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生活:闺蜜的脚上,写满我遭背叛的原因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情感生活:闺蜜的脚上,写满我遭背叛的原因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努力的酒儿
2021-01-14 12:00


大雨滂沱,道路艰涩,马路上的积水正拼命地往下水道灌去。

雨幕里,我撑着伞趟过积水,来到对面的一家饭店门口,隔着玻璃,我用余光盯着门里一桌桌的食客瞧着。

我不是瞧人,而是瞧满桌的饭菜。

伞沿下有雨水淋下,我伸出手接了水,春雨凉入骨,我用这水整了整头发,又抹了一下脸,让自己看起来更整齐点。

终于,门里有一桌食客起身离开了。

我咬咬牙,收了伞,推门挤了进去,赶在服务员收拾桌子前奔到那桌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塑料袋,将桌上没吃完的烤鸭,蛋黄包和羊排一并打包。

没有人前来阻止我,我已经连续数日这么做了。每次来,我都会将自己收拾干净整齐,然后默不作声地迅速打包离开。

走出门,我撑开伞,不料与一前来就餐的客人撞上。

被撞的男人没顾及自己,而是连忙扶住身旁的女子。

伞沿下,我看到那女子凸起的小腹。

这是大忌,会影响老板家做生意的,就在我准备移开伞,弯腰道歉时,男人先开了口。

是个儒雅的男人,他说对不起。声线谦逊温柔,我诧异无比,也震惊无比。

我没有移开伞,没有说话,慌张钻进了雨里,头也不回地奔到了马路对面。

他没有看到我的脸,不知他能否认出我被雨水打湿的身子。

曾经,我属于他,他也属于我。

行至对面,我撑着伞,站在那久久没有离开。

隔着雨幕,对面的饭店模糊失真起来,玻璃门里,果然是他熟悉的身影。

即使模糊不清,我仍能一眼辨出,那就是我的前夫,我儿子的父亲,徐云生!

他一定不知道,他的儿子在等着我捡残羹冷炙回去填肚子呢。

雨急风大,吹乱了我额前的碎发。

我盯着他身旁那个纤细的身影,心头如有利刃在凌迟般。分开不过一年,他已有妻有子!

离婚时是他主动抛下一切的,房子存款,一样不要,也不要我和儿子。

来不及回忆,时间不早了,我得赶快回去。

出租屋里,我陪着儿子吃饭。

儿子脸色潮红,到了该治疗的时间了。

吃完饭,儿子乖巧地躺在床上,我翻出药箱,拿出针管,扎进五岁儿子纤细的小胳膊上。

刺眼的鲜血抽出后,我决定,不回老家了,我要留在这,带着儿子留在这座城里!


这里是省会城市。

有全省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和最好的药。这些,都可以给我儿子续命。

儿子生病了。

是一种叫做红细胞增多症的血液病,医生说这病没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要么移植,要么放血。

移植除了要钱,还要有骨髓。

等待是漫长的,最好的来源就是我和徐云生再生一个,小的救大的。

医生提议时,我笑得苦涩。

徐云生离开后留下的钱,我一分都不敢动,生怕儿子续命时要用,如今到了这里,我吃饭都是靠捡。

除了移植,暂时的治疗方法就是放血。我已经学会怎么放了。

儿子面色潮红,血检指标红细胞超高时,我就开始自己操作。抽血后过几天再做血检,无法降到正常,却也能下降不少。

我见到了徐云生,又见到他身旁女人的肚子,我的脑袋里冒出一个声音,挥之不去。

这个声音让我留下来,必须留下来。

我有营养师证,依仗着年轻的优势,在家政公司很快通过月嫂培训了。

我以儿子为借口,推掉家政公司给我安排的工作。

日子艰难,我每日去那家饭店门口守着,即使不去打包饭食,我也会去。

果然,我又看到他了。

他身旁的女人长得真明艳,连凸起的小腹都那么好看。

他们每次离开后,我都会钻入门去,站在他们的残桌前,不打包,而是仔细瞧着他们点的菜,心中默默记下。

我还注意到,他们离开时都会打包同一样菜,扬州小炒。

徐云生是不吃扬州小炒的,淮扬菜系,偏甜。

那次,女人独自前来,我紧随其后。

这一次,我着装光鲜,独自端坐桌前,没有打包任何饭食,而是点了菜,扬州小炒。

我轻声对服务员道:“能否用冰糖炒?”

菜上来后,那女人扭过头,笑着问道:“这样好吃吗?”

我很惊讶,她竟然不认识我。

女人继续友好道:“我老公出差了,我一个人不想在家做饭。”

从这道菜,我与她攀谈起来。

谈到怀孕生子,谈到产后修复,我拿手比划着我纤瘦的腰腹道:“产后吃什么重要,修复也很重要,我是营养师,也是月嫂,专门研究这个,所以我产后恢复很快。”

看到她眼里一亮,我心里微微一喜。

不久,我接到家政公司的电话,说有人点名要我服务。

挂断电话,我笑了起来。

雇主叫金薇,我的新朋友,徐云生的新妻。

那次交谈时,她问我叫什么名字,在哪家家政公司上班。

她是个谨慎的人,一定会去家政公司查过后再决定是否相信我。

我去了金薇家,试用两日,便被留下了。

这两日里,我白天来,晚上离开,做饭洗衣打扫卫生,都在白天迅速做完。

我寡言少语,手脚利索。

最重要的,我做的菜,金薇都能一口气吃完。

她对我异常满意。

确定被留用后,我晚上回到出租屋,抱着儿子,柔声道:“妈妈能生你,就能给你续命。”

儿子小胳膊小腿乖顺地窝在我的怀里。

第二日,我给儿子办理了住院手续,请了护工代照顾。我要在金薇家做住家保姆,不能日日陪在儿子身边。

我要工作以支付儿子的治疗费用。

金薇给出了优厚的条件,雇我做住家保姆,并已预支一个月的费用。

金薇像是很有钱。

离开医院时,儿子异常地懂事,他抱着照顾他的护工,唤道:“亲奶奶,亲奶奶...”

