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去一次酒店,我依然无法满足老婆的需求
情感故事 故事

情感生活:每周去一次酒店,我依然无法满足老婆的需求

作者:唐小菲
2021-01-16 16:00


张扬第一次见到白冰,是他和李刚第一次去客户那里谈合作。

本来这次他是不用去的。

当初创业的时候他就跟李刚分好工,他负责技术,李刚负责经营。

不过这是他们第一次的大业务,对方要求比较苛刻,对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也卡的很严,所以李刚为了保险期间,让张扬跟着一起去了。

当张扬一行到对方公司的时候是下午四点,会议室有一大面落地窗,太阳斜斜的透过窗户照在会议室。

阳光很明亮,可是当白冰从门外走走进了,对他说:“张总是吧?欢迎来到**公司。”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阳光给白冰的头发镀上了一层金边,她那头栗色卷在阳光中发光,比阳光还漂亮。

在她走进的一瞬间,张扬似乎看到了她的睫毛似乎像把小扇子,忽扇忽扇,盖住水汪汪的两汪碧泉。

李刚看见张扬这副对着美女流口水的呆样,为保住公司形象,狠狠在桌子地下踹了他一脚。

却没想到一下子把张扬踹到了地上。

“WC!”张扬下意识一句脏话脱口而出。

等他站起来,白冰是背过身的,张扬总感觉听到她笑出声了。

最后合作没有谈成。

当然不是张扬摔了一跤的问题,实在是因为他们毕竟还是初创,很多产品还无法形成标准,所以自然没有合作成。

不过之后张扬倒是跟白冰越走越近。

这次倒不是李刚帮的忙。

俩人出门的时候又看见在前台的白冰,张扬主动过去加了白冰的微信。

搞得李刚都对张扬这反常的举动竖起了拇指:“兄弟,看来你这是找到真爱了。都敢主动出手了。没救了你,没救了。”

张扬和白冰在一起半年后,俩人第一次去了酒店。之后基本上每周俩人都要去一次酒店。

那天,张扬和白冰看完电影出来的时候,下起了雨。

门口打车的人太多。打车软件上一直在等待。

而马路对面就有一家酒店。

张扬不是没有想法的,但是他又怕提出这个建议会惹白冰不高兴。

于是在排队等车的过程中,张扬不由自主的盯着酒店的灯牌发呆。

连白冰问他,前面还有多少人排队都没有反应过来。

白冰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对面的酒店。

然后又回头戏谑的看着张扬。

张扬被这一看不禁忐忑起来。虽然半年来俩人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也有一些身体接触,但是毕竟还没有到那一步。

从外形上看,他是完全配不上白冰的。

他一米七二,白冰一米六七。可是视觉上俩人身高是差不多的。

而且白冰漂亮窈窕,而自己虽然没有大肚腩,但是也因为久坐显得不够精神。

正忐忑,白冰拉着他穿过下雨的马路,到了酒店。

一路上张扬的心像坐着飞机在云里穿梭。

进了房间,张扬脚步都是飘的。

那一刻,他发誓,一定要做出成绩,给白冰更好的生活。

从那一次之后基本上每周俩人都要去一两次酒店。

直到俩人结婚后买房。

新婚第一天,张扬和白冰赖在床上展望着未来的生活。

白冰说:“以后家里的财政大权归你管,我要花钱买东西,就向你要。我可不是那种非得把老公身家放在自己手里那种人。”

张扬其实有设想过这个问题,他觉得虽然自己现在挣得不少,但是给白冰那也是心甘情愿的。

他也相信白冰不是那种只要钱的女人。

现在一听白冰主动提出不要自己的钱,张扬更觉得自己找对了人。

他抱着白冰亲了一下:“你放心,钱不管在我这里还是在你那里,我只会对你好的。咱家的钱都是你说了算。“

张扬的话让白冰很是高兴,她开心地说:“行。我就信你这句话。钱归你管,但是安排呢咱俩商量着来。正好这段时间我休婚假,咱新房装修就我来盯着。明天我就去找设计公司。”

张扬一听,赶紧说,不用找设计公司了。李刚有个朋友是搞装修的,已经跟他约好了,价格上都好说,都是朋友嘛,互相照顾下。

白冰一听,当即表示反对:“李刚朋友是多,但也不是都是专业的啊,那种小公司资质也不行,而且朋友介绍的好多事情没办法扯皮。你说万一他给我们拖点工期,换点儿小东西,我们是能扣钱还是能吵架啊?不行不行。你去跟他说,我已经找了一家大设计公司来做,合同都签好了。“

几天后,白冰跟张扬说确定了一家装修公司,张扬一听报价,三室两厅,竟然要40万元!

