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自古以来就是名人雅士聚集的高雅之地
散文

散文:青楼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何湾
2021-01-12 12:00

少时读姜夔《扬州慢》:“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遂对青楼有莫名的好感,感念其神秘、悠远、不可接近。大约自春秋战国时期,青楼的雏形已经形成,至唐宋时期发展至巅峰,到清朝渐至衰落。

古代的青楼,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样子:一个浓妆艳抹的老鸨,站在大门口朝过往的客人搭讪勾引;一群衣着靓丽红粉飘香的妓女,在大堂的楼梯口嗲声嗲气地招徕顾客;然后就是在厅堂里穿梭的各路猎艳的好色男人,左拥右抱,逢场作戏。我们在影视剧中看见的这个场面,根本不是青楼,而是“窑子”,所谓“逛窑子”,就是去嫖娼而已。真正的青楼,其本义是指贵族富贵人家豪华精致的青砖青瓦的楼房。到唐代的时候,逐渐演变成了烟花之地的专称。向上追溯,自齐国管仲设女闾开始,到近代走向没落,青楼在中国历史上存在上千年,而能正经的进入青楼的女子,并不是那么低俗,而更多是经过专业培训,经过层层选拔之后才能坐堂的。那么某种意义上来说,青楼应该绝对算得上是个高雅的地方。一般的青楼女子都是卖艺不卖身,被称为“清倌人”,而那些偶尔接单做做皮肉生意的则是称为“红倌人”,这一点是两者的根本区别。到后来,人们谈及“青楼”则色变,暧昧猥琐,青楼就逐渐沦落为“窑子”了。一个事物从诞生到消亡的过程,总是经历许多的变迁,而最后,人们往往忘却他最初来时的路。


其实青楼自古以来就是名人雅士聚集的高雅之地,一部青楼史就是半部中国文化史。青楼女子大多身怀绝技,风雅卓然,在文艺上颇有造诣。《全唐诗》中收录有青楼女子作品126首,令人叹为观止。至于其他达官贵人,风流雅士也是把青楼当作一个宴饮聚会之所,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词人墨客都和青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前面提到的“杜郎”即晚唐诗人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留得青楼薄幸名。”把自己仕途的困顿,失意的惆怅抒发得淋漓尽致。而北宋婉约派大词人柳永则是大半辈子都耗在青楼里;秦观有词:“琼枝玉树频相见,只恨离人远。欲将幽恨寄青楼,争奈无情江水、不西流。”欧阳修有“追想少年,何处青楼贪欢乐”的词句。看来古人把青楼当作抒发内心愤懑、寄托人生离愁别恨之所。

很久以前,我似乎在盐官镇附近某个地方偶遇一青楼古建筑,和电视中看见的相去甚远,整个院子已经破败,门楣都已剥落,墙根的石板上长满了青绿色的苔藓。楼上空无一人,游人从沿河的窄巷走过,好奇的也只是拿出手机拍个照,不久之后也就删除了,这个曾经繁盛的青楼也就慢慢淡化消失在记忆里。然而古代的文人墨客是幸运地,他们尚有一处这样的宴饮之所,来寄托心灵,告慰局促踬簸的人生境遇。他们或单来独往,或三五成群,在青楼酒肆里,指点江山,在人生得意或失意的转角沉吟往事。而我们在熙熙攘攘的现代社会里,几乎再也找不到一处可以让心灵安息的地方,这股宏大的潮流,裹挟着我们不停地奔走,永远看不到尽头在哪里,何处可以观照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忍看朋辈成新鬼,怒向刀丛觅小诗。借用鲁迅先生的这句诗来诠释这个时代找不到一个故人的悲哀,他们都在时代的洪流中沦陷下去,连最后的呼喊都悄无声息。大家都在忙着,忙到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十几年前,和三五好友在杭城各处山脉或徒步或骑行的场面已经沉睡在记忆里了,我们有多久没有出去走一走?至于相聚于某处清雅之地,把盏话桑麻那更是奢望。

凤箫已远青楼在,水沈谁、复暖前香……断云残雨当年事,到如今、几处难忘。”我踯躅在青楼残影的高墙下,冬夜清寒的风,为我送来一盘冷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