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江南老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故事:江南老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暮野三
2021-01-13 12:00

苏桑楠是个有点别扭的孩子,她从小性格就有些古怪,常常在大家气氛正好的时候做一些不合时宜的事情。比如说,她的那杯奶茶没有一如既往地装在马克杯而是装在玻璃杯里,她会别扭一阵,最终走过去让商家换掉。再比如说,她看见路边的商贩明显在宰客,她也会别扭一阵,然后走过去说上一两句。

她就是这么遇上尚简的。

“小伙子你看我这个石头手链,纹路清晰又漂亮,我便宜卖了,你给30就行。”杭州路边的小摊贩拉着一个男生不停地推销。

“哟,就这么个石头手链卖30?我怎么看外面都卖5块啊。”苏桑楠凑到男生的面前,边喝着奶茶边看了一眼那条石头手链道。

小摊贩知道遇上个懂行情的,笑着的脸立马板了下来,用反转180度的态度朝着苏桑楠和男生嫌弃地挥手:“不买就走,走。”

知道自己做了讨厌的事,苏桑楠咬着吸管立马走了。不过离开的时候她没忘记看一眼那个男生,嗯,长得还挺清秀的。

这个男生就是尚简。

苏桑楠还记得当时他为了表示感谢,似乎朝自己笑了笑。游客太多,她也没在意,两个人很快就散开了,但是那个清秀的笑容却深深浅浅地留在了她的记忆里。

假期结束后,她回到大学,陪着作为班长的舍友一起去领书。

两个人都一左一右地扶着两个装满了书的行李箱,哼哧哼哧地拖着它们往前走。谁知刚走出教学楼,就迎面撞上了尚简。

这时苏桑楠才知道,这个男生居然还是自己同校的。

苏桑楠的班长舍友还在跟她抱怨,尚简身边的两个同学也在跟他聊着什么。

两人不过是互相点头致意,就各自往前,擦身而过。事后苏桑楠满头大汗地回到宿舍,一边洗澡的时候就一边想,刚才要是问了他的名字和专业就好了。

他们这个学校,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要在超过两万的师生里面再次遇到,几率还是有一点小的。班长舍友就笑她,谁让你自己觉得不好意思的。

“我可没觉得不好意思,我就是忘了!”苏桑楠梗着脖子辩解。算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说不定也遇不到了。

一口毒奶,奶中了她。没想到尚简居然是学校社团部的,还是苏桑楠所在古文社的对接人。

说实话,她心里还是有点小开心的。

终于可以换掉之前那个傻帽了,她能不开心么!

而且尚简的颜值摆在那儿,天天对着一个长得帅的人,也比对着个长得不咋地脾气还坏的人要舒心。

古文社的前一个负责人就是这么一个人,每天给苏桑楠摆一副臭脸,申请报销还总是要拖她很久,非要等到她请客吃饭才给她上报经费。

她脑子直,开始的时候压根没想到请客做人情这方面,还是几个社团成员猜测说可能需要做点什么,她才想着试一试请了顿晚饭,没想到还真就被猜中了。

当时拿着报下来的社团经费,苏桑楠忍不住在心里问候了一下前负责人的家里人。

但是尚简不一样,他不搞小动作,他的为人就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温和诚直。

就像那次社团集体展示的时候,有个粗心的社团部学妹忘记给古文社安排展位。作为古文社的对接人,同时也是社团部副部长的尚简知道后,就立马找上了这个学妹,让她重新给古文社安排。

也许是这件事被副部长尚简指出来,让学妹觉得十分丢脸,她反而有些拖拖拉拉地不乐意。

“不过是个小社团嘛,安排了展位也不一定有人来看啊。”

平常一向温和的尚简却突然板起脸,教育了学妹一顿:“你觉得不过是个小社团,但是每个社团都是由社长和社团成员用心做起来的,他们都在里面投入了感情,你作为社团部的人,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时,苏桑楠本身是带着一肚子气来的,可看到学妹委屈得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她反而却心软了,出口说和:“算了尚简,重新安排一下就好了,毕竟活动还没开始也来得及。”

“你看连社长都不计较了!你不就是个负责人嘛,有什么资格说我!”谁知学妹突然激动起来,一面拿手指着苏桑楠,一面梗着脖子同尚简辩驳。

一听见学妹的话,苏桑楠的别扭就又开始了。

一听见别人这样说尚简,她心里不舒服。

“谁跟你说我不计较的?”不过态度稍微好点,就当她好欺负是吧!

