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控
小说连载 操控 故事

小说:操控(15)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兰叶V
2021-01-13 13:00

保姆的脏事暴露后,对我痛下杀手(33)

“荷小姐,家里已经翻了底朝天,就是不见……”云姨把后面的那句话隐没了,即便不说,也知道是找不到了。
 
怎么会这样,明明已经如此小心了。
 
石荷趔趄一下,扶助楼上的朱红圆木扶手,费了好些气力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云姨,你最后一次见小豆子,是在什么地方?”石荷保持镇静,目前计划是否顺利尚未可知,不可以提前暴露了。
 
石荷深吸一口气,继续问许云,“你仔细回忆,我们知道得越多,找回小豆子的可能性越大。”
 
找回小豆子,替姐姐照顾他余生,这一直都是石荷的心愿。
 
许云有点畏惧石荷,因为小豆子确实是她带下楼的。“我,我想起来,好像是他跟我到楼下的仓库去放东西,我上楼时……忘记叫他了。”许云说着,开始吧嗒地掉眼泪。
 
对于心虚的人来说,眼泪是她们的武器,许云此刻企图用哭来蒙混过关。
 
可她才开始嚎一声,就被石荷呵斥住了,“云姨,麻烦你不要在我面前哭。清秀,你最后一次见小豆子是什么时候?”石荷看到许清秀畏缩着站在旁边,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
 
“快午饭时,我拿了些葡萄干给小豆子吃。”许清秀说话有点吞吞吐吐的。
 
她这个人向来没什么主见,此刻知道是姑姑出门带着小豆子,还把他弄丢在楼下,她想要替许云说话,但怕效果适得其反。


这几人正在屋里闹得如火如荼时,北京开往河北的高速上,一辆套牌的小汽车已经被交警拦下。
 
车上正坐着一个天真懵懂的小孩,此刻他瘤黑的眼珠子盯着窗外,轻轻一笑。
 
交警伸手把他抱下,塞了好些玩具进他怀里,把他哄得兴致正高。
 
在北京的周宇正盯着电脑在监视孩子身上的定位器,知道他们在预设的站点停下,他大舒一口气。“这一条小鱼而已,费了这么多功夫。”说罢,周宇跟旁边的人击掌而笑。
 
“去把孩子接回吧,可不要有什么闪失啊。”周宇五指在桌上轻敲一阵,想了想,又把自己收藏很久的一些书籍拿给那名警员,道,“把这些图册也带去给那孩子吧,小男孩,或许会喜欢这些手枪机车的图册,带去给他打发时间吧。”
 
想了想,他给石荷发了信息告诉她小豆子已经安全接到站点,让她放心。
 
石荷看到这则消息,心中大松一口气,也不必再跟许云演戏了。毕竟,许云是一个将要面临牢狱之灾的人。
 
石荷向许云和许清秀摆摆手,心态跟刚才截然不同。
 
“小豆子走丢这件事,我不打算追究了。云姨,你在罗家这些年,应该知道,罗家待你不薄,我姐姐待你不薄,你摸一摸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这些年,对得起我姐姐吗?”
 
云姨被石荷这突如其来的话问懵了圈,心想到底不是自己的亲孩子,小豆子不见了,她还能如此镇静?


“云姨,你是不是在想,为什么小豆子不见了,我却如此镇静地坐在家中训斥你?”
 
屋里十分安静,没人敢在此刻说话。
 
石荷转身进了房间,从保险柜拿出一沓发票,脸色突然像乌云密布的天,那沓发票照着云姨的脸甩过来,“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些,这些是什么?”地上,手写的发票、收据撒了一地。
 
“我姐之所以容你忍你,想必也是因为你那卧床不起的母亲吧?我在国内时,我姐就跟我说过你的情况,那时,她只是淡淡地说,你需要钱。可我没想到,你居然敢偷拿罗家的东西出去变卖。”
 
“你在罗家的这些年,吃的穿的,我们也绝没有亏待了你,工资也是按照行业的高标准给你发的,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呢,非要私下偷卖罗家的东西,偷卖我姐的东西。”
 
石荷心中有不爽,本来这些话她可以不说,但是这些憋屈的事不吐不快,非说不可。
 
许云原本还是一副可怜相,被石荷这么一说,怒上心头,双手紧握,连那指甲都嵌入了肉里。可她仍旧低着头,垂眉顺目什么话也不多说。
 
“云姨,你记不记得,我姐姐的卧室为何会装一个摄像头?”石荷挪步走到主卧的门廊下,当初装摄像头的位置还留下了印痕。
 
当时石媛患上抑郁症,罗俊生怕她轻生,让云姨时刻监视着石媛。
 
可石媛有时候会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这样一来,谁也不知她在屋里会不会一时想不开。
 
许云自知自己责任重大,就建议罗俊生安装摄像头,这样能时刻监视石媛的在房间里的举动。可那个摄像头已经很久不用了,那日为何突然开启,且并未录下石媛跳楼的前因后果?
 
