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高院的女法官因拒绝给朋友打招呼,被杀死在自家小区的地下停车场。
生活 真实故事

生活:农耕文明留下的祸根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黄大夫
2021-01-14 07:00


前天在我们长沙,发生了一起悲剧,让人不寒而栗。省高院的女法官因拒绝给朋友打招呼,被杀死在自家小区的地下停车场。

经初步调查,行凶的向某与女法官是同乡,向某因劳动纠纷向法院提起诉讼,请女法官这个朋友为其打招呼而被拒绝,心生怨恨,行凶杀人。

这块土地上,因为不帮亲人,不帮朋友甚至不帮熟人而被记恨的事每天都在发生,听到较多的是不帮忙,就绝交,到杀人这个地步的着实少见。

不帮忙,就被记恨,我很想讨论,这个恨是怎么来的?

我们自己有没有曾经因为身边的人,在我需要帮助时没有伸出援手而恼怒?我不敢去统计,几十年的生活,身边的亲人朋友给了我足够的样本。

小时候读书没有钱交学费,母亲就因为县城的亲戚没有借钱给我们而念叨到至今,自此关系逐渐疏远。大学同学,因找我借钱被拒,至今老死不相往来。我的大表哥和小表哥如今和仇人一样,只因小表哥不满意某一次大表哥提供的帮助。
 
我们这里,似乎早已习惯,亲人,朋友都是自己的资源,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来给我们托底。
 
帮,就是哥们,朋友。不帮,就不够意思,不讲情面,要受到谴责。

不帮的那一方,居然能成为过错方,成为被记恨的种子,更有意思的是,没有伸手帮人的有些还会心怀愧疚。
 
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的,这就得了解下我们的根子。

我们的祖宗一直是种田的,往上数三代,基本都是农民。耕种,在没有机械化的时代,全靠人的合作。这个协作,对于早期的祖先,最稳定的就是血缘。

为了更好的协作,大家生活在一起,形成家族。家族内的人同吃同住,遇到谁家婚丧嫁娶,全族人出力,不计报酬,每一个小家的事都是大家的事。

因为住在一起,也就没有个人的隐私和财物的边界。
 
谁家出了笑话,大家一起品头论足,小家的财产和物资,在大家需要时很轻易被征用。而且小家都不觉得被严重侵犯。

经过漫长的岁月,从族人慢慢延展到朋友,同学甚至是熟人关系,形成了我们社会关系中的差序格局。因此就能解释,我们为什么对外乡人,陌生人态度冷漠,以至于后面跑去看人血馒头而无动于衷。但,对于越近关系的人,我们越是有要求,这种要求就成为了记恨的种子。
 
我们如此亲近,你居然不帮我,成了我们大义凛然的理由。

在工业文明的今天,我们的世界早已变化,但我们的意识还停留在过去。这是悲剧的根源。
 
所以,我们一直倡导个人意识的觉醒,尊重人与人的边界,实际上是要跟随时代的变迁。
 
我们已经不靠家族协作谋生,也不再是住在一个家族里的小家,我们的小区,对面都是不认识的邻居。我们抵御外来的侵袭,不再是靠族长团结众人之力,而是靠社会的力量和公检法的维护。
 
我们不再需要差序格局来保障个人利益。今天的亲人,朋友是情感的需要,而不是维护利益的屏障,无论愿不愿意,我们人与人之间的个人边界已经成为现实,无论是父子,夫妻还是朋友。

值得一提的,差序格局已不能保障个人利益。过去个人利益需要保护时,我们会在亲近的个人中找强人,强人再层层托关系,摆平自己的事。
 
在法治社会的今天,关系的作用越来越微弱,我们的女法官深知,诉讼有严格的规定和程序,不是托一个人就可以有效干预,所有的案件都是终身负责制,不再有人为了关系,去冒被终身追责的风险,她不会,被她托的关系也不会。

在这个新世界,关系社会已慢慢远去,社会制度程序开始工作,个体意愿已被尊重。

如果,我们仍然活在过去,认为亲人朋友就像家族内的资源,随时可以为我所用。
 
那将会有碰不完的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