“还有,你能不能不要指桑骂槐的,你一个学妹,学长说你两句怎么了!本来就是你做错事情还有理了……”

她话还没说完,学妹就当场就吓得“哇”一声哭了起来。

苏桑楠哪里见过这阵仗,顾不上发脾气,反而开始手足无措地安慰起学妹来:“不是,我就是觉得……你做错了也没什么啊,重新安排就好了嘛……哎呀你别哭了……”

另一边的尚简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还笑!”苏桑楠回头瞪了尚简一眼。

她明亮的眸子像是装满了星辰。

就是那一眼,让整间屋子都亮了起来。

尚简看着苏桑楠,久久没有回神。他从没有跟苏桑楠说过,曾经在杭州,她也这么看过他一眼。

那时,他被小摊贩缠住推销,正不得脱身之际,一个女孩子从旁边穿了过来,擦过他的身侧,她的手臂碰到他的手臂。

女孩跟小摊贩说着话,她碰到尚简的手臂透着温热,她的语气也很温热。

分开的时候,他朝女孩感激地笑,可游客太多,女孩只在人群里匆匆回头瞥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如同阳光般的笑容。

那个笑容,到现在都印在尚简的脑海里,记忆犹新。

“好了,你回去重新安排一下吧,周一前给我安排表就可以了。”尚简最终还是打发了学妹,让她重新安排。

苏桑南走的时候还对弄哭了学妹有些抱歉,并没有注意到尚简的不同寻常。

不得不说,尚简做事的效率实在是高,这么一整年下来省了苏桑楠好多的事。

社团的时间一空出来,她竟还有些不适应,空空的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她选择了去图书馆打发时间,这是她在当社团干部前最喜欢去的地方。

没几天,苏桑楠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场所。

在图书馆一楼,有分成好几片的绿化地,在树下摆放着一些木质桌椅,偶尔能看到学生坐在那里读书。

苏桑楠十分满意这里,没事的时候就来这里看书。虽然室外不如室内安静,也没有空调,但是气候尚好,暖暖的阳光打在身上,似乎比起室内还要更加惬意些。

不过室外有一点不好,一旦下雨就去不了。

有次苏桑楠还差点被淋成落汤鸡,她抱着一堆书站在图书馆廊下,愁怨地看着自己刚刚坐的那张桌子,整个都被笼罩在雨雾里。她自己也十分狼狈,头发和书本都被打湿,风一吹她就瑟瑟发抖。

这时候,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只手,将她怀里的书本拿走。

她顺着看过去,尚简正帮她拍打着书上的水珠,眼睛带着微微的笑意问她:“怎么淋雨了?”

醇厚的男性嗓音骤然在她的身侧响起,空气里弥漫的突然不是雨水的凉,而是苏桑楠脸上的热气。

廊外是雨,廊下是尚简。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会有两条浅浅的皱纹,形状像是小小的米粒。

那是别人都没有的。

后来尚简好像还问了她一些什么,但是她什么都没听见。她只听见自己胸膛里面“咚咚咚”的声音,她好希望雨能下大一点,让噼啪的雨声能遮住她此刻的窘迫与失常。

尚简嘴角浮着浅笑,也不催她,他用自己的衣袖帮她擦去头发和脸上的雨水。有些话,也许他永远都不会说出来,他看到的苏桑楠,真的很可爱。

这天,是尚简送苏桑楠回的宿舍。

她从尚简的伞下面钻出来,跳到宿舍门口的台阶上,像只活泼的小兔子。她的脸红红的,故作无事地同尚简道过谢,在他的注视下进了大门。

之后苏桑楠去图书馆去得更加勤快了,结果导致她期末考直接爆灯,拿了校二等奖学金。

于是她决定,请尚简吃饭。

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不知道为什么,她周边的人都开始莫名紧张。不仅班长舍友煞有其事地拍着她的肩膀给她加油打气,社团里的朋友们也纷纷给她发消息鼓劲。她一脸懵圈,这个气氛好像有点不对。

