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疯狂的口罩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疯狂的口罩

作者:夏未晴
2021-01-14 10:00

(一)口罩

年末的最后几天,王有财如同往日一样从食堂吃完午饭,准备去口罩厂上班,继续制造口罩。

然而在前往工厂的路上却看见昔日的同事们一个个手里不是抱着自家生产的口罩箱,就是拿脚踢着一箱又一箱的口罩向外走去。

恰逢此时,与小王住在同一寝室的李富贵抱着几箱写有N95字样的口罩从工厂大门口向外走去,小王看见后连忙跑过去帮忙一起搬东西。随着老李手上的口罩箱平分给小王一半后,老李也透过缝隙看见了小王的身影,随后连忙小声焦急的说道:“小王,老板跑了,你知道吗?”

小王听见后表示不相信,随后笑嘻嘻的说道:“老李大哥,你忽悠我呢?老板这么大的产业怎么可能跑啊!”说完,用嘴撇了撇偌大的口罩生产基地。

老李看着小王一脸不信的模样气急了,连忙将手中的口罩扔在了地上,用脚踹了几脚大声喊道:“诺,你看,这是厂里刘会计给我分的几箱子N95口罩,说拿着玩意顶工资了!我要这玩意有啥用呢!”说完这句话,又踢了几脚。

小王看着李富贵踢坏的箱子里露出的口罩盒子,相信了老李的说法,连忙扔下老李的口罩转身想工厂后面的三层办公楼跑去,只为寻求个说法。老李看着小王逐渐远去的背影,双手连忙聚拢在一起留出一个缝隙放在嘴边,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将声音聚集到一点能够扩散得更远一些:“小王,你跑啥?你那份,我帮你拿回寝室了!”

王有财跑进了办公楼第三层,看着财务室的大门虚掩,便敲了敲门走进去,此时的财务室内空无一物,就连曾经用来记账的本子如今也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在这财务室工作了半辈子的刘会计一人坐在地上唉声叹气。王有财连忙走过去将坐在地上的刘会计拉了起来:“刘叔,到底发生了什么?咱们厂子怎么能说没就没了呢?老板去哪了?”

站起身的刘会计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拍了拍王有财的肩膀唉声叹气的说道:“有财,你刘叔不瞒你说,咱们厂子这几年效益一直都不好,而在今年咱们老板更是不务正业,居然……居然还跑到国外玩起了博彩,几天就把咱们厂子这点底子给输没了,就连人……哎!如果不是讨债的讨到我这里了,我都不知道咱们厂子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王有财看着刘会计唉声叹气的模样憋在心里的许多话也堵在口中不知该从何说起,只能颇为埋怨的说道:“刘叔,你怎么不把口罩联系进货商卖了啊,不管卖多卖少,大伙拿着钱也踏实点,你给咱们这一堆口罩有啥子用吗!”说完这番话,王有财转身向行政楼外走去,准备回去与老李大哥商讨着如何处理掉着几十箱口罩。

回到寝室的王有财看着自己隔壁铺的张冯云,还有下铺的马二先后离开了寝室,王有财与他们先后打了招呼表示道有缘再见。随后走进寝室,看着一箱箱叠放在床上和桌子上的口罩犯起了嘀咕:“老李大哥,咱们这些箱子口罩怎么处理啊!厂子都倒闭了,人家也不可能零散收购咱们这几十箱啊!”说完这番话,王有财便坐在床边从裤兜中掏出旱烟点燃吸了一口,表情也从最初的着急转瞬间露出了惬意。

老李走到王有财的旁边伸出手抢走了小王嘴中的旱烟随后自己吸了两口,吐出的烟圈向上飘去:“俺说小王你就和俺出去摆地摊卖口罩得了,台词和音乐俺都想好了,就用那个什么老板带着小姨子跑路的那个调调。”

(二)变现

第二天,老李和小王拿着50块钱去音像店租了一个可以充电的移动音响,并跑去电脑店花了十块钱,拜托电脑店老板用“江南皮革厂”的曲子录了一些歌曲。随后,二人拿着租好的设备以及几箱口罩,跑去东海市最繁盛的一条街道上做起了小商小贩,每天都蹲在几箱口罩后面,音响里播放着“东海口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夏东海吃喝嫖赌抽欠下3.5个亿,带着他的小媳妇跑路了。欠我们的工资,欠我们的血汗钱,我们也没办法。原价30多、50多一盒的口罩,现在只要10元!”而这样的叫卖声,也与附近的两元一店、义乌小产品批发城的口号相互衬托,成为了东海商业街最让人厌恶的声音之一!