张扬的第一反应是:“太贵了!”

白冰却不以为然,她说对方已经给她做过一些设计图纸了,她做行政的时候也做过一些办公室装修,行情都了解,能做到那些内容的话,40万不算贵了。

可这房子才180万,居然要花房价的1/4去装修,张扬有点儿接受不了这大大超出底线的价格。

就在张扬准备说服白冰放弃这家装修公司时,白冰很自得地告诉张扬,她已经跟设计公司签订了装修合同。

尽管张扬对这次装修没有跟他商量的做法有点儿情绪,可既然已经签了合同,再埋怨和指责也无济于事。

婚后一个月左右,装修正式开工了。

那家设计公司在本地确实很有名,而且服务也很规范,他们有严格的装修步骤和装修工期,后续验收听说也相当专业。确实比一般的小公司要省心很多。

张扬想着虽然40万贵了点,但是把40万交给设计公司,就万事大吉了,只等完工后搬进新房。

可验收那天张扬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一进家门,屋子里空荡荡的。水电马桶燃气倒是能用,但是除此以外,屋里一件家具和电器都没有。

白冰很理所当然的说,40万当然不包括家具和电器啊。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在网上选好了。等屋里散散味儿,你就赶紧支付,到时候家电和家具就入户了。“

张扬打开淘宝,购物车里果然有选好的家具和电器。

张扬全选完,总计是三十八万七千六。

可是张扬存款已经没有那么多钱了。

如果全买的话,意味着接下来的半年俩人都要还债过日子了。

张扬觉得是不是可以选择性的购买或者不要买这么贵的,

张扬试着把自己的想法跟白冰说,谁知,白冰却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说:“老公,这可是咱们的新房,以后孩子也得在这里。买一些不好的东西对健康有影响怎么办?不是你说一定会让我幸福的嘛?而且这不就是几十万的事情吗?听说你们公司最近业务还不错,我相信你肯定还的起。大不了以后我的工资也给你。”

白冰一个月四五千的工资,这点钱连白冰选的一把椅子都买不了。

俩人在一起后,所有的花费都是张扬出钱,有时候张扬还给白冰发些红包补贴她零花。张扬从来没有想过要花白冰的钱。

而现在白冰说的这么轻巧,张扬都有点儿傻眼了。

看着口气很大的白冰,张扬觉得,从拿到房门钥匙那天起,白冰的消费欲望就很膨胀,她总是抱着“高精尖”的态势,仿佛家里的钱花之不尽,她想怎么消费就怎么消费,根本没有考虑过家里的经济承受能力。

可事已至此,新家毕竟是接下来至少十年要住的地方,张扬也不想现在因为钱到时候难受。

咬咬牙,新房终于可以住进去了。

可是公司那边情况却出现了问题。

有新的竞争对手开始模仿张扬他们的产品。

而且他们财大气粗,从成本上大大压缩了张扬他们的利润空间。

虽然张扬不管经营,可是也从李刚那边不断反馈的新需求搞得焦头烂额。

忙了一个月,那天是张扬的生日,李刚特意放了他半天假。

白冰陪张扬去饭店庆祝了一番。

本来张扬想着白冰喜欢吃西餐,俩人去家西餐厅吃顿好了。可是白冰非说今天是张扬的生日,他最近太累了,一定要好好犒劳犒劳他。

最后俩人去了当地最贵的五星级酒店。

晚餐后,俩人住在了酒店。

虽然信用卡还欠着十几万,今天一晚上就消费了一两万有点贵,但是想着白冰也是为自己庆祝,张扬还是很高兴的。

那天晚上张扬感觉俩人找到了恋爱时候的感觉。

第二天吃完饭张扬就要去公司上班了。

可是白冰却看到了酒店大堂的温泉SPA活动,她对张扬说:“老公,你看这个活动放松还蛮合适的,要不咱们做一个再去上班呗。”

张扬看了下时间,现在已经十点了。而且上面的价格写着每人8888元。

张扬有些为难的看着白冰,我赶着回公司有点儿事儿,要不你自己做吧。

白冰拉着张扬的手,“老公,我是想着你为了我们家这么累,我想让你能好好放松放松。我也不是很累,也就昨晚,缓缓就好了。”

