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网恋,我被她骗了三次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一场网恋,我被她骗了三次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希字拆开念什么
2021-01-12 07:00

楔子

“我骗了你,我根本没喜欢过你……”

微信对话框发来这段话的时候,我气得快疯了,一下就把手机摔在了地上,它黑暗的屏幕碎裂开来,像一张巨大的蜘蛛网,我的情绪被牢牢地捕捉在这网络牵绊中。

“Amy,什么叫没喜欢过我?!难道这半年以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只是简单的微信网友吗?”

换了工作手机重新登录微信,我发出这段近乎咆哮地质问语音后,就犹如石沉大海迟迟没有回应,我不禁心凉了一半,难道我真的被骗了?

第一章 漂流瓶之恋

我和Amy之间发生的事情要追溯到六个月之前,那天深夜我闲来无事,就在微信打捞了一个漂流瓶,打开后是一段很特别的语音——

“我渴望阳光,可我永远活在黑暗。”

声音是很磁性好听的御姐音,配合上缓慢低沉地语调,充满神秘地颓废感,它魅惑着我鬼使神差地回复了一句——

“永远活在黑暗?莫非你是嫦娥姐姐?我是后羿,我射个太阳下来给你玩好不好?”

等了很久也没见回应,我玩了一会手机游戏就睡了,等到了第二天的深夜,这位神秘的小姐姐才给我回了漂流瓶消息——

“呵呵,你真幽默。”

非常高冷的回复,我一下子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好在对于征服欲特别强的我来说,也不是难事,我找了一张自己拍得非常美的日出照片发了过去——

“嫦娥姐姐,太阳射下来了,送给你。”

这次的回复非常快——“谢谢你,很美。”

于是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漂流瓶里聊上了,只是她一直迟迟不肯加我微信,后来经过我两个多星期坚持不懈地发每天拍得太阳,这位小姐姐终于通过了我的微信好友申请。

她的头像是一个白加黑的镜面人影子,朋友圈也出奇地单调,只有一些白天上课的打卡记录,没有自拍也没有其他。

相比之下我的朋友圈就丰富多彩了,我会在上面晒我的日常:自己做得美食、健身运动打卡、偶尔写得比较不错的文章、还有少数自己的摄影作品。

“嫦娥姐姐,我叫博衍,在上海做摄影师。”

“我叫Amy,在杭州一所大学表演系念大二。”

我很好奇她的长相,忍不住问:“表演系?那你一定很漂亮咯?我可以看一下你的照片吗?”

Amy很长时间没有回复,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唐突了,吓到了她,就又发了一条过去——

“不方便的话没关系的。”

没想到这次Amy居然真的发了一张照片过来,我激动地手机都快掉到地上,点开看到这张照片,把她和自己幻想中的Amy重叠——精致立体的五官,清冷的眉目,长长的波浪卷头发。

我在心底发出一声赞叹,果然是一位高冷御姐型的美女。

从此之后我对Amy的聊天越发热烈起来,只不过Amy白天好像课业都很忙,一直都不怎么理我,等到了晚上八点她下了自习以后,才会认真回复我。

而我的工作还比较轻松,平时都是自由接单,所以也能配合到她的时间,随着和Amy的接触日深,我了解了更她多不为人知的一面。

Amy的家里不太支持她学表演,因为家里条件并不是很好,而是希望她高中毕业就去工作,而她自己为了改变命运,拼命说服家里人才能上大学,自己还要打工。

但是今年家里的顶梁柱父亲生病了,家里的收入来源已经断了,Amy已经在考虑要不要辍学去打工赚钱养家。

我听说以后,压根没有怀疑过Amy的话,就直接通过微信给她转了一笔数目不菲的钱,鼓励她继续念下去。

“Amy,这钱你先给家里应急,你以后工作了可以慢慢还我。”

“谢谢你,博衍。”

这次转钱事件后,Amy对我的态度也好了许多,有时候白天在上课也会简单的回一下我的微信消息,到了晚上甚至会接我的语音电话,只是还不能接受视频。

等到我们聊了差不多两个多月后,我发现Amy一给我发消息,我都可以秒退了游戏去回复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

我精心写了一段告白,在零点到了七夕情人节的时候发给了她——

“亲爱的Amy:

在大家对挂在嘴边的“我喜欢你”耳濡目染到乏极,你感受到那些忽远忽近都是我不敢表露的情意。我守着长夜喂着蚊子和你谈天说地,我秒退了游戏接了语音,这些无声地行为都是在表达我喜欢你。

