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性报恩,我送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两性故事 故事

两性故事:以性报恩,我送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初雨
2021-01-16 19:00


秋日的天空碧蓝如洗,早上10点阳光明媚,张向北开着自己车子去上班。

他每天都是10点出门,然后大约驾车半个小时到单位,这是固定的习惯。

张向北自己做广告公司,一直自诩潮人,连自己的奥迪车都改装成橘色,这个颜色在路上几乎没有,每每有朋友说起这个话题,张向北心里都有一种傲娇感,仿佛自己站在潮流的前沿。

“这个时间了,怎么还堵车?”张向北心里嘀咕

前方绿灯了,车子启动、加速。

突然旁边车道一个白色的丰田猛地转向,砰的一声。白色丰田车撞在张向北奥迪车后保险杠上。

“瞎吗?”他低声咒骂了一句。熄火,拉手刹,推开车门。

张向北怒气冲冲地走向白色丰田车,难听的话还没说出口,就怔在原地。

丰田车上走下一个女人,美丽异常。

张向北立刻恢复了正常,板起面孔说:“怎么回事,直接撞过来?”

女司机不卑不亢,很有礼貌地说:“实在对不起啊,我也是走神了,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保险公司。”

女司机礼貌性的微笑,但是在张向北看来女人眼神中有种不经意的风情,仿佛可以吸走一切。

“可是我赶时间呢。”其实他根本没有急事,张向北故意这样说。

“真是不好意思哈,这样吧,我们留个电话,到时候我们约个时间修车。”女司机看着张向北说道。张向北其实也是脱口而出,他也搞不清楚为什么这样说呢?

两个人互相留下了电话,上车准备离去。“我叫池莉,你呢?”女司机摇下车窗问道。

“张向北。”声音规规矩矩,张向北都发现自己今天有点奇怪,没有了那种在人前洒脱、傲娇的感觉。

“等我电话,张先生。”声音从启动的车子里传了出来。

张向北开车到了公司,一路顺畅。

下车后准备上楼的张向北看看自己的车子,仅仅是掉了点漆,并没有严重问题,当时车速不快,而且都有刹车反应。

张向北对自己的车子很爱护,以前出了事故他都是很在意,这一次却没有心疼的感觉。

公司里几个下属正在忙着制作文案,中间几个人进来汇报工作,但是感觉张总有点心不在焉。

快中午的时候,老婆来电话说儿子在学校和同学打架,老师要找家长。张向北和老婆陈晓结婚12年,孩子10岁了。都说七年之痒,其实他们在孩子出生不久就闹过几次离婚了。

张向北自己开公司,应酬多,结交的人也多,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用他自己的话说很多时候逢场作戏。可是很多时候到底真的是做戏还是动了感情,恐怕张向北自己也说不清。身边的女人没断过。

陈晓本市人,家境很好,父亲是在本市著名企业家。大学毕业后去了边区支教了两年。

这两年的时间让陈晓知道了人生的艰辛,让一个在温室中成长起来的她有了丰富的人生阅历。

回到本市后利用自己爸爸的社会关系支持,自己创立的广告公司很快就步入正轨,这时候她认识了外地来本市打工的张向北。

张向北用坚持和努力赢得工作的稳定和成绩,也抓住了陈晓的心。

两人结婚以后陈晓逐步把公司的业务交给张向北,这期间她的爸爸也去世了,既要照顾母亲又要照顾孩子,平时去公司的时间就越来越少。

以前岳父在世的时候,张向北还有些忌惮,现在老人去世以后,有了钱的张向北像是变了一个人,那个努力、上进、知情懂理的张向北不见了。

公司里的事情不让陈晓插手,身边暧昧的女人不断,家里的事情不闻不问,甚至在喝酒后还家暴陈晓。

从开始的小吵到最后的大闹,冷战甚至动手,一个家庭就这样走向了破碎的边缘。陈晓提出离婚,可是张向北就是坚持不离婚,经过几番折腾,陈晓也明白了,他不是留恋感情,是不舍得这些年挣下的丰厚家财。这些年在本市房价飞涨之前,买了三套房产还有一处公建,现在市值千万以上了。

到后来陈晓也懒得管了,两个人就是熟悉的陌生人,离婚又离不成,日子就这样过着。

这样的家庭环境也影响到了10岁的儿子,不知道是性格原因还是叛逆?在学校里不是老师口中的好孩子。

今天又因为一点小事,和同学打架了,虽然不严重,但是老师很生气。

张向北赶到学校的时候,正看见老婆陈晓和儿子在和老师在一起,张向北也赶紧走过去加入谈话,和老师赔不是,然后和对方家长赔笑脸,一顿忙活总算结束了。

刚走出校门,电话响了,张向北拿出电话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池莉”。

电话里池莉想今天下午约张向北去修车,两个人简单订好了见面地点然后挂断电话。

“早上车被撞了,肇事者来电话了,下午去修车。”张向北向陈晓解释。

“去吧,顺路把我送回家。”两个人在车上一路无话,橘色的奥迪车静静地行驶在路上。

张向北和池莉约在奥迪4S店碰面,他刚开进去就看见池莉已经在等他了。因为要简单的钣金和烤漆,所以今天只能车子放在店里修理,等修理好了4S店会电话通知来取车。处理好了修车的事情,池莉提出请张向北吃饭,为撞车的事表达歉意。

