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鬼棺
惊悚故事 故事

惊悚故事:鬼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靈燈
2021-01-14 22:00

一  

刘老爷是偌大的村子里我最尊重的人。刘老爷身居四合大院、龙眼宝地,院内桃李盛开、假山圣泉;他妻子罗素缎去世前给他留下了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家族和睦、儿孙满堂就是刘家的幸福凌驾于村里其它家族的证据。

我尊重刘老爷并不是因为他如何家福满贵、如何富甲一方,我尊重他来源于一个鲜有人知的秘密。事实上,这个秘密,天知,地知,刘老爷知,我知。

刘老爷今天清晨死在了床上。



刘老爷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中,小儿子刘鸣春的性情最属古怪。刘鸣春的故事是我从刘老爷那里亲口听来的。刘老爷说他有天饭后在院子里踱步,看见他儿子刘鸣春一个人蹲在假山旁,背朝向他。于是他慢慢地走过去,拍拍儿子的背,想问问情况。这时他儿子刘鸣春的头突然像鸡头一样顿地转过来,几乎快转到了一百八十度;儿子的脸色如黄腊,面部五官痉挛般搅在一起,活像只恶鬼;刘老爷说若不是他曾看尽世间百态,否则一定会当场吓得魂飞魄散、人事不省,但他还是苦叫了一声。家里的人闻声都跑出来,女儿上前搀扶自己父亲,两个儿子则跑到他们弟弟身边,左右各擎住一只手臂。而刘鸣春很快就双眼一闭、晕倒在地。

我问,你们后来带他去看医了吗。

刘老爷皱着眉头说,看了,没说出个道道来;所以又去找了村里毁誉参半的半仙安黄灯,安半仙神神叨叨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名堂。

我说,所以没什么办法了。

是,刘老爷顿了下又说,也不是。那个半仙说了一些话,不知是真是假,但我要去证明一下。

刘老爷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



几天后,村里有人在打柴的山里发现一具硕大无比的木棺。棺材旁赫然有一个大坑,四周泥巴溅布,显而易见这架棺子是被不轨之人盗出来的。木棺里空无一物,财物显然早被一卷而空。与此同时人们不由得猜测这棺的主人去了哪里,因为盗墓盗墓,盗财在情,盗尸何意?

那天刘老爷又找到我。这里必须说明一下,刘老爷之所以和我关系如此密切,是因为我是整个村里最聪明伶俐、知书达礼的小孩。我最大的优点就是待人真诚,很多人在刘老爷面前都会或多或少地虚与委蛇,但我不会。同时我是个信守诺言的人,从来不把别人告诉我的秘密说给其他人听——这是众所周知的;我常常坐在刘老爷身边,听他讲以前的故事。我是少有的愿意用心听刘老爷用极慢的语调讲故事的人。这些故事或真或假、或神或鬼,我都听得津津有味。

刘老爷不仅给我讲故事,还时不时地给我糖吃。

刘老爷找我的缘由是叫我夜里去葫芦药铺前面找他。我不作怀疑,问,多晚呢。他说三更后。

太阳落山,家家点起油灯或者灯笼。我躺在母亲身边,怎么也睡不着。家里的大哥还坐在外面织竹匾。过了好一会儿,我听见大哥轻轻地喊,小妹,你睡了吗。我没作声。再过了没多久,我看见黑暗中突然飞出一只黄白大蛾子,扇着粉翅,猛地向桌子上摆着的烛火冲过去。我心想,为什么有蜡烛,是母亲点的吗?忽而,这一切都消失了,眼前恢复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我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睡着了,甚至还做了梦。我忽然想起白天里和刘老爷的约定,生怕自己已经睡过了时间,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幸好,一段时间后,我听到打更人制造的声音。

咚!——咚!咚!

我起身,屏住呼吸,轻悄悄地绕过母亲。从家里出来后,我飞奔着到了药铺前面。天上挂着毛茸茸的月亮,明亮、透明。

刘老爷已经在那里等候。我有时候觉得刘老爷站立的样子像一座雕像。

刘老爷手里举着一个火把,红色的火焰生动地跳跃着。我跟着那道焰光出了村子,来到了山上。我内心产生不详的预感。果然,我们来到了白天发现那具棺材的地方。明明风很小,但树叶仍在簌簌地响动。我感觉到有人朝我后脑勺吹气,猛然回头,却只能看见密密麻麻的树木。借着火光,我看见一具木制大棺赫然摆在我们面前。

刘老爷将火把递给我,说,去,把棺材烧了。

我接过火把,一时不知所措。刘老爷不再讲话,我甚至感觉他已经没了呼吸。黢黑的阴影中,他的轮廓若隐若现。我咬咬牙,向棺材走过去。

我喊道,刘老爷,我不怕。

刘老爷岿然不动。

我喊道,刘老爷,作为报酬,明天还要给我讲故事。

刘老爷叫我停下。

他快步走过来,将我手握的火把一下子夺走,然后用尽力气将它抛向了棺材。呼地一声,棺材上燃起熊熊烈火。

刘老爷突然大喊一声,我毁了你的棺材!我以前从没听见他使用过如此洪亮的嗓门,我也不知道在荒无人烟的深山里他这句话是冲谁喊的。

但这是我听刘老爷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刘老爷今天清晨死在了床上。

几乎全村子的人都在哭,但我知道每个人哭的原因不一样、程度不一样、是真是假也不一样。

刘鸣春病好后告诉我,山里那座棺材正是他挖出来的。他当时鬼迷了心窍,想出盗墓这一损事。他说他当时把那具棺材打开的时候,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完刘鸣春给了我几颗糖,叮嘱我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安半仙后来告诉我,刘鸣春曾经之所以会发疯是因为他惹了不该惹的东西。那具棺材里的主人积怨数世,把这些怨念都加在了挖他墓的刘鸣春身上。按理说,刘鸣春本来必死无疑的,怎么又活了下来呢。看来这人间造化,世事无常啊。

我常常告诉自己,刘老爷是偌大的村子里我最尊重的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