我的郑重其事让我不能用浅显急躁的形式去定义彼此的关系,只有用来日方长的朝夕去衍生出关联的根系,如果我有幸目睹眷恋在日升日落间野蛮生长……

愿你能做我的黑夜,那我便是你的光明,从此昼夜交替、生生不息。”

或许是被我情真意切的情书打动了,Amy看完以后破天荒主动给我打了视频电话,屏幕那头出现了一张娇羞含蓄地俏脸,一颦一笑顾盼生姿,比照片上还好看上几分,这让我欣喜若狂。

渐渐地我们就发展到了晚上会连着麦聊天,直到聊到彼此都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六点,Amy醒来会挂了语音收拾收拾去上课。

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将近3个月,我对Amy的精神依赖越来越严重,上海和杭州离得那么近,我渴望去见她一面——

“Amy,我喜欢你,我真的好想见你。”

回答我的是持续了12个小时的沉默,我等得差点都想放弃了,终于到了深夜Amy回了一条——

“博衍,我也喜欢你,你来杭州找我吧,我想告诉你一些事。”

我连夜购买了第二天下午上海去杭州的高铁票,然后第二天上午先去商场精心挑选了一条手链,准备作为见面礼送给Amy。

可奇怪的是这一天,我从醒来一直给Amy发消息,她都没有回,甚至我打语音都没有接。

我坐在高铁上很忐忑,我在想Amy是不是后悔答应要见我了?还是出什么事了?我有点担心,决定先去她的学校,亲眼见到她才放心。

等到了Amy的学校,等在她的教室门口,我还是略微地踌躇了一下,在门口徘徊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拦住了一个正要进去的男同学——

“同学你好,我想找一下表演系306班的王梦洁同学。”Amy告诉过我,她的真名叫做王梦洁。

“王梦洁?我们班没有叫王梦洁的人啊,有个叫王梦婷的你认不认识?名字差不多。”

我顺着这位同学的手指得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Amy坐在那里听课,我没有打扰她,就在门口等她下课。

我内心还在纳闷:为什么Amy要把自己的名字故意说错一个字?是防备我吗?

第二章 我骗了你

终于等到Amy下课走了出来,我站到她面前,她捧着书低着头走路没瞧见我,一下就撞到了我怀里,手臂被我胸前的挂饰勾住,划出一条血线,手上的书掉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这位同学,我没看到你。”

Amy看都不看自己的手臂,只顾着和我道歉,仿佛不认识我一样,捡起书就要绕过我走了,我叫住她——

“Amy,我是博衍。”

听到我的声音Amy的脚步一顿,接着头也不回地发疯似的跑了,我猝不及防下追去,偌大的校园,根本连她的影子都找不见。

我停下来脑袋还有点嗡嗡的,Amy是怎么了?我自问长得阳光帅气,再加上常年坚持健身运动,身材也很不错,不至于见光死吧?

我掏出手机给她打微信语音,被拒接,我接连打了几个都被拒接后,我发了文字消息过去——

“你怎么了?怎么见到我就跑了?”

过了好一会,Amy才回了一条消息给我:“你回去吧,我不想见你。”

我有点不甘心就这样回去,继续给她发消息:“Amy我们昨天说好要见面的。”

“你就当我没说过这些话。”——Amy

对于兴致勃勃地过来被泼了冷水的我,这句话未免太过无情和儿戏了,我有点憋屈和愤怒——

“原来你就是纯粹耍着我玩的对吗?一边说着喜欢我,叫我过来杭州看你,一边又这样侮辱我!”

发完这句话我就想把Amy的微信删了,但是想到自己之前还借了一笔钱给她,就忍住劝自己不要冲动。

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那一幕——

“我骗了你,我根本没喜欢过你……”——Amy

看到微信对话框发来这段话的时候,我气得快疯了,一下就把手机摔在了地上,它黑暗的屏幕碎裂开来,像一张巨大的蜘蛛网,我的情绪被牢牢地捕捉在这网络牵绊中。

“Amy,什么叫没喜欢过我?!难道这半年以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只是简单的微信网友吗?”

换了工作手机重新登录微信,我发出这段近乎咆哮地质问语音后,就犹如石沉大海迟迟没有回应,我不禁心凉了一半,难道我真的被骗了?

