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14章 塌上情

作者:觅朝云
2021-01-11 11:00

第14章 塌上情

兰儿估摸着小姐快回府了,便开始冲泡花茶,刚把玫瑰花苞放进壶中,便见王爷神色紧张地抱着小姐进了屋,身后是推轮椅推到气喘吁吁的裴原。

“小姐!”兰儿一声惊呼,忙上前帮着将宋嘉禾抱到床上去,“小姐这是怎么了?”

梁淮安顾不上纠正她的称呼,紧拧着眉吩咐道:“快去叫甄姬过来。”

这会儿,宋嘉禾的额头比方才还要烫,整张脸蛋红扑扑的,正手脚并用地抗拒盖在身上的薄被。梁淮安接过兰儿手中过了水的手帕,仔细地为她擦拭干净额头和鬓角渗出的细汗。

看着宋嘉禾难受的样子,他心里愧疚极了。若他早上不胡来,宋嘉禾便不会裹上那么厚的披帛,也就不至于吹了点冷风便发烧。

发烧算不上什么大病,可宋嘉禾小时候正是因为高烧才变成了结巴,如今口疾虽已大好,但他想起来还是有些后怕——聪明伶俐的小女孩变成结巴,和文武双全的皇子变成瘸子有什么区别?

这种苦他们都受过,他说什么都不愿让她再受一次了。

梁淮安守在宋嘉禾床前,兰儿几乎都插不上手,看着王爷那般紧张自家小姐,她对他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兰儿咬咬唇,可即使王爷这般关心小姐,待会儿也一定要想办法让他离开,否则……

门被大力推开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甄姬手提药箱,披着单薄的衣衫便冲了进来。看到宋嘉禾脖子上仍未消散的痕迹,她顿了顿,这才坐下替她号脉。

片刻后,她长长舒出一口气:“还好,发烧不是很严重,昏倒可能是因为今日情绪波动过大。我这就开药方,服下后明早应该就能退烧。”

兰儿接过药方去厨房煎药后,甄姬才开口问:“说说吧,她今日受什么刺激了?”

梁淮安抿了抿唇,实在不愿说出今晨书房中那些荒唐而绵长的吻,避重就轻道:“她去见了贤妃。”

甄姬再次瞥了眼那些微微露出薄被的红痕,神色黯淡了几分:“她怎么说?”

“贤妃嘴紧得很,给了一幅画,本王还没来得及细看。”说着,他示意甄姬拿过桌子上那幅画,打开后道:“伯夷、叔齐不食周粟,于首阳山采薇而死,她这是想告诉本王她不愿背叛梁帝?”

甄姬沉吟片刻,道:“这并不是什么名画,而且寻常画作应以人为主,这幅画却着墨于背后的山水和小茅屋……”

“首阳山在洛阳。”梁淮安与甄姬交换了一个眼神,立马传裴原进来,让他安排人临摹这幅画,然后去洛阳首阳山找找有没有这个地方。

“也许这只是胡乱猜测,但也好过毫无头绪。”

不多时,兰儿端着煎好的药进了屋,梁淮安接过玉碗,让甄姬将宋嘉禾扶起来,一勺一勺地给她喂药,兰儿则负责拿手绢擦拭淌下来的药汁。

这碗药黑漆漆的,一看就非常苦,若在平常,宋嘉禾肯定眼也不眨一下拿过来喝光;可她现在迷迷糊糊的,出于本能地抗拒这苦味,最后只喝下去了一小半。如此,便只有等她后半夜醒来主动喝下了。

梁淮安叹口气:“你就不能配点不那么苦的药?”

“王爷,听说过良药苦口吗?”甄姬据理力争,“不过你们还真是两口子,连喝个药都一样怕苦。”

“本王何时怕过苦?”

甄姬回以冷笑,心道也不知是谁本不爱吃点心,偏每次喝药前都要吩咐厨房做一盘凤梨酥。

兰儿踌躇一番,小心翼翼道:“王爷,甄夫人,天色已晚,二位早些回去休息吧,小姐这儿有我照顾呢。”

梁淮安的语气不容拒绝:“不用了,你去歇下吧,本王要在这等王妃醒过来。”

甄姬紧接着道:“我也一样。”

兰儿:……

最后,他们三人谁也没有离开,轮流照顾着宋嘉禾。到了后半夜,她额头还是有些滚烫,梁淮安更加担心了:“怎么还不退烧?”

