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和奸夫联手,想要我的命
情感故事 故事 生活故事

情感生活:丈母娘和奸夫联手,想要我的命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李佳佳
2021-01-16 13:00

大家晚上好,睡前继续听李佳佳讲那个被妻子背叛了的男人的故事。

男人叫吴思成,他和老婆刘倩已经结婚十年了。俩人育有一个儿子叫乐乐。

俗话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可吴思成的丈母娘却一直撺掇妻子跟自己离婚。


一大早,我早早就起床进了厨房,做了一桌丰盛的早饭。

等刘倩她们母女和乐乐起床,我先是向刘倩表示歉意,说自己昨天喝多了,肯定害得她们也没睡好,正好公司给我放了五天假,这几天就让我在家多干些家务作为补偿,她们母女俩可以出去逛逛街啥的。

我丈母娘对我的道歉和受之若素,还颇有些盛气凌人地对我说道:“算你小子有良心,以后知道自己酒量不行就少灌点猫尿。”

我嘴上说着您教训的是,心里却一阵冷笑:我且容你个老东西再嚣张几天,你就等着瞧吧!

吃完饭,我拿出手机转了三千块钱给丈母娘,骗她说这是昨天老总给我的奖励,我孝敬她了,今天是周末,我和刘倩带着乐乐陪她出门逛逛街买买衣服啥的,中午就在外面吃饭。

收到转账,我丈母娘乐得嘴都合不拢了,马上就要张罗换衣服出门。

我看了看吃得满脸都是饭粒的乐乐,对刘倩说让她们先收拾着,我带乐乐去卫生间洗个澡,给孩子也换身干净衣服。

来到卫生间,我在给乐乐洗头的时候手上故意用了些力气揉搓,疼得孩子直喊:“爸爸你轻点,我头发都被你弄疼了。”

我赶紧说对不起,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果然已经搓掉了五六根带有毛囊的头发,我细心地把这几根头发从手心拿下来,放到洗手台上,然后给乐乐冲洗了身体,让他先出去。

乐乐出去之后,我先把那几根头发用我事先在厨房拿的保鲜袋装好,收进口袋,然后蹲到马桶旁边,把手伸到马桶背后,拧松了马桶后面角阀的接口。

接着我站起来,在洗手池的水龙头上接了些水将头发打湿,装作刚洗完头的样子来到客厅,对刘倩说道:“老婆,我怕是不能跟你们出去了。”

“怎么了?你又要去加班?”刘倩问道。

我双手一摊道:“刚我洗头的时候听到马桶后面有水声,一看后面的管道好像漏水了,得找个水管工来修一修,你们去好好玩吧。”

听我这么一说,他们都显得有些失望,但我知道只有乐乐是真失望,刘倩和他妈明显是装的。而且我估计,她们这一出门,十有八九还会去找佟伟然。

于是我借口送他们下楼,在抱乐乐上车的时候,偷偷把自己两部手机中的一部塞到了他的儿童座椅后面。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有两部手机,而且都是苹果,这两部手机共用一个苹果账号。只要我打开手机上的“查找iPhone”功能,就能实时查看另一部手机的位置。

如果刘倩他们去找佟伟然,我就可以比对地图,不费吹灰之力知道他的住址。

另外,我也提前将那部放在车上的手机设成了全静音和自动接听的模式,只要我拨打那部手机的号码,它就秒变一枚窃听器,清楚的听到车上人的对话。

站在窗边,看着刘倩开车远去,我马上下楼,带着乐乐的头发打车去了本市的司法鉴定中心,在申请了个人亲子鉴定的项目后,我缴纳了加急费,一天之后就能拿结果。

从司法鉴定中心出来,我在路边找个地方坐下,拿出手机,打开查找iPhone功能,输入了我的苹果账号和密码。

屏幕上的定位显示,我的车此时正停在城西一个名叫“幸福人家”的小区,而具体的位置,是在小区的3号楼附近。

我家和我丈母娘家都在城东住,城西并没有亲朋好友,所以我判断这个幸福人家小区很有可能就是奸夫佟伟然的住址。

我马上打了一辆车,直接往幸福人家小区开去。

当我赶到幸福人家小区三号楼下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我的车。

我掏出二百块钱递给司机师傅,说道:“师傅,你的车我今天包了,这是给你的小费,车费另算,今天我让你去哪儿你就去哪儿。”

司机师傅扭头看看我,有些警惕地问道:“你干嘛的?便衣警察搞跟踪?”