我意兴阑珊地在杭州街头逛了一下午,然后就随便坐上了一辆环线公交,坐上车就昏昏欲睡,等我被公交车司机叫醒,这时候已经晚上9点半了。

我打开手机看到了Amy发的微信——

“博衍,不是这样的,我是喜欢你的,也很想见你的。”——Amy 20:05分

“你在哪?我去找你。”——Amy 20:08分

“你接我语音啊?”——Amy 20:20分

接着Amy一直隔几分钟就给我打语音电话,直到我醒来,我心里在冷笑:这又是什么操作?

“我去找你的时候,你怎么扭头就跑?”——我

“事情有点复杂,你在哪?我们面对面说好吗?”——Amy

我想了想,就是为了见她才来的杭州,那的确有什么问题都该见面说清楚——

“你把定位发我,我打车过去找你吧,我也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等我到了定位上那家咖啡店,Amy已经等在小包间里了,她看到我激动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想要冲过来,却又停止了脚步。

我这时候才真正的面对面好好地看了一下她,原来真的有“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那样诗里形容的女孩子。

“Amy……我是博衍。”

Amy俏生生地站在里,脸色怯怯地和我对视着,她的眼眶已经泛红,听到我出声唤她,终于忍不住扑进了我怀里,紧紧抱住我——

“我知道你是博衍,我朝思暮想的博衍。”

这时候的Amy和白天我见到的Amy,除了长得一模一样以外,行为举止判若两人。

“Amy,白天我去学校找你,你那样子对我……是在同学面前不好意思吗?”

“不是的,博衍你白天在学校见到的那个不是我,是我的妹妹王梦婷。”

我一脸懵逼:“妹妹?双胞胎吗?”

Amy点点头,继续解释:“嗯,其实我们家只有我妹妹在上学,而我在工作,对不起博衍,我骗了你。”

我喝了口水冷静了一下,我需要时间消化这些,因为我从来没有听Amy提起过她有个双胞胎妹妹,而且我隐隐约约种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我低下头使劲想哪里不对劲的时候,看到了桌上的手机,对了!是微信!

“为什么你和你妹妹共用一个微信?”

听到我的质问,Amy脸色一向变得苍白,她犹豫了一下才慢慢说了出来——

“我们家穷,只买得起一个手机。”

说完后Amy的脸色就变得很窘迫,眼泪水在眼眶里一直打转,咬着牙没有让它掉下来。

我看到她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一下就软了,坐到她身边搂住她说,明天去给她另外买一个新手机。

“博衍,我妹妹很讨厌你,所以如果白天我妹妹对你说了什么,你都不要相信她,等晚上回来我回解释的。”

期间Amy一直在强调不要相信她妹妹,我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她妹妹会讨厌我,但是还是选择相信Amy,就点点头答应了她。

我们就这样静静地靠在一起说着话,不知不觉夜色已深,我把Amy送到她在校外租的房子门口,

依依不舍地放开她的手。

她站在门口,冲我挥挥手:“博衍,你回酒店早点休息,我明天再来找你。”

我笑着点点头,看着她转身进屋,我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Amy手上有那条下午被我挂饰划伤的疤!她又骗我!

我气得手都开始抖了,她为什么要撒谎?她明明就是王梦婷。

我决定明天白天再去Amy的学校堵她,当着她所有同学的面问她,看她还敢不敢撒谎。

第二天我又去了传媒学院,这次我直接进去了表演系306班,坐在了不知道该叫她Amy还是王梦婷的人身边。

“我知道你会来的。”这次她没有惊慌失措地躲开我。

“你究竟是谁?”

她收拾了桌上的书本,站起身对我说:“去我住的地方,我慢慢和你说。”

第三章 Amy已经死了?

我跟着她去了出租屋,她拿出了一本相册给我看,里面记录了两个双胞胎小女孩从小到大的样子,原来她们真的是双胞胎姐妹。

“那你究竟是Amy还是王梦婷?”我放下相册问她。

“我现在是王梦婷。”

我听着这些话又开始懵了:“现在是?你什么意思?”

