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她最心爱的男生,最终却因她而死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她最心爱的男生,最终却因她而死

作者:若妤灬
2021-01-11 08:00


相识十八年,我最终将他归于人海
那个皮肤白的像雪的男孩子,终究,长眠于这片土地。
留下我在人世间怀念。


我叫苏昕昕,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女生——
长相中等,性子大大咧咧,爱跑爱笑,笑起来有些没心没肺。
我唯一不平凡的,就是我有一个很优秀的青梅竹马。
他叫沈涣。
一个五官精致,皮肤白的像雪一样的少年。
他成绩优异,待人温和,容貌又出众,永远是谦谦温润的少年。
可是,也许是因为他太过出众,老天便会收回他的一些东西——
他有先天性心脏病,很严重,甚至当年被医生断定活不过十岁。
他今年十七岁了。
可是,他不能奔跑,不能情绪过于激动,他甚至感慨自己这一生从未打过一次架。
每天下课,他都拄着下巴坐在窗边看向操场,浅棕色的眸底满是艳羡。
同学们都说,他是误入凡间的天使,干净美好的仿佛不属于这个混沌世间。

放学,沈涣和往常一般走到我桌前等我。
我嘴里叼着一根铅笔,头也不抬道,“等一下啊,我马上写完!”
我在抄同桌提前写好的作业。
沈涣无奈,伸手抢过我的笔,“别抄了,作业回家以后自己完成。”
我冲他瞪了瞪眼睛,却不敢再抢回来。
这家伙就是个精致的瓷娃娃,一碰,仿佛就会碎了。
收拾书包,我认命地跟在沈涣身后出了教室。
走出校门,一眼便看见了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suv。
沈涣身体原因,每天家里都是车接车送,而我作为邻居,自然也每天跟着蹭车。
沈爸沈妈都是很温柔的人,我常年在他家蹭饭,有时候更是直接喊他们爸妈。
今天开车来接我们的是沈爸。
我们一上车,沈爸便打开了车载音乐,是一首很欢快的曲子,他笑着转头,“昕昕,今天想吃什么?”
我不要脸地点了菜,“想吃沈妈做的红烧肉,茄盒,还有蒜蓉油麦菜!”
沈爸乐呵呵地应下,转头就给沈妈拨电话报了菜名。
我转头看看沈涣,“今天又没给你点菜的机会。”
他轻笑,伸手揉了揉我脑袋,窗外余晖洒落在他脸颊,为他渡了一层浅金色的光芒。
“你喜欢吃的,我都喜欢。”

我从未见过比沈涣更温柔的男生。
他最钟爱的衣服,就是白衬衣,什么图案都没有,永远一尘不染。
这么多年,无论我怎么欺负他,他都只是笑呵呵地看着我,眼底仿佛藏匿了一汪大海,平静而又温和,似乎永远不会生气。
晚上吃饭,我和沈爸沈妈汇报,今天又有几个女生给沈涣递了情书。
沈妈给我加了一块红烧肉,笑着问道,“沈涣同意了吗?”
我咬着肉摇头,“当然没有!每天都有女生给他递情书,可是这家伙从来没同意过,多少女生被他伤了心……”
沈妈分别倒了两杯温水给我和沈涣,瞥了他一眼,揶揄道,“那是,小涣心里已经有了女孩子了,怎么可能再收别人的情书?”
我夹肉的筷子顿了顿,连忙抬头,“沈涣有喜欢的人了?”
咽下嘴里的红烧肉,我转头看他,“你喜欢谁啊?”
沈涣白皙的脸颊似乎染了几分红,他移开目光,给我夹了一个藕盒,“等你十八岁那天,我就告诉你。”
我哼了哼,愤愤地咬了一口藕盒。

今天,我遇见了一件很糗的事。
上课上到一半,我发现自己来了大姨妈。
比正常日子提前了近十天,我毫无准备,肚子一阵绞痛,下体又似乎有东西在往外流。
我甚至能够感觉到裤子隐隐已经透了。
我捂着肚子趴在桌上,心里不停思量着一会放学要怎么出去。
趴在桌上久了,我有些昏昏欲睡。
忽然,我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老师,我想去厕所。”
是沈涣。
然而肚子实在太疼,我也没抬头去看,继续趴在桌上。
浑浑噩噩中,下课铃响。
我坐起身来,正想着要找人借卫生巾时,桌上忽然被轻轻放下一个黑色塑料袋,以及,一个保温杯。
保温杯我熟悉无比,是沈涣的。
抬头,他站在桌前,蹙着眉看我,“肚子疼?”
我点点头,一只手仍旧捂着肚子,“这是什么?”
他缓缓蹲下身来,不顾周围同学们异样的目光,伸手替我揉着肚子,他掌心很热,似乎我肚子瞬间就不疼了。
一边揉,他一边低声说道,“袋子里是那个,保温杯里是红糖水,趁热喝。”
说完,又替我揉了揉肚子,沈涣便回到了座位上。
我打开塑料袋,原来这个家伙口中的“那个”,就是姨妈巾。
我正犹豫要怎么起身去厕所时,沈涣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他外套,放在了我桌上,“给,系在腰上吧。”
我连忙接过,“沈涣,我简直太爱你了!”
说完,我系上他的外套,拎起塑料袋便去了厕所,匆忙中,余光似乎瞥见了沈涣的脸,白皙中透着一抹红。

