就不行了的那般。

“崔小姐,请你说说你与书生严淮的事。”崔万刚想开口,被轻鸿给打断了。

提起严淮二字,原本看着快断气的崔莹莹突的来了精神,立起身子轻声叙述起来。

她与严淮是花灯节上对对子相识的,二人一见如故、惺惺相惜,书信来往没几封就互诉了爱意,私定终身。

崔莹莹深知自己作为崔家女儿的悲催命运,惶惶不知如何,这日她的贴身丫鬟给她进言,两人模仿那戏文上英雄救美的先例。

崔莹莹落水,严淮在大庭广众之下跳入河水中救了崔莹莹,有了肌肤之亲,千金小姐的名声受损,这样老爷崔万就不得不将崔莹莹下嫁于严淮了。

谁知这丫头表面上帮着自家小姐,私下里却早已知会了老爷,崔万派人在水下埋伏,趁严淮跳入水中后用银针封了严淮的经脉,致使其一动不动的沉入了河底。

第二日崔万就做主,将崔莹莹许配给地方官陈大人做第九房姨太太,择日就要嫁过去。

见崔莹莹将事情原尾全盘托出,崔万脸色十分难看,但他不认为自己有错:“若不是那穷小子意图设计我闺女的名声,也不至于死的这般凄惨!”

“哈哈哈哈……闺女……哈哈哈哈”崔莹莹没来由的大笑起来,与此同时两行热泪划过脸颊:“闺女,你也配说这两个字?看看你们吃的喝的用的,哪一个不是崔家女儿牺牲一辈子幸福换来的?”

“莹莹,不得在大师面前胡言,来人,送小姐回房!”崔万招了招手,示意下人将崔莹莹带下去。

“我胡言?老匹夫,崔家利用联姻维系家族生意,供你们享用!你们吃的是崔家女儿的肉、喝的是崔家女儿的血!崔家的富贵,都是用崔家女子的身体换来的!”

因一直闹绝食,崔莹莹的身体早已撑到极限,说完这几句话便晕迷过去。

一旁的下人眼疾手快的将其推走了。

“大师,大不了我多烧点纸钱给那个姓严的小子,他都变了鬼,大师你可是修行之人,怎能任由他祸害人间?”崔万此时也顾不得那些面子账了,救唯一的儿子才是他心头的大事。

“这事不是我不想管,而是这冤魂为了报复,已经将你儿子的生魂吞进了自己肚子里,若是强行收复他,你儿子的生魂也会受损,轻则变成痴傻之人;重则七窍流血而亡!”轻鸿双手一摊,示意自己也没办法。

“这……这可如何是好?轻鸿大师,您无论如何要想办法救救我儿,我一定多奉上几箱黄金。”崔万说着就要跪下来了。

“办法也不是没有,他刚刚已经说了,他要崔莹莹小姐下去陪他,一命换一命,你将崔莹莹小姐嫁入淹死严淮的望远河中,了却严淮的心愿,执念不再,鬼魂消散,贵公子自然性命无虞!”轻鸿摇摇头,大踏步走出了崔府,报酬分文不取。

这一日洛河城崔家嫁女,红妆十里,喜气洋洋,围观的群众也是多的挤不开脚,原以为这送亲的队伍是要将崔家大小姐送入陈大人的府衙中,却不想在路过望远河的时候,轿夫将崔大小姐连同花轿一起扔进了河水中,看着花轿淹没至消失不见才离开了。

午夜寂静时,一袭白衣的轻鸿大师立于望远河的墩桥上,一脸愤怒的质问崔莹莹:“你让我帮你逃离崔家,为何骗我真的去死?”

“淮郎死了,他活着的时候我不能做他的新娘,死了总要跟他在一起的。”已经变成鬼魂的崔莹莹此刻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你糊涂啊!严淮的鬼魂早已经投胎去了,你们是注定不能在一起的。”轻鸿半是惋惜半是斥责。

“我知道啊!可我不介意,我就是要用他妻子的身份死去,这才对得起我们曾经许下的诺言!”崔莹莹笑的很开心,好像离开崔家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看着她满足的笑脸,轻鸿微微一愣:“死对这个可怜的女孩子来说也许不是痛苦,而是解脱!”

“也罢!随你去吧!只一条,你不许害人,否则我会亲手毁了你!”闭了闭眼,轻鸿消失在夜色中。

“呵呵!”身后的崔莹莹露出诡异的笑容,她不需要害人,崔万答应陈大人将自己许配给他,最后却将自己嫁给了望远河里的一具冤魂。

陈大人此番当着全城人丢了面子,脾气火爆、睚眦必报的他定不会让崔家好过,得罪了地方官,崔家哪里还有立足之地。

而她,只要日日夜夜立在这望远河里,看着崔家如何一步步走向灭亡即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