“我的确有个双胞胎姐姐,她叫王梦洁,但是她一年前就出车祸死了。”

“死了?”我大吃一惊。

王梦婷停顿了一下,纠结了好久终于说出了真相——

“我和我姐姐从小感情特别好,我们两个很有默契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都说双胞胎有心灵感应其实不是的,是因为我们兴趣爱好都相同,又生活在一起。”

王梦婷抚摸着两个人的合影,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她继续说着:“我们家庭条件不好,我爸爸左腿有轻微残疾,妈妈智力有点低下生活都不能自理,我和姐姐从小都特别懂事,几乎寒暑假都会去打工补贴家里。”

王梦婷陷入了痛苦的回忆当中,低着头捂着脸,哽咽地继续讲——

“我和姐姐都想要学表演,但是家里的条件根本供不起我们两个一起上大学,而我姐姐为了让我能上大学,高中都没念完就去工作了,我上大学的学费都是我姐姐打工赚的,她说我们两是一体的,谁上学都一样。”

我看着眼前泪流满面的女孩,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默默地给她递过一张纸巾。

王梦婷接过纸巾,却没有擦眼泪,还是任由泪水肆无忌惮地在脸上滂沱,她接着说——

“我姐姐就在我学校附近租了这个房子,我们住在一起,我可以将学到的东西也教给她,因为我能拥有的,也是她提供给我的,本来这样也挺好的,只要我学有所成接到工作,那我们家的情况就会有改善了,但是没想到……”

她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语调却变得极其难过:“但是没想到我姐姐在下班路上遭遇了车祸,抢救无效死亡,我非常非常难过,一直无法接受她死了的事实,所以我开始扮演她。”

“扮演她?”我愣了一下。

她点点头,解释到:“我很爱我的姐姐,她去世后,我想让她用另一种方式继续在这个世界活着,我就在夜晚的时候,想象自己是她,然后用她的行为习惯方式去生活。”

原来是感人的姐妹情深,但是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那我们之间的关系……”

“那是我用姐姐的身份爱上你的,如果她在世的话,你就是她喜欢的样子:善良、幽默、温暖、热情,会拍照还长得帅。”

我糊涂了,那如果只是因为我是她姐姐王梦洁会喜欢的样子,那眼前这个人却是王梦婷,我们该如何处理现在的关系?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擦了一下眼泪,脸红红的非常不好意思地说:“我扮演姐姐已经有点走火入魔了,短时间内我可能无法走出来,但是说到底Amy就是我,所以如果你也能接受,那我们试试看继续发展。”

事情发展至今,感觉我只能自己去慢慢接受Amy这个设定,还好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不然我可能上当受骗的感觉会更严重些。

“可是为什么你扮演的Amy,叫我不要相信白天你说的话?”

王梦婷脸上闪过稍纵即逝的慌乱,但她立马收拾好了表情说:“因为昨天的我并不太愿意接受你,我也试图去和自己扮演的姐姐商量,说服她不要和你恋爱,但是没有用,那现在事情都这样了,我只能试着走出来。”

我低下头沉思她的话,她见我还是犹犹豫豫的,就过来拉起我的手,盯着我的眼睛柔声说:“博衍,你会愿意陪着我,给我时间让我从失去姐姐的阴影里走出来的对吗?”

她这一声博衍让我一阵恍惚,仿佛眼前的这个人就是6个月以来陪伴我的Amy,我心软了下来。

“我会的,我可以介绍心理医生给你,希望对你有帮助。”

“我可以看心理医生,但我扮演的Amy一直不愿意,我有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演戏演到走火入魔吗?我无奈地说:“等Amy出现,我帮你劝劝她。”

王梦婷点点头:“早上的六点到晚上的八点是完全的我,其余时间我都深陷在扮演姐姐的状态里。”

等接受了这个设定后,我有点忐忑地等着晚上的Amy,我不知道她又会和我说些什么。

而说了这么多的王梦婷,由于情绪起伏太大,现在看起来很累,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在看着她熟睡的脸,只觉得既熟悉又陌生。

我昨晚一直怀着心思,也没有睡好,现在困意也渐渐地上涌,就趴在边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脸,我醒来发现是Amy,因为她看向我的神情很温柔,这是白天的王梦婷不会带给我的感觉。

原来天已经黑了,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王梦婷嘴中所说的她扮演的Amy上线了。

我刚想开口说话,Amy把一根手指放在我嘴巴拦住我:“博衍,我听到我妹妹说的了。”

她的表情很古怪,我有点琢磨不透,只听她仿佛在自言自语:“我很爱我的妹妹,如果她能接受你,愿意让你在我身边,那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我也愿意配合去看心理医生。”

那真是太好了,我兴高采烈地给智博打电话:“智博,我交了女朋友了,但是她遇到了一点心理障碍,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智博是我的初中同学,出国留学以后,回来做了一名心理医生。

在电话里面简单说了一下Amy的情况,智博建议我带她去他的工作室,让他做个详细地评估。

我征询了Amy的意见,她点点头表示可以,于是我们商量了一下,Amy决定跟着我回上海治疗,然后在上海看看能不能找一份兼职,暂时就借住在我那里。

我意识到自己马上要和一位大美女开启同居生活了,虽然这位大美女现在有一点点的缺憾,但是并不影响我对美的渴望。

第四章 死的人是王梦婷?