今天,是我们的班级聚会。
我们班氛围很好,班长也会不定期的举行一些班级聚会,让大家缓解一下学习压力。
今天还刚巧是学委许月的成人礼,大家凑钱给她买了蛋糕,格外热闹。
饭桌上,大家原本喝着饮料,不知是谁提议,后来索性换成了啤酒。
大家都一人倒了一杯啤酒,唯独沈涣除外。
身体原因,他不能喝酒。
我坐在沈涣身边,忽然发现,似乎大家一起举杯的时候,他神色有些落寞。
我不由得有些心疼,连忙在桌下握住了他的手。
沈涣的手很好看,指节修长,就连每个指甲都是精心修剪过的圆润模样。
只是,今天他的手有些凉,我紧紧握着他的手,轻轻晃了晃。
他转头看着我笑,只是眼底比平日暗了许多。
今天气氛特别好,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大家都比较放的开,都玩疯了。
一个大蛋糕几乎没怎么吃,全被大家抹了。
我们喝着酒玩大冒险,大家你追我赶的互相抹蛋糕,大包间里热闹异常。
这种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那个坐在角落里,淡淡笑着的沈涣。
包括我。
也许是喝了酒,我彻底玩嗨了,追着班里一个长的挺帅的男孩子林辰抹蛋糕。
然而,地上不知谁掉了一大块奶油,我刚巧踩了上去,脚一滑,整个人扑到了林辰身上——
可能是我最近长胖了,林辰直接被我扑倒,我压在他身上,却在倒下去的一瞬间,被他伸手护住。

可能是我们此刻的动作显得有些暧昧,像是我倒在他怀里一样,同学们竟纷纷起哄,嘴里喊着“在一起!在一起!”
我红着脸从他身上爬起来,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坐在桌边的沈涣。
却见他第一次冷着一张脸,安静地看着我这边。
莫名地,我酒意散了几分。
想要回到桌前,却忽然被林辰拽住了手腕。
他也喝了酒,而且,似乎还没少喝,我们对视的时候,他眼底全是醉意。
他笑了笑,忽然当着众人的面问我,“苏昕昕,咱们在一起吧。”
这句话如惊雷一般,彻底点燃了现场的气氛,同学们都大声起哄着。
我怔怔地看着他,其实,从他脸上我看不出几分诚意,但是,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有点小帅的脸,我的心还是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了起来。
青春期,谁能拒绝一个长相颇为帅气的男孩子呢?
也许别人会,但是,喝了酒的我,真的是没有半点抵抗力。
于是,在一众起哄声中,我点头同意了。
林辰笑着把我拉入他怀里。
听着耳边强有力的心跳声,我却又觉着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
我莫名地想起了前几年,有一次夜里我发烧,刚巧父母又出差不在家,是沈涣赶过来照顾我,凌晨时分,他就抱着我,给我量体温,用温毛巾擦额头擦手臂。
他的心跳声,似乎没有这么强烈,但是莫名地给我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我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却发现,沈涣不见了。
我心里一沉,连忙推开林辰跑出了包间。
“沈涣!”
我站在门口喊了一声,长长的走廊里却不见沈涣的身影。
我连忙跑了出去。

然而——
跑出饭店,我才发现外面下了雨。
我急的不得了,沈涣去哪了?他又没带伞,难道淋雨走的?
他那个身体,哪里能受得了淋雨呢!
我跑到街上,左右看了一番,终于看见了沈涣。
他没有带伞,淋着雨向前走,身子单薄无比,背脊却挺的笔直。
我莫名地一阵心疼。
匆忙跑过去,我一把拽住他手腕,忍不住吼道,“沈涣,你不知道自己不能淋雨么?你疯了!”
“对!”
他忽然回身看我,生平第一次,他冲着我喊道,“我就是疯了!”
我愣住。
隔了几秒,他似乎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我的手,“我没事,就是今天心情不太好,你先回去玩吧。”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他究竟怎么了,只是,看着他淋了雨,我忍不住地心疼。
我拦着一辆出租车,不由分说地将他拽上车,打车回家。
一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气氛前所未有的压抑。

