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2章 周岁宴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12 09:01

第12章 周岁宴


平战侯府,府门高大,内院宽敞,可终究架不住宾客众多,许多夫人小姐,被卫玲珑迎到了后院,前头这才显得宽泛一些。

以往时日,年寻鲜少在府中办这等大庆,就是年阶两年前的婚事,也只是亲朋小聚,便算是成了亲。

原因自是简单,过去年寻驻守边关,鲜少在府,只何木珍带着年汀兰在京都留守。如今边关稳定,郑国与汉国签订了十年不入关的友好协议,年寻自是有了时日,在京都与家人团聚。

这一回,难得的赶上了年皓轩的周岁,在汉国,家中嫡长子周岁,向来是一等一的大事,就是寻常人家,那也是极力庆贺,更不消说,高门大院了。

年汀兰早早的收拾好了,在前院,陪同父亲母亲,还有兄长一同迎接宾客。

毕竟是侯府千金,学着与人交际往来,这是基本。年汀兰过去不懂,只想着将自己居守在后院一方,过着自己骄纵孤僻的小日子,后头被枕边人罢了一道,都还蒙在鼓里,那可是鲜血淋淋的教训啊!

曾志帆来的时候,大家都来的差不多了,年汀兰见着父亲匆匆前去迎接,何木珍给她使了一个眼色,曾志帆,这可是汉国独一无二的大学究,就是陛下也是敬重三分,他能来年府,当真是给足了年府脸面。

“曾大人!”

年寻是个武人,但尤为敬重文人,尤其是品行高洁,德高望重的文人。

“年侯!”

曾志帆头发花白,胡须半尺长,拄着皇上御赐的黑金檀木拐杖,由一个与年汀兰差不多大小的姑娘扶着,慢腾腾的走来。

曾志帆面带笑容,看起来颇为慈祥。

颤抖的伸手拉过年寻,他身边的小姑娘自动退到一边,由年寻代之。二人那形状,颇似父子。

“素之姐姐”年汀兰热络的与曾素之打招呼,素之连忙向何木珍行礼。

“年夫人安好!”

何木珍笑了笑,“好孩子,快同汀兰进去吧,她等了你许久了。”

素之道了谢,这才与年汀兰牵着手,往里头走。

“你的伤如何了?之前得了消息,听说你被年侯鞭斥,我与祖父在西南诸省讲学,又没得机会回来瞧你,真是担心死我了。”曾素之,曾志帆唯一的孙女,长了年汀兰两岁,性情温和大方,向来将年汀兰当妹妹一般对待。

年汀兰并不在意,笑了笑,“并无大碍,父亲打我,哪里下得去重手?”

姊妹二人,相互携手,一同往后院走去。

要拐弯的时候,年汀兰忽然停住了脚步,神色有些不自然。

“你,可放下过去那些事儿了?”

摘素之一脸豁达的笑了笑,“方才我与你兄长,不都见过面了?你瞧着,我可有什么不对的?”

素之向来大度,但是临时毁婚,这落到哪一个女儿家身上,不是极为丢面儿的事儿?

年汀兰到底还是有些担心,“我那嫂子,在后头待客呢。”

不由得提醒,说起素之,她与年阶,本就是打小便被众人看好的金童玉女,虽说没有彻底定下亲事,但两家人本就走得近,若不是卫玲珑的突然闯入,年汀兰早就该唤曾素之一声“嫂嫂”了!

曾素之幼年便失去了父母,一直是爷爷带大,打小曾年两府就走的比较亲厚,年汀兰的母亲,也是向来把曾素之当自己女儿一样对待。

大家都觉得水到渠成的事儿,不到最后,还当真不知道猜不到结局。

“行了,既然是你哥哥中意的女子,想来也不会与我再计较过往,你在担心个什么?”

素之牵着年汀兰,一同往后院女眷处走去。

年汀兰不由得叹了口气,忽然想不起,上一世,素之是何处境了?嫁人与否?嫁与何人?

依着曾年两家的交情,年府遭遇那等灭顶之灾,曾府怎么会没有任何动静?

年汀兰一时间陷入了自己的思绪,竟是半分也想不起,上一世,关于素之的事儿了……

就同曾素之说的那样,卫玲珑带笑相迎,两人客气有佳,好一阵寒暄。

曾素之甚至还单独为年皓轩准备了一分小礼,一串细银打造的连环锁,当着年皓轩的面,解了又套,套了又解,惹得小人儿颇为兴奋,高兴的不得了。

“今儿就劳烦妹妹,就帮着好好陪陪素之,我这儿实在是有些忙不过”卫玲珑这可不是客套话,年府向来未曾这般大肆摆宴,今日来的女眷不少,许多事,准备的再充分,却还是有纰漏,等着卫玲珑去处理。

“嫂子去忙,有事便唤我一身”

年汀兰与嫂子说话,曾素之却是已经私下望了望,见卫玲珑走了,便与年汀兰一同往角落去。

“你的影子呢?如何这会这般久了,都未见着?”