“方才喂下去的药太少了,剂量不够。”

梁淮安又摸了摸她额头,皱眉道:“不行,得继续喂。兰儿,再去煎一碗药来。”

兰儿正欲离开,就听的床上传来一声呢喃——宋嘉禾醒了。

费劲睁开似有千斤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便是三张关切的脸,宋嘉禾倏然笑了:“美人儿——”

梁淮安和甄姬皆是一怔,求助般看着兰儿。

兰儿扶额,果然还是来不及赶走这俩人了,只得硬着头皮道:“小姐每次烧糊涂了,心智都会像个小孩子一样……”

这样的情况,甄姬只在医书中见过,因此兴致勃勃地凑了上去:“叫我干嘛?”

宋嘉禾面露疑惑:“我,我没叫你呀,我叫美人舅舅呢。”

美人?舅舅?

梁淮安僵硬地转头与她对视,只见对方立马放亮双眼:“哈,美人舅舅你怎么又把头发扎上去了?”

宋嘉禾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又实在脱力,只好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嘉禾没有力气了,美人舅舅你能自己把头发放下来吗?”

甄姬实在忍不住了,笑着打趣道:“他为什么要把头发放下来啊?”

宋嘉禾又虚弱又理直气壮:“因为好看呀!”

不行了,如今心智只有小孩儿水平的宋嘉禾和平日里寡淡冷清的王妃反差也太大了,甄姬简直想整整逗她一夜。然而,这样的心思在感受到梁淮安冰冷的目光后便顿时消散了个干净,甄姬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自己要是再待下去,迟早会被王爷灭口。

于是,她拉马兰儿匆匆离开:“走走走,煎药去。”

屋里安静下来,对上宋嘉禾充满期待的眼神,梁淮安抬手伸向发冠,叹了口气:“那你一会儿要乖乖吃药。”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宋嘉禾忙小鸡啄米般直点头。

如墨的长发披散下来,极大地中和了梁淮安五官的锋利,再加上房内温暖烛光的映衬,宋嘉禾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十三岁的少年。于是,她伸出手,脱口而出便是一句:“美人舅舅,抱我去找显哥哥吧。”

然后,她看见美人舅舅那张俊美的脸,一点一点黑了下来。

“好。”

梁淮安撑着扶手坐到床上去,一把将宋嘉禾抱到了腿上,又拿起被子将人捂了个严实,这期间一直板着脸不说话。

不知是因为热还是别的什么,宋嘉禾难受地动了动:“不是去找显哥哥吗?”

梁淮安感觉怀中人是一团火,即将点燃他心中整片荒原,想到宋嘉禾可能心智和记忆都退回了小时候,他便心念微动:“嘉禾,我和周显,谁更好看?”

宋嘉禾仰起头认真大量他一眼,分明只花了片刻时间,他却觉得等待审判的时间太过漫长,长到他不自觉将目光移到一旁。

顷刻,宋嘉禾的声音羽毛般落入他耳中:“你。”

梁淮安眸中闪烁着微光,重新迎上她的目光:“那不要去找周显了,跟我待在一起好不好?”

怀中人很为难地垂下头,小声咕哝道:“可是你太凶了。”

正巧这时,兰儿端着重新热好的药走了进来,看见二人亲密的姿势,红着脸不知该进还是退。

“端过来,然后下去吧。”

梁淮安舀起一勺药汁,放在嘴边吹了吹:“张嘴喝药。”

宋嘉禾光是闻见味道都觉得苦,下意识抿紧小嘴。

“你刚才是不是答应我乖乖吃药?”

宋嘉禾点点头,小嘴却依旧不张开。

“这样,”梁淮安叹口气,“我以后不凶了,一会儿还给你糖吃,君子言而有信,咱们先把这碗药喝了。”

母亲也说过,做人首先要诚信,要言必信,行必果。宋嘉禾犹豫了一小会儿,终是极不情愿地张了嘴。

喝下两勺药后,她实在苦得受不了,想着长痛不如短痛,拿过碗便咕咚咕咚将药全喝了下去。

这样的生动的表情和毫不掩饰的情绪,梁淮安已经许多年没见过了,他被她吸引,不自觉露出了雨后初晴般的微笑。

宋嘉禾皱着眉伸手:“糖!”

梁淮安将兰儿方才拿过来的秋梨糖悉数收在身后,拿出一颗同她打商量:“以后别叫我舅舅了好不好?”

“你!你不讲信用!”宋嘉禾说着就要去抢,却很快被人钳制住手腕。

梁淮安笑道:“我这都是跟你学的啊。”

吃瘪的宋嘉禾不得不低头:“那叫你什么?”

“这个嘛,”梁淮安将秋梨糖放在她唇边,嘴角勾起狡黠的弧度,“叫夫君如何?”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