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支配的挣钱机器人丈夫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被支配的挣钱机器人丈夫

作者:李佳佳
2021-01-15 22:00

程序员是比较单纯的群体吗?

我有一个程序员朋友,他最近对婚姻很迷茫。

他和妻子跟丈人丈母娘生活在一起,他们对他很好。但是他突然发现他们好像只是把他当成了一个挣钱工具人。

他给我讲了最近发生的事儿。


那天从早上开始我就有点儿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抽空给妻子小丽打了个电话,问他们在干嘛呢。

妻子说她带着孩子在老丈人丈母娘家呢。问我这时候怎么想起打电话回家了。

知道她们在家我就放了心。

我告诉妻子,我们项目进行的很顺利,差不多再有一个星期就能结束加班了。

听得出妻子也很高兴。

我是互联网公司,工作比较忙。

最近公司要上线一个大项目,最后测试的时候出了问题,我们部门被派过来增援。

为了这个项目我已经两周没有回家了。

不过公司承诺项目上线以后我们小组会有一大笔奖金,我作为主管,十几万应该是没问题的。既然家里没事儿,我赶紧招呼成员继续赶工。

我已经申请了等这个项目结束休假,好好陪陪老婆孩子。

做我们程序员的老婆太不容易了,老公经常加班照顾不了家里。

幸好我老丈人丈母娘来给帮忙带孩子,说实话能娶到小丽这么好的妻子,有我老丈人丈母娘这样的父母真是我的幸运。

凌晨四点多,还有同事守在工位上,我抽空去外边抽根烟透透气。

回来就听小张说我电话响了好半天。

我拿起手机一看,都是同一个号码,但是没有显示备注。

这个点儿打这么多次应该不会是骚扰电话。

我给回拨了过去。

“喂,小余,你在哪儿?”电话里传出一个年轻的女生,声音有点熟悉。

“我是余建新,请问你是哪位?”我有点儿没听出来。

“我是你姐。你在哪儿?你什么时候能到家?你奶快不行了。我妈跟你爸、你姑她们都在医院,你怎么电话一直打不通?”女声像机关枪一样突突个不停,我想起来了,是我后妈带过来的姐姐云婷。

“我奶怎么了?什么时候的事儿?你让我姑接电话。”我的心像被人重重地锤了一拳。

我听着云婷走路地声音,然后小声地叫姑,说小余电话打通了。我脑子里嗡嗡一片,只能随着云婷地动作转动。

“建新,你个没良心的,白瞎你奶对你那么好,你让她临死都见不着大孙子。你还知道打电话!”我姑向来心直口快,一上来就像刀子一样扎我。

“姑,奶情况怎么样?严不严重?怎么没人跟我说?“那里家里,我奶是唯一一直对我好的人。我发过誓,长大以后一定要报答我奶。

“医生下病危,说可能就是今天晚上的事儿。你要是能赶回来就回来。你电话一直打不通,我让小丽跟你说。”姑没好气的说。

“姑,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赶回去。”

这个点也没办法,我赶紧叫醒同事把工作重新安排,然后跟领导请了假。

打了个车我先回了家。家里没人,应该她们都在老丈人家。

我给小丽打了个电话,要车钥匙。

“怎么了老公?”小丽声音含含糊糊,被我吵醒了。

“我奶病危了,我得赶回去看她。咱们家车钥匙在哪儿?”

“啊?奶没事儿吧?你这样回去工作咋办?你昨天熬夜了吗?那开车太危险了。要不然我开车载你回去吧?孩子让爸妈带着。趁她们现在还有劲儿,就让他们在家辛苦帮咱们几天。“妻子一如既往的体贴。

