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9章 撩皇子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11 09:00

第9章 撩皇子


有大船精致,又有四殿下盛情难却,众人自然是受邀往里走。

年芷兰与程淑一路来,后头还跟着蓝衣青衫的柳中和,年汀兰被众星捧月,直往里头走,后头的年芷兰被程淑推搡,想要将她推到年汀兰身边。

柳中和一手扶着年芷兰,一边不由自主的看向年汀兰。

“那个紫衣的是四皇子,你若是能得他青睐,往后有你的好日子过。”程淑边推边说,一双精明的眼,看着不远处的四皇子直发光。

年芷兰心里头也是颇为期待的,但前一刻她还念着二皇子,如今却要向四皇子示好,再是想向上爬,却也还是有些小女儿家的羞耻之心。

“母亲,这样怕是不太好吧?”

“如何不好?莫不是眼看着那个死丫头一辈子踩在你头上,才叫好?才是妙?”程淑说话,委实是刻薄,就是自己的女儿,也没有半分留情。

柳中和提着一口气,想要与程淑理论,却被年芷兰不着痕迹的拉了拉衣袖,对上她那泫然欲泣的眼,柳中和立马便没了火气,暗中捏紧了拳头,只想着自己定要再多加用功,博得一个功名,能护的了自己喜爱的女子,才是要紧。

如今他无权无势,又心疼这个表妹,只能踮起脚尖,朗声唤“汀兰小姐!”

众人闻声,纷纷望向他们,连带着,两位皇子也调转了视线。

“那个人是?”四皇子目露疑光,不由得看向年汀兰。

柳中和仗着年汀兰对他的喜爱,向来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这些日子,虽不见年汀兰再时时刻刻粘着他,但读书人嘛,总有那么些孤傲,一个人的喜爱,如何是那么容易就改变的?上一回在花园是意外,这一回,可能是她没有看见自己,柳中和自己都未曾发现,向来谨慎的他,已经因为年汀兰的喜欢,有些“恃宠而骄”了。

这种时候,竟然都还想着,利用年汀兰,来为年芷兰制造机会。

年汀兰被二位皇子簇拥,已经进了船里头,远远瞧着柳中和扶着年芷兰,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嘴唇轻轻的动 了动,便转身继续走,只四皇子给身边的人使了眼色,那人便绕过众人,直往柳中和而去。

不由分说,那人架着柳中和,径直将他扔下船,只因为,年汀兰说了“登徒子”。

仅仅三个字,便让柳中和再没有机会,能入得了四皇子的眼。

四皇子财大气粗,包下的船,委实是大,众人四下坐的坐,站的站,都还有些距离。

船厅中间,还有处极大的舞台,上头容纳了七八舞娘,还有三两乐师,好不热闹。

纵是如此,还略显宽泛,程淑想将年芷兰往四皇子那边带,却被人不着痕迹的挡下。

年汀兰的变化实在是有些大,弄得程淑都有些诧异,“你,回去的时候,再探探她的口风,如何我瞧着她,似乎对中和不似以往了?”

年芷兰点点头,目光不住的往四皇子他们那边望去。

有了玄胤在,玄渊似乎便冷静了许多,再不见先前对年汀兰的热络,只由着玄胤与年汀兰交谈。

玄胤姿容无双,又是当今炙手可热的太子人选,不论如何看来,玄胤都要更得年汀兰青眼一些。

玄渊独自喝闷酒,接连三杯,第四杯被年阶制止,年阶冲着他摇了摇头,“将自己喝得烂醉,便能成事了?”

“不喝又如何?说来你是想要给我说亲事,偏偏来了老四,你瞧瞧你妹妹那模样,见着老四与见着我,全然是两副面孔。”

玄渊打小与年阶交好,二人是同袍,更是至交,相互之间,几乎没有秘密。

年阶也有些神色严肃,“汀儿向来心思难测,不到最后一刻,你便不得放松。”

皇上给几个当婚的皇子,都明里暗里给了指示,年府嫡女,汀兰当婚,有花堪折,各凭本事。

“我一无受宠的母妃,二无无双的容貌,三无大好的前程,你那妹妹怕是瞧不上我了”玄渊摇了摇头,不由得自嘲。“再说了,玄胤已经来了,玄宸那个家伙,怕是也该来了……”

看着玄渊自暴自弃,年阶与卫玲珑不由得相互看了眼,“二殿下,妹妹自醒来后,性情变了不少。待我与夫君再多与妹妹交流,事情总会往好的方向来的。”

卫玲珑开解人,向来能够正好说到点子上,玄渊不由得看向卫玲珑,“果真?”

卫玲珑笑了笑,“果真!”

玄渊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端着酒杯的手,不由得紧了紧,性情变化?不由得看向年汀兰,只希望,一切都能顺着自己的心意来才好。

他虽与年阶交好,但到底没有亲缘,年家的势力不小,握在任何一个皇子手里,都是一大助力。

玄胤性情活跃,又生的一副好皮囊,年汀兰又特意与他交好,再加上幼时相识,二人片刻间便熟络起来。

“说来四殿下可还记得,我初次入宫,误将殿下当成了公主,少不得闹了一出笑话。”年汀兰巧笑嫣然,眼角眉梢,看着不远处的年芷兰母女,瞧着他们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那模样着实是有趣。

看看,若是没有自己,莫说与四殿下联手,他们就是与四殿下认识的机会都没有!

