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 故事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3章 大戏起

作者:看人间
2021-01-13 09:00

第13章 大戏起


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三人早早便来了,与年侯、曾志帆、还有丞相岳中,几位朝中大臣坐在一桌。

因着与程淑的谈话,年汀兰与曾素之,是来的最晚的。

她们与何木珍,还有那几位重臣的夫人女儿坐一桌。

她们与何木珍,还有那几位重臣的夫人女儿坐一桌。

匆匆道了歉,年汀兰与曾素之在桌子西面落座,恰好与二皇子背对背。

年汀兰如芒在背,这三位皇子,都来年府,想来有些事儿,是迫在眉睫了。

曾素之低声调笑,“虽说这个时候这般说不合时宜,但汀兰,这三位皇子都来,你可该如何是好?”

年汀兰故作不知,“这是侯府荣耀,爹爹的事儿,与我何干?”

曾素之瞧着年汀兰那表情,“你这女子,便是被这府邸关的太紧,万事都看不出个苗头来。”

曾素之是好意提醒,如今三位皇子与年汀兰同时适婚,皇上迟迟不肯降旨,还不是在等她这个侯门小姐说话?

二人接头接耳,说的小声,在这众人纷纷交流的吵闹空间,本无人可听见。

但偏偏二皇子是个习武的,耳力本就好,又特意关注,两人的谈话,自然是一字不漏的传到了耳中。

不由得微微侧身,瞧了瞧说话的曾素之,女子,太过聪明,不见得是件好事儿。

只是年汀兰,大智若愚,眼里看得到,心里想得到,偏偏面上不露,嘴上不说。说来,再是要好的姐妹又如何?

年汀兰,才是真正的心思深沉之人。

玄渊的手指在酒杯上反复摩挲,看着一桌子的人,看着一桌子人,都似有若无的讨好玄宸与玄胤。

玄宸毕竟是中宫嫡子,在众人的眼中,他成为太子,是情理之中。

但皇上久不立太子,如今又专宠贵妃,玄胤又是个天赋聪颖的,一向得皇上喜爱,故而,如今太子之位空悬,众人便又多了一份讨好……

“怎么?看着羡慕了?”年阶作陪玄渊,看着玄渊若有所思,不由问到。

玄渊笑了笑,“有什么羡慕的?你父亲虽然保持中立,我不还有你么?”

玄渊如今,最大的助力,便是年家,年阶!年阶的妹妹,他是势在必得的,就是得不到年寻的支持,但至少,年寻不会偏颇一方。

年阶下意识看了看四周,他与玄渊从小到大,玄渊有什么样的心思,他是极为明白的,只是如今,大家都还在韬光养晦的阶段,有些话,说出来还是要慎重些。

“二殿下喝多了?”

年阶皱着眉头问到,这宴席刚刚开始,他便已经开始胡言乱语,再这样下去,那还如何得了?“未曾,我的酒量你是知道的,今儿是你儿子的周岁宴,我还是会有些分寸。”

喝醉酒的人,总不会自己觉得醉,玄胤、玄宸与众人觥筹交错,玄渊一个人独自喝着闷酒,究竟喝了多少,已经没得数了。

玄渊显然已经开始话多起来,年阶看着众人已经开始慢慢注意到他们。

连忙将玄渊扶起,“父亲,二殿下有些不胜酒力,儿子先将他扶回后院休息”

年阶与玄渊交情颇深,大家都是知道的,只一个是无权无势的皇子,一个是没有手握实权的平战侯世子,大家都还不怎么放在心上。

见着玄渊眼皮已经有些耷拉,年寻连忙叮嘱,“小心些,莫要怠慢了二殿下”

年阶点点头,一转身,却在路过年汀兰的时候,交代了句,“妹妹,去帮忙泡一壶浓茶来。”

年汀兰还来不及反应,人已经走开了。

“素之姐姐,你可吃好了?要不要与我一道先去走走?”

年府的下人并不多,这个时候怕都在忙,青鱼又被她使唤出去,关注二房那边的动静了,年汀兰身边,也没得个可以使唤的人。这样一来,倒也只有她亲自跑一趟。

毕竟还是女儿家,必得不那些官宦夫人,终究规矩要多一些。

年芷兰整个宴席都未曾出席,究竟在卖什么关子,大家都不知道,只是如今几位皇子都在,左不过还是念着他们的,年汀兰瞧不上王妃一类,但那可不代表,她乐意见年芷兰心想事成。

只是,就在她前脚一走,后脚,程淑便给不远处的柳中和使了眼色,要他跟着去,这会儿宴席已经快要差不多了,稍后大家便会去看戏,程淑,可是给大家安排了一出极好的“戏”!

想着想着,程淑倒是控制不住的笑起来,今日之后,这侯府嫡女,怕是就只能嫁给那个穷书生了,说来,还多亏了那个二殿下,说起来还是个行军打仗的,没曾想,竟是那般不胜酒力。倒是给她创造了个,极好的机会。

“汀兰小姐”

茶水室离客房有段距离,年汀兰与曾素之形影不离,柳中和跟了许久,只能在这半道上趁此机会唤了一声。

自昨日起,程淑便在与柳中和交待。

“年汀兰可是侯府嫡女,如今就是那些皇子都在争。做了侯府的女婿,何愁前途?”