然而在售卖的这几天,老李与小王不仅仅没能赚到每日的食宿钱,就连音像店移动音响钱都快赚不出来了!一个经常路过的乞丐终于看不下去二人每天无所事事的模样,给二人提了一条建议,让二人换一个口号试试,或者换一种表演形式,兴许就能有效果了。二人听见后脑海中逐渐有了思路,连忙拿起一盒口罩递给乞丐,乞丐虚心接受了二人的礼物,转身便将口罩扔进垃圾桶里,并颇为唾弃的表示:还不如给一块钱实在呢!

回到宾馆的二人看着出租房你铺在地上的一箱箱口罩,想起了乞丐的话,随后跑去网上查起了最近最后的带货主播的视频,在观摩中,他们发现中英结合外带肢体动作,能够意外带火产品,二人决定明天就去试试。

第二天,老李与小王拿着租来的音响以及从宾馆借来的座椅板凳放到了最初摆摊的位置,二人借助着嘈杂的音乐声,模仿着昨日直播中主播所说的各种词汇,什么“偶买噶”、“我的妈呀”、“受不了啦”等各种词汇,从二人嘴中一一说出,逗得围观的人哈哈大笑,而围观的人看在二人卖力模仿的份上也先后买了几盒口罩作为预防!当天,让二人有了几百块的收入。

然而这样的收益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老李和小王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套词汇,也让广大百姓听得耳朵起了茧子,自然不愿意再为一笑而去买单了。二人的生活也再次从天堂跌回了人间,又开始了最初的摆摊模式!

随着春节将至,老李也准备将这几天售卖的钱与小王按照彼此的口罩量分摊一下,然后彼此各回各家交谈一番。

就在二人决定最后一天摆摊的时候,忽然一辆黑色大奔的汽车停在了二人的摊前,一个身穿西装大肚便便的男子从车上挪了下来,看着摊位上的几盒口罩,问了一下价格,随后说了一句“全要了!”便扔下几百块钱,带着口罩转身离开。

没多久,又有几个人跑到老李与小王的摊前询问起口罩的事情,老李嗅到了利益的味道,并表示今天的货被清场了,明日各位起早!说完,便拿着音响和小李向宾馆走去!在路上,老李和小王谈起最近发生的新闻,感慨着是不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李回想着这几天刷手机所看见的新闻发现并没有什么与口罩相关的信息,便摇了摇头表示:李哥,估计你想多了,估计春天的流感要来了,大家也要买几个口罩做一下防备吧!老李听着小王的话后寻思了一会,心中也认可了小王的答案!

当天夜晚,有一个商人闻讯找到了老李和小王二人,表示愿意出五元一个的价格收购他们手中的所有N95口罩,老李听见后可谓是乐坏!毕竟,光他自己手里还剩下将近十箱N95口罩,小王手里还剩下将近15箱口罩,俩人的口罩转手一卖,甭说拖欠的几个月工资,还能额外小赚一笔,当做过年打牌、打麻将的积蓄。当时,老李便带着商人前往了藏放口罩的小旅馆,将自己手中的近十箱N95口罩交给了商人,换得了几万块钱。而小王思考着今天众人疯抢口罩的现状,思前想后决定劝老李等一等,奈何老李被金钱蒙蔽了双目与双耳,早已听不进去小王的劝说。小王看着拒接了商人的提议,决定等一等再说。

