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 独上宫墙

小说连载:独上宫墙-第17章 看大戏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看人间
2021-01-15 09:00

第17章 看大戏


“我说汀兰妹妹怎么总没来看戏,竟是在这里躲着!”

玄胤来的突然,虽带着笑,但脸色显然是不好的。他特意为着年汀兰来,谁知她竟是久不出面,如今看着二哥玄渊在此,心里头更是不痛快。

一张精致绝伦的脸上,乌云密布,紧紧盯着年汀兰,活像是抓住了捉奸在床的夫君。

“四殿下!”何木珍带着年汀兰与曾素之行礼,见着来人,这心里更是大叫糟糕。

年汀兰对着玄胤笑了笑,“四殿下来的巧,我们正在寻东西,殿下还可帮着一起。”

在玄胤面前,年汀兰总归是要活泼些,毕竟,她与玄胤从小便在一处玩,许多时候,要放得开些。

玄胤白了年汀兰一眼,一双凤眼,风情万种,里头诸多埋怨。

“打小你便更喜欢素之些,如今长大了,还是这般粘着她。”玄胤的话里,多多少少有些吃味。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许多时候,年汀兰一见曾素之来了,便会不理玄胤,如今长大了,玄胤仍旧记着自己每次被抛弃的事儿,总归还是有些计较。

玄胤突然出现在这里,少不了年汀兰派人私下传递消息,趁着他外出如厕之际,让他听见后院之事,玄胤向来自大,会跑来寻,也是年汀兰的预料之中。

何木珍太过在意年寻,年寻又太过在意兄弟情分,今日若是不趁此机会将他们重创,怕是后患无穷!

“哪里有,四殿下与素之姐姐,都是汀兰挚友,哪里有多少之分?咱们还是莫要耽搁,快些去问问东西,多半是芷兰妹妹都去帮忙寻了。”

年汀兰如今,不是上一世,她还是年府,未出阁的小姑娘,对世事懵懂,不知勾心斗角,在这些个人的眼里,她还单纯得很。

何木珍看着年汀兰带着他们直往柴房而去,脸色更是一片愁苦,如今两位皇子,还有曾家小姐都在,一时间,自己都没了主见。

只得暗中吩咐了人,去请年寻过来,若是无事便好,若是有事,涉及二房家的,还是年寻拿主意,来的好些。

今日年府周岁宴,柴房里空无一人,与前院的热闹不同,这边倒是寂静得很。

几人刚到柴房门,便听见里头一阵喘息之声。

几人里头,何木珍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玄渊、玄胤是皇子,虽无正妻,但早经人事。曾素之之前本与年阶说亲,早也有人教导了这男女情事。

几人一听这声音,很快便明白过来。

曾素之与年汀兰在一块,连忙将年汀兰的耳朵捂住,脸上一阵红晕。

“汀兰,咱们先出去。”

“嗯?素之姐姐,里头,好像是芷兰妹妹……”

“你别管了,跟我走。”

曾素之又急又羞,拖着年汀兰就要走。

“素之姐姐,芷兰在里头,她在哭呢!”

年汀兰挣脱曾素之的手,一把推开柴房的门,里头的空地上,衣衫凌乱,两具赤条条地身体,相互交缠,就这样暴露在众人眼前。

突然被打开的门,打断了两人的动作,齐齐望过去,慌忙捡衣服遮蔽。

“芷兰,你们在做什么呢?”

年汀兰故意问,年芷兰脸上的潮红还未褪去,“我,我……”

看着她那慌张的模样,年汀兰心里别提多畅快,他们铺在身下的衣裳上,还有一滩血迹,年芷兰跳舞的衣衫,凌乱的被扔在一边,活像是看笑话的小丑。

“大伯母,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是来给中和哥哥送点水喝,不知道怎么就,怎么就……”

年芷兰早已经过了情欲爆发的时候,这个时候脑袋已经渐渐清晰,胡乱抓起那些衣裳,不停地遮自己的身体。

“芷兰妹妹,你不是说,你不喜欢中和哥哥的?”

