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出轨对象,竟然是丈夫不共戴天的仇人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妻子的出轨对象,竟然是丈夫不共戴天的仇人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李佳佳
2021-01-15 16:00

不可否认,女性在婚姻中的牺牲比男性更多,所以大多数情况下女性朋友受的委屈更多,大家听到的也更多是女性的故事。

可最近我就听到一位男士遭遇婚姻欺骗的事儿。现在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故事里的老公也愿意把自己的遭遇讲述出来。


周六晚上九点,正在单位加班的我突然接到了丈母娘的电话。她让我快来派出所,刘倩出事了。

刘倩是我老婆。丈母娘说,她和朋友在酒店吃饭,喝多后跟服务员吵了起来,砸坏了不少东西,酒店报了警,让我拿一万多块钱去赎人。

急匆匆地赶到派出所,处理、善后。交纳了罚款后我让丈母娘带刘倩回家,自己准备再返回单位把剩下的工作做完。

当我离开时,当晚的值班警察拦住了我。

他拍拍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哥们儿,工作再忙也要把精力往家里放一放,千万不要只埋头工作,一定要多审视一下自己的努力值不值得。”

警察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一下,向他道谢后便向公司请了假,然后开车去了刘倩闹事的酒店。

我找到酒店的值班服务员,花了200块钱就把刘倩在酒店闹事的真正原因搞清了。

她根本不是什么喝多了闹事儿,而是跟男人在酒店开房,折腾的时候声音太大,被隔壁客人投诉到了前台。

刘倩不满人家的投诉,便和隔壁房客人大打出手,砸坏了酒店的东西。

这才导致酒店报警。

应该是她先通知的丈母娘,丈母娘舍不得花钱,就把我叫来交罚款。

我当时有点懵,从不敢相信到出离愤怒,最后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们结婚十年了。

刘倩身体一直不太好,我便让她辞职在家养身体,我自己没日没夜的加班赚钱养家。不但要养她还要经常补贴她那吸血鬼一样的妈,然而这几年她的脾气却越来越差,很少给我好脸子。我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导致,没想到她竟有人了!

偷偷开房也就算了,还叫这么大声,惹了事后还用我的钱去替绿了我的男人擦屁股!

这也太欺负人了!!

我从酒店出来,发疯一样的开车回家,决心找刘倩问个清楚:那个男人究竟是谁?他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她为什么要背着我做这样的事情?

进家门之前,我终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毕竟儿子五岁多了,他已经开始懂事,如果我和刘倩大吵大闹,会影响孩子一生的。

当我准备开门的时候,却听到儿子乐乐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姥姥,那个带我和妈妈去游乐场的叔叔太讨厌了,他总让我喊他爸爸,还说他才是我的亲爸爸!而且他还亲妈妈,还摸妈妈屁股!他以为我没看到,其实我都看到了!”

 “要命哟,小祖宗!别乱说!这事儿千万别跟你爸说明白吗?否则你爸不高兴的话,就再也不给你买乐高玩具了!乖,赶紧回屋上床睡觉去。”

我丈母娘的声音透着十二万分的紧张。

不买乐高的威胁奏效了,过了一会儿乐乐的声音继续响起:“姥姥我知道了,我肯定不告诉爸爸,我要向他保守这个秘密。”

屋子里安静了一会儿,应该是我丈母娘去哄乐乐睡觉了。

门外的我又是惊讶又是疑惑,乐乐说的那个亲刘倩并摸她屁股的叔叔,应该就是跟她开房的奸夫了!

我犹豫着要不要开门进去,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我想再多听听,看看能不能多听到点什么。

煎熬无比的几分钟过去,我听到卧室门关上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丈母娘压低声音教训刘倩:“你俩怎么回事儿?隔三差五的去开房还不够,非得当着孩子的面搂搂抱抱?”

“妈!我已经说他了,他说以后当着孩子会注意的。”

“还有,以后让他别总逗乐乐喊他爸爸,万一让吴思成知道了乐乐的身世,那他还不跟你拼命?到时候我所有的打算都得黄!你还想不想跟吴思成离婚了?”

