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豪门阔太“婴灵索命”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豪门阔太“婴灵索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青青紫
2021-01-14 15:00


这天,我们家来了两个妇女,她们是婆媳。

婆婆五十多岁,长得利索干练,齐耳短发下白皙的脖颈,戴着一串锃亮的金项链。

儿媳也是一副雍容华贵之态,穿着昂贵的貂皮大衣。只是她们两个人的眼睛里,满是焦虑。

她们来找大伯,至于原因她们并没有细说,看来是有难言之隐。

但是大伯那天去了邯郸,据说两三天才能回来。

两个人掩饰不住内心的失望,大伯在电话那边问,如果事情紧急的话,不妨就在这里说几句,看他能否能帮忙。

婆婆犹豫了一下,说:是这样的,我们家的儿子结婚十几年了,一直没能生养,当然了,他们两口子已经完全排除了器质性病变,全身检查都正常得很,可是就是不能生养。

大伯在那边沉默了一会,可能是在想对策,因为没有子嗣的原因很多,和阴阳宅有关,和一家福荫有关。

曾经有一家也是这样,儿子和媳妇结婚多年一直未能怀孕,也求遍了很多的名医,一直未能如愿。他们找到了大伯,大伯只在他们家里转了一圈就知道了原因,因为这一家很有钱,买的房基地很大,几乎是别人的两倍。

公婆就在整个房基地上面盖了两排房子,两排房子的中间是一大片闲置的空间。

当时公婆都是农村人,为了让空间发挥最大的利用价值,就在中间栽了一排果树,没几年就长得枝繁叶茂。

大伯看到之后一语指出,弊端就在这里。

因为他们盖的房子叫做子母房。道教歌诀有言:子母中间树一片,母子一生不相见。

大伯就让他们把这些树刨了。

当时老两口很不情愿,当然是不太相信大伯这一举动,也不下罗盘,也不摆法坛,也不烧疏文,也不升表台,单单把这树木刨了就能怀孕了?

大伯被人误解得多了,也不争辩,只是说,若明年你们见不到孙子,你们就砸了我的招牌。

老两口只得刨了那十几棵每年都能摘好多果子的树木,可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年他们家竟然真的添了一个大胖孙子!

这样的事情很多,我有一个朋友也是结婚多年未能生育,原来是他们的床位安置在了五鬼之地,只是换了一个房间,很快就怀孕了。

大伯在那边想了想说:这样吧,你们要是着急的话,不妨去小黄冈的钵钵寺拴一个娃娃,那也十分灵验。

最早拴娃娃是一种道教的法门,后来佛道沟通之后,互通有无,一些寺院里也就有了送子观音或者送子娘娘。

其实拴娃娃的最早起源来自道教,像什么开光、符篆,都是从道教嫁接到佛教中去的。

小黄冈寺院不小,门口有几棵几百年的苍劲的柏树,里面是三进院,供奉着道教和佛教的各路神仙。

一进大门,就是一个高约五六米的还愿塔,塔的地基处,有几个拱形的小门,里面满是灰烬,偶尔也有送娃娃,也叫还娃娃的来这里烧娃娃。

拴娃娃,就是在送子观音前面的几个泥人旁边念叨拴娃娃的歌诀,我们这里是这么念的:一个大姐三十九,十月十五有盼头。手拿金缕线,走到娃娃殿,进去娃娃殿,先拴娃娃头。孩儿啦孩儿,随娘走,咱住东庄大西头。高门台,起门楼,门东边狼牙村,门西边流水沟,一个狂犬不下口。你娘住的三间堂楼上,鸳鸯席子鸳鸯炕,你爹枕的兔儿龙吃草,你娘枕的狮子滚绣球。烧饼麻糖尽孩儿吃,羊肉包的顺嘴流,铃儿八仙帽,还有大虎头。

然后拿一根红线,就往泥人身上一拴,然后放进一种用芦苇根编制的八斗篮里,用白布盖住,带回家里,再将这个娃娃放在祖先的牌位前。

这种方法很灵验,如果生了小孩之后,就要把这个泥人放到还愿塔里面烧掉,这就是还娃娃。

婆媳俩听了之后,就向大伯道谢,然后马不停蹄就去了小黄冈。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这婆媳俩再没有来找过大伯,我们一直认为他们已经拴子成功了。

可是到了第二年的这个时候,婆媳俩再次找上门来。

俩人愁眉不展,大伯问;难道没有拴上?按道理不可能啊,小黄冈的送子娘娘很灵验的。难道是你们的阴阳宅有问题?

大伯决定去他们家看看。

那个婆婆当时开着一辆豪车,一看就是豪门阔太。

路上,大伯问她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婆婆叹了口气说:不瞒你说,我们儿媳嫁到我们家里,几乎是每年怀孕,每年生产,可是每一胎都是死胎。按理说,产前检查的时候,都好好的,可是这一落地就是死胎,没道理呀。

大伯一听就知道,这件事怪不得送子娘娘,因为她们并不是不得子,而是不活子。这种情况,说明这一家人肯定犯下了不可原谅的某种有伤阴德的罪孽。

大伯只是不敢明说,毕竟那会涉及到人家的隐私。

等车子行驶到了县城,在一家暗藏在一条小巷的诊所门前停住的时候,大伯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张口问道:你们俩究竟是做什么的?