我点燃一支烟,指着楼下我的那辆车苦笑道:“那是我的车,我是来抓奸的,媳妇给我戴绿帽子了。”

司机师傅一听,一脸“我懂了”的表情,眼神里满满都是同情,他把那二百块塞给我,说道:“兄弟,这钱我不能要,车钱咱该多少是多少,老哥我就劝你一句,一会儿抓奸动手可以,千万别动刀!把人伤了你也得坐牢。”

我说句谢谢大哥,我明白,你放心,然后静静地坐在车里等着刘倩他们下楼。

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刘倩带着乐乐出现在三号楼的单元口,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状态亲昵。

正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冉卫冬!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我并没有看到丈母娘的身影,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猜她有可能又去找牌友打麻将了。

乐乐显然已经跟佟伟然很熟了,他从楼门口出来后,任由刘倩和佟伟然各自拉着他的一只手,蹦蹦跳跳地朝我的车走去。

在不知情的人看来,他们三人才是幸福快乐的一家人。

我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戴上耳机,拨打了我另一部手机的号码。

电话自动接通后,我按下了录音键。

耳机里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接着就听一个男人的声音道:“乐乐,今天我和你妈妈再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好!我还要像上次一样吃冰淇淋和汉堡。”乐乐稚嫩的童音说道。

出租车司机也发动了车子,慢慢地跟了上去。

我闭着眼睛坐在后座,继续我的窃听。

佟伟然:“想吃好吃的,那你得喊我爸爸才行。”

乐乐:“你不是我爸爸,我才不喊呢。”

佟伟然:“切,你不懂,我才是你真正的爸爸,不信你问你妈,哈哈哈……”

刘倩:“伟然,别总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个。”

佟伟然:“嘿嘿,我这不是提前让孩子进入角色么,等咱俩领了证,他喊我爸爸那是迟早的事儿,哈哈哈……”

刘倩:“不说这个了,对了伟然,你给我妈支的那招管用吗?那药真的那么管用?”

佟伟然嘿嘿笑了两声,似乎是递给乐乐一部手机:“乐乐,你戴上耳机看会儿动画片好么?”

乐乐:“好呀好呀,看动画片喽!”

接下来,佟伟然的声音道:“你放心吧,那药是兽医用来给牲口配种时催情用的,等你妈找好小保姆,偷偷给吴思成和小保姆用上一点,保证他们俩搞到一起去,到时候你给他来个抓奸在床,然后你再提离婚,让他净身出户,哈哈哈……”

这对奸夫淫妇的话让我惊出一身冷汗,原来昨晚我丈母娘对刘倩说等我老家的拆迁款到手后,她有办法让我跟刘倩离婚并净身出户,居然是用这么卑劣下作的手段!

我随即意识到,我丈母娘没有跟他们在一起,估计就是到家政公司物色小保姆去了。

既然知道了他们的毒计,那我就来个将计就计好了。

你们给我来阴的,那我也只好以牙还牙了。

我摘下耳机,拍拍出租车师傅的座椅靠背:“师傅,不跟了,我们掉头,先去一趟电脑城,然后去趟兽医站。”

我在电脑城买了两部智能监控,接着又到兽医站买了给牲口配种用的催情药,最后让司机开车把我送到了丈母娘家。

在去丈母娘家的路上,我给我老丈人打了个电话,问他家里有没有人,我说自己今天休息,准备过去给他家里装两个监控。

老丈人他们小区前段时间有人家里遭过窃,搞得人心惶惶,刘倩曾让我有时间了给她爸妈家装两个监控,但是我一直忙也没顾上,为此她还跟我吵过两次。

这次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来实施自己的计划。

老丈人一听我要去给他家装监控,十分高兴,他说自己现在在外面,我丈母娘也没在家,让我自己开门进屋安装就行。

我这个老丈人是个广场舞爱好者,虽然一把年纪,但每天都捯饬得干净利索,混迹于他们小区周边各大公园广场,在他们的广场舞圈子里深受不少大妈的青睐,没事儿经常带异性舞伴回家喝茶聊天,为此我丈母娘这个大醋坛子为此没少跟他吵架。

不过她也知道我老丈人属于那种有贼心没贼胆的怂货,所以我这次就要用她将要算计我的招数,对我老丈人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来到丈母娘家,我手脚麻利地给监控接电、连WiFi并调试,不多时就通过手机上的监控APP看到了清晰的影像。