屋内传出的这几句对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把门外的我击得五内俱焚。

我突然意识到事实的真相——刘倩出轨绝不是最近的事,而且我丈母娘不但十分清楚甚至还和她一起骗我!

而最可怕的是——乐乐极有可能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想到这里,我转身朝楼下奔去。

因为我怕我再多呆一秒钟,就会忍不住打开房门冲进去,把家里砸个天翻地覆。

我迫切的需要冷静一下,理清头绪、搞清事实,这顶从天而降的绿帽子我绝对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戴上!

已经戒烟很久的我在小区便利店买了包烟,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一连抽了五六支后剧烈地咳嗽起来,接着是一阵阵的恶心和反胃。

我索性用手指抠嗓子眼儿,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一干二净,直到吐出胃里的酸水之后,脑子清醒多了。

我仔细分析着这件事,儿子口中的那个“叔叔”,绝对不会毫无理由地说出“我才是你亲爸爸”这样的话,我必须找机会偷偷去做个亲子鉴定。

不过这事不急,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找到奸夫,看看究竟绿了我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番思索后,我想到了一个巧妙的法子。

我一直等到夜里十二点多,然后返回便利店买了瓶五十六度的红星二锅头,拧开盖子后先往身上洒了一些,然后对着瓶口猛灌了两大口。

刚刚吐出酸水、变得空荡荡的胃猛然受到酒精的刺激,马上引发新一轮更强烈的反胃,不过我强忍着没有吐,而是猛跑回家。

进门之前,我故意装作喝多的样子,脚步踉跄、全身打晃,然后举起拳头哐哐砸门。

开门的正是刘倩,看到她的同时我放松喉头,一张嘴哇的一声,刚喝下去的两大口酒混合着腥酸的胃液喷了出来,溅了她一身。

刘倩不由得捂住鼻子连连后退,嘴里嘟囔道:“不是说回去加班了吗?怎么喝成这样?”

我故意嗝了一声,吐出一口浓重的酒气,笑着说道:“我们这月的销售任务提前完成了,老总不但请我们吃饭,还给我们几个销售骨干每人放了五天假,这不一高兴就喝了点儿,不过你放心,我没……嗝……喝多。”

说完向前跨出两步,装作不胜酒力的样子,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任由刘倩和她妈把我拽到沙发上。

躺到沙发上之后,我又借着胃里强烈的刺激吐了几口,然后闭上眼睛假装睡死过去。

没过多久,我感到刘倩在我旁边坐下,用温热的湿毛巾帮我擦洗脸上身上的秽物。

如果放在以前,她这样的举动会让我感到无比的幸福与温暖,但在知道她和别的男人开房之后,此刻的我只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恶心。

不过我仍然保持睡死过去的状态,一动不动。

这时就听到我丈母娘的声音说道:“差不多得了,管他干啥?你看他那副不成器的怂样子,才喝了几口猫尿就醉成这样,真是太没用了,跟佟伟然比可差……!”

“妈!你瞎说什么?”刘倩忙不迭打断了她妈,接着低声说道:“你也不怕他听到。”

闻言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丈母娘嘴里说的这个男人的名字,极有可能就是刘倩的出轨对象!

就听我丈母娘继续冷笑一声:“怕啥?他醉成这熊样子,在他边儿上放鞭炮都醒不了,我跟你说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吴思成这样的男人,除了上班挣死工资别的啥也不会,没一点男人味儿,哪像小佟人又帅、又知道疼人,而且人还上进,跟人家比吴思成就一窝囊废!”

