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0章 突落水

作者:看人间
2021-01-11 09:01

第10章 突落水


船至湖心,夏虽将至,湖风一吹,却还是凉意频生。

年汀兰一路小跑至船栏,眼睛却是在时刻关注着玄胤,看他是否跟着来。毕竟,他得要在意自己,这戏,才能继续唱下去不是?

“我好容易满十八,求得父皇容我出宫一日,四下打听,知你要来这城西,我这是又紧张又期待,辛辛苦苦见了你,你就莫要再将这些时辰,拿来与我置气了。”

汉国的皇子公主,课业繁重,琴棋书画是基础,习武骑射,也是必修的功课。未满十八,几乎是没有机会出宫的,就是有机会,却也是没有那个时间,无人敢在出师前,耽搁一日的课程,就是生病受伤,也难见请假。

玄胤是皇上最为看重的皇子,想来,天赋聪慧是一回事,但他向来刻苦,说没有机会,也是实话。

年汀兰扶住栏杆,看着不远处,一直在岸上的柳中和,他长身直立,站在那里,直直的望着这艘船,他望的自然不是自己,但是年汀兰自在里头瞧见他,脑海里,便出现了一系列的计划,柳中和,也不知道你心心念念的芷兰妹妹,成了个弃妇,你还会不会这样护着?

有些时候,年汀兰觉得自己,似乎比前一世要聪明些了,那个时候,怎么就没有发现,四皇子对自己是有意的呢?

只是这个中意,是因为幼时情意,还是年家势力,那就不得而知了,总归他玄胤愿意为她年汀兰花心思,那么她也正好可以加以利用。

大家各取所需,也算是两全其美。

“那我该拿这些时辰来做什么?”玄胤比年汀兰高许多,年汀兰望向他,还得抬高了头,一双眼睛,看着他,那里头充满了揶揄,带笑的嘴角,看着让玄胤更加心神荡漾。

“四年前我不是就与你说过?我想娶你做我的正妃,你可愿意?”

四年前?年汀兰刚刚十四,那一年她的及笄之礼,是在宫里行的,皇后亲自主持,贵妃协助,满朝文武,尽数参加,说来,那是年府最为特别的荣耀。

就是公主,皇上也未曾这般行事。如今想来,之前是有多风光,之后便有多凄凉,到底是隆恩不定,叛国大罪,连一个辩解的机会都不曾给。

年汀兰“呵呵”作笑,看着玄胤,故作天真娇媚。

“你说我可愿意?”一句话模棱两可,但是那双眼睛,在勾引着玄胤,它在告诉他,年汀兰是中意他的。

玄胤自认为是年汀兰不好意思,想着幼时年汀兰几乎只与他交好,一时间便当年汀兰应承了下来。

心情颇为激动,一把将人抱在怀里,女儿家的体香,充斥着玄胤的鼻腔。

“下月端午,你定要入宫赴宴,届时,我便请父皇为我们赐婚。”

年汀兰在心里冷笑,却是故作娇羞,脸色绯红的推开玄胤,“谁要嫁你了?”

玄胤牵住年汀兰,“你我打小便性情相投,若不是自那一日之后,你便不再入宫,让我误以为你不愿意。你我之间的亲事,怕是早就该定下了!”

年汀兰思及四年前,及笄礼刚过,玄胤便是头一个为她献上生辰贺礼的,那个时候,他还与她一般高,少年的心思,总是敏感又羞涩,他开了口,没有得到她的回答。

之后,她回府便遇见了温文雅致的柳中和,她没有见过那样的男子,谦逊又卑微,勤奋又克制,她像是中了毒一般,喜欢上了柳中和。

再之后,她知道皇室中人的心思,便再也不愿意入宫,一心只想着,嫁给那个看起来不为权势所迷惑的雅致男子。

河岸有些远,年汀兰看不清柳中和的表情,她与玄胤这般亲密,也不知如今的他,可会有半分吃味?

“四殿下,我若是不答应,你待如何?”

“你为何不答应?你不嫁我,那你欲嫁谁?二皇兄还是三皇兄?”

玄胤步步紧逼,那模样,就像是抓住了红杏出墙的丈夫,满脸质问。

年汀兰被他逼得靠紧船栏,险些摔倒,连忙抓住他的衣领,形状暧昧。

“汀儿!”

一声闷沉大喝,二人齐齐望向声源,由于距离太近,两人的鼻尖有些微触碰,如同触电一般,玄胤猛地向后一退,年汀兰没了支撑,重心不稳,直直地往河里掉。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