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留一盏灯
散文

散文:留一盏灯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何湾
2021-01-14 17:00

我特别不喜欢昏暗的场景,也不喜欢在昏暗朦胧的环境里逗留。

最近家里搞装修,其他项目都可以商量,唯有对于买灯这件事,我向来都是非常慎重的。我的要求是不管造型好看与否,亮度必须要保证,我从小就渴望敞亮的环境,有一盏瓦亮的灯,我可以在明亮的灯下看书写字,而且在寒冷的冬夜,一盏明灯让人感觉温暖。

家里养了一条狗,如果白天出门,预估天黑之后才能回来,那么在出门之前就把等开着,我想到的是狗狗独自在家里的时候,面对昏黑的环境可能会产生不适。也许这只是我的主观感受,但是从小的经历注定了一生行走的方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们村里还是没有通电的,村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到晚上,黑灯瞎火,我们写作业都是在油灯下进行,那盏乌黑的油灯,还有桌子底下那个硕大的煤油瓶,一直以来都是儿时贫困局促生活的印记。后来村里通电了,但是那个年代也舍不得用大灯,并且供销社里买不到大而亮的灯泡,都是三十支光以下的黄灯泡,那时候日光灯也不太常见,尤其在农村地区。后来,在城里安顿下来,买灯具成了很重要的一件事,灯当然一定要亮,只是后来造型慢慢多样化了,灯具的外形日益漂亮起来,现在去灯饰城逛逛,那绝对是昔日皇上都无法享受的待遇啊。那些悬挂在天花板上的展品,琳琅满目,晶莹剔透,或复古怀旧,或富贵奢华,或简约现代,无论哪一盏灯,都让人爱不释手。

离开故土很多年了。现在回忆起来,记得每到腊月,父亲总要把老房子重新刮一遍腻子,刷刷白,等待我们回乡过年;母亲则热衷于更换墙上的日历和张贴画,门楣上上的糊窗纸贴了一层又一层。而我最关心的客厅大灯一定要换个新的,一盏不够就装两盏,整个春节期间,灯火通明,让人莫名的安全和温暖。一家人围坐在电火炉四周,闲聊往事,享用各类零食炒货,时光就这样晃晃悠悠从指缝间溜走。我们也就是这样不知不觉的一点点成长变老,而老父亲已转身离去,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地擎着一盏明灯,为我们照亮前方未知的路。

灯火是人类走向文明的标志,自从有了灯火,人世间就平添许多缠绵悱恻的佳话。“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一幅巴山夜雨图,牵动无数乡愁,打动无数飘零在外的游子的心。“接汉疑星落,依楼似月悬。别有千金笑,来映九枝前。”初唐四杰之一的卢照邻用生花的妙笔勾画出一幅盛唐繁华的景象。“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元宵的灯火,盛世的狂欢,人类在灯火的辉映下,踯躅千年,旖旎向前。

这几天杭城下雪了,每一年的下雪都会让人期待。为什么下雪和下雨给人如此不同的感受,因为雪夜的孤灯能够营造一种近乎童话的意境;并且白雪能够覆盖世间一切的不美好,呈现给人们的是银装玉砌的世界。夜幕降临,安静地站在一盏路灯下,纷纷扬扬的雪花簇拥着争先恐后地从黑黢黢的天幕上降落下来,落在地上,落在同伴的肩膀上,落在还有余温的手掌里。灯光的投影在空气中呈现出一张动态的GIF图片,循环往复无始无终。回首张望,万家灯火。在明明灭灭摇曳的光影下,我们已经看不清哪一盏灯火属于自己。


【关于作者】高中语文教师,著有散文集《寻找家园》《背对喧哗》,小说《泸沽湖传奇》等。写作纯粹就是一种爱好,与打麻将、下棋等娱乐无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