三天后的白天,我带着王梦婷约见了智博,智博对她做了专业的评估,等结果出来的时候,智博单独把我叫到了房间。

“我说博衍啊,你要有心理准备。”

“你说吧,我准备好了的,我连最坏的结果都想到了——是不是精神分裂?”

“别那么武断,还需要做更全面的评估,我需要接触下另一个她。”

我迫不及待地问:“那是怎么个情况?”

“她就是姐姐去世受的打击太大,一下心理上接受不了,再加上没有做好心理疏导,长此以往积压,就产生了这种行为,但是从她能清晰的认知到这一点情况,又不太像精神分裂,可能就是创伤后应激障碍,所以我觉得她如果坚持配合做心理治疗,完全有可能康复。”

我一听有希望康复,特别开心:“能治就好,我会带她治疗的。”

智博笑着打了我一拳:“你小子可以啊!为了美女,这都不嫌弃?”

我嘿嘿嘿的干笑着,她又不是那种危害别人生命的精神病,只是创伤后应激障碍,这有什么好嫌弃的,心疼都来不及呢。

“还有一点就是我建议你带她去医院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我发现她对温度已经失去了感知。”

我不解地问:“什么意思?”

“我助理给她倒了一杯咖啡,递给她的时候不小心洒在她腿上了,那么烫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还有就是上海最近对降温了,可她还穿得那么单薄,我怀疑她已经对温度没有感知了。”智博解释到。

回家的路上我问了王梦婷关于对温度感知的这件事,她居然很直接地承认了——

“我的确失去了对温度的感知能力,感受不到热也感受不到冷,很奇怪的是:我在扮演我姐姐的时候,又是正常的可以感受到温度。”

既然Amy的状态下能感受到温度,说明身体是没有问题的,我认为可能还是心理上的问题,也就没有当一回事。

随着王梦婷刻意和我培养感情的基础上,我们之间原本还有一些隔阂也渐渐地在消失,我开始习惯白天的梦婷和晚上的Amy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感觉,甚至还有点刺激的感觉。

我也完全明白了一开始认识的Amy在漂流瓶里那句话:“我渴望阳光,可我永远活在黑暗。”

可我还是喜欢黑夜的Amy多一些,这个Amy温柔善解人意,会更比王梦婷要契合我。

只是随着智博对她治疗的深入,Amy状态下的她出现的时间越来越短,接下来梦婷再进行一个月的封闭式心理诊疗,智博说就她可以完全走出来了。

可是梦婷在接受智博的封闭式心理诊疗期间,事情又发生了反转——

她留在家里的手机,房东有电话打进来是我接听的,说是她在杭州的出租房他要卖了,愿意赔付违约金叫我们去把东西搬走。

我就开车去了杭州帮梦婷收拾东西,正当我在房间里面打包东西的时候,门口突然进来一个中年男人——

“你是谁?你怎么在我女儿的房子里?”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他的左脚,我记得梦婷说她父亲的脚有残疾,果然。

“伯父你好,我是梦婷的男朋友,房东说房子要卖了,她现在在上海有事耽搁了,我就来帮她收拾东西。”

没想到这个男的一听到我说是梦婷的男朋友,一瘸一拐地就过来拿起他的拐杖打我,一边打一边骂——

“梦婷都死了多久了!你他妈的是个小偷吧!”

我脑袋一下又懵逼了,死得不是Amy吗?怎么又是梦婷死了?

好不容易稳住了王爸爸的情绪,我才从他口中得知一些事情的真相,虽然和我之前我了解到的没有什么出入,但是出车祸死的那个人是妹妹王梦婷。

我一下子消化不了这个消息,也不敢和王爸爸讲我和他女儿的遭遇,只是木然地继续听王爸爸唠叨——

“我有两个漂亮的双胞胎女儿,我可骄傲了,我们家梦婷还考上了大学,将来要做演员的!可老天爷怎么就不长眼呢?”