我把一枚摄像头装在客厅的空调顶上,用放在空调上的绿萝进行遮挡,另一枚则安在了卧室的衣柜顶上,调好角度,让它正对着床。

安装完后我特意从各个角度进行了查看,如果不是特别注意的话,完全不会看到摄像头的存在。

装完之后,我给老丈人打电话,说监控已经装好了,让他早点回来,我教给他怎么使用。

我老丈人听了很高兴,让我烧水沏茶,他有个舞伴一会儿要跟他一起回家,看看监控是怎么用的,回头让自己老公也装两个。

他的话正中我下怀,心里暗暗庆幸真是天助我也,我还想着长线作战呢,看来不一会儿我就能通过手机看上一出活春宫了。

到时候我只要把这视频让我丈母娘看到,不但能把她气个七窍生烟,还能引发她跟我老丈人的大战,这样她短时间内就没工夫再算计我了

我烧了一壶开水,沏上了我老丈人最喜欢的茉莉花茶,然后站在窗边向外张望,等着他跟舞伴回来。

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几分钟后在出现在楼下的并不是我老丈人跟他的异性舞伴,而是我丈母娘跟一个地中海发型的老男人。

那男人我认识,是经常跟我丈母娘一起打麻将的牌友。

这老家伙精于牌技,经常跟其他牌友出老千赢我丈母娘的钱,确切的说是赢我的钱。

见到他俩出现在楼下,我意识到丈母娘这是又要在家里开牌桌了,同时我也意识到这绝对是一次天赐良机,我必须要抓住!

我马上把催情药往茶壶里滴了几滴,怕不够又加了点量,然后飞快地开门出屋,躲到了楼梯间里。

随着电梯门响,我看到丈母娘那肥胖的身体从电梯里出来,边走边说:“这天儿太热了,咱们进屋先喝会儿茶慢慢等,我那牌搭子且得半天才能来呢。”

躲在防火门后的我暗暗发笑,茶已经给你们备好了,一会儿多喝点。

等他们进门,我随即坐电梯下楼,快步来到小区门口,准备堵住我老丈人。

过了七八分钟左右,我看到老丈人跟一个瘦高苗条的老太太向小区门口走来,我赶紧迎了上去,拦住了他们。

“思成,你怎么没在家等着?”我老丈人有些惊讶的问道。

我把他拉到一边低声说道:“我妈回来了,估计要跟牌友打牌。”

然后故意看了看他身边的瘦高老太太,继续说道:“我劝您还是先别回去了,省得我妈又叨叨您,中午我请您跟这位阿姨在外面吃个饭,到时候我再教您监控怎么用。”

我老丈人本就十分惧内,一听我的提议连声说好。

于是我带着他俩在距小区不远的地方找了家饭店,等上菜的功夫,我借口上厕所,打开手机上监控APP看了一眼。

给牲口配种的催情药果然厉害,当然也可能是我加的量足,只见我丈母娘此时已经脱掉了上衣,露着一身白花花的肥肉,跟那个地中海老头在沙发上抱在一起了。

我捂嘴卧槽一声,然后退出APP,快步返回了饭桌。

老丈人见我回来,饶有兴趣地问我新装的监控怎么用?我也不急,坐到他的身边,用他的手机下载了一个APP,然后绑定设备,输入了密码。

不过我打开的是卧室的那枚摄像头,画面里只有空荡荡的一张床。

老丈人的舞伴这时也把脑袋凑到手机屏幕前,兴奋地说道:“嗬,现在这些高科技的东西就是好,这画面真清楚。”

我坐回自己的座位,然后对我老丈人道:“爸,那上面不是有两个摄像头图标么?你直接划动就能切到客厅的摄像头。”

“我去你妈的!”

随着我老丈人的手指轻划,他在手机屏幕上看到了一幅不堪入目的画面,不由得爆出一句怒骂,引得餐厅里其他的客人纷纷侧目。

他身边的舞伴也“呀”的惊叫一声,双手捂眼的同时脱口而出一句“真是太不要脸了!”

我故意装作惊讶万分的样子问道:“爸,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么?”

我老丈人一张老脸已经气得变成了猪肝色,脖子上青筋暴起,他拿起手机作势欲摔,但最终手还是放了下来,从椅子上噌的站起来,对我说道:“思成啊,你先陪阿姨吃吧,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儿,得赶紧去办一下!”

说完扭头就朝门外冲去。

我赶紧说道:“啥事儿这么急啊爸,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办吧?”

他的舞伴也急忙起身冲他喊道:“老刘,你千万别冲动!”

我老丈人毫不理会,像一头发疯的公牛一样冲出了餐厅。

我假装要跟上去,却被老丈人的舞伴一把拉住:“孩子你别管了,没啥大事,你爸他自己的事儿还是让他自己处理吧,我相信他能处理好的。”

我心里正是求之不得,如果我跟过去的话,到时候打得满屋是血,我是拉架还是不拉呢?