闭眼装睡的我听到这番话,恨不能当场跳起来上前甩上这个肥头大耳的老太婆几个耳光。

我这吸血鬼丈母娘最大的爱好就是打麻将,然而牌技差,经常输的一塌糊涂,所以她每次来我家,说是看外孙子,其实就是为了躲债加要钱。

我跟刘倩结婚十年,陆陆续续给她的钱少说也有三四十万,而她此时却大言不惭的说我窝囊废,真是气死我了。

刘倩有些不耐烦地道:“好了妈,你少说两句,赶紧休息去吧。”

“我不困!倩倩我跟你说,佟伟然那边你也得盯紧点,开店的事儿你必须一手操办,股份啥的你都得整明白,别嫌麻烦!我这段时间就住在你家,帮你打着点掩护。只要吴思成那个死鬼老爹的拆迁补偿款一下来,你把钱拿到手,我立刻就想办法让你俩离婚,并让吴思成净身出户!”

听完我丈母娘的这番话,巨大的惊讶反倒冲淡了内心的愤怒,我的内心一阵冷笑:好你个死肥婆吸血鬼,原来你打的是这样的如意算盘!结婚十年几乎把我榨干,现在居然还打我老家房子的主意!

二十年前我家里经历一场变故,原本幸福的四口之家就剩下我和父亲两人,他拖着多病之躯含辛茹苦供我读高中、上大学,最后又竭尽所能给我凑够了房子的首付,从而让我能够在城里扎根。

婚后不久我将父亲接到城里一起住,可是刘倩她妈三天两头找事儿,搞得我家鸡飞狗跳,最后我父亲不得不拖着病体,伤心地独自返回老家,这也是我多年以来的一块心病。

眼看父亲身体每况愈下,我也是忧心如焚。

去年,我老家要修高速公路,而我老家的房子和土地正好就在规划路线上,粗略估计拆迁补偿款能有一百万左右。

这笔钱的用途我早就想好了,拿出70多万以我爸的名义在我家附近全款买一套小房子,将他接到城里来住,这样我照顾他也方便。

剩下的钱我会存到他的名下,留着给他治病用。

这些想法之前我都跟刘倩说过,而且为了不让她把这事儿告诉她妈,我还安慰她说反正等我爸百年之后,那房子还是我们的。

谁料刘倩当时答应得好好的,转脸就把这事儿告诉了她妈这个吸血鬼,可怜我一直都拿她当自己最信任的人看!

此刻我心里感到万分庆幸,幸好自己之前没冲动,否则又怎么能听到她们母女之间最真实的对话?

你们不是算计我爸的救命钱么?还想让我净身出户,我偏偏就要让你们什么都得不到!

尤其是你个死肥婆吸血鬼,为了算计我,不惜撺掇女儿出轨、还给她提前找下家,要是让你的恶毒计划得逞,我誓不为人!

我意识到自己必须抢先一步,在拆迁款下来之前,搜集刘倩出轨的证据,并找出奸夫,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然后离婚!

当然,我也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我这十年的付出不能白白浪费,我作为男人的尊严也不能任由他们践踏,我要让他们这些卑鄙的人知道,好男人并不好欺负!

闭着眼睛在沙发上继续挺了大概一个钟头,我听到丈母娘的房间传来一阵雷鸣般的呼噜声,而刘倩的房间也早已没了动静,估计已经睡着了。

但我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墙上散发淡淡荧光的挂钟,像一个静静的伏身草丛中等待合适机会给敌人致命一击的狙击手。

一直等到凌晨四点多钟、人睡得最死的时候我才悄悄起身下地,光着脚,不发出一点声音地来到刘倩的卧室。

我凑近她身边,静静站立了几分钟,确定她正在熟睡,同时也为了让眼睛适应卧室的黑暗。

然后我拿起她放在枕头边的手机,将手背面的指纹识别区轻轻凑近她的食指。

就在这时,床上的刘倩突然翻了个身,说道:“你干嘛啊?”

我当即被吓出一头冷汗,大脑飞速运转,想着该怎么办,是直接就撕破脸?还是编个什么理由解释?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刘倩只是翻了个身,仍然保持熟睡的状态。但她接下来一句呢喃的梦话却又激起我内心更强烈的怒火。

她说的是:“讨厌,我这两天都快被你搞死了,明天早上再要不行吗?”