柳中和一直在程淑处吃穿,程淑除了偶尔脾气不好,大多时候,程淑待他算是不差。这些年来,年安从军在外,程淑也是一直将他当儿子一样对待,细心谋划。

“可是,芷兰妹妹……”

芷兰向来懂事,对她母亲,算是言听计从。柳中和对年芷兰,喜爱又心疼,在他心里,想要一心呵护的,便也只有他的芷兰妹妹了。

程淑脸色微微变化,“我知你待你妹妹极好,只是,你们若在一处,一无倚靠,二无前途,日后,你怕是就连如今的日子都给不了她。和儿,待她好,并不是将她留在身边,而是要将她送往能给予她生活保障的地方。”

“姑姑,我今年便会参加科考,想来能谋得一个差事”

柳中和还是有些不甘心,让他就这样放弃,一个让他心疼的女子。

程淑摇摇头,冷哼一声,“莫说你如今还未参加,前途未卜,就是你中了举,朝中无人,你当你能谋一个多好的职位?穷乡僻壤,七品县令,你能忍心,芷儿跟着你去受那苦楚?”

程淑的话,抽的柳中和一颗心,生疼生疼的。

见柳中和半晌未说话,程淑转了转眼珠子,继续说“和儿,你就听姑姑的话,你娶侯府嫡女,芷儿嫁宫中皇子,便是对你们最好的安排。芷儿一声荣华,你也前途无量,你们两兄妹,都能有一个好归宿,姑姑就是死,也安心了!”

言犹在耳,柳中和心下衡量,到底还是觉得前途要紧,打算听从程淑的安排。

年汀兰那日在西城河之事,虽然封锁的严,但大家都略有风影可闻。

柳中和今日要做的,便是将他与年汀兰之间的“情意”,暴露在众多世家门阀眼前,这样便可盖过西城河之事,他与年汀兰,便也只有板上钉钉了!

见是柳中和,曾素之颇有些暧昧的笑了笑,拿过年汀兰餐盘,“你的中和哥哥来了,我替你去送茶水,你们聊啊”

年汀兰面色微变,相同的场景,开始出现了。

柳中和终究是要通过这一手段,来促进他们的婚事,直接了当,将他们的关系暴露在众人面前。如此一来,年侯就是再不想同意他们的婚事,那也得同意了。

年汀兰想起前一世,虽然场景不同,但毕竟他们想出来的法子还是一模一样,当真是命运啊,一切都是看自己的选择了。

“素之姐姐,稍候我有礼要赠你,你送去了,便速速过来”

年汀兰拉住曾素之的衣裳,特意小声说。

素之倒是有些诧异,“你又寻着好看的帕子了?”

年汀兰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曾素之素来喜欢收集手帕的爱好,年汀兰投其所好,也跟着搜罗,故而曾素之一看年汀兰那模样,便晓得她是又寻到好帕子了。

“一块双面金丝绣,苏州林大师生前绣的最后一块兰花帕,待会给你。”

年汀兰记得,当年,她费尽心思搜罗了那块帕子,交到柳中和的手上。

曾志帆虽然洁身自好,但因着曾素之这一喜好,年汀兰便教柳中和,将那一块帕子,赠给了曾志帆。

也正因此,曾志帆待柳中和,总归是要更加优厚一些。

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便也是由此而来。

这辈子,年汀兰却不打算,拿那一块帕子来个柳中和铺路了。她得要利用那块帕子,让柳中和,身败名裂,还没有开始,便失去了希望。

曾素之心里头有了念想,眼瞧着柳中和等在那里,“这可是你说的,我迫不及待想要看那一方帕子,待会可别怪我来打扰了你们。”

年汀兰笑着点点头,“我只是与他说一两句话,无所谓打扰不打扰,你快去快回便是。”

如果不是年汀兰想要制造机会,让柳中和与她在一处,她如今是当真不想与他独处。

此前在花园中,她便故意将那一方手帕掉落,听青鱼打探的消息,柳中和一直保存在他的房间,今日可是好容易,带在身上了。

也不知,是要作何打算?

他并不知素之的喜好,若是他想要用来讨好曾志帆,也无从谈及。

那一块帕子,柳中和一直没有归还给她,也没有转赠给年芷兰,想来也是知道它的价值的。

柳中和清贫,又有读书人的清高, 但是夫妻多年,年汀兰如何不知,那只是柳中和表面的模样?

暗地里,柳中和在朝中能力不错,一路升迁,偶有受贿行贿,年汀兰也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毕竟柳中和不止一次说,他的俸禄不高,比不得年府,常年得皇上赏赐,他不想年汀兰因此少了在年府的待遇,故而收些无伤大雅的钱财,也无妨。

当年只以为那是柳中和钟爱自己的表现,如今幡然醒悟,才惊觉那些话,不过是涂着蜜糖的毒药罢了。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