得知不出售的老李气愤不已给了小王一脚,表示今天这价不卖,更待何时?而听见的商人也附和说道:过了这村没这店,这价格你找不到第二家。

小王听见后依然摇了摇头,表示了不出售的想法,商人最终拿着从老李手里收购的近十箱口罩喜滋滋的离开了小旅馆。 

(三)丢失

当天凌晨,小王在宾馆的出租屋床上把玩着手机,工厂微信群的厂友发布了最近各大平台以及微商朋友圈的各种有关“N95口罩”价格的信息截图,小王顿时从床上坐起,看着地上摆放着凌乱的N95口罩箱子有些不知所措,当即便跑去宾馆的前台花钱又租了一间房子,将其转移到了其他房间里,生怕老李知道后把自己这些口罩也据为己有。

而与此同时,正在外面与牌友吃着烧烤喝着酒的老李,也看见了工厂群里的消息,随后群里有人表示现如今的N95口罩已经被人炒到了35一个,还是有价无市的状态!老李的酒劲顿时清醒过来,想着今天晚上被商人几句话蒙骗的喜滋滋的模样便后悔不已,而与他喝酒的牌友则是安慰老李,随后从老李的口中知晓老李的室友小王手里还有十几箱口罩,便提议老李不如趁着小王睡觉,神不知鬼不觉将这批口罩据为己有,然后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售了,到时候咱们分赃跑路,茫茫人海,谁还能发现咋得。

兴许是酒壮怂人胆,也兴许是被金钱懵逼了双眼,李富贵答应了酒友的提议,二人结算完事之后,便回到宾馆准备趁着小王入睡的时候,搬走口罩!

第二天,当小王睡醒之后,用钥匙打开给口罩租的房间,却看见房间内空空如也,一盒口罩也没有剩下!惊慌失措的小王连忙跑到前台调取了宾馆的监控,发现有两伙人先后进入了自己堆放口罩的房间,然后再也没有出来过!随后和宾馆的负责人员跑去当地派出所报了警!在警察的帮助下,小王发现这两活人中有其中一人是与自己朝夕相处多日的室友李富贵,而剩下的人则是并不认识!

而宾馆老板为了表达歉意,也主动退掉了这些天小王与老李在这居住的房钱!拥有了将近千元的小王带着仅剩一盒N95口罩开启了追查小偷的旅行!

(四)追逐

王有财从小旅店出来之后先决定找李富贵问个清楚,因此便打电话以“偷钱”为由,向曾经的室友张冯云和马二询问起李富贵的老家地址,在知晓后便准备去李富贵的老家碰碰运气!

然而再踏上前往李富贵老家的列车时,王有财却颇为矛盾,一方面希望口罩不是李富贵偷走的,另一方面却也希望口罩是李富贵偷走的!在前往李富贵老家的一路上,王有财吃着泡面,听着附近返乡人谈起最近发生的许多事情,也对口罩涨价心里有了一个大概!

随着火车到站,王有财又跑去客车站,做了五个小时的客车来到了李富贵的老家“山里屯”。来到“山里屯”的王有财挨家挨户打听李富贵的家庭住址,可是每问一个人都会告诉他“山里屯”没有这号人物,让他去附近的“山离屯”询问询问!

正当王有财站在小卖铺吃着泡面感慨找不到李富贵的时候,却看见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提着酱油瓶子,晃晃荡荡的走了进来:马婶,打酱油!那个被称呼为“马婶”的中年妇女接过瓶子看着一眼男子埋怨道:李二狗,李二狗,你说你在城里赚了钱,也不寻思给你马婶带点啥好玩意!被称呼为“李二狗”的男人笑呵呵的说道: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此时填饱肚子的王有财从兜里掏出颇为褶巴的三块钱纸币扔在了柜台上低头转身向外走去,却一不小与打酱油的中年男子撞上,当王有财抬起头准备说“抱歉”的时候,却发现踏破铁鞋无觅处,寻来全不费功夫“李富贵”正站在自己的面前!王有财大喊一声“李哥”,便向前一扑,准备抓住李富贵!