如果之前没有听到她们母女那卑鄙的计划,我绝对抡圆胳膊用一记耳光把刘倩扇醒,然后把她从床上拖下来饱以老拳,但我深知小不忍则乱大谋,此时还不到我爆发的时候。

我又静立一会儿,等心情平复后,再次将手机贴上她的食指。

一阵轻微的震动之后,刘倩的手机屏幕在黑暗中陡然亮起。

我将屏幕迅速贴到胸口避免漏光,以免惊醒刘倩,然后快速来到客厅,趁着手机还未锁定,打开了微信。

我从来没有翻看刘倩手机的习惯,而且她的手机密码我也不知道,所以她并没有删除跟那个男人的聊天记录。

两人之间那些淫荡露骨的对话我都没敢太细看,我怕自己忍不住发出声音,所以我快速地点击那个男人的头像,进入了他的朋友圈,希望能看到这个奸夫的照片。

随着我手指的滑动,这个名叫佟伟然的男人的真面目终于显现在我眼前,当我看清他的那张脸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掉进了冰窟窿,浑身僵住——照片上的这个男人,化成灰我也认识。

正是因为他,二十年前我家才会发生那么大的一场变故,导致我妈含恨离世,我们家也差点家破人亡。

盯着照片上那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过往的那些痛苦回忆就像是山呼海啸一般袭来,将我彻底淹没……

二十年前,我还在老家上初中,我有个天真烂漫、聪明伶俐的表妹,名叫玉秀,她是我姑姑的女儿,不过我姑姑去世早,所以她从小就在我家住,跟我一起长大,我俩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

女孩子发育比较早,尽管比我小半年,但玉秀个子已经比我高了半头,胸部也已高高隆起,出落得亭亭玉立,村里人见了我俩总爱开玩笑说我像弟弟。

玉秀班上有个全校闻名的坏小子,名叫冉卫冬,他父亲是包工头,这小子仗着家里有钱在学校里打架斗殴、无恶不作,谁见了都怕,出了事他爹就拿钱摆平,连校长都拿他没办法。

有一次在学校打饭,冉卫冬的小弟在我前面插队,我那时性子刚,看不过就跟他吵了一架,结果这事儿惹恼了冉卫冬,他觉得我给他的小弟找事是不把他放在眼里,放出话来要打我。

玉秀知道后每天上下学都跟我作伴。

这让我这个当哥哥的感觉很没面子,有一次放学后故意早早就一个人跑了,让玉秀落了单。结果那天我走后下起了大雨,玉秀在回家的路上进到一处正盖的房子里避雨,遇到了也在那里避雨的冉卫冬。

玉秀让冉卫冬以后别再找我的麻烦,冉卫冬其实早就对漂亮的玉秀动了邪念,给她写过好几次纸条,这个畜生看到四下无人,竟然对玉秀实施了强奸……

我父亲知道这事后,坚决要带着玉秀去公安局报警,但是却被玉秀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姑父给拦住了。
我姑父是个胆小怕事的主儿,而且他恰好就在冉卫冬他爸的工程队里干活。一来他觉得这种事儿让街坊四邻知道了不光彩,二来事发之后冉卫冬他爸第一时间就托中间人拿着一大笔钱找过他,劝他息事宁人。所以他就想着拿了冉卫冬家的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再追究。

然而我爸作为玉秀的舅舅格外坚持,到最后几乎都要跟我姑父闹掰了,但最终我爸也没有报成警,而是将玉秀受侵害时的内裤等证据留存好,想等着将来机会合适了再说。

玉秀因为这事身体和精神都受到极大打击,连学都上不成了,整天在家里以泪洗面。

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才造成的,于是我在某天放学路上拦住了冉卫冬,要跟他单挑,想痛揍他一顿,可是却反被冉卫冬和他的一帮跟班围住,打得我头破血流。