出租车到了我们家楼下。
沈涣付了钱,下车后,却在楼门口忽然抱住了我。
他的拥抱向来绅士,手轻轻悬在半空。
半晌,他轻轻开口,“对不起,刚刚我太激动了。”
其实,我也不是傻子,对于沈涣的反应,我隐隐猜出了什么,却又总是觉着不太可能。
我从他怀里挣脱,仰头看着他,“沈涣,你是不是因为我刚刚……”
话说一半,却忽然被他打断。
他垂眸看着我,目光和以往一般,干净柔软。
他轻轻揉了揉我的头发,轻声道,“没有,和你没关系,是我刚刚觉着大家太热闹了,而我不能跑步能跳,也不能喝酒,情绪有些低落而已。”
我将信将疑,“真的?”
他轻轻地笑,“真的。”
说着,他拽着我进了楼道,“回家吧,你淋了雨,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
说着,他捏了捏我被雨水润湿成一绺一绺的头发,神色歉然,“都怪我,你别感冒了。”
我摇摇头,感觉有好多话似乎没有说出口,却又担心他淋了雨身子吃不消,便催着他回了家。
晚上,我收到了林辰发来的微信:
昕昕,其实——我喜欢你好久了。
彼时,我正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看到这条微信,心里复杂不已。
我喜欢林辰吗?
似乎是喜欢的吧,他长的挺帅的,性格开朗,篮球打的很棒,是富有朝气的那种少年。
我应该是喜欢的。
嗯,应该是。
可是,在我给林辰回消息的那一刻,脑海中却一闪而过了沈涣那张白皙又精致的面孔。

我还是和林辰在一起了。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谈恋爱,我慢慢的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我喜欢看林辰打篮球,喜欢看他在篮球场上肆意奔跑,那是属于青春的模样。
不知道是不是我恋爱的缘故,我和沈涣之间愈发的疏远了,很多时候,我们即便是坐在一个桌上吃饭,也彼此没有什么话说了。
转折点,似乎出现在林辰和我说分手的那天。
恋爱两个月时,林辰和我提了分手。
那时,我已经彻底投入在了这段感情中,忽然被分手,我震惊又难过,也有些不甘心。
于是,放学后我拒绝了和沈涣一同回家,跑去拦住了林辰。
我深吸一口气,仰头看他,“为什么要和我分手?”
林辰穿了一套黑色衣裤,校服外套搭在肩头,逆着夕阳而立,我有些看不清他面上表情。
他歪了歪头,“因为我接受不了自己女朋友和别的男生那么亲近。”
我愣住,“什么意思?”
林辰低笑,“什么意思?就是你和沈涣太亲近了,整天一起上学放学,每天坐一辆车,一起吃饭,所有哥们都笑我被戴了绿帽子,你们倒是比咱们俩更像谈恋爱!”
我愣了很久,在心里不断的权衡,我要怎么办?
林辰是我的初恋,在这段恋爱里,我不知不觉地投入了太多感情,让我忽然放弃,我做不到……
而且,我自己也感觉,我谈恋爱后,再和沈涣每天坐一辆车不太方便。
于是,我低声应下,“那……我以后不和沈涣一起上放学了,行吗?”
林辰这才笑了,“好。”
我松了一口气,却又觉着心里隐隐少了些什么,心情复杂难言。
我跟在林辰身后,一转身,却忽然看见了身后不远处站着的沈涣。


沈涣安静地站着,神色平静。
他明明一句话都没说,可我分明看见了那双温润眸底卷起的巨浪惊涛。
林辰看着他笑了,忽然伸手把我搂进怀里,冲着沈涣笑道,“正好你也在这里,省的我女朋友去和你说了,以后,我会送昕昕放学,就不劳驾你们家了。”
沈涣没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我。
他的脸似乎苍白了几分,那双眸底太多情绪,我不敢多看。
最后,沈涣轻轻说了一句“好”,转身离开了。
我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只觉着胸口一阵泛闷,闷到有些喘不过气。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我们虽然是朋友,是青梅竹马,但是早晚也会各自恋爱,也会有各自不同的人生的。
不对么?
可是,我却还是没能释然,怔怔地看着沈涣略显单薄的背影出神。