说着还冲张扬眨了眨眼。

张扬瞬间觉得自己的压力都被白冰这一眨给冲走了。

他痛快的刷了信用卡,把白冰洁送到温泉SPA活动室才回公司上班。

因为竞争对手的迅速崛起,李刚这边已经拉不到新的投资了。

无奈之下,李刚和张扬只有不断地增加技术投入,不断地开发新的产品来抵御对手的蚕食。

这也意味着张扬越来越多的时间呆在公司,没办法陪白冰了。

为了补偿,张扬应白冰的要求给她办了各种卡打发独守空房的时间。

昨天到美容院去办 “美容卡”;今天又上健身房办“健身卡”;一会儿登记了“游泳卡”;一会儿又去登记“滑冰卡”,这七卡八卡办下来,张扬手里也攒下了七八张信用卡。

这么多的卡账期总有重合的时候,等到结算,几张卡都没办法互相补洞的时候,张扬只能咬牙坚持。

可白冰这边新鲜劲儿过了,就对各种健身、游泳没有兴趣了。她想去户外亲近了。

而去户外就意味着需要一辆代步车。

虽说男人对车都有一种莫名的好感,但是张扬可能是个例外,他觉得车就是个代步工具,而且因为工作很忙一直没有时间去学车,所以就一直没有买车。

现在因为经济状况更没有买车的打算了。

可是白冰说, “老公,买个车以后家里也方便,你下班晚我也能去接你。”

第一次,张扬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咱们现在的经济情况确实不允许我们再有这么大笔的支出了。而且我们公司现在情况也不是很好。咱们也得为以后多打算。”

可白冰却不这么认为,她还拉着张扬说:“你看现在没车多不方便,而且咱们可以分期付款。咱们最大头的房子都全款了,还在乎添几十万车贷?!”

几十万?张扬一听这个价格就惊呆了。

虽然没有买过车,可张扬也知道一辆基础的代步车十几万也能买个不错的了。

可最终张扬还是心太软地败下阵来,无奈地接受了贷款买车。

公司苦苦支撑,可是还是眼见没有了利润。

再投入下去就是填窟窿了。

李刚找张扬商量结束公司。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现在结束,好歹还有些项目可以打包出售。

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不仅会耗光之前的利润,现在的项目也会越来越贬值。

虽然很不甘心,张扬也明白现在是最好的出手时机了。

而且李刚已经决定放手了,没了李刚这个商务,光靠张扬是根本没办法根据市场做出能够销售的产品的。

公司清算完,张扬到手的钱还完所有的欠款,只剩不到五万块了。

跟李刚两口子吃完散伙饭,白冰开着车带张扬回家。

路上,白冰说:“你这边不干了也行,你天天加班我看着都累。过两天我大舅过来,咱们给订个酒店陪着玩儿几天,咱俩也一起住酒店放松放松。天天在家我都腻了。就住上次你生日去的那个酒店。上档次,我舅住咱们也有面儿。”

那个酒店一晚上是6888块,住几天五万块就没了。

张扬张了张嘴想跟白冰说说俩人现在的经济情况。

可看着正开心的白冰,张扬没有开的了口。

“我听我大舅说,他这边有个战友家儿子要盘一个烟酒店,说是要100万。咱让大舅去说说情能不能80万让咱们盘下来。咱这回就在那饭店请大舅跟他战友吃饭,肯定能成。等盘下来再找个人看店,咱俩以后啊天天出去玩儿,躺着收钱。

听着白冰越想越远,张扬忍不住苦笑着说:“咱们钱不够。”

“怎么不够,刚才李刚不还说一家分了八十多万吗?你是不是信不过我亲戚?”白冰有点儿生气的说。

“是分了八十万。但是咱们之前买家具买车还有各种花钱都是贷款,八十万换完就剩五万了。”张扬不禁有些沮丧,他也不知道日子怎么就过成了这样。

也许从最开始装修的时候就应该狠下心拒绝的,完全可以买更好更实惠的东西;也或者这辆车也不应该买。

当时说是买了车以后代步方便,可是白冰总搞不清楚目的地怎么停车,所以大多数时候外出她还是打车。

又或者那些卡也不应该办。因为白冰也根本没去几次。

如果那样的话,说不定现在真的可以照白冰说的盘个店。

可是现在呢,不想坐吃山空的话明天就得找工作了。

去酒店是更不可能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