池莉电话里订了一家本市著名的情侣主题餐厅。餐厅里人很多,但是包间里很安静,隔绝了外面的嘈杂和纷扰。

池莉今天半职业半休闲的打扮很入时,精心修饰的头发看似简单随意,却很有味道。

脱掉了外衣,丰腴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

点了四个精致私房菜,几瓶啤酒,“今天很高兴,必须喝点啤酒,一会叫个代驾。这个进口啤酒,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池莉指着酒瓶说。

“恭敬不如从命。”张向北心情很好。

两瓶啤酒喝下去,两个人就已经聊得热火朝天了,原来池莉是少数民族,比他小了15岁,自幼喜欢唱歌舞蹈,从边远的山区来本市读艺术学校。现在电视台做艺术工作。

“本来咱们应该是两个冤家,咱们居然还能一起喝酒,都是缘分啊。” 微醺的池莉更加美艳动人。

一顿饭吃了4个小时,分别的时候都有一点意犹未尽。

要说人真的很奇怪,对于张向北来说阅人无数,身边更是不缺女人,可是对于仅仅见过一次的池莉却让自己深深着迷。

那天见面结束以后,反倒是池莉没了消息,这样更让张向北琢磨不透。

他以为池莉对自己也有好感,可是为什么好些天池莉也没有消息。张向北决定主动出击,他觉得池莉是自己的猎物,而且已经上钩的猎物。

在张向北的主动出击下,果然池莉被俘获了,她性格开朗纯真,阳光热情都深深地吸引着张向北,他们恋爱了,每天张向北都觉得意气风发,觉得自己这一次不一样,这次绝不是逢场作戏。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张向北和池莉每周都约会,俨然热恋的情侣。自从和池莉婚外恋以后,张向北对家庭的照顾更少了,现在心思都在池莉身上。这就是我要的婚姻吗?这就是我用心呵护的家吗?

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男人,陈晓彻底的绝望了。私下里陈晓甚至试着和儿子交流这个问题,儿子能接受离婚,而且也表示绝对不和爸爸一起生活。

陈晓也下了决心,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个事情必须要有个了断,但是如何才能保护好自己和孩子呢?

这是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池莉和张向北热恋,但是有一个疑问,每当张向北有想进一步想法的时候,总是被池莉躲开或者制止。

张向北对自己很自信,但是两个人在一起,池莉总是刻意保持着身体上的距离。

这更让张向北觉得池莉绝不是个随便的女人,而且她是未婚,可能这样戒备也是正常的。

再一次约会的时候,正卿卿我我的时候,池莉推开张向北不老实的手。

“咱俩结婚吧,这毕竟是我和你第一次,我不想太随便了。”池莉眼神中都是痴情和真诚。

这么多年和陈晓吵吵闹闹,第一次张向北想离婚了。

首先之前那些女人都是逢场作戏,或者都没有动情到可以结婚的地步,其次张向北这么多年和陈晓一起积攒下不菲的家产,他不想分给陈晓,他就是这么的自私。这次他是和池莉动了真情,甚至可以为了这个女人舍弃一些家产。

现在其实家里的而主要财产就是三套房产,价值不菲,现金是有一点,五十万左右,还有一部车。在这个一线城市,三套房产两处位于市内中心区的学区房,另一套是在郊区的一套别墅,总价值一千万以上。

回家摊牌,张向北决定离婚了。

当张向北向陈晓提出离婚的想法,出乎意料的是陈晓回答:“我不离婚,为什么要离婚?”

张向北以为陈晓会痛快的答应,因为之前已经闹过很多次,每次都是她提出来的。这次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我觉得分开对大家都好。”张向北很少的好言好语。

“离婚可以我有两个条件,第一孩子归我,你按月给抚养费。第二我要照顾孩子,现在又没有工作,所以三处房子归我,另外我还要五十万现金。”

“其余车子、公司都是你的,我不要。”听到陈晓的条件,张向北差点把桌子掀了。

这次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

在家里受到的挫折,在池莉那里都是柔情蜜意,这样更加让张向北非离婚不可。

知道了在离婚上碰壁,池莉特意准备了烛光晚餐,红酒,大餐,安慰张向北。

那一晚张向北如愿得到了池莉,床.上的池莉象蛇一样缠着他,欲拒还迎,青春不青涩,让张向北疯狂地索要探秘。

早上阳光透过窗帘照在床.上,张向北醒来看见身边的女人,身材、美腿、秀发,精致面容,想着昨晚的疯狂。想着昨晚吃饭的时候,池莉的话,她想和他结婚,一起生活。

她在电视台做艺术工作,有了这层关系,以后广告的工程不会少,这样还怕没有钱赚吗?