李富贵听声一看是小王,便转身向小卖铺外跑去,连打酱油的瓶子都不要了!而从屋内走出来的李婶看着门口空无一人大声喊道:李二狗,你个狗日的,你又没带钱啊!

二人在村子里,你追我赶,每一次小王要抓住李富贵的时候,李富贵总会使出吃奶劲,向前跑去!

就这样二人你追我赶半个小时后,由于刺骨的寒风以及体力不支二人也逐渐慢了下来,随后小王站在原地气喘吁吁喊道:李哥,别跑了,我不追了!

李富贵听见后也站在原地说道:小王你来我老家做什么?我也没欠你钱!

“你……你……你不欠我钱,你……欠我口罩!”小王听见这番话气的话都说的不利索!

“我没拿,我拿你口罩,我还回什么老家?”老富贵听见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依然记得那天回出租屋看见熟睡的小王以及手中钥匙的房间号,便决定自己撬锁开门拿货跑路,结果到房间门口,却发现房间门虚掩,屋内空无一物,窗户大敞四开。当自己跑到窗户口的时候,就看见一辆五菱宏光扬长而去!一想到自己和酒友也脱不了关系,便也和酒友跳窗户逃跑了!

小王听到这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便大声质问道:“不是你拿的口罩?难道是他们拿的?”

老李一手指着小王,一手捂着胸口,一步步向后退去:“不管是不是我拿的口罩,我李富贵在你眼中就是这种拿兄弟东西换钱的人吗?”

“是,李哥这种事这几年你少做了吗?你没钱喝酒的时候,你从我们哥几个借钱,你还过吗?你没钱吃饭的时候,你在马二铺子地下偷钱的事,你忘记了吗?你拿张冯云辛辛苦苦攒钱买的手机换钱的事,你忘记了吗?我们只是不愿意和你计较这些事,不代表我们不知道!”说完这番话,小王向前冲去,一拳打在了老李的腮帮子上,将老李打翻在地上。

老李从雪地上爬了起来,将口中的血水吐了出去看着小王的双眼哆哆嗦嗦的说着:“小王……你……”

小王看着老李如今的模样,也不想计较老李是否是偷口罩的贼了,转身向汽车站的方向走去:“一切都完事了,江湖路远,我们别在会了!”

老李看着小王逐渐远去的背影大声喊道:“给我个机会,我想立功!”

小王听见后并没有停下脚上的步伐,继续向前走去口中淡淡的说着“没必要了!”

(五)真相

小王来到了汽车站,踏上了回省城的汽车,在路上小王看着路途上的风景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自己的口罩现在身在何处?没多久,小王的手机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以及一条转账显示,小王看着“老李”头像上的数字提示下意识想要删掉,却意外的点了进去,他看着老李转给自己的两千块钱、道歉信息以及一串车牌号。小王下意识就拨打了负责自己案件的王警官,将这串车牌号告诉了王警官,并表示这是当初想要盗窃自己口罩的室友提供的消息,希望能够帮忙搜索一下车牌号的所在地以及车主信息,自己去车主所在的城市碰碰运气。

没多久,王警官便给小王打来了电话,将车牌号的相关车型与当日监视器内的车型进行了对比,并表示车型一致,但是并不能表明车主便是小偷,但王警官出于对小王的怜悯还是将车车的电话告诉了小王,并且通知小王一定要量力而行,切勿打草惊蛇,如果有问题和需求就找警察帮忙!

拿到相关信息的小王第一时间拨打了电话,结果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从那以后,每隔几分钟小王便会拨打一次该号码,期待着电话另一端能有人回应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小王也到达了目的地,而那通电话却意外的打给了小王。小王接起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乡土气息特别重的男声:你给我打这些电话有毛病啊!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小王被这一连串的话语问蒙了,随后看了看陌生的手机号码,脑海中浮现出那串自己记忆犹新的数字,随后在电话中表达了歉意,并且表示自己从微信朋友圈看见了他们卖口罩的消息,想要购买几箱拿去倒卖赚一波钱。

只听见电话的另一头捂住了电话的传声器,随后里面传来了一些嘀嘀咕咕的声音,没多久电话的另一头似乎换了一个人说了时间地址以及交接暗号,便匆忙挂了电话!

