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22章 伤别离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觅朝云
2021-01-15 11:00

第22章 伤别离

月影婆娑,凉风阵阵,梁淮安独自划着轮椅出了清风苑外,一颗心才总算是平复下来。苦难和仇恨或许让宋嘉禾改变了许多,但本质上,她依旧是那个可爱、冲动、古灵精怪又带着些张扬的女孩子。

这样的女孩子,若是能一直快乐地长大就好了。白家出事时,他只是个手无实权的王爷,能做的少之又少;但现在不一样了,他羽翼渐丰,有能力护宋嘉禾一生平安喜乐。

“王爷!”突兀的女声划破夜空,甄姬从后面跑上来,语气很是激动,“嘉禾她怎么样了?宫里的事处理好了吗?”

梁淮安道:“嘉禾无碍,已经歇下了。至于宫里,梁帝今夜喝糊涂了,又极信任蔡公公,要瞒过去不算大事。”

甄姬长长舒出一口气:“那就好。”

顿了顿,她抬眸与梁淮安对视,坚定地说:“王爷,过段日子送我进宫吧。”

“你想好了?”

“想好了。”甄姬嘴角勾起,笑容在月光下显得有些惨淡,“嘉禾姓宋,尚且能为白家拼上性命,更何况,我姓白呢?”

梁淮安手指一下一下敲打着轮椅扶手,没有说话。

甄姬继续道:“而且,若不是想再见见嘉禾,我早该进宫了。这些日子以来,日日同王爷和嘉禾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算是我偷来的时光。”

“好,那么三日后,本王送你进宫。”梁淮安与甄姬,才是真真正正的合作关系,她是他计划中甘之如饴又必不可少的一枚棋子,他没道理阻拦她进宫。

“王爷救我性命,又给了我绝佳的报仇机会,按理说我不应该再奢求些什么,但我还是想提最后一个请求。”

梁淮安道:“瞒着宋嘉禾你的身份吗?”

甄姬微微一愣,随机释然地深呼吸了一下。瞒着宋嘉禾她身份这件事,想必她不提,梁淮安也会做到。

她的请求是,希望王爷配合师父治疗腿疾,早日解开心结,多笑笑,偶尔,也想想自己。

但梁淮安开口后,她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这个请求了。

“对,我希望宋嘉禾一辈子都不要发现,我是她的表妹。”

此后两日,梁淮安又变回了冷脸王爷,仿佛那天晚上红眼发怒和柔声说着喜欢的是另一个人。他越来越忙,宋嘉禾也故意躲着他,两人见面的次数就更少了。

裴原和兰儿最近倒是见的勤,因为二位主子隔三差五便要给对方送些东西。

宋嘉禾老是猫在小厨房,兰儿问起,便支吾着解释:“那王爷都要帮咱报仇了,做点好吃的过去又怎么了?”

兰儿幽幽道:“我也没问您为什么要做给王爷呀,王妃您不想让我尝也不用这么生硬地转移话题吧?”

宋嘉禾微微红了脸,赶紧用吃的堵上她的嘴。事实上,她最近一直思索着该如何回应梁淮安的喜欢,所以才不自觉冒出了那句话。

这天傍晚,裴原奉命去给宋嘉禾送玛瑙,半路上在后院碰见了,正要交付,甄姬便不知从何处走了出来,拿过玛瑙啧啧称奇,表示自己也想要。

裴原面露难色:“这……这得先问过王爷才行。”

“差人去问吧。”宋嘉禾道。

裴原有些意外,王妃向来不争不抢,今儿却一反常态,这块血胆玛瑙真有那么名贵?

小厮很快去而复返,带回的答案差点让裴原满头大汗。什么叫甄夫人想要就给她?真就不给王妃半点面子呗?

甄姬笑意更深,宋嘉禾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晚上,裴原端着个热乎的碗走进来:“王妃给您做了皮蛋瘦肉粥,趁热喝吧。”

打开盖子,没有皮蛋,也没有瘦肉,只有白粥。

梁淮安嘴角微微勾起,裴原却露出了老妈子般焦急的神情:完了,王爷最近忙傻了。

翌日一大早,宋嘉禾就在院子里看见了甄姬的身影,她叹口气:“玛瑙都归你了,还来找我做什么?”

“我要离开王府了,特意来向王妃辞行。”

宋嘉禾很是惊讶:“你要走?去哪?”

“王妃舍不得我?”甄姬道,“可是我要回家了。”

她拉着宋嘉禾在石凳上坐下,看着院中那棵随风摇曳的合欢花树,讲起了往事:“我很小的时候,大概五六岁,全家都被贼人杀光了,是王爷救了我。”

宋嘉禾没想到一直没心没肺笑着的甄姬还有这般痛苦的过往,抬手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慰:“从那之后,你就一直跟着他?”

“才没有,王爷狠着呢。”甄姬转过来面向她,“当时,他说我眼里的仇恨太过明显,留在他身边是个累赘,便将我赶去了洛阳。一年后,我趁他的人不注意,愣是一个人从洛阳跑回了京城,这才得到他的青眼,以医师和侍妾的身份留在他身边。”

宋嘉禾点点头,心想梁淮安应该一开始没打算将甄姬牵扯进来,是她自己要报恩或者报仇的心太过强烈,他才让她留下的。只不过,她方才说要回家又是什么意思?

甄姬解释说:“我的仇,王爷已经帮我报了。本来,我以为我全家都没了,但几日前,王爷说找到了我表姐,她还活着,我想去找她。”

宋嘉禾由衷替她高兴:“太好了,你表姐一定也很想你。”

这一刻,甄姬笑的很温柔:“是啊,有亲人陪在身边的感觉,真的很好。”

“那,你舍得王爷吗?”她还记得,甄姬曾那般笃定地说爱慕梁淮安。

甄姬意有所指地说:“舍不得,可是王爷心中另有他人,我这辈子是走不进去了。”

“对了,你等我一下。”宋嘉禾转移话题,回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漂亮的木匣子,又放了这几日做好的发钗进去,这才走出去递给了甄姬,“上次你给我的镯子太名贵了,我一直想找机会还给你,还有这些发钗,就当是我送你的离别礼吧。”

甄姬拿起发钗,一一插在头上,而后将木匣连同翡翠手镯推回到宋嘉禾手边:“离别礼我收下了,给出去的东西没有再拿出来的道理,更何况,我还拿它换了你的簪子,值了。”

白家代代出将军,曾是大梁最显赫的簪缨世家,可最后剩下的,也不过是这只翡翠手镯而已。甄姬早就做好了准备,如果复仇一定要有牺牲的话,也该是她白珍珍,而不是宋嘉禾。

所以,这镯子合该留在宋嘉禾手里。

裴原进来行了个礼:“甄夫人,时辰差不多了,咱该走了。”

甄姬起身,朝宋嘉禾露出了最为明媚的笑容:“再见了,姐姐。”

不知怎地,宋嘉禾心中蓦然涌出一股强烈的不舍,甄姬虽爱找她麻烦,可从没有一次是包藏着祸心的,甚至还给她带来了不少乐子。

于是,她坚持将甄姬送至府门,同梁淮安一起目送马车缓缓离开。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