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15章 妒心烧

作者:觅朝云
2021-01-11 11:01

第15章 妒心烧

听了他的话,宋嘉禾双眸微动,朱唇轻启:“夫君——”

宋嘉禾的声音很好听,歪着头喊夫君的时候就更像是一把小勾子,勾得梁淮安拿糖的手微微一抖,秋梨糖便在柔软的唇上快速划过。

宋嘉禾抿抿嘴,将薄薄的一层甜味送入口中。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正当梁淮安情不自禁要吻下去时,怀中人情绪突然一落千丈,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阿娘也喊爹爹夫君的,可是……”

她鼻头一酸,深深吸了口气,却仍阻止不了簌簌而下的泪珠:“可是爹爹不要阿娘了,也、也不要嘉禾了。嘉禾说话结巴了,爹爹不喜欢我没关系,可他为什么要娶别人呢?”

宋嘉禾根本想不明白,爹爹日日替阿娘纹眉,不论公务有多繁杂,都会抽出时间陪她弹琴下棋,这样浓厚的爱意,他为什么要分给别人?

梁淮安心里又疼又庆幸,他心疼嘉禾在宋耿那儿受的委屈,又庆幸她烧糊涂了,很多事情都记的一团糟,没想起她母亲已经去世七年了。

或许,母亲的死是她心里最深的一根刺,每时每刻都将她扎得生疼,只有意识模糊之时,才能短暂地忘记。

梁淮安让宋嘉禾的头靠在自己胸膛,那儿很快便传来一阵湿意。他像哄小孩子般一下一下轻拍她单薄的脊背,又低下头在她耳边说话,语气坚定又温柔:“别哭了,我喜欢你,我要你的。”

甜丝丝的秋梨糖送入口中,宋嘉禾的情绪总算是平复下来,再加上甄姬的药发挥了药效,她很快便在梁淮安怀中睡着了。

粗粝的拇指抹去道道泪痕,深情且虔诚的吻伴随一声誓言着落在宋嘉禾光洁的额头。

“别哭,我会让你重新幸福起来的。”

次日清晨,宋嘉禾被干燥的喉咙和一阵燥热烦醒,边嘟囔着让兰儿倒杯水来边试图推开身边的热源。

可是,推不动。而且,这热源的形状好像有点奇怪。

宋嘉禾猛地张开眼,正对上梁淮安那仿佛拿刻刀细细雕磨过的鼻尖,而自己的双手和双脚,也像八爪鱼一般攀附在他身上。

回忆比抽回手脚的动作来的更快,宋嘉禾无比清晰地忆起自己是如何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梁淮安是如何哄骗着她喊了夫君,又是如何极尽温柔地把自己抱在怀中,一遍遍地说着“我要你”。

脸颊滚烫起来,热度与昨晚发烧时不相上下。宋嘉禾飞快收回手脚,裹着被子背过身去暗暗下决心,今天谁提昨晚的事她就跟谁急。

丢脸,真是太丢脸了!

梁淮安觉浅,很快因着她的动作醒了过来,光看后脑勺都知道宋嘉禾此刻的心情是何等羞愤。于是,他忍不住轻笑一声:“醒了?头还疼吗?”

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声音:“不疼了。”

然后,宋嘉禾隔着被子感觉到了一阵压迫感,扭头一看,梁淮安果然倾身过来了!她屏住呼吸,一时忘了动作,直到对方温热的手抚上自己的额头才反应过来,他只是要看看她退烧了没有而已。

“不烧了,甄姬的药果然有效。”梁淮安这么一说,宋嘉禾才突然想起来昨晚甄姬也见到了自己那副样子,顿时恨不能捶胸顿足以表悲愤之情。

梁淮安看她脑袋又缩进被子一截,了然道:“本王先起床,你好好休息。”

他走后,宋嘉禾整个身子都埋进被中,生无可恋地打了几个滚,然后,闻到了一阵汗臭。

“……兰儿,快给我备洗澡水。”

兰儿端着杯温热的菊花茶掀帘而入:“不行,王爷走前交代了,您才刚退烧,立马洗澡容易再次着凉。”

贪婪饮下大杯茶水后,宋嘉禾瞪她一眼:“你是我的侍女还是王爷的侍女?”

“当然是您的侍女呀,可王爷是您夫君,他说的话我怎么能不听呢?”

“咳咳……”陡然又听到夫君二字,宋嘉禾没忍住咳嗽了起来,“嘴贫。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昨晚为什么不赶走他们?”

兰儿面露难色,她哪里是没赶,而是赶了好几次都赶不走那两个人。

“王爷关心您,不放心我在这儿伺候着,至于甄夫人,她可能是想同王爷在一起吧。”顿了顿,兰儿又衷心道,“小姐,王爷真挺会疼人的。”

宋嘉禾双颊微红:“小姑娘瞎说些什么,再去给我倒杯茶来。”

梁淮安到红梅馆的时候,甄姬就已经在小厨房里煎药了。

“王爷您来得巧,药快好了,一会儿您给她送过去?”

微微思索片刻,梁淮安道:“不了,让下人去送吧,她现在估计不想见到我。”

甄姬将蒲扇放到灶台上,走到梁淮安身旁,俯下身子柔声问:“那王爷是特意来看我的吗?”

梁淮安偏了偏头,以避开红唇对耳朵的剐蹭:“别闹。本王来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的腿快些好起来?”

“现在着急了?”甄姬收回方才玩味的口吻,起身拢了拢散落的碎发,“那刚受伤的时候为什么自暴自弃呢?现在着急,晚了。”

她赌气似的拿过蒲扇继续煎药,半响,听见轮椅滑动的声音,才终于叹出口气:“西北有味药,虽有些毒,但对舒筋活血却有奇效,过两天我再去找师父商量下。”

“多谢。”

“对了,派人去首阳山的事情你告诉她了吗?”

梁淮安回过头:“没有,把握不大的事情告诉她也只会徒增失望。”

蒲扇掉落在地,沾了满扇面的灰,甄姬露出一个自嘲的笑:不舍得让宋嘉禾失望,就舍得让她失望?

哪怕她陪了他五年,哪怕无数次试探,梁淮安仍不愿对她吐露一丝一毫的心事,就连心悦宋嘉禾这件事,也是在梁淮安以自己的名义剿匪后,她才后知后觉明白过来的。

如果宋嘉禾开口问,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他的腿是怎么伤的吧?

她想起梁淮安大婚前眼中的亮光,想起他看宋嘉禾的眼神,想起宋嘉禾脖子上暧昧的痕迹……

大风将落叶卷进厨房,甄姬突然被药熏得有些想哭,她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恨宋嘉禾的人,可她真的真的,好不甘心。

为什么长久的陪伴,反而比不上乍见之欢?

甄姬不顾滚烫,生生用手端下药壶,这样即使有人误闯进来,也只会以为她是被药汁烫得流泪。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