石荷实在想不通。


许云听她这么一问,竟疯了似地笑笑,“石荷,也就是你这样的人,一辈子没有受过穷才会觉得必然是罗家有什么地方对不住我,我才会如此恩将仇报。
 
可对我来说,憎恨一个人,哪里需要什么理由,你们成天吃喝玩乐地享受,而我呢,我不过是罗家圈养的看家狗。狗吃不上饭了,从主人手中抢口食吃不是挺正常的吗?可你姐呢?她是怎么对我的?”
 
“你还在国内实习那年,我母亲病重,我不敢请假怕她扣我工资,只能偷摸着说老家有一位亲戚在城里住着,我月休的时候去看她一两回。有一次去的时候,医生说我母亲急需要做手术,但手术费要十万。我哪里有钱啊。
 
刚好那晚,太太叫我上楼帮她拿东西。我看到一沓崭新的钞票摆在床头,足足有十捆。那一沓钞票,对罗家不算什么,但是它却能救我母亲的命啊。”
 
许云声泪俱下,往事依旧让她难以自持。
 
“所以你偷拿了我姐的钱?罗家除了你是外人,还有谁会偷拿那笔钱?要是钱不见了,不用你说,我姐肯定知道是你拿的。”石荷想不到云姨居然这么大胆。
 
“知道又如何,我总不能看着我母亲垂危却见死不救吧?”许云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又道,“当天晚上,我就借口有事出去了。偷偷把钱拿给我妹妹,给我妈交上了住院费。”
 
“可我再回来时,太太已经发现钱不见了。她把我叫到楼上,跟我说让我月底就辞工回家,那笔钱,就不再追究了。”
 
“可是我妈妈刚做完手术,她还需要钱,需要营养费,我哪里能在那个时候辞职呀。我把我的难处跟太太说了,希望她能再留我一个月。”许云说这些话时露出一丝愧疚。
 
石荷只觉得胸口绞痛,“我姐居然信了你。”
 
“她是个善良的人。”许云想起石媛,终究有点不忍,“可我也没有错啊。我知道她不想留我了,也不可能介绍我到别家,如果她跟家政公司说出我的行为,那么我往后在这个行业就混不下去了。所以我必须留在罗家。”


为了留在罗家,许云越陷越深。
 
罗俊生好面子,如果他要是知道石媛背叛自己,定然会把石媛赶出家门,这样,她许云就能继续留在罗家了。
 
“有了那样的心思,我托人在乡下买了那种药,就是喝了让女人跟男人欢好的药,在小豆子四岁生日时,偷偷地把药混进果汁。我又找了人,在晚上约她出去。可是我没想到,她那晚居然不喝果汁,而是喝了酒。”
 
石荷想起小豆子生日那晚,确实有一杯果汁摆在姐姐的手边,但那晚大家都很开心,她顺手拿起来喝了半杯,后来剩下的那半杯,被罗俊生喝了。
 
那晚的羞辱重上心头,石荷只觉得胃中酸痛难受,猛然冲过去按住许云,“原来竟是你,给我和姐夫下了药,是你毁了我们家。”
 
石荷虽情绪激动,但她哪里会是许云的对手,三下被许云反按在地上。
 
“我当时准备的果汁,也并非要害谁,我不过是想要留在罗家,我哪里有错了?要是你姐喝了果汁,跟别人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她离开后,罗俊生断然不会赶我走。”许云高声吼叫,在她这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已经被诠释得十分到位了。
 
“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害死我姐的。”石荷强力在地上挣扎,双眼猩红样子十分可怖。连许云看了也是一怔。
 
许清秀在一旁手足无措,不知此刻应该帮谁。


南苑华府的楼道上进了几个便衣,里里外外围了一圈。
 
周宇在外敲门,敲了几次没见有人回应。
 
“大个,你来,用电锯钻。”周宇让出一步,让那高个的警员扛着电钻直接把那个门上的锁钻开,周宇抢先进去。
 
屋里全是杂物,书籍衣服错落不齐。
 
二楼的人已经听到了电锯声,许云知道有人进来,但并不知是周宇他们,仍把石荷按在地上。
“我今天办完最后一件事就要离开了,你为什么非要拦我。”许云完全失去了理智,揪着石荷脖子上的衣服,愤恨地喊许清秀下楼去看看谁进来了。
 
“不必挣扎了,你们今天走不了。”石荷喘着粗气,逼问许云,“说吧,当初你是如何逼死我姐的?”



阅读其它篇章:操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