然而,我和林辰和好后,却并不快乐。
他似乎吃定了我,便不像最初一样顾忌我的想法,他开始我行我素。
不止如此,他还和班上其他女生搞暧昧,经常在课间和别的女孩子嬉笑打闹。
我都忍了。
可是,没过多久,林辰又和我提了条件——
他想和我在一起。
是那种含义上的在一起。
我被他惊到,连连拒绝,林辰却瞬间黑了脸,扔下一句分手,转身便走。
我犹豫了很久,终于没有追上去。
可是,就当我因为失恋而痛苦时,林辰却又忽然回来找我了。
晚上,他约我出去吃饭,说是给我道歉。
我还是去了。
吃饭时,林辰点了几瓶啤酒,一个劲的道歉,说他今天太冲动了。
他把一切都归咎于太爱我了——
他说,他今天原本只是试探我,并没有真的想要在一起的意思,但是,见我态度强硬,便觉着我不是真的喜欢他,一时冲动才提了分手。
他千哄万劝,在酒精的加持下,我终于还是心软了。
几瓶啤酒下肚,初尝酒量的我就醉了,我迷迷糊糊地靠在他怀里,听见林辰在我耳边轻声问道,“昕昕,今天太晚了,我家里没人,我带你回家睡一晚,好不好?”
我只觉着眼皮颇为沉重,靠在他怀里点了点头,随后便被林辰扶了出去。
然而——
刚刚走出饭店门口,我便被人忽然拉开,还没反应过来,便看见林辰被人一拳打倒在地。
我惊呼一声,酒意瞬间散了几分。
正想去扶起林辰,我却惊讶的发现,打人的人,是沈涣。
他身子绷的笔直,一脸怒容地看向林辰。
我从震惊中缓过神来,连忙走上前去拉沈涣的手,“你疯了?医生说过,你不能打架的……”
然而,我话音还未落,便被沈涣轻轻推开。
他看也不看我,低声道,“你别管。”
说着,他走上前去,一把拽起了林辰的衣领,又是一拳狠狠砸了下去——

这是沈涣生平第一次打架。
他打赢了。
那个平日里经常打篮球,经常在篮球场跑来跑去的林辰,反而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我愣了两秒,根本顾不上地上躺着的林辰,连忙跑上前去扶着沈涣,“你没事吧?你感觉怎么样?”
他摇摇头,却也喘的有些厉害。
忽然,沈涣紧紧握住我的手,目光落在我脸上,声音很轻,“苏昕昕,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喜欢的女生被人骗。”
我愣住。
沈涣说——我是他喜欢的女生?
他似乎也有些害羞,却还是坚定地抱住我,在我耳边轻声道,“是不是如果当初我就像现在这么勇敢,你就不会和他在一起了?”
我没说话,鼻尖却莫名地一酸。
沈涣看了一眼一旁的林辰,握住了我的手,转身,“走,我们回家。”
我怔怔地看着沈涣握着我的手,有些回不过神来。
所以……
现在算是什么?
出租车上,被这么一闹,我酒意也彻底散了,我反应过来,如果刚刚不是沈涣,这会我恐怕已经被林辰带去他家里……
想想就觉着莫名地恶心。
出租车停下,沈涣却拉着我去了小区的凉亭里。
我们坐下,我抬头看他,忽然有些紧张。
他笑了笑,却忽然从身后掏出一个小小的礼盒,递给了我。
我愣住,“这是……”
沈涣似乎轻轻笑了笑,“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
我惊住,随后懊恼不已,过去沈涣的每一次生日都是我陪他过的,最重要的成人礼,我却偏偏忘的一干二净。
我紧紧攥着手里的小礼盒,“这是……”
他轻笑,“送给你的礼物,打开看看。”
我缓缓打开,里面,是一只很精致的戒指。