她本来还没有这么紧张,看到周围人的模样,她忽而也觉得焦虑起来。苏桑楠告诉自己,不过是请社团负责人吃顿饭而已,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带着紧张,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喜悦兴奋,苏桑楠奔赴了这次饭局。

然而,在看到尚简的那一瞬,她的心情却瞬间跌到了谷底,结成了冰。

远远地,她就看见,尚简在跟一个漂亮女生说话。

她不是纠结尚简在跟漂亮女生聊天,而是那个跟尚简说话的漂亮女生,她认识。

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也是这个学校里的学生会主席,苏莲蔷。

忽然间,苏桑楠感到自己心里的紧张和快乐都不见了。它们淹溺在她内心深处的某条深河里,仅仅冒出几个气泡后,就彻底消失不见。

她甚至没有过去跟尚简说上半句话,就转身走了。

从小,苏莲蔷就不喜欢她。当然,她也不喜欢苏莲蔷。

她不喜欢苏莲蔷名字里是花,她的名字里是不好看的树。

她也不喜欢大人们都喜欢苏莲蔷,对她从不吝惜夸赞之词,对她却总是有些欲言又止,憋了半天也不过是句“可爱”。

她不喜欢苏莲蔷漂亮又会打扮,还会处理人际关系,在学校混的风生水起的,而她则朴朴素素,只能守着自己的宿舍和社团。

本来她也不喜欢父亲,所以父亲对苏莲蔷的喜爱更多这点,她可以不计较。

但是现在她又多了一个不喜欢,不喜欢苏莲蔷喜欢尚简。

“桑楠。”苏莲蔷叫住校园路上的苏桑楠。

能不能不要叫得这么亲密……苏桑楠一面想一面转过身,皱着眉头问她:“什么事?”

“桑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冷淡呢,我是你姐姐啊。”苏莲蔷蹙起眉头,小脸流露出情真意切的担忧。那是一个姐姐对于叛逆妹妹的无可奈何与无私包容,惹得周围的人也不禁担忧起来。

又来了,每到了这样的时候苏桑楠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吧,我马上要去上课了,有什么要紧的事吗?”苏桑楠自己也没意识到,她的语气出现了让步。她露出一个有点牵强的笑容,但好歹是个笑容。

“今天晚上爸爸回来,想你过来吃个饭。”

苏桑楠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她不想去。

“我看看时间吧,晚上社团部开会,不知道会到几点,估计是去不了了。”她没有撒谎,不过周围的人已经开始用稍带敌意的眼光看着她了。

没等苏莲蔷多说什么,苏桑楠丢下一句“就这样吧”,转身落荒而逃。

她是真的不喜欢苏莲蔷,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这点不会因为她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而有任何改变。如果苏莲蔷因此在别人面前说她什么不好,她也不会辩解,因为她本身,的确不够好。

知道自己跟苏莲蔷在同一所大学,她已经尽量避着苏莲蔷在生活了,可为什么,苏莲蔷还是非要进入自己的生活呢?

尚简已经有一个月没见到苏桑楠了。

他不得不承认,这一段时间他心里很是焦灼,连上课被老师叫到回答问题都没有发现,这说明他已经变得很不正常了。

“尚简不要再走神了啊,下课到实验室来找我。”讲台上的老教授用老式的教鞭点了点黑板,说完继续开始他的授课与板书。

旁边的同学用手肘戳了戳尚简,小声地凑过来问他:“是不是最近跟校花走太近,魂都被勾走了啊。”

“校花?”尚简一头雾水,苏桑楠虽然挺耐看的,但是应该没到校花的级别吧。

“就是学生会主席啊,苏莲蔷你忘啦。”

尚简恍然大悟,那是苏桑楠的姐姐。

等等!他好像知道原因了,那天在等苏桑楠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被苏莲蔷叫住说了几句话,肯定是被苏桑楠看见了。