昨晚上一宿没睡,再开七八个小时车确实可能熬不住。但是妻子开也会很辛苦。

我查了下火车,一个小时后有一趟火车。我赶紧定了火车票。

知道我定了火车票,妻子让我在家等一下。五分钟后妻子就穿着睡衣回家了。

妻子开始帮我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让我放宽心,说不定奶奶就挺过来了。

我紧紧的抱住了妻子。希望吸取下家的力量。

一路上,我不停的跟姑沟通奶奶的情况。

很不乐观。

我在火车上心急如焚。

我爸是二婚,带着我和带着云婷姐的阿姨结了婚。

我爸因为迁怒离婚的亲妈,从小对我不管不问。阿姨虽然没有虐待我,但是客气的不像一家人。

那时候家里人经常去走亲戚,可一家人谁也不告诉我,我爸是懒得告诉,阿姨是事不关己。

等我放学回家,大门紧锁,大冬天我缩在楼角避风处,等来的是我爸的一脚。他说大晚上的蹲在外边,像个叫花子丢人。

我那时候最盼望的就是寒暑假,因为可以去我奶家。

我奶总能给我准备好热乎的饭菜。她也从来不会骂我是亲妈都不要的孩子。

我奶没有钱,为了让我上学,她从来不收我爸给的钱,说让我爸留着给我上学。但就是这样我也经常没有学费。

老师找我爸也没有。

我奶知道了,就去找我姑要钱给我交学费。

就这样,我磕磕绊绊上了大学。

上大学以后我忙于打工挣学费,我不想我奶再去帮我要学费。

上班以后我想着接我奶出来玩一趟,我奶舍不得钱没来。

后来我认识了妻子小丽,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回家越来越少了。

年初生了孩子以后,我还想着什么时候带孩子去看看奶奶。

出租车上,我接到姑的电话,奶没了。

挂掉电话,我在车里嚎啕大哭。

晚上守灵,我给小丽打了个电话,问能不能带孩子回来看一看太奶。

小丽沉默了一下,说,你想让奶看一看,我明天就带孩子坐火车过来。

我知道让妻子带着孩子这么大老远太辛苦她了。

但是我奶走之前一直念叨着大孙子,重孙子。我就想让我奶入土之前能看看孩子,了了她的念想。

好在小丽一直很体贴。她对奶也很好,我第一次带小丽回来看奶奶的时候,小丽就说奶奶一看就是一个很慈祥的奶奶。她说我小时候那么苦,只有奶奶对我那么好。她感谢奶奶养了我这么好的孙子,她以后会跟我一起好好孝顺奶奶。听到这话,我当时感动极了。我发誓一辈子对这个好女人好。

但是孩子最后也没回来成。

小丽打电话说,孩子半夜发高烧,她们带着孩子在儿童医院挂急诊,医生说情况比较严重,要连续打三天消炎针,也要防止别转成肺炎。

孩子那么小,肯定是孩子要紧。

办完了奶奶的后事。

我们一大家一起去饭店吃了个饭。

这几天大家都辛苦了。

小丽让我吃完饭赶紧回去休息,别把身体熬坏了。

吃饭到后来,大家聊起了奶一生的不容易。

养大孩子又养孙子。

孙子说的是我,表弟妹都在自己父母身边,只有我一到假期就去了我奶那里。

“我对不起我奶,我要早点回来就好了。“我心里十分的自责。

“早几天我妈给你打电话说奶住院了,让你看能不能回来。你咋不回来?“表弟把手里的筷子重重摔在了桌子上。

“我不知道啊?“回来那天我姑就好像说给我打过电话,可我根本不知道啊。

“我给你打电话一直打不通,我给小丽打的,她说你在加班没回家。我让小丽跟你说的。“姑佯装拍表弟一下。

难道是小丽照顾孩子忙完了?

可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明天我就得回去了。

看着桌子另一角的爸,我想说点啥,他避开了我的眼神。

好吧,其实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话了。

我没了奶,他没了妈。

可我长大了能自立,他却越来越老了,没有了奶奶的贴补,他应该日子很难过吧。

不管怎么样,他生我一场,我现在很幸福,那些小时候的伤害我也不愿意再想。

出发前我想着给我爸转五万块钱。

但是账户余额不足。

家里的钱我一直是给小丽管着,有多少钱,钱怎么花我一概不管。但是我一个月工资到手四万七,拿五万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会儿已经九点多了。孩子也应该起床了。我打电话问小丽怎么回事儿。

