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故事:老实女孩的鬼话
故事

生活故事:老实女孩的鬼话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金琳
2021-01-12 08:00

那年我小姨来陕西看望我母亲,向我讲了一个村子里发生的真实故事。

一九八五年河北省我村高中毕业教了几年小学的金宝真被辞退了教师工作,此时他已经结婚,并育有一儿一女,女儿三岁,儿子出生刚几个月。农村早已经实行了责任田,金宝真和金长发两人合伙买了一辆两用拖拉机,农忙耕田、运肥、拉庄稼,农闲拉货做生意。两人合伙把两家田地种的不错,生意合作的也较融洽。拖拉机轮流使用,共同保管。

一九八六年冬季的一天,拖拉机轮到金宝真使用,他开着拖拉机为灯明寺社办厂拉了一天货物,最后那一趟,卸完货,天色已晚,出发前得知自己的村庄晚上被公社放映队去放映露天电影。为了能够看上全场电影,他放弃了拉货时候行驶的柏油路,行驶上了土疙瘩近路,认为是空车,轻车熟路,他急着回家,把拖拉机开的很快。当拖拉机行驶到一条东西向的大河桥上,桥比河岸下的地面高很多,他因为开的快,下坡时候,拖拉机翻了。

金宝真被压在了拖拉机下面,那里前不靠村,后不靠店,天色已经到处漆黑一片。农民们大都在寒冷的冬天晚上不出门,金宝真在拖拉机的轰鸣声中呼喊着:“救命啊!救命啊!”他喊破了喉咙,不见有人走进,天越来越黑,他使出全身力气欲从拖拉机下面爬出来,一直挣扎着,然而,他的大半身躯被拖拉机压的死死的,受伤的部位鲜血不住地流……

金宝真一夜没有归家,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她全家人求助全村青壮男人们去找,人们根据他家人介绍的情况,一伙人顺着柏油路寻找,一伙人顺着土疙瘩路寻找,顺着土疙瘩路寻找的人们,出村后,到了距金庄七里地的大邢庄附近,远远看到了那条东西大河桥下面停着一辆拖拉机,不难猜出,那肯定是金宝真的拖拉机,大家奔跑到拖拉机近前,天色已经亮了,当看到拖拉机下面的金宝真,每个人的眼泪立刻如泉涌般流了下来……

金宝真身下的泥土都成了血红色,他的头探着,身躯被拖拉机压着,周围的土地被他扒的凹凸不平,拖拉机已经息了火,金宝真不知何时停止了呼吸……

金宝真,时年二十八岁,生前像个壮牛一样的青年,一米七八的魁梧身材,活生生地死在了拖拉机下面。听说那个地方不止一次出过伤亡事故。

金宝真出殡那天,他那二十七岁的妻子抱着不到一岁的儿子举着白幡,三岁的女儿被别人抱着,两个幼童披麻戴孝,可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的哭泣是因为抱着他们的人掉泪引起的,村子里看出殡的人们,料理金宝真出殡下葬的人们,无不掉泪。一是为金宝真年轻生命的去世痛惜,再是可怜两个年幼的孩子与那年轻妻子……

金宝真的合伙人金长发开着拖拉机送金宝真的骨灰进坟茔的路上,泪水撒了一路……

金宝真埋在地里后,村子里的人们都开始了各忙各的事情,他的去世毕竟与别人家关系不大,可是他母亲和妻子却一时间难以从悲痛中解脱,他母亲自从他死后经常休克昏过去。金宝真上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是他母亲最小的儿子,他父亲是在北京工作了一辈子的国家正式职工,不到退休年龄去世。他父亲去世后,按照北京他父亲工作单位根据国家政策,一是可以直系亲属接班,再是给500元钱抚恤金,两者让其家属挑一,金宝真的母亲因为私心要了国家补发的500元体恤金,她的大儿子和女儿都已经结婚,假如让那时候还没有结婚的金宝真去接班,金宝真不会死,就因为这个原因,他母亲后悔莫及,在他去世两年后也离开了人间。

金宝璟和妻儿老小,原本在村子里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他哥哥在泊头镇工作,一家人都在那里生活,两个姐姐都结了婚,都有了自己的家。他和母亲一起生活,母亲身体也硬朗,一夜之间,他家成了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生产队的土地都分到了户家,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这个顶梁柱一倒,他母亲虽然手里有那几百元钱,可是那不是他妻子和儿女的,他妻子要生存,还要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生活陷入了困境。

有一天,村子里那性格内向老实本分还没有婆家的漂浪女孩金领娣从地里干活回到家,一头栽倒炕上昏了过去,她母亲发觉后,大吃一惊,上前一摸额头,滚烫滚烫,大喊:“二(她的二女儿),快去请医生!”

她的话音刚落,昏倒在炕上的领娣突然睁开了眼睛,瓮声瓮气地说:“婶子,我是宝真啊!”

领娣的母亲听后,认为领娣可能是因为高烧原因,在说胡话。接着说:“领娣,你烧糊涂了,胡说啥?”

