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17章 醋意浓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觅朝云
2021-01-12 11:01

第17章 醋意浓

平日里,梁淮安总爱穿一身黑底织金卷云纹长袍,看上去清冷华贵,像极了傲寒的雪松。而现在,他穿着青灰色粗布衣裳,头发一半披散一半用发冠束起,嘴角还噙着笑,不像王爷,倒像新考上的秀才。

莫说是兰儿了,就连宋嘉禾都吃了一惊。

颐和茶馆里的人似乎大都与他相熟,亲切地唤他五郎。

隔壁桌那长相淳朴的男子打趣道:“白日做梦呢?这么漂亮的姑娘能嫁给你梁五郎这么个瘸子?”

此话一出,周围人都哄笑了起来。

老百姓说话直白,尽管这些笑声中不带嘲讽,只是单纯地打趣,但宋嘉禾还是不忍有人在梁淮安面前喊他瘸子。

于是,她施施然走过去坐到他旁边:“刚寻了一圈没看见你人,原是躲到这个角落下棋来了。”

周围人见她真是梁淮安的夫人,眼中闪过些羡慕和惋惜,随即又怪他不够仗义,成亲这么大的事都藏着掖着。

“别嚷嚷了,人成亲管你们什么事儿?尽瞎凑热闹。”与梁淮安对弈的白发老人在桌面敲敲棋子,示意他继续下棋。

梁淮安收回双手伸了个懒腰:“不下了,我夫人都来找我了,还下什么棋?”

老者急了:“至少把这局下完吧?老夫马上就能赢你了!”

“省省吧,”梁淮安脸上浮现出少见的得意之色,在棋盘山落下一子,“你已经没有活路了。”

这步棋让老者着了迷,立马垂首研究起棋局来,不再阻拦二人离开。

梁淮安让宋嘉禾推着他回到了她方才坐的那张桌子。

“夫人来这儿干什么?”

“逛累了,进来喝茶。”宋嘉禾镇定自若,“王爷您呢?”

“你刚才没看到?”

“您来这种地方就是为了下棋?”

梁淮安饮下一小口茶润了润嗓子:“高手,就喜欢在这种地方下棋。”

宋嘉禾不知道高手是否真的有这种爱好,她只知道,梁淮安方才喝水的茶杯是她方才用过的!

他动作太快,宋嘉禾阻止的话都还没说出口,薄唇就精准无比地贴上了她方才碰过的杯沿。

她脸颊一热,倒满另一杯热茶递给他:“王爷,您喝这杯吧。”

“不要,本王怕烫。”

于是,宋嘉禾眼睁睁地看着他喝完一杯又倒一杯,热茶都是从一个壶里倒出来的,刚才怕烫,现在便不怕了?

裴原提溜着两只糖葫芦走到门口,瞥见王妃和王爷在一起后立马随手将糖葫芦送给了路过的小孩儿,冲进去道:“王爷,我钱袋丢了。”

虽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梁淮安还是拿出一些碎银递给他。裴原拿了钱,像是突然发现一旁的兰儿似的,道:“走走走,我们一起去买糖葫芦。”

“我?”兰儿来不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就被裴原拉出了茶馆。梁淮安嘴角微微勾起,心想这个月该给这小子涨月钱了。

宋嘉禾若有所思:“怎么你们主仆二人来了这茶馆都像变了个人似的。”尽管裴原平日里傻了些,但她还是很难想象出高手侍卫抱着糖葫芦啃的样子。

“变了吗?”梁淮安笑的意味深长,“本王还有很多样子,你都没见过。”

宋嘉禾正待说话,楼梯上便匆匆走下来位白衣男子,朝二人拱手道:“不好意思,在下有些事情耽误了,梁五爷和宋姑娘久等了。”

来人名叫易清远,是颐和茶馆的管事人,也是宋嘉禾这么多年与群英会接触的人中唯一一个以真面目示人的。

等等,他刚刚也叫了梁淮安,难道说,他也和群英会有联系?

宋嘉禾抬眸,正对上梁淮安探究的眼神,二人相顾无言,只能尴尬笑笑。大概,这次谎话被戳破的速度,是他们有生以来最快的一遭。

易清远将二人请到厢房后,才说出心中的疑惑:“怎么,原来梁五爷同宋姑娘是认识的吗?”

梁淮安抢答道:“介绍一下,你口中的宋姑娘正是我的夫人。”

见宋嘉禾并未反驳,易清远立刻表示祝福,随即不知又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那二位以后,还是各给各的吧?”

“……”生意人果然会抓关键信息。

宋嘉禾小声问:“您也在偷偷支持群英会?”若是真的,她也算不上吃惊,毕竟有了群英会,梁淮安也许能更快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不是偷偷,”梁淮安道,“颐和茶馆的风老板同我是好友,我是光明正大地给他送钱。”

宋嘉禾眼神顿时亮了几分:“真的?”

这世上,能让她真心敬佩的人少之又少,梁淮安勉强算一个,而风老板则是地位最稳的那一个。虽然他从不以真面目示人,但传闻中,风老板不仅轻功了,常于飞檐走壁之间将贪官家盗个干净,而且还光风霁月,将换来的钱尽数分给了百姓。

梁淮安神色怪异地点了点头,又听宋嘉禾说:“那你能带我见他一面吗?”

“风老板今日不在馆中,您要实在想见也只能等下次。”易清远敏锐地察觉到一股醋意,忙出来打圆场,掏出账本,“二位今日不如先……”

梁淮安财大气粗,直接拿出一叠银票,不肖详数就知道肯定上了一万两银子。相比之下,宋嘉禾手中那薄薄的一张银票就显得很可怜了。

而且,梁淮安越看那张银票越觉得眼熟,在易清远即将接过的时候按住了它,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宋嘉禾:“你拿我给你的钱来送给我好友?”

“有什么不可以吗?”宋嘉禾将银票从他手中抽出,递给易清远,“大家都是为了支持群英会,又何必分你的我的呢?”

梁淮安眼皮突突直跳,自己话都说得如此直白了,为什么她还能抓错重点?

这份不爽,直到坐上了回府的马车都没能消散。梁淮安虽然看着冷,但对她是很温和的,平日里重话都没说过一句,如今突然冰坨子一样坐在对面,搞得宋嘉禾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方面,她不清楚梁淮安为什么生气,另一方面,她很讨厌这种被别人的情绪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如果梁淮安真替她报了仇,那她就会留在他身边一辈子。一辈子那么长,不知道要生多少气、吵多少架,次次都要哄的话,岂不是很麻烦?

宋嘉禾想,决不能惯着他。

然而半响后,她还是拿着串还剩三个的糖葫芦在他眼前晃了晃:“很甜的,王爷要吃吗?”

甜丝丝的味道绕进鼻尖,像极了那晚宋嘉禾唇上沾染的秋梨糖的味道,梁淮安抿紧的薄唇终于慢慢松开,咬了一个糖葫芦下来。

马车里比较暖,山楂表面的糖衣有些融化,但梁淮安还是觉得,很甜。

宋嘉禾刚松一口气,又听对面人口齿不清地说:“听说,你给甄姬送了对耳环?”

“嗯,她替我把脉煎药,那耳环就当是谢礼了。”

梁淮安眉头微皱:“本王照顾了你一夜,为什么没收到谢礼?”

这事他不提还好,提了后宋嘉禾立马回想起他是怎么“照顾”自己的,羞愤得恨不能跳下马车自己走回去。

见对方低着头不说话,梁淮安得寸进尺道地凑近道:“本王想要个玉扳指。”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