听说我是要给我爸赚钱以后,小丽赶紧说,家里的钱在理财呢,她现在就跟她妈要五万块钱给我打过来。

火车到站以后,小丽开着车来接我,老丈人丈母娘带着孩子坐在后排。

一下车受到这么隆重的欢迎,冲淡了我对奶的不舍愧疚。

丈母娘一上来就说我瘦了,说我在家辛苦了。张罗着要给我补补。

老丈人说自己安排。

车子经过菜市场的时候,老丈人和丈母娘就下车去买菜去了。

让我和小丽带着孩子先回家。

“小丽,你之前接到姑的电话了吗?我听姑说她之前给你打过电话,让你告诉我奶住院的事儿。“我一边开着车一边紧紧盯着前面的车流问。

“啊,建新。对不起,我给忘了。都怪我,要不然你就能见奶最后一面了。奶最疼你了。你之前跟我说过小时候的事儿,我听得出来奶是唯一一个对你好的人。你小时候太苦了。奶走的太早了。我都没能好好孝顺她……“小丽开始痛哭流涕。

我对奶的感激只讲给过小丽,她和孩子是我在世界上最亲的人。

可我在回来的火车上也查过,我家里亲戚的电话都被删除了备注,也被拉入了黑名单。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知不觉我就问出了口。我太需要一个答案了。

我以为跟小丽结婚,就有了在乎我的家人了。我不想失去眼前的一切。

小丽停止了哭泣,车子也早已经到车库了。

“因为他们是不在乎你的人,你太善良。我不想你再为他们费心。你小时候需要他们的时候,没有人爱你。现在我和我的家人来爱你,你有我们就够了。“这是小丽的回答。

我能感受到她爱我。

但是我还是有点儿不能接受。

等我们到家,老丈人丈母娘已经到家了。桌子上摆满了水果。俩人在厨房正忙乎着。

听着我们进门。老丈人在厨房喊了一声,让我们自己拿桌上的水果吃,一会儿就开饭。

不知道跟小丽说什么,我就给同事打电话问项目进度的事情。然后跟领导销假,今天晚上休息一下,明天去上班。

听到我说上班的事情,丈母娘站在厨房门口说到。“今天小李打电话来了。说你们那房子贷款快还完了,他那边有新房源,看什么
时候有时间他带着去看看。“

是的,丈人丈母娘跟我们住同一个小区,当时我买了两套在不同楼,一个全款,一个贷款。

小丽说即使是父母住在一起也会产生矛盾,所以在一个小区不同的楼更方便。不在一起不会有矛盾,而且距离够近有事儿也方便照
顾。

这个小李的电话我也有,只不过没有联系过。

我工作太忙,家里的事情都是小丽去办的。当时房子购买,各种手续都是小丽和她父母一起办的。

我记得那个时候,小丽每天回家都说脚都断了。还连累父母天天跟着一起跑。

后来定了这两套房子以后,小丽跟我商量,丈人丈母娘住大那套大的,这样我们以后可以带孩子一起过去住,我俩住现在这套小的
,享受二人世界。

我从来没有得到父母的关爱,也曾暗暗希望有父母能为我操心,看着丈人丈母娘天天不辞辛苦的奔波。我二话不说的就同意了。

后来我的生活中很多事情也多亏了丈人丈母娘帮忙照顾家里。

我一直是心里感激的。

我虽然没有好父母,但是好在有一对丈人丈母娘。

第二天中途喝水的功夫,我拨通了小李的电话,问他介绍的新房的具体位置。又问他房本还是跟之前一样办吗?

小李说我们怎么办都行。像之前一样一本写父母的名字,一本写妻子的名字也行。

我含糊几句说再看看就挂了电话。

我不知道妻子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确实从来不关心家里的钱财,所有的一切我都交给妻子打理,有时候看着小丽兴奋的说咱们家又能购置车了,又能购置什么好东
西了,我甚至有种自豪感。

我很开心自己给家人提供了力所能及的好生活。

可是为什么这一切要避着我呢?

难道我的价值就只是未这个家庭付出收入吗?

我有点儿不明白家的意义了。


PS.
朋友的妻子小丽是家里的独生女。
小丽和父母掌控着朋友的所有钱财,但是也和家人一起把他照顾的很好。
这是爱他还是不爱他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