婆婆指着眼前的门面说:这个妇科门诊就是我们家的,我们已经经营了二十多年了。

大伯一下子,了然于胸。

妇产门诊,因为它不需要什么复杂的手续,就能为一些怀孕的女性堕胎,所以很是赚钱,但是,这样做也是造了无尽的孽缘。

大家不妨想想,就在我们身边的医院妇产科,几乎很少有幸福的家庭,或者健康的身体,而且很多医生在妇产科上班几年之后,很快就会调离到其他科室。

为啥?因为他们难免会和堕胎接触,而这也是最大的业。

所以,没人能够承受得住那一个个婴灵的报复,他们除了调离,别无选择。

大伯没有进门,从挎包里取出一个小瓶子,把里面的液体往自己的眼皮上抹了一点,然后闭眼睁眼,就看到在妇科门诊的门口,乌泱泱的一群婴灵堵在他们家门口,个个都是血里哗啦的,有的脑袋碎了,有的身体碎了,反正没有一个完整的婴儿。

他们堵在门口。

有的说:听说这老牛家又去找道长了,道长来了我们也不怕,我们这么多的人,难道还收拾不了一个道长吗?

有的说:道长来了也要讲道理,他们牛家害了那么多的小孩,所以我们也要让他们尝尝失去孩子的滋味。

大伯明白了,是这些婴灵在作祟。

大伯进了牛家,也没多说,直接就让他们在门口搭建了一个很是正规的道台。

摆了三牲之礼,九层之幡,合子之香烛,连轴之烧奁,然后开始念诵经文超度。

大伯的道行,念起超度经文来,自然是信手拈来,那些一直游荡的婴灵听到大伯的超度,一如走投无路的小鱼,忽然遇到了一望无垠的海洋,马上就赶着投胎去了。

大伯的超度仪式,一直做了两天,才将那些婴灵超度完毕,但是就在大伯撤台的时候,忽然就见一个婴灵用无比怨毒的目光看着他。

大伯很纳闷,寻思着这个婴灵执念如此之深,宁肯不去投胎也在这世间游荡。

他刚想捉住他,可是一眨眼,那个一脸怨毒的婴灵跑得不见了踪影。

大伯并没有往心里去,心说,一个漏网之鱼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可能他贪恋这尘世的自在。

做完法事之后,大伯诚恳地对他们说,希望他们改行,毕竟这伤天害理的事做多了,肯定要遭受报应的。

婆婆想了想说行,反正他们赚的钱已经足够这辈子衣食无忧了,该放手就放手。

后来我问大伯,那些堕胎的婴灵难道不应该更加恨自己的父母吗,为啥要和医生过不去?

大伯说:恨父母是一定的,他们在肚子里的时候,父母就会讨论把这个孩子拿了,但是婴儿并没有心智,他们不知道拿了是什么意思,于是就和母亲上了手术台,可是当那冰冷的器械将他们绞碎,那种疼痛使得他们把报复的恨意,第一时间强加到医生身上。

所以,一些想堕胎的父母决意不要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切记说话一定要含蓄,不要直白地说打掉、堕胎一类的。

第二年,大伯忽然接到婆婆的电话,她在那头语速很快很紧张地说:我家儿媳又要生了,本来一切顺利,可是就在前一晚,我们家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那就是之前从小黄冈请来的那个娃娃,忽然间动了起来。

是的,那个泥塑娃娃自己从桌子上跳下来,又跳上儿媳妇的床,在她的面前嘿嘿笑了说:你不要我,还想要他?

家里很多人目睹了这一奇怪的现象,就感到大事不好,想让大伯前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联想到之前,他们一家每次都是生了孩子,孩子又很快死去,而上一次超度的时候,还有一个漏网之鱼,所以大伯心里也是不太放心,就收拾了一番,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大伯刚到牛家,他的儿媳已经躺在了产床上。

因为他们一家都是妇产科医生,所以生孩子也不用去医院,直接在自己家里就把事解决了。

大伯作为一个男人,自然不好意思进入产房,就在外面等候,并且和公公牛三福在客厅喝茶。

牛三福的儿子牛小福也是医院的医生,他今天特地请了假,而且还从医院请来了几个和自己关系很好的妇产科医生和急诊科医生,预防特别的事情发生。

就在这时,大伯忽然就觉得自己身边有一阵风刮了过去,产房的门帘无风自动,大伯的脸色陡然就变了!

就在这时,忽然间就听见产房里传出一阵婴儿的啼哭……


产房里的婴儿,能平安活下来吗?
那个漏网之鱼的婴灵,为何对牛家恨意最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