张向北下决心不管什么条件都要离婚,以后钱可以再赚,但是想要和她生活在一起。

既然决定了,很快离婚就完成了,房子过户给了陈晓,现金也转账给给儿子设立的账户,五十万。

张向北只有一个公司和一辆奥迪车,当张向北拿着离婚证给池莉看的时候,她眼里闪过一丝喜悦。

“咱们先结婚,没房子也不怕,我这有一套房子,作为我们的婚房,以后有钱了再买更大的房子。”这一刻张向北真的感觉遇到了对的人。


离婚后第三天张向北就想搬到池莉家里住,但是池莉很抱歉的说:我妈妈要来看我,和我一起住些日子,来散散心。“

张向北有点扫兴,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只能先住在酒店里。就这样张向北一直住在酒店里,偶尔去看看池莉和她的妈妈。

每次去她的妈妈也不多说话,即使说了,浓重的方言,他也听不懂,并且张向北觉得老太太不太容易相处。

想着结婚的张向北着急得很,但也不想池莉太为难。

这一个多月池莉的工作越来越忙,甚至月底还出差了,老太太自己在家,张向北也不想过去。

出差期间两个人也是微信联系,但是突然一天,张向北接到了池莉电话,她提出分手。

张向北想见面聊,可是池莉总是避而不见,张向北只能去池莉家里找她。

张向北开车到了池莉住处,上楼后发现发现门开着,有人在打扫房间卫生。

一个中年妇女在收拾正在收拾房子,看见有人进来抬头问:“你是租房子的?”“租房子?你是?”张向北很诧异的问道。

“原来在这里住的人呢?”张向北懵了。

“原来的人说好的租一年,谁知道刚住了半年多就退房了,押金没退就走了,我只能另租了,你是看房的?”房东讲了一大堆,但是张向北刚听一半就觉得天旋地转。

这时候张向北才发现自己和池莉相处的半年除了知道个名字,别什么都不清楚。

千里之外的海南,池莉看着窗外的白云,城市在脚下,思绪回到了十二年之前。

陈晓山区支教的班里的一个小女孩,父母都去世了,爷爷奶奶带着她,可是太穷了,上学时吃午饭的钱都没有。只能自己带两个煮熟的土豆。

善良的陈晓用自己的钱帮助女孩坚持上学。在一个夏天的夜晚,女孩的爷爷来到学校找陈晓,原来女孩昏迷了,陈晓找到车把孩子送去了100多公里以外的医院。

先天性心胀病,不手术,即使抢救过来,以后也随时可能没命,陈晓打电话给爸爸,用5万多元完成了手术。

女孩出院后恢复得很好,她的爷爷在去世前,一家三口跪在陈晓的面前感谢她。让人感叹生命的尊严和生活的压力到底哪一个更重要。

爷爷知道自己没办法继续照顾孩子了,就拜托陈晓以后多帮助帮助孩子,然后带着不甘和留恋离开人世。

陈晓一直资助这个孩子,后来又联系艺术学校,让女孩来到了本市学校读书,直到女孩毕业。

女孩看着自己的恩人这么痛苦,婚姻的不幸。她决定自己作为诱.饵,帮助恩人解脱。这个女孩就化名池莉,租好房子,租了车子,然后计划制造了意外车祸,勾引张向北上钩,果然一切顺利。

然后自己找借口出差离开,没有任何破绽。即使付出了自己的身体也不后悔,因为没有陈晓就没有她的今天生活,甚至生命。

正在沉思的池莉手机里收到一条信息,是银行转入10万元的消息提醒。

其实池莉本不想要陈晓的钱,但是陈晓坚持这样做。

张向北失落落魄的敲开陈晓的家门,熟悉的家门却不再属于自己,并且陈晓并没有让自己进门的意思。

“你来干什么?”陈晓冷冷地说。

“你认识池莉吗?”张向北有气无力的问道。

“谁是池莉?不管是谁,都和我没有关系了,我们离婚了,以后你的事情不要来找我。”陈晓冷若冰霜。

张向北确实没有证据也没有理由找陈晓,一切都是自己的决定,可是失去的东西还会再回来吗?

现在是盛夏了,可是张向北依然感觉很冷,下一步该怎么办呢?他也不知道。

也许世界上真的有轮回和报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