曾素之说的影子,便是年芷兰,打小便爱时时跟着年汀兰,吃穿用度,也总爱跟着年汀兰平着来,一个二房女,跟着侯府嫡女一样的待遇,说来也只有年家,这般不顾规矩了。

曾素之是个读书人,本想给年芷兰取个跟屁虫的绰号,想着不雅,便用了“影子”一词。

年汀兰耸耸肩,“谁知道呢?”将早就准备好的,曾素之喜爱的小点心递给她,“喏,你先吃点,正席还早呢。”

曾素之眉头微微皱起,接过年汀兰递来的东西。“她是这段时日都不粘着你,还是就今日……”

年汀兰看着曾素之,不由得打断了她的话,“素之姐姐,是想说什么?”

曾素之凝神看着年汀兰,“你与外头的人,结交得少,许多事,你听得少,见得也不多。你如今有爹娘护着,自是好命的,只是汀兰,姐姐还是提醒你,这事出有异,必有妖啊!”

事出有异,必有妖……

看来,除了她身边,明显不喜欢年芷兰的青鱼,就连曾素之,也看出年芷兰心思不正了!

年汀兰不由得将自己又是好一番暗讽,年汀兰啊年汀兰,你实在是太蠢笨了,所有人都察觉出来,偏偏你竟是到最后才发现。

“素之姐姐说的是,想来,待会儿会有好戏给咱们看的”

年汀兰早早便吩咐好了青鱼,盯紧了二房那边,事无巨细,都要一一报来。

曾素之听着,年汀兰这是,话里有话啊?

姐妹二人闲话家常,看着卫玲珑与众多夫人小姐,招呼往来,曾素之到不由得发出了感叹。

“你哥哥的眼光是不错,她比我更适合做你嫂子。”

年汀兰只笑不语,卫玲珑适不适合,一开始大家都不知道,只是到了如今,在其位谋其政,既然都是年府的少夫人了,这些应酬交际,自然是少不了了。

并不见得曾素之入了年府,就做不到她这样好,只是,身份不同罢了。

前院的人,来请入席,年汀兰与曾素之一同往外头走。

“汀兰!”

有人唤年汀兰,转身一瞧,是程淑带着柳中和出来了。

曾素之是知道这个柳中和的存在的,这两年,年汀兰写的书信中,少不得说柳中和的各种好话。

“二夫人!”曾素之见礼

虽然多年不见,但素之往日与年府交好,又因着那身世在那里,程淑满脸堆笑。

“曾小姐来了,这两年是长得越发俊俏了”程淑的客套话,听在曾素之耳里,已经是习惯,只笑笑便了了。

程淑依旧陪着笑,拉过年汀兰的说,“汀兰,我这不是听说曾大人回来了?这科考就快开始了,你待会若是见着有机会,便将你中和哥哥,引荐给曾大人,如何?”

前院开席,但桌席位置,是摆好了的,轻易不得乱动。

想来程淑也是知道,若要柳中和或者她自己,去与曾志帆结识,还是有些困难。

年汀兰带着淡淡的笑,看了看柳中和,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哪怕身上穿着青布的衣衫,也并不妨碍他像一颗青竹,看起来清高孤绝。

哪怕是上一世的记忆存在,她却依旧忍不住欣赏他,柳中和外表看来,当真是难让人不心动。

“中和哥哥可愿意?”

年汀兰盯着她,柳中和一直都未说话,这会儿听见年汀兰点名问他,稍有愣神。以往年汀兰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与喜爱,如今她的眼神,看来让人莫名有些毛骨悚然。

“曾大人是所有读书人心中最为敬重的,若能有机会结识,自然是极好。”

瞧瞧,这便是柳中和,就算是他求人办事,却依旧是一副,你求着,我求你的……

年汀兰依着挂着假笑,将曾素之微微拉过,“如此,中和哥哥先与素之姐姐认识一下,她是曾大人唯一的孙女,想必二婶已经与你说了吧?”

年汀兰这话,说的三人有些尴尬,读书人,在这个时候结识曾大人,这其中有什么样的心思,大家都明白。

曾素之与柳中和寒暄而过,二人与程淑告别,一转身,年汀兰便收起了笑脸,面无表情。

“那个人便是柳中和?看起来的确是个翩翩公子,但为何,我瞧着,你似乎不像是在信中那般中意他?”

曾素之读书万卷,许多人面心性,她都看的深。

年汀兰冷笑一声,“不过是一个贫贱书生,我又如何会中意他?”

年汀兰是侯府嫡女,虽说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家闺秀,但她打小在边关长大,与乡民野人,共同生存。如今她虽女凭父贵,却向来没有眼看人低过,她这莫名其妙,对柳中和生出来的鄙夷,来的着实让曾素之有些奇怪。

“汀兰,你变了!”

曾素之瞧着年汀兰,颇为认真,这般说。

年汀兰笑了笑,捏了捏牵着的曾素之的手,“放心,我再变,对素之姐姐的情意,总不会变的。”

曾素之无奈的摇了摇头,“你啊,竟说些不害臊的!”二人一路带笑,相互调侃。

一脚踏进前院,却又是另一幅神情!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