玉秀见我被打,她从家里拿了把剪刀找到冉卫冬家,想找他拼命,谁知这个畜生竟然放出家里的狗咬玉秀。

玉秀被狗咬了之后往家里跑。

结果被狗追得慌不择路的她失足跌落路边的深沟,头撞在一块尖石头上,被人发现送到医院后已经没有了呼吸……

我父母一直都把玉秀当成自己亲生女儿,知道她的死讯后痛不欲生,彻底愤怒的我爸再也不顾我姑父的狗屁脸面,决心去公安局报警,然而冉卫冬他爸却找了个律师作为中间人上门,劝我爸不要冲动。

首先,冉卫冬放狗咬玉秀只是孩子之间闹着玩,即便玉秀被狗咬伤也不致死,她的死是自己失足跌落,跟被狗咬之间在法律上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顶多算是民事侵权,算不上刑事案件。

其次,冉卫冬强奸玉秀虽然是事实,但冉卫冬强奸玉秀的时候还不满十四周岁,按照刑法规定,不满十四岁的未成年人实施强奸行为不负法律责任。

说完这两点,律师告诉我爸即便是去报警也没有用,最后闹得满城风雨谁也不好看,还不如让冉卫冬他们家多赔些钱了事,说最起码你家孩子不白死。

我爸那时三十多岁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抄起棍子就把律师给痛打了一顿,结果反倒被派出所抓起来拘留了半个月。

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妈彻底被气得一病不起。

等我爸从派出所回来后,无意中听人说冉卫冬他爸是找人花了大钱替冉卫冬改了户口的,借口当年办户口时填错信息,将他的出生日期往后延了一个多月。

这么一改,冉卫冬在强奸案发之时的年龄,正好就不满十四周岁了。

知道这个事实后,本来就有慢性肺炎的我爸气得吐出好几大口血,也病倒了,我们这个家也因此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再后来,也许是担心报复,也许是因为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冉卫冬举家搬走,在我们当地彻底消失了,有人说是去了南方,也有人说是去了东边,而他爸当初承诺的赔偿我妹的钱一分都没有兑现。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就在心里深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期待着有一天我能再遇到冉卫冬,给我最亲的人报仇雪恨。

然而随着年龄增长,升学就业、结婚成家,生活和工作的压力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激情,原以为我这辈子可能都再也见不到冉卫冬了,谁料踏破铁鞋,这个已经更名改姓的昔日仇人竟然以这样的方式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我无声地跪在客厅的窗前,望着窗外天边一轮残月,在凌晨的黑暗中泪流满面。

冉卫冬!佟伟然!

我不管你叫什么名字,你当年逼死我表妹、气死我母亲,如今又给我戴上屈辱的绿帽子,为了我逝去的亲人、为了我男人的尊严,你必须要为这一切付出应有的代价!

而这代价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死!

心底深处深埋多年的复仇之火一旦复燃,立刻火光烛天、烈焰熊熊!

我把刘倩的手机偷偷放回原处,强迫自己躺在沙发上,开始在心里谋划具体的行动举措。

这些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积攒的经验开始发挥作用,窗外透出第一缕熹微晨光的时候,一个大体的复仇计划已经在我脑海中渐渐成型。

第一步、装傻充愣,扮猪吃虎

如今形势,已经改名为佟伟然的冉卫冬肯定知道我的身份,但是我对他的动机和目的尚不知晓,所以敌暗我明,我必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暂时的隐忍不是认怂,而是麻痹对手、暗中调查,从而达到反客为主的战略目的。

第二步、搜集证据,个个击破

佟伟然跟刘倩搞到一起不是一两天的事儿,而我那个吸血鬼丈母娘正是他们的帮手和掩护,我以一敌三没有胜算,所以必须步步为营,逐个击破。

而我选择的第一个报复对象,就是我的丈母娘。

第三步、以牙还牙,致命一击

在消除我丈母娘的助攻威胁之后,我要想办法让刘倩和佟伟然反目,最后再全力对付佟伟然,要他的狗命!

当然,我绝对不会亲自动手,让自己双手沾血,我要想办法让他的死变成一场合理的意外。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