可他却又觉得不对劲,苏桑楠并不是这样断章取义的女孩子,她更可能做的是直接问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有意无意地躲着他。这里面一定还有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看来我还是要去找她……”尚简喃喃自语。

他旁边的同学却听得清清楚楚,没过几天,好几个系的人都知道尚简喜欢苏莲蔷的事了。

猪队友的神助攻,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这天,尚简拿着古文社的活动策划去找苏桑楠,走在路上就听见有人起哄。他也没多注意,只是盯着眼前那个熟悉的背影,想着今天一定要抓到她!

可是忽然间,有个女生被人往自己这边推了一下,他下意识搀扶住这个女生,才发现是苏莲蔷。他抬头朝苏桑楠望去,却发现她的身影已经远的看不见了。

这时,周边的起哄声已经变调成了惊喜。人群对于八卦往往是乐此不疲的,有人就掏出了手机拍下这一幕,还有人直接录起了小视频。

尚简终于生气了,他黑着一张脸指着录视频的人,语调虽然沉,却难掩其中愤怒。

“你不要拍了!”

他生起气来一双剑眉起了褶皱,神情看起来严肃非常,很有些沉稳的气势。

只见他站的挺直,对着周围所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说:“大家都是在大学里学习的人,都应该有一定的辨谣能力,不要跟着别人说什么听什么。那个推了女同学的同学在哪里?你过来跟我去老师那里说说为什么要推别人。”

“那就是说你不喜欢苏莲蔷咯!”人群里有个男生不怕死地喊道。

从苏莲蔷的角度,只能看见尚简的侧脸。他不笑的时候也是这么好看,苏莲蔷的心里莫名地开始激荡起来。

她今天也依旧是精致的,但是听到这句问话,再看到尚简冷静的侧脸,她忽然心里有点没底。

“这好像是我的私事,这位同学你怎么对我这么感兴趣?”尚简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着反问起哄的男生。

男生“切”了一句,跟几个朋友走了。

人群见没有什么八卦好看,也开始纷纷散场。

“谢谢你,尚简。”苏莲蔷对尚简微笑,她真的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尚简也这么认为,他觉得苏桑楠要是愿意好好打扮一下,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越想他就越心急,越发地想要找到苏桑楠。

“等会儿你有没有时间……”苏莲蔷露出甜美的微笑,继续着先前的话题,却被尚简突然打断。

“抱歉苏莲蔷,我现在有点急事,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好么?”说完尚简就往苏桑楠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苏莲蔷愣在原地,看着尚简跑远的背影讲完了后半句:“我就是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尚简的计划没有奏效,为了躲避尚简,苏桑楠将古文社的事全推给了副社长。哪怕尚简此时手里拿着的是古文社活动经费,也吸引不到苏桑楠了。

尽管拿了校二等奖学金,但是苏桑楠一点也没有要在学业上继续奋进的意思。她用奖学金请几个舍友搓了一顿,几个舍友在饭桌上轮流安慰她,可点起吃的来一点没手软。

摸着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酒足饭饱的苏桑楠刷起手机,看到了那张尚简搀扶苏莲蔷的照片。

班长舍友眼尖看到了,她倒抽一口凉气,忙抢走了苏桑楠的手机:“没事的桑楠,这些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事实肯定不是这样的。”

“哦,手机还给我。”苏桑楠不为所动,伸手似乎只是为了要她的手机。

回到宿舍,苏桑楠从她的书桌上抽出了一本古诗词,默默地翻到了某一页。她很爱惜书,这本古诗词上十分干净,没有任何笔画痕迹,只除了那一页的那个名字,尚简。

她抽出一支笔,狠下心在那个名字上划了两道,划到底还是颤抖了。

那一页上面的诗词,是韦庄的《菩萨蛮》。

她读到这里的当天,遇到了尚简。

《菩萨蛮》里有一句是这样的,“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说的是当垆卖酒的女子宛如明月,洁白的手腕如同凝聚的霜雪。她觉得尚简就是这样一个人,虽然他是男的,但当苏桑楠看到他的那一瞬,她就莫名想到了这一句。