得知了交易地点以及交易时间的小王连忙联系了王警官,并表示自己将只身一人前往交易地点与售卖口罩的人碰头,希望王警官能够联系当地警方配合出警。王警官听到这里也明白了小王的想法,便随口问了一句:如果售卖口罩并不是偷你口罩的人怎么办?你也知道报假警需要承担一定责任的!小王听到后咽了口吐沫,随后下定了决心的表示:如果不是小偷,我愿意承担报假警的一切后果!

几个小时后,小王赶到了指定的民宅门口,随后给王警官发了一下定位,便将手机录音打开放进了屁股兜中,准备随机应变。

小王敲响了门,几分钟后只听见门的另一边传来了“骁战毙狐”四个大字,而小王也在思索了一会后小声说道“巴陵塑才”。说完这句话后,只见紧闭的房门开了一条小缝,观望一会后才将门大敞四开,将小王请了屋里来。

小王走进屋,看见一高一矮两个模样略微有些相似的男子站在十几箱口罩前面上下打量着小王的仪容打扮,随后二人窃窃私语起来。

没多久,门外再一次响起了敲门声,矮个男子吐了口唾沫,一步步向房门走去,并大声喊道:“谁啊!”只听门外传来了“警察,快开门!”

听到警察二字的两个男子惊慌失措,随后看起了小王的仪容脑海中浮现出了几日前,在旅店里所见的那个男子,只见高个男子抄起地上的木板便向小王扔去口中还骂着“你他娘的,坑我!”而小王看着眼前的状况,也连忙撒腿在屋内跑了起来,并且大声呼喊试图引起门外警察的注意。

随着门外的警察听着门外传来嘈杂的打斗声以及呼喊声,警察们也选择了强势破门,从而保证报警者的人身安全。 

随着警察们破门而入,看着小王拿着木头与兄弟二人僵持在一个房间内,警察大声喊道:都住手,双手抱头,蹲在地上。随后,兄弟二人和小王扔下了手头的木头,蹲在了地上等待着警察审讯。

其中一位警察看着蹲在地上的三人醒了醒鼻子特别无奈的说道:牛大牛二,你们又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了?

被称呼为牛大牛二的两兄弟抬起头看着熟悉的面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随后向后一步步向后挪动,脸上露出惊慌失措的神色,口中磕磕巴巴的说道:刘……刘警官。

被称呼刘警官的男子连忙上去给二人一人一脚,一副怒不可诉的模样大声呵斥道:你们母亲都什么样了,你们还在这里聚众斗殴。你们再进去蹲几个月,你还能看见你母亲最后一面吗?而且,我还听说你们涉嫌盗窃口罩?

牛大牛二听见后更是一脸震惊,看着身后的十几箱口罩连忙否认道:这些口罩都是我们从口罩厂收购的,绝对不是盗窃的!

小王听到这里更是大声向警官喊道:这些口罩肯定是我的,我在口罩箱子里面放了几封信,你们若不是信,就打开口罩箱看看。

听到这里,牛大牛二两兄弟也面露惊慌,连忙站起挡在箱子前面阻拦警察们开箱检查,奈何双拳难抵四手,最终牛大牛二被警察制服了,而警察们也在开箱中找到了小王所写的几封信。

最终牛大牛二因为涉嫌盗窃罪,被警察逮捕。而小王也找回了丢失的口罩。

(六)尾声

随着口罩事情告一段落,小王也将失而复得的十几箱口罩全部捐给了前线的医护人员,而自己也决定乘车赶往前线做一名志愿者,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然而车行驶半路,小王接到了口罩厂刘会计的电话,在电话里刘会计兴奋的表示,咱们口罩厂即将复工了,让小王近日赶紧赶回口罩厂加班加点的工作,为前线的医护人员制作更多的口罩。小王知道消息后,也连忙在下一站下车,决定乘往返车回到东海市,去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