护工阿姨喜得连声应着,眼里尽是爱怜。

在护工的怀里,儿子同我挥手作别。

我心头一酸,可怜他刚五岁,便知如何讨好世人,如何艰难存活。

我抓紧时间住进了金薇家。

徐云生出差半个月,还有十天左右,他就要回来了。

这十天里,我打算住在金薇家,连儿子都不去看望。

人是群体动物,容易对另一个活物产生依赖。

我要做的,就是在这十天里,让金薇一点点依赖我,需要我的照顾。否则,徐云生回来后,事情一旦有变,我再无机会接近了。

金薇的内衣我坚持用手洗。

金薇路过时,我会在她的视线范围内,把洗干净的内衣用开水反复烫着,最后才晾到太阳下暴晒。

金薇的每一件衣服我都会用熨斗熨平。

做菜的食材我都是当天只买当天的量,保证新鲜,鱼买回来现杀,馄饨现包现煮,不会多出来放冰箱。

我洗手时定用消毒液。

最重要的,我做饭时不说话,嘴巴上捂着口罩。

金薇怀孕五个月,独自在家时没有保姆照顾,说明她很挑剔,我要她在我身上挑不出任何问题。

果然,一周后,金薇吃橘子都会要我剥给她,说她的手没我的干净。

第十日,金薇兴奋地告诉我,他老公出差要回来了。

晚上,我做了许多菜,很多是照着从前的口味做的。

我希望徐云生能念起我的好,记得我曾刻苦铭心地爱过他,再顺便,记起我们那个可怜的儿子。

我所求只是救我的孩子。

徐云生回来时已是半夜,我在楼上看到他钻进了厨房。

第二日早上,昨晚的菜所剩无几。我心里开心了一下,他口味没变。金薇不会做饭,我做的菜仍是他最爱的。

我一时不敢直面徐云生,做好早餐,便匆匆出门买菜去了。

金薇的闺蜜来看她,留下一起吃饭。

做好饭,我上了楼。

徐云生很快回来了。

三人在楼下餐厅共进午餐。我在楼上瞧着,三人很融洽。

只是,渐渐地我瞧出了异样。

金薇起身拿纸,坐在她对面的闺蜜低头吃饭,徐云生突然往后挪了挪。

我看到,金薇的闺蜜在桌底下拿脚被碰他!

不,不是碰,是勾。脚尖翘起,轻轻一勾!

足够风情。

这一幕令我惊奇又嫉妒。

徐云生竟然躲了一下,他到底有多爱金薇呢?

我关了门假装没看到。

待他们吃完,我下楼吃饭收拾,听到那女人逗着金薇:“你老公这么帅,你又怀着孕,竟然叫个年轻女人住你家做保姆?”

似是玩笑,却令我讨厌无比。

话音刚落,本在卧室里休息的徐云生出来了。

我一抬眼,与他四目相对,他愣住了。

我躲闪着低下头,不经意扫过客厅角落里坐着的金薇和她闺蜜。

两人脸上神色各异。

金薇面带疑虑。

她的闺蜜则眼里泛出古怪的眼神,瞧了瞧我,又去瞧徐云生,不屑又嫉妒的模样。

徐云生本要出来的,此时又突然关上了门。



金薇的闺蜜离开后,徐云生和金薇关在房间里起了争执。

我假意去买菜。

终于,在菜市场出来时,徐云生的车拦住了我的去路。在我犹豫间,徐云生已拉我上了车。

徐云生满面不解:“你要做什么?薇薇她怀孕了,你想做什么!”

这样的谈话自然无疾而终。

晚上,徐云生回来后,提着一盒糕点递给金薇。金薇爱吃甜,拿到糕点立马拆开吃了起来,还递了两块给我。

我道了谢,接过来吃了起来。

徐云生瞟了我一眼,转身进了书房。

过了一会儿,徐云生在书房里叫道:“帮我倒杯茶!”

我起身去厨房冲好茶,正要端过去,金薇扶着腰过来了,说她送去。

我看到金薇挪步进了书房,接着听到一声惨叫!

而后,是徐云生的惊呼。

我赶紧跑过去,大惊,金薇摔倒在地,茶杯也滚落到别处。

我伸手去扶,被徐云生挡开了,他抱起了金薇。

我看到金薇身下有血汩汩而下!

徐云生慌乱紧张的样子,让我嫉妒。

他往外奔去,经过我时,喝骂道:“你拖的什么地!薇薇有任何事情我饶不了你!”

家里空留我一个。

我去书房打扫,这才发现,书房靠近门口的地上竟是薄薄的一层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