年汀兰眼中带泪,直愣愣地看着年芷兰,如今的她,就是要做当年的年芷兰,一步步都要将她往自己的陷阱里逼。自己才要做那个,最“无辜”的人。

“姐姐,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年芷兰脑袋里一片空白,事发突然,此时此刻,她说什么都是苍白的。

“汀兰,咱们走吧,让年夫人来处理这些事!”曾素之搂着年汀兰,在她心里,这个时候,最为受伤的便是年汀兰了,前一时自己喜欢的人,刚刚想要与自己生米煮成熟饭,下一刻,转身却又与自己妹妹,行云雨之事。

年汀兰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流,却仍旧私下张望,一张莹白的帕子,在柳中和的衣裳下头出现。

年汀兰步步逼近,柳中和一直未说一句话。年芷兰来的时候,他已经闻了许久的缠绵香了,身子本就受不得控制。

也不知年芷兰怎么就出现在这里,两人不过交谈片刻,年芷兰也开始出现潮热,再加上她穿着跳舞的衣裳,姣好的身段,就像是会勾魂一般,柳中和一时间,情难自控。

看着渐渐逼近的年汀兰,柳中和颇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年汀兰一把扯出柳中和衣衫里的帕子,“这块帕子,当真在你身上!”

“这,这是我拾的”

柳中和有些心虚,说话有些结巴。

“中和哥哥,可知道这块帕子的来历?”年汀兰冷着脸问!

“这是自你身上掉下来的,我只想着,拿着这帕子,做个纪念”柳中和这话是早就想好的借口,这帕子带金丝,绣工又是一等一的双面绣,就是百两金,都不见可以买到。

这人啊,小诱惑,也许可以坐怀不乱,但是面对这等,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挣不到的好东西,便会不一定了……

有时候,并不是不在乎,只是诱惑不够大而已……

年汀兰冷笑一声,“中和哥哥对我,果真是情意深重得很呐!”

“汀兰妹妹,咱们先走吧。”

年汀兰一副悲伤不已的模样做出来,在曾素之看来,她已经受到了许多的伤害。

“年夫人,既然丢尸的东西已经寻到,这是您府中家事,我与四弟便先行离开了。”

玄渊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站在最后头,冷眼看着年汀兰的表演,事情他已经看了个大概,余下的腌臜事儿,他自是不便参与。

“汀兰,走呀!”

玄胤也跑去拉起年汀兰,便往外走。

未出多远,便遇见了匆匆赶来的年寻。

看着泪眼婆娑的年汀兰,年寻连二位皇子都给忽略了。

“汀儿,这是怎么了?”

年汀兰依旧饱含着泪水,一张小脸,鼻头通红的望着年寻。“爹爹……”

年汀兰表现的有多委屈,年寻便有多心疼,忙不迭将孩子抱在自己怀里,“好孩子,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在自家女儿面前的平战侯,心都软了,哪里有平日里战场杀敌的戾气?

年汀兰自打重生一世,便清晰的明白了自己在爹爹心中的地位,也细细的分析了,每个人的性格。她要在最恰当的时候,利用气自己优势,也要在最危急的时候,护住这些一心护着自己的人。

“爹爹,您去看看妹妹吧”

在年寻的心目中,年汀兰是与自己相同的人,对年芷兰算是极好的,汀兰虽然被自己宠爱得有些骄纵,但在芷兰面前,她一向有当姐姐的样子。

“芷兰,她怎么了?”

年汀兰抽了抽鼻子,不愿意说话,“年伯伯,伯母在柴房那边,您过去瞧瞧吧。”

曾素之开了口,许多事他们还真不好说出口。

年寻这才注意到,曾素之与两位皇子的存在,“二殿下,四殿下!”

“年侯”“年侯”

相互招呼,四殿下连忙出声,“年侯还是先过去吧,我们照看汀兰妹妹就是”

看着这几人神色异样,年寻稍加安抚年汀兰,便往柴房而去,年汀兰抽抽搭搭的收起了泪水,面上一派心灰意冷的神情。

曾素之送年汀兰回房,玄胤想要跟着,却被玄渊一把拖住。

“四弟怕是不知道,汀兰妹妹,之前一直心悦刚刚你在柴房里看见的那个人吧?”

“你说什么?”玄胤与玄渊一向话不多,玄渊在宫里并不受宠,话也不多,兄弟俩,平日里,就是见面,也不见得能多说两句。

玄渊面露嘲讽,“四弟这些年,读书读得多,在父皇面前颇得欢心。只是不知道,汀兰妹妹如今,在那个柳书生那里受了挫,还会不会,对四弟有心思?”

玄胤脸色大变,“你也要争年汀兰?”

在玄胤的心目中,玄渊与皇位是最无干系的,平日里,也不见他对皇上有多亲近。

玄渊面无表情,想起小时候见着年汀兰的模样,那个时候,她还很爱笑,刚自边疆回来,还有着边疆女儿的洒脱随性,干脆利落。只是,那个时候的她与玄胤合拍,自己只能躲在角落看着他们玩耍……

“我不争她……”

冷冷一句话,却是只说了半截,剩下半截,他要等着,事成了再说出来。


阅读其它篇章:独上宫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