领娣仍旧粗声粗气地说:“婶子,我真是宝真,我有事情才来找你的。”

农村人大都迷信,四十多岁的领娣娘一下子意识到了可能是金宝真的灵魂附了因劳累生病的大女儿身躯,温柔地说:“宝真,你死的惨,大家都知道,婶子求你别来吓唬婶子一家。”“婶子,我怎敢吓唬您们一家?我知道领娣妹子是个好女孩,本分老实,性格又内向,在她嘴里从没有听到过一句谎言,所以,今天我是借她嘴巴说出我要说的话,假如不借个老实人说,恐怕大家不相信。”

领娣的娘对女儿的声音感觉真的就是金宝真生前的声音,认为金宝真的灵魂附在了领娣身上,说道:“宝真,你死的屈,意想不到的事情,是不是有么事情不瞑目?挂念着你的妻儿老小?去世前一句交代的话都不可能说,是个意外,意外啊!”

金领娣听后,眼泪哗哗掉了下来,哽咽着的声音仍旧是金宝真生前的语调:“婶子,侄子求您,派人去把我全家和村里的干部以及长发哥找来,我要当着众人说,我从小在您面前长大,我的声音您不熟悉吗?我真是宝真啊!”说完,又昏了过去。

时间不长,医生来了,村干部来了,金长发来了,金宝真全家都来了,还有左邻右舍看到人们纷纷到领娣家,也跟着随后进来了,三间屋子里,有站着的,有坐着的,挤满了人,都在看着炕上的病人。就在人们窃窃私语着的时候,领娣从昏迷中又醒来了,把满屋子的人浏览一遍,仍像金宝真的声音:“长发哥,你过来。”

在一门两暗的三间屋子里的外间屋站着的金长发从人群中走到领娣面前,领娣上前一把拉住金长发的手说:“长发哥,咱俩这么好,我的妻儿现在这么可怜,你不该把咱俩赚得钱属于我的那一些至今不给她们呀!你不该把欠我的钱至今不还给她们呀!”

从一个年轻女孩口里说出的这几句话,使得金长发立刻脸像关公,豆粒大的汗珠也顺着脸颊下来了。他的手被金领娣攥着抽不出,走不掉,金领娣继续说:“某月某日在某处你借了我几十几元钱;某月某日,我们俩的一笔生意,共赚了几百几十几元钱,你没有分给我;某月某日在某处买化肥,你带的钱说不够,我借给你一百几十几元钱,这些钱这么长时间了,你一直分文没有给我。”

金宝真的全家人和全屋子里的人听后,先是诧疑,然后又都把目光投向金长发。其中有个人问金长发:“是真的吗?”

金长发听后,不由不相信的确是金宝真的鬼魂附体说话,一笔笔的账目说的分毫不差,他的脸由红变黄,由黄变紫,尴尬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是手却被领娣紧紧地攥着不松开,无法脱身。

领娣突然泪流满面,仍是金宝真的声音:“长发哥,看在咱俩相好一场份上,看在那妻儿寡母的份上,兄弟求你尽快把钱还了。”说着就爬起来要向长发磕头。

长发见此情景,慌张地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这就去筹钱,把欠你的钱,全部还你妻子。” 说完,使劲掰开领娣的手,迅速走出人群离开了。

此时,金宝真的妻子已经泣不成声。金领娣对着金宝真的妻子说:“孩子他娘,我把你舍得苦,钱的事情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你才二十多岁,有合适的,只要不嫌弃我们的儿女,再找一个成个家。”金宝真的母亲听到那酷似儿子的声音后,当时就昏了过去……

满屋子里的人们,有的走了,有的闻听后又来了。约一个小时后,金长发拿着钱回来了,当着众人面,让金领娣看着如数交给了金宝真的妻子,并红着脸说:“因为最近事情较多,没有抓紧还这些钱,看这事闹的。”

人们看到金长发相信了金宝真的灵魂附体,这么快还了钱,良心没有泯灭。假如金长发不相信是金宝真的灵魂附在了金领娣身上,不承认那些钱,既是金宝真的家人和金长发打官司,也不会赢,因为死无对证,没有可以证明那些钱的任何物证和条子。

金领娣身体康复后,当有人问她在生病时候说的一些话是否记得?领娣说完全不知道,有人告诉她,生了一场病,做了一件好事,当她听到有人详细的把她生病中的言行告诉她后,羞得满脸通红,从此,一见到有妻儿老小的金长发就躲避或者低下头装作看不见。

农村人们迷信,是否真的有死去的人的灵魂附体?然而,那确实是个真实的事情,金长发还活着,金宝真的妻子儿女也都还活着,听说后来又改嫁了。

一个老实女孩的鬼话,却印证了金长发真的欠钱没有还,到底是怎么回事?至今在我的头脑里一直是个迷?

【作者简介】金琳,西安市退休者,近退休时开始投稿,至今在一些报刊杂志(纸质)和一些网络平台被采用发表诗、文300多篇,60多万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