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往亊回眸
散文

散文:往亊回眸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南阳裔
2021-01-15 17:00

(一)底下冇打到
  
土改时期,某村贫协组织贫苦农民斗地主分田土。
  
有一对中年地主夫妇被揪斗了,在台上被愤怒的贫雇农用竹杂枝和篾片打得皮开肉绽。
  
夜晚回到家里,夫妻躺在床上。地主婆生性风骚,虽半老徐娘风韵犹存。躺下不久,她就伸手去拉扯尚在呻吟的地主公,欲行鱼水之欢。地主公说:“老婆呀,我们今天差不多让贫农们打得死去活来,现在到处都火辣辣地疼。我的好老婆,还是别做那事了。”
  
“打得死去活来,打得死去活来,就打得那么重了?底下那个东西冇打到吧。”地主婆一边嘟哝,一边把地主公拉到身上……
  
他们的对话和弄出的响动,恰巧被在其屋边抽烟休息的几个巡逻武装民兵听见了。
  
第二天,地主夫妇又上台挨斗了。
  
一个民兵问地主婆:“你昨晚讲,底下的那个东西冇打到,是吗?好,今天我们就专打那个东西。”于是,贫农们脱了他俩的裤子,用竹杂枝和篾片专门狠狠地抽打底下那个东西。
  
那次揪斗,地主公婆底下的东西都打得伤痕累累。
  
当晚,民兵特地躲到地主窗戸下,再也没听到地主婆叫地主公做那事了。
  
  
(二)你偷到我屋娘
  
土改时期,某山村。
  
工作队发动贫雇农上台斗地主,诉苦伸冤。
  
一青年贫农走上台上,指着跪着挨斗的地主怒吼:“你这个畜牲,你偷到我屋娘。有这回事没有?”
  
“有,有。我该死,我该死!”地主只得点头承认。
  
台下的人听了,发出一阵哄笑。
  
原来,院子里有一个贫苦农民的老婆颇有几分姿色,被本院子的-个当保长的地主看上了。这地主以关心她家生活为晃子,经常送些钱粮去。经过一段时间,那女主人就主动向地主投怀送抱了。
  
由于有这样的一段情存在,那个农民一家过得比同村的农民要好。他们的事全村人都知晓,以前只是慑于保长的权势都心照不宣罢了。
  
而今,由青年农民亲自上台愤怒揭发,这一举动,不但没激起贫苦大众对地主的仇恨,反而引来了台下一阵哄笑。因为,在农民的眼里,能把自己爹戴绿帽子的事抖出来的人确实是块好笑料。
  

(三)地主小老婆成了指导员
  
有土改工作队驻扎在某集镇的谭姓地主家。
  
该地主有小老婆是由丫鬟晋级而成的,也算是贫苦出身。她生得聪明,长得漂亮又风骚。
  
工作队有指导员姓苏,北方人,三十来岁,没有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地主小老婆勾上了苏指导员。
  
苏指导员多次向其透露过有关土改的消息,使得该地主有时间采取相应的措施,躲开了好几次应当的批斗。
  
该地主虽然被戴了绿帽子,但因躲过了几次批斗,对苏指导员竟毫无敌意,还心存感激。
  
有一次,夜深了,苏指导员敲开该地主家的门,告诉他赶快外出躲一躲,过两天贫协准备斗争他了,说不定还有性命之虞!该地主毫不在意,自信自己在当地人缘好,又没血债,贫协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他硬是不愿离家而去。
  
第三天,政府、贫协就组织召开了声势浩大的斗争大会斗了该地主,并且将他五花大绑,押到蒋家桥枪毙了。
  
该地主坚信政府不会取其性命,后来怎么又喂了他花生米了呢?原来,贫协里另一恶霸地主郁聋子的亲堂兄当副主席,因其堂弟被该地主的亲堂兄举报而遭人民政府镇压了。他对此不甘心,也检举该地主曾做过坐地分赃的强盗,并强烈要求政府枪决该地主。人民政府答应了,该地主就被喂了花生米。
  
据说,土改结束了,工作队完成了使命,撤走了,苏指导员也走了。令人不解的是地主的小老婆也不见了。
  
几年后,有人在县城见到她,她说,搭帮伟大的人民政府让她跳出了火坑、翻了身,做了县政府民政科苏副科长的夫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