吃罢午饭,我打了个车回家,躺在沙发上打开了监控APP,看回放。

把进度条拉到我老丈人回家的时间,只见我老丈人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画面中,吓得客厅沙发上正纠缠在一起的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双双滚落到地上。

我老丈人势如疯虎,上去就对着那地中海老头的小腹狠狠踹了几脚。

紧接着他转身奔向厨房,再出现在画面中的时候他手里多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我心里一惊,该不会闹出人命吧?

我是恨这个吸血鬼丈母娘,但并没有到恨她去死的地步,我只想要冉卫冬的命!。

只见我丈母娘吓得尖叫一声,接着也顾不得羞耻,光着身子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我老丈人的鼻子大吼一声:“刘富强你疯了!你要干什么?要老娘的命是么?”

随着这一声河东狮吼,我那惧内多年的老丈人最终还是怂了,他当啷一声扔掉手里的菜刀,顺手抄起桌上的玻璃烟灰缸,狠狠地砸在了地中海老头的脑袋上,接着一个饿虎扑食,把我丈母娘扑倒在地,骑到她的肚子上,抡圆了胳膊,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扇她耳光,很快我丈母娘的那张肥脸上就鲜血四溅……

下午两点多钟,我接到了刘倩的电话。

她的声音透着焦急和尴尬:“思成,你下楼来把乐乐接上去吧,我爸妈家出了点儿事,我得赶紧过去一趟。”

我心里一阵冷笑,但嘴上却必须表现得十分关心和惊讶:“咋了?到底出啥事儿了?要不要我跟你一起过去?”

“不用了,你把乐乐管好就行,你去了也帮不上忙。”

我又是一阵冷笑,很想怼她两句:“现在知道让我管乐乐了,你怎么不去找佟伟然呢?我过去是帮不上忙,但我可以看热闹啊!”

但这些话目前也只能在心里说说而已,还不到跟她摊牌撕破脸时候。

挂了电话下楼,我看到刘倩开着车正停在单元门口,脸色比我想得还要难看。

是啊,一个背叛丈夫的女人,突然知道自己的母亲居然也干了跟自己一样的事儿,给自己的老父亲戴了一顶绿帽,怕是她脸皮再厚也会觉得难以接受吧?

把乐乐从车上接下来,刘倩也没说别的,阴沉着脸开车走了。

我看她开远,低头去看乐乐,目光正好和他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对视,不知为何,孩子眼睛里那种儿童特有的纯洁让我内心猛地一震。

一个声音在我内心说道:吴思成,你的做法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然而很快又有另外一个声音说道:难道你忘了这些年那个老吸血鬼是怎么对你的了吗?难道你能接受她连你老父亲的救命钱也想夺去吗?

我的眼前随即又浮现出玉秀惨死的模样和我妈离世时那没有闭上的双眼……

我暗骂自己一句:你的仁义和慈悲,只能换来坏人的得寸进尺,醒醒吧你!

对于我和我的家庭所经受的遭遇来讲,我对他们的这点小小惩戒充其量只能算开胃菜而已。

我带着乐乐回家,准备开始下一步的行动。

之前我对刘倩说老总奖励我五天假期纯粹是骗她的,为了我的行动方便,我必须要有更多的自由时间,所以我直接到单位向老总提出了辞职。

老总感到十分诧异,说思成啊,你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呢?

我非常清楚真相往往是最能打动人的,于是苦笑一声,对老总说了自己被绿了的实情,并告诉他,我现在心情很差,辞职一是为了要好好的休息一番,另外也是为接下来该做什么好好的思考一下。

一起共事多年,老总对我的性格为人非常了解,他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兄弟,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但我觉得辞职没有必要,我给你放长假,有什么需求尽管找我提,但是我要告诉你千万千万不能冲动!你现在上有老、下有小,做任何事情之前一定要谨慎再谨慎,不能意气用事。”

老总的话让我一阵感动,想不到在人生最困难的时候,最大的鼓励和安慰竟然来自非亲非故的老总。

我对他说道:“您放心,我绝不干傻事,我只有一个要求,将来如果刘倩问起,您就说我是被开除的。”

老总郑重地拍拍我的肩膀:“放心兄弟,都是男人,我懂,你说怎么来咱们就怎么来。”

有了来自老总的支持,我的心情轻松了很多。

而没有了时间上的顾虑,我接下来的行动都非常的自由。

三天后,刘倩回来了,但她对于她们家里发生的丑事只字未提。

但我还是能看得出她整个人的气场要比之前弱了很多,也不怎么跟我吵架了,而且吸血鬼丈母娘也消停了,将近两个多月都没有再登过我的家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