沈涣安静地看着我,轻轻笑着,“昕昕,其实,这枚戒指我准备好久了,想要在你成人礼那天送给你,可是现在想想……还是今天吧。其实,你总问我到底喜欢谁,我喜欢你啊。”
他神色柔和,眼底似乎藏匿了星光。
“你知道,我从小就不能跑不能跳,性子安静,我的世界像是一张白纸,空无一物,而你爱笑爱闹,像是一个小太阳,从小到大,因为你的出现,我苍白的世界里才开始有了色彩。”
他停顿了一下,不知是不是错觉,我似乎感觉他脸色有些苍白。
“我一直喜欢你,从什么都不懂的小时候,一直到现在,但是我不敢说出来,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我没有办法给你一个未来,甚至都不敢许诺自己能陪你多久,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在我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的陪在你身边。”
我愣愣地看着他,眼泪落个不停。
他轻笑,缓缓握住了我的手。
他的手很凉。
“你知道么?其实,八年前,我就被医生判了死刑,那时候我偷听到了医生和我爸妈的讲话,自己心里已经接受了自己活不久的这个事实,可是——我偏偏在那时候遇见你了。”
他静静地看着我,笑意温和。
“看见你的第一面,我就在想,这世上怎么会有女孩子笑的那么温暖,带了点傻气和懵懂,笑起来像是一个小太阳,就是那一瞬间,我忽然就不想死了,我想努力的活下去,想再多感受一些温暖。”
他紧紧握着我的手,缓缓俯身抱住了我。
“昕昕,谢谢你,这么多年,都是我偷来的时光,谢谢你陪着我。”
我抹了一把眼泪,恨恨道,“别煽情了……”
他轻声笑了笑,没有说话,可是,倚在我身上的力度却越来越重。
后来,几乎整个人都靠在了我身上。
我忽然觉着有些不对劲,连忙叫他,“沈涣?”
他不应声。
我彻底急了,连忙推了推他,“沈涣!”
他却整个人向后仰去!
我连忙抱住他,急的瞬间掉了眼泪,“沈涣,你别吓我,你怎么了?”
然而。
沈涣苍白着一张脸,双眼紧闭。
我匆忙打了120,又给沈爸沈妈打了电话。
他们匆忙赶下楼来,给沈涣喂了速效救心丸,做了简单的急救措施。
在救护车赶过来的同时,沈涣悠然转醒。
他静静地看着我,抿唇笑了笑,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话。
我连忙凑过去,蹲在他面前。
耳边,传来沈涣很轻很轻的声音——
“我……没有,打输哦。”

救护车送去医院的路上,沈涣一直静静地看着我。
我胆战心惊。
他的脸色一片苍白,白的让我害怕。
我手里紧紧攥着沈涣送我的那枚戒指,身子颤抖不已。
我后悔。
我为什么要谈恋爱?为什么要让沈涣来保护我?
我该死……
都怪我。
如果沈涣出了什么事,我真的不敢想象。
急救室门外,我蹲在地上,一言不发。
后来,沈妈妈过来劝我坐一会时,我忽然抱住她,眼泪再忍不住,簌簌地落个不停。
“沈妈妈,都怪我,沈涣是为了帮我和人打了架,我应该拦住他的,都怪我……”
沈妈妈眼睛通红,她摇摇头,强忍难过的轻声说,“不怪你,我自己的儿子,我了解他,能保护你一次是他最大的愿望,他总是自责,没有办法像其他男孩子一样照顾你保护你,而且,其实医生最近和我们说过很多次,他的心脏……撑不了多久了。”
说到这里,沈妈妈彻底哽咽,“就算没有今天的事,小涣他……也没有多少日子了。”
我怔住,“沈涣……为什么没有和我说起过?”
“他不想让你担心吧,其实,你不知道,你在他心里的地位特别重要,他偷偷告诉过我,他每年许的生日愿望都是两个。一个……是希望我和他爸再生一个孩子,另一个,则是希望你以后有人保护。”
沈妈妈落了泪,眼泪掉落在我手背上,灼热滚烫。
“小涣他……早就做好了自己会离开的准备。”

沈涣,最终没有抢救过来。
当医生打开急救室的门,看着我们遗憾的摇摇头时。
我和沈妈妈瞬间痛哭出声。
我的世界,在这一刻轰然崩塌。


不可能……
他是这个世界送给我们的天使,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
我不相信,疯了一般想要闯进急救室,却被死死拦下。



最后,在医院的太平间里,我见到了沈涣。
那个五官精致,皮肤白的像雪一样的少年。
他脸色格外的苍白,安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颤抖着走过去,轻轻握住他的手。
凉。
格外的凉。
我向来是害怕鬼的,可是,这一刻,我紧紧握着他的手,竟感不到半点害怕。
我无比地希望,这世上真的有鬼魂存在。
我甚至希望有人在这一刻拍拍我的肩,变成鬼的沈涣在身后看着我。
然而并没有,沈涣仍旧安静的躺在那里。
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18岁这天。
相识18年,我终于将他归于人海。

(尾声)

沈涣的葬礼上,所有人都在哭。
唯独我。
我抱着他的黑白照片,站在一旁,一滴泪都没有掉。
因为我脑海中总是回想起当初的那些点点滴滴,每次我哭,他都会皱起眉头说——
“我不喜欢看你哭,你哭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好,你不喜欢看我哭,那我就不哭了。

沈涣,我听话,我不哭。
那你回来好不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