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19章 误会深

作者:觅朝云
2021-01-13 11:01

第19章 误会深

宋嘉禾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开始试探,在将第三层的白瓷花瓶转了个方向后,书架缓缓向两边移动,露出一条漆黑的甬道来。她拿了盏书桌上的烛灯,摸索着走了进去。

越往里,血腥味便越浓,也依稀能见到一点光亮,宋嘉禾好几次差点崴着脚,也因着紧张没能仔细辨认那男声。

跌跌撞撞走到透光的厚木门前,她才总算是发现那痛苦的嚎叫并不是梁淮安的声音,一口气还未完全舒出,就听见了让她不自觉屏住呼吸的内容。

“给我解药,我说!我什么都说!”透过缝隙,宋嘉禾可以瞥见梁淮安的背影,以及他身边一左一右站着的甄姬和裴原,而这声音的主人显然正被他们围在角落。

“大司马的确没叛国!”石破天惊的一句话,让宋嘉禾顿时攥紧了衣袖,只听那男子继续断断续续道,“七年前,追击的命令不是大司马下的,而是……而是陛下!后来我们战败了,陛下便设法将所有过错都推到了大司马身上,连传令的斥候都被杀了个干净……”

秋季少雨,宋嘉禾此刻却听到了雷声轰鸣,仿佛下一刻暴雨就要倾盆而下。一直以来,她都以为陷害外公的是郑轮,那场冤案左右不过是臣子间的陷害,如今才知道,外公全族的枉死,竟全是为刚愎自用的梁帝背了锅!

许多模糊的事情都在这一刻清晰起来:为什么西北刚传来战败的消息,京城中就抓到了西狄的习作,咬舌自尽前偏还供出白霍远;为什么白家一族叛国,无端遭受牵连的文官武将却如此之多,以及,为什么她曾在父亲的书房中见过那些东西。

梁帝,梁帝,梁帝……宋嘉禾在心中用仇恨一遍遍勾勒着这个名字,她所失去的亲人的幸福全是拜这个荒唐残暴的狗皇帝所赐!可怜她外公和舅舅满腔忠义,在夺嫡之争时毫不犹豫地支持中宫之子,最后竟落得个诛九族的下场!

何其可笑,又何其可悲?

那男子的声音极其痛苦,想来应是被甄姬灌了什么药,后面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这会儿又突然尖锐起来:“你你你,你干什么?我全都交代了,为什么还要杀我?”

裴原的声音也十分犹豫:“王爷,真的要杀他吗?那王妃那边怎么办,她肯定也想亲耳听到当年的真相。”

宋嘉禾看见裴原拔出的尖刀上闪过寒凉的光,听见梁淮安无比冷静地对那男子说了最后一句话:“有些事情,她没有知道的必要。”

紧接着,死前带着恐惧的哀嚎响彻整个地下室,宋嘉禾身子有些颤抖,手中的烛灯不小心滚落在地。这动静惊动了裴原,他飞快收剑,顷刻间将带血的利刃架在门外偷听之人的脖子上。

“王妃?”裴原讶然,立马收手道歉。

宋嘉禾双手仍忍不住发抖,颤着声音道:“我想来给王爷送东西,听见里头有响动便进来了,没想到你们在……在杀人。”

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宋嘉禾第一次亲眼见到杀人的场景,梁淮安划着轮椅走了过去,大手有力地将她颤抖的双手包裹起来:“没事了,杀的是郑轮之前的走狗,他刚刚已经承认了,你外公并没有叛国,这一切都是梁帝设计的。他……”

梁淮安将细节一点一点讲给她听,也用力握了握她的手以表安慰。甄姬也从屋里走出来,从白玉瓶中倒出一粒药丸给宋嘉禾吃下,不知是不错觉,宋嘉禾总觉得,甄姬的眼眶微红,似是刚刚哭过。

但此刻,光是在梁淮安面前演戏就已经够累了,她根本无暇分心顾及甄姬。装傻充愣是她的强项,以往她在周显和郑何面前装过那么多次,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心痛。

那时候,她如同隐匿在草丛中的猎豹,沉着冷静地看着猎物一点一点靠近;而今日,她更像一只小绵羊,无意中发现陪在身边的另一只羊其实是头爪牙锋利的野狼,却一不敢声张,二生怕露出马脚。

宋嘉禾明白,梁淮安依旧会替她报仇,但也许永远不会还她一个原原本本的真相。这本没什么,只是木匣中静躺着的青玉扳指依旧温润,梁淮安平日里的悉心照顾仍然生动,她很难在此刻接受欺骗与隐瞒。

这会儿,宋嘉禾才陡然惊醒,她对梁淮安的信任竟已在不知不觉间深到了如此程度。不过还好,她心里的壳子很厚,永远不会真正完全相信一个人,就算是梁淮安,也不例外。

这晚,梁淮安陪着宋嘉禾回了清风苑后,才注意到她手中的食盒和木匣,便挑眉道:“这些,便是你要送给本王的东西吗?”

“姜汤怕是凉了,王爷想喝的话我让兰儿再去热一下。”顿了顿,她最终还是将木匣递了过去,“这个,是送给王爷的扳指。”

宋嘉禾竟主动给他送姜汤,还顺便捎来了他心心念念了许久的玉扳指?梁淮安只觉幸福来得太突然,拿起只有一点余温的碗一饮而尽,而后小心翼翼地打开木匣,用粗粒的指腹摩挲着漂亮大气的扳指。

这是宋嘉禾第一次送给他的东西,而且还是她亲手做的。

前几日,他派去首阳山的人虽找到了画像上的小屋,可里边儿的人却早已断气。经过一番辨认,那户人家的男主人正曾是白霍远手下的副将,出事的时候以假死侥幸逃过一劫。

梁淮安派人埋伏许久,又动用关系联系洛阳官员,才好不容易抓住了郑轮从前的走狗,也就是方才在地下室中惨死的男子。只是没想到,他竟从那男人口中撬出了那些血淋淋的东西。

还好,这些积攒已久的烦闷全被宋嘉禾抵消了。思及此,他不禁微微勾起了嘴角。

宋嘉禾注意到,梁淮安今夜看自己的眼神格外温柔,甚至带着丝怜悯与心疼。

不知怎的,她突然就想起了奎山游猎时他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他说:“你演技如此精湛,周显不是你的对手。我不一样,我比你更会装。别祸害我侄子了,祸害我吧。”

她深深与梁淮安对视一眼,心道如果他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伪装的话,那么她宋嘉禾是真的甘拜下风。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