原来活着的那个人就是Amy,可是Amy为什么又骗了我,要说自己是王梦婷。

“小伙子!小伙子!”王爸爸用力把发呆的我摇醒,我回过神来问怎么了。

“那个你应该是梦洁的男朋友吧?梦洁现在在哪里?”

“那个伯父,梦婷她……”我忽然反应过来那个人不是梦婷,就改口说“噢、那个梦洁她在上海治病,我带您一起过去吧。”

我没有解释活着的梦洁非说自己是梦婷这回事,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了,我打了个电话给智博简单说了下情况,我决定带着王爸爸一起回上海,去找Amy当面问清楚。

等我和王爸爸到了智博的诊所,已经是晚上了,Amy已经忐忑不安地等在那里,她看到王爸爸后愣了一下,但是下一秒还是扑进了他的怀里,父女俩抱头痛哭。

过了一会Amy转过身来看我,发现我黑着脸很生气的样子,她有点害怕地拉着我的手说——

“对不起博衍,我又骗了你。”

我抓着自己的头发,心里乱糟糟的,我吼到:“你到底是谁?”

“我是王梦洁”Amy见再也瞒不下去了就坦白了“我接受不了我妹妹死了的事实,所以我就想用她的身份活着,时间久了后我觉得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所以不是王梦婷在扮演Amy,而是你在扮演你妹妹?”我觉得有点可笑,感觉自己被耍着玩一样。

Amy摇摇头又点点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扮演,我已经无法掌控梦婷的思想行为,我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可我不知道她想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

而智博在一旁皱着眉头看着我们,忍不住插嘴到:“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她不是在扮演王梦婷,她是真的分裂了一个王梦婷的人格出来。”

“啊?”

“简单来说Amy有两个人格,第一人格是她自己,而她深爱的妹妹死亡对她的打击很大,演变到后来分裂出来了第二人格,而这个第二人格就是她自己想象中的妹妹。”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但是也不难听懂:就是Amy有了两个人格。

智博继续说:“而且因为之前错误的引导,加上第二人格的刻意侵占,她的第一人格已经在逐渐慢慢消失,要不是这次你及时发现,可能到这错误的引导治疗后,她就只剩下第二人格了。”

我吓了一跳不禁有点后怕,要知道我喜欢的那个人是Amy,既然活着的人是Amy,我可不希望她消失。

可Amy不这么想,她居然哭着恳求智博:“医生求你继续按这个方法治吧,这样我妹妹就可以活在这个世上了,我消不消失没关系的……”

“不可能的,我们做不到,而且现在你必须要去正规的大医院进行临床治疗,强制性地心理干预。”

Amy哭着闹着,甚至下跪求着智博继续用之前的办法治疗,她为了姐妹情深甚至说愿意牺牲自我,让另一个人格活着占据她的身体——

“我不去!我不能让梦婷消失,她好不容易又在我身体里活过来,求求你们了。”

“Amy,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你妹妹梦婷,如果你不愿意接受正确的治疗,我也无法接受和你妹妹在一起啊,更何况这只是你自己分裂出来的人格,不是真的梦婷啊。”

Amy听我这么说愣了一下,她紧紧抱住我泣不成声:“博衍我不想失去你,可我也不想让梦婷就这么消失……”

“梦洁,这样下去也不好的,你妹妹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你因为她变成这个样子。”

接下来的3天,经过我和王爸爸不断的劝说,Amy终于同意去医院接受临床治疗。

后记

半年后,我去接Amy出院,医生告诉我她已经完全痊愈了,虽然还需要长期服用药物巩固,但是至少不会在出现第二人格的状态了。

我将信将疑地和Amy生活了将近一个月,有时候我还会刻意在白天试探Amy,可欣喜地发现Amy真的没有再出现过王梦婷的状态了。

我开心得做了一大桌子菜替Amy庆祝,Amy吃得津津有味,尤其是我做得水煮鱼,她赞不绝口。

“博衍,帮我倒杯水好吗?太辣了。”

我正在看电视转播的一个球赛,听她这么说,就随手拿起刚烧好的电水壶,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倒着水,不知不觉杯子满了,水溢了出来烫到了我。

“啊!”我疼得大叫。

“怎么了?”Amy赶紧过来看我,我不想她担心,就摇摇头说没事。

她听我说没事,就放下心来,看到我倒好的水,顺手拿起杯子一口气喝完了,然后把杯子递给我,叫我再倒一杯。

我拿着滚烫的杯子,内心却一片冰凉……

我又被她骗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