上一世,便是自己愚蠢,巴巴地将年芷兰引荐给玄胤,后头的事儿,怕是都是由此而起的。

玄胤咧嘴一笑,这一笑,更是了不得,看得能让人舍不得移开眼,一时间,年汀兰都瞧得有些痴了。

“你还好意思提及,那件事,时至今日都让我难以释怀。”

玄胤嘴上是在责怪,但面上却是笑意满满。

年汀兰看着看着,慢慢收起了笑容,玄胤,你到底是如何与柳中和,将我年府一门,斩尽杀绝的?

年汀兰的目光变得冷,玄胤也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视线,看向年汀兰的时候,不由得一愣。

“汀兰,汀兰?”

年汀兰被唤回了视线,“噢,抱歉,方才想起了一些事”

“你方才看我的眼神,好奇怪”玄胤心有余悸,方才年汀兰那模样,放佛恨不能将自己生吞了一般。

“好像,好像是要吃了一般”

年汀兰一听,侧脸带笑,说到,“四殿下倒是机敏,方才我确实是在想,吃掉四殿下”

“啊?”

既然已经漏了表情,年汀兰自然不会傻到否认,倒不如直白的承认下来,狡黠的笑了笑,“四殿下可听过一个词?秀色可餐!”

年汀兰话音一落,玄胤的脸上瞬间一阵潮热,不肖片刻,便是红云密布。

索性今日乘船游玩的人颇多,船里又有歌舞表演,年汀兰与玄胤隔的最近,二人之间的谈话,也就二人可以听见。

玄胤莫名又被年汀兰一阵调戏,一时间又羞又愤,竟不知该作何表现。

二人的一举一动,都被玄渊监视着的,瞧着一向狂妄自大的四弟,在年汀兰面前,仿似变成了一只小猫,玄渊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

“你这女人,如何敢调戏本王?”四皇子端起了架子,但语气里,却是半分责怪的意思都没有。

年汀兰幽幽叹了口气,反正她都是活过两世的人了,这男女之间那点事,不就是你调戏我,我调戏你?再说了,她对玄胤,只不过是略加动了动嘴皮子,哪里算得上调戏?“四殿下,你小时候又不是没被我调戏过,你的那个……”年汀兰不由得视线向下,直直地看向玄胤下身,吓的玄胤连忙加紧了双腿。“小时候随地撒尿,都被我看见过呢。”

年汀兰进宫的次数不少,与那些皇子公主,她是不喜欢与他们一起玩的,毕竟他们课业繁重,不像是她,小时候在边境出生,回来的时候,虽然也偶尔被母亲逼着学习,但不像是皇家子女那般严苛,故而,与他们向来不算是亲厚。

只是这个四皇子,是一个例外。

四皇子独得盛宠,比其他几个,都要聪明骄纵些,总是喜欢逃课出来。故而,他与年汀兰的交集最是多些。

只这三四年年,年汀兰为了逃避宫里,大大小小,刻意而为的安排,总不愿再入宫。

年汀兰不由得回忆起上一世,玄胤,与自己从小玩到大的玄胤,如何会与柳中和在一起,那般陷害年家?

“年汀兰,你若再提及小时候的事儿,小心我将你扔进河里!”

玄胤有些恼羞成怒,不由得提高了声音,年汀兰见玄胤总算是有了以往的模样,不由得抿嘴笑了笑。

“我久不进宫,这一见面,见你端着架子,还当你真成了个稳重的,没想到,三言两语,你又原形毕露了”

兜兜转转,年汀兰就是想逼出玄胤自己的样子,她如今,再不能像以前一样,什么事都不做他想了。

玄胤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满眼幽怨的看着年汀兰。

“四年了,你整整四年都不进宫,我又出不来,还不准我端个架子了?”

玄胤满腹委屈,当年年汀兰及荓之礼后,便再不进宫,这笔账,玄胤还未与年汀兰算过。

四年了?这四年,年汀兰又为何不进宫呢?只因为,四年前,柳中和来了年府。

年汀兰对柳中和一见倾心,念念不忘,每一日不见他,便心痒难安,如何还有心情再入宫?如何还能再顾虑侯府?

年汀兰想起自己那混账行径,不与皇室中人结交,不与其他大家族走动,少听了多少消息?失去了多少人脉?最后自己能被柳中和,神不知鬼不觉的设计,也是活该了!

“我进宫做什么?你出来做什么?”年汀兰带着笑,继续看着玄胤。

“你,你当真便不念着我?”玄胤气鼓鼓地,一张绝美的脸蛋,倒是更加惹人喜爱。

说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若是以往的年汀兰,当真是与玄胤脾性相投,若不是柳中和的突然出现,他们应该是一对吧?只是,上一世有柳中和,这一世,又有上一世的仇怨积压,年汀兰对如今的玄胤,也只剩下虚与委蛇了。

“四殿下说的净是混话,你如何出不来?如今你可不就与我们同游西河?惯会将事儿往我身上推,往后里,再不愿与你说话了!”

撒娇造作嘛,哪个女子不是手到擒来?

年汀兰前一刻将玄胤撩拨的心神凌乱,这一刻,却又来了性子,一会子媚,一会子娇,眼瞧着她跑开,玄胤急得连忙去追。

一船的人,都在或明或暗的观察着他们俩,见两人跑了,众人神色各异……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