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人和牛
散文

散文:人和牛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金琳
2021-01-11 06:00


童年是在农村长大,每天能够看到生产队的牛,那时候牛可是农民们最离不开的朋友,牛吃的最差,干的活最重,耕田播种,往地里拉肥料和往家里拉庄稼以及家家户户的推磨都是牛干的最多。

母亲曾经说,我在襁褓中时,有一次,母亲用牛去推磨,三个月的我无人照看,放在炕上用棉被和枕头把炕沿垒高,母亲认为穿着土裤子的我是“安全”的。

推磨中,母亲提前忘记了准备的几个箩玉米面的箩少了一个,回家取时,开屋门有东西挡住开不了,母亲使劲一推,里面“哇——哇——”的声音让母亲立刻把手停住,隔着门缝看到我在里面挡着门,正手舞足蹈地挣扎着大哭。从此,母亲每次推磨,一切准备好后,最后给我穿戴停当有时放在邻居家,有时放在磨房门口。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有襁褓中的娃娃,能够拉着母亲手一起把牛牵到磨房,每次看到母亲把牛牵到磨房后,把磨棍上带着套牛的一切给牛从脖子到肚皮拴好,最后把牛的两只眼睛给用牛的捂眼罩捂严,用手一拍牛的屁股,牛拉着磨辊就绕着磨道一圈圈快速走了起来,位于两个圆扁石上面的粮食,顺着两个圆眼,从两个圆扁石中间像“瀑布”似地流到了托着两个圆扁石的木质圆盘上,粮食有粗到细被磨成粉后,母亲拿起簸箕跟在牛后面围着磨盘边走边收磨盘上再过箩的粗糙面粉……

我突然有一天问母亲:“娘,牛拉磨为么还要给它把眼睛捂上?”

母亲说:“如果不给牛捂上眼睛,牛不会拉着磨辊走。”

“我不信,您把牛的捂眼罩摘下来,让我看看。”

母亲为了向我证实她的话,让牛站下,把牛的捂眼罩给摘了下来,然后用手拍牛的屁股,牛的四蹄一动不动,头歪着伸向磨盘用嘴去吃磨盘上的面粉,接着,母亲用手狠劲打牛屁股,牛像是没有感觉到,仍在我行我素,母亲到外面找来一根荆条抽打牛的屁股,牛不再吃了,可是仍没有动。

我开始心疼牛,大喊:“娘,别打啦!”

母亲把棍子一扔拿起了牛的捂眼罩给牛戴上了,牛戴上捂眼罩乖乖地绕着磨道走了起来,一直把该磨的粮食都磨成粉,让它停下,它才像“卸甲”的“壮士”打了胜仗一样,昂首挺胸地站在我们面前,等待把它送回家(牛棚)。

过后,我问母亲:“娘,牛拉磨时为么只有捂上它的眼睛它才走啊?为么捂上眼睛不再吃磨盘上的面粉?”

“牛是懂事的,它的眼睛被捂上后,什么都看不到了,它只有在黑暗中向前,等待它的才是光明,才会赢得轻松和应得的食物;因为黑暗,它不敢把头左右伸,恐怕撞伤;它走的越快,期待的光明越近。”

“原来是这样啊!?牛真聪明!牛真可爱!牛也好可怜,给拉磨还被捂上眼睛。”

母亲知我心疼牛,接着说:“牛在被捂上眼睛后,知道黑暗降临,那是人对它的驾驭,即使不情愿,也改变不了面对的现实,只有奋力向前,光明才会不远。”

“那为么给它光明时,它站在磨道里又吃还不动?”

“你刚才不是说牛聪明吗?不愿干活和喜欢吃到好东西是牛的聪明呀!”

我脱口说了句“光明真好。”

母亲瞬间变了脸色,说:“其实人和牛都喜欢光明,你那么小从炕上掉地下,拼着命的爬到门口找光明……”大颗大颗的眼泪代替了母亲下面的语言。

母亲走了,她用牛推磨的经历和辛酸,在我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从母亲用牛推磨给我的启迪是:无论是人还是牛,遭遇黑暗或者是面对黑暗,只有拼搏向前,才会把见光明时间缩短。


【作者简介】金琳,西安市退休者,近退休时开始投稿,至今在一些报刊杂志(纸质)和一些网络平台被采用发表诗、文300多篇,60多万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