人如明月皎皎,气质欺霜赛雪。

名字是她后来知道了以后才补上去的,写的十分认真,一笔一划的,带着苏桑楠固有的笔迹特色。

尽管她不肯承认,但她的确喜欢尚简。

不过这一切也要结束了,她已经买好去杭州的车票,等到学期一结束,她就要去那里丢掉这本书,自我了结这一切。

等尚简找到苏桑楠的班长舍友的时候,他才知道,苏桑楠又去杭州了。

“她怎么这么别扭?”尚简摇头苦笑。

“那是你不知道桑楠跟苏莲蔷之间的关系。”班长舍友大发慈悲,准备给尚简同志普及一下知识,顺便帮他排个雷做个优秀的助攻。

“我知道。”

“啥?”班长舍友大跌眼镜,脸上满是怀疑。

“我跟古文社的副社长关系不错。”

看着尚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班长舍友觉得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这个人。凭借苏桑楠的脑子,被这么个老谋深算的人惦记上,估计只能自求多福了。

上次来到西湖边,还是炎炎夏日。现在却冷冷清清,完全换了一副面孔。

也好,正符合苏桑楠现在的心境,完全没有一丝波澜。

她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没有一丝波澜!她不要有什么波澜,也不要动什么心!

“跟什么人在一起不好,偏偏是苏莲蔷,我最讨厌她你不知道么!”苏桑楠仗着没人,朝着湖水大喊。

在她还没出生前,爸爸就出轨了苏莲蔷的妈妈,生下了苏莲蔷。妈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生下了苏桑楠,知道是个女孩后,爸爸就马上变脸跟妈妈离婚。没两天,就跟苏莲蔷的妈妈登记结婚了。

明明妈妈才是最开始的那个,却反而成了最后被抛弃的人。

苏桑楠哭着,“明明我才是先遇到你的那个……”

“我知道。”

苏桑楠愣住,在刚刚,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她转过头一看,就在她身后不远处,尚简背着包,风尘仆仆地看着她,向她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我都知道。”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苏桑楠哭的更厉害了,眼睛潮湿得像一条可怜汪汪的小狗。

尚简心里就开始叹气,忍不住上前几步抱住了苏桑楠。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知道我在杭州喜欢上那个突然跳出来讲价的女孩子;我知道我为了接近她,利用学生会的关系成为了她社团的负责人;我知道我跟她相处得越是多,就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离开她;我知道她从小就受了很多委屈,却一直保持着自我的真诚和善良;我知道她是个傻瓜,所以我来找她、告诉她、我有多么喜欢她……”

“你……你……”苏桑楠挣扎着推开尚简,看着他说不出话。

尚简的脸上还带着赶路的疲惫,却显得十分满足:“现在你知道了么?”

“可是……可是……”苏桑楠的眼泪因为吃惊愣在眼睛里,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成了一个结巴。

尚简帮苏桑楠抹掉脸上的泪水,弯下腰看着她,与她视线平齐。

正如班长舍友所认为的那样,苏桑楠还没开始就已经缴械了,她吸了吸鼻子,伸手抓住了尚简的衣袖。

真是个傻孩子。

尚简将苏桑楠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中,温温的感觉从手上传来,给苏桑楠传递着一种安心。

她看着尚简的眼睛,深邃的眸子中倒映着她的模样,正如她的眼中也倒映着他。

原来,他眼里一直有她。

苏桑楠朝尚简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吸了吸鼻子,点点头道:“我知道你的事了,现在你愿意听一听有关我的事情么?”

“当然。”尚简摸了摸苏桑楠的头,牵着她沿着西湖往前走。

“吃饭那天,我本来想先跟你说喜欢的……”

两个人沿着西湖边慢慢走着,天青色的天空吹拂起微凉的轻风,西湖上的倒影透露着时光的幸福。苏桑楠抱着那本古诗词,现在她好像也不用扔掉它了,回去后她要把尚简名字上的划痕擦掉。

幸好当初明智的自己,挑的是只铅笔,终究没用重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