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16章 易相逢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觅朝云
2021-01-12 11:00

第16章 易相逢

“甄夫人有心了,交给我吧,诶——”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甄姬那张明艳到挑不出一丝错来的脸,兰儿紧随其后:“王妃身体不适,不便见客。”

看甄姬那非进来不可的架势,宋嘉禾微微调整了表情:“无碍,让她进来吧。”

甄姬挑衅般冲兰儿挑挑眉,径直坐到宋嘉禾床边的凳子上,将托盘中温热的玉碗递给她。

宋嘉禾正要接过,却听她半开玩笑半认真道:“妾身在里头放了砒霜。”

两双同样让人看不懂的璀璨眼眸对视片刻,宋嘉禾微微用力,拿过碗便仰头将药汁喝了个干净。

药依旧很苦,但她在甄姬面前连眉头都没皱一下,面无表情道:“若真有毒,我便能毫不费力地赶妹妹你出王府了。”

“王妃果真冰雪聪明,”甄姬笑着道,“难怪昨晚能想出那样的法子争宠,啧,那又乖又软的模样,妾身看了都忍不住心动。王爷昨夜,肯定对您极尽疼爱吧?”

甄姬竟以为她退回小孩儿心智是装的?宋嘉禾无言以对,如果是周显或郑何,这样争宠的法子或许有用,但在梁淮安面前就不够看了。更何况,她从未想过要对他曲意逢迎,只要梁淮安能替她报仇,她就能扮演好妻子,甚至是母亲的角色。

对上甄姬玩味的目光,宋嘉禾捏了捏拳,她早上便说过,今日谁提昨晚之事她跟谁急,可偏偏昨晚给她看病的也是她。她忍了又忍,才开口问:“我入府时间不长,也自问从没为难过你,为什么你跟我说话总带着股火药味呢?”

甄姬目光坦荡:“因为您分去了王爷的爱啊。”

宋嘉禾松了口气:“你放心,我不会跟你争宠的。”

“难道您不喜欢王爷吗?”甄姬的声音陡然拔高了几分,目光微闪地紧盯着宋嘉禾,脸上也没了往日惯有的笑容。

这反应让宋嘉禾怔了一下,她不明白甄姬口中所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平心而论,她不讨厌梁淮安,可同他在一起的时候还是难免紧张。所以,她对他应该不是那种男女之情吧?

正要回答之时,宋嘉禾突然在甄姬眼中看到了微闪的火光,仿佛她只要说一个不字她就会勃然大怒。她自然不怕甄姬生气,也不在乎她的感受,可不知为何,那个到嘴边的“不”字还是变成了“不知道”。

“你很喜欢王爷?”

甄姬毫不犹豫地点头:“自然喜欢。”

这一刻,宋嘉禾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像是在羡慕甄姬能清楚明白自己的心,又像是害怕即将弄丢什么珍贵的东西。总之,她没有开口说话。

“呵,这还真是有意思。”甄姬说着就要离开,却被宋嘉禾扯住了衣袖,再转过头时,对方已经从枕头下拿出了一个小木匣,上面细细刻着几只仙鹤。

宋嘉禾解释道:“上次你拿镯子买我的簪子,实在是亏了,昨晚又替我把了脉,我想你什么都不缺,但看起来应该挺喜欢金银首饰的。这对耳环是我前两天刚做好的,就当做谢礼送给你,希望你能收下。”

那是对精致的珍珠耳环,表面光滑柔润,乖巧地镶嵌在镂空的金壳中,好似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美人。甄姬喜穿红衣,给人的感觉也是明艳动人,可宋嘉禾却总觉得那些款式复杂的首饰配她俗气了些。

唯有珍珠,最衬甄姬的气色。

甄姬将耳环放在手心,摩挲片刻,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眼中竟隐隐有水光泛出。半响,她直接换上珍珠耳环,也不照镜子,便笑着对宋嘉禾道:“多谢王妃,妾身很喜欢。”

“喜欢就好。”宋嘉禾想,她方才应该看错了,一对耳环而已,甄姬不至于感动到抹眼泪。

为了让尚在病榻的宋嘉禾好好休息,梁淮安连续两日都没在清风苑过夜,但似乎也没去红梅馆。听着兰儿不断絮絮叨叨,宋嘉禾突然觉得她特别像妃子手底下负责打探情报的丫鬟。

“小姐,你起来做什么?再休息最后一天吧。”

宋嘉禾伸了个懒腰:“我早没事儿了,你收拾收拾,咱们去颐和茶馆。”

颐和茶馆是群英会众人接头歇脚的地方,有传闻说,那从不见人的茶馆老板就是群英会会长,也就是那个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的英雄。

梁帝好大喜功,大兴土木建造行宫,国库一年比一年空虚,最后自然是把主意打到老百姓头上了。除了寒冷的冬天,春夏秋三季他都能想出收税的名目来,交不起税的就一户出一个壮丁修宫殿,连男丁都没有的就负责去工地上做饭缝衣。

工事繁重,壮丁们每日做五个时辰的工是常事,吃的也不好,监工还动辄非打即骂,百姓们到最后往往是又穷又苦,还得整日提心吊胆,害怕京城传消息来说自家男人死在了工地。

如此两三年,民怨早已沸腾,可手无寸铁的百姓始终斗不过朝廷。就在这时,群英会横空出世,他们武功极高,经常把从富绅贪官拿盗来的钱财换成粮食趁夜放入农户院中,偶尔还有帮着喂鸡喂猪的,深得百姓喜爱。

因此,即使颐和茶馆位于京城最繁华的嘉隆大街上,也没有一个人透露群英会的行踪,反而会在官兵面前打掩护。

每每想起同群英会的结缘,宋嘉禾都苦笑不已——当年二位黑衣侠士到相府偷窃,不巧被她这个大小姐撞上了,他们原想将她绑在柱子上,却没想到宋嘉禾直接打开了库房里的暗格,还问他们这些够不够。

她知道百姓们过的苦,有机会便往颐和茶馆送钱,这次也是想把从梁淮安拿讹来的银票送过去。

宋嘉禾和兰儿换上寻常人家的装扮,打后门出了府。到了颐和茶馆,兰儿哪哪都觉得不对劲,扯了扯她小姐的衣袖:“这些小二,怎么一个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

正说着,一魁梧大汉便重重将茶壶跺到桌前,还没来得及转身,一只毛笔就精准地打到了他后脑勺。账房老先生一脸严肃:“又忘了规矩是吧?”

那大汉讪笑一声,重新拿起茶壶,又轻轻放在桌上:“二位姑娘请。”

目睹了全过程的宋嘉禾问兰儿:“这叫凶神恶煞?”

兰儿撇撇嘴,将目光转向一旁,半响更加疯狂地扯了扯宋嘉禾的衣袖:“小姐!王王王王王——”

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坐在最里边儿与白发老人对弈的不是梁淮安又是谁?

顾不上吃惊,宋嘉禾拉着兰儿就想离开,却听背后传来他清晰无比的声音:“夫人这是要去哪儿?”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