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生香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返生香

作者:阿秋
2021-01-17 21:00


赵明观察那个女同事已经很久了。

临近下班时,组长突然提议,大家下了班要不要去酒馆喝一杯。

“今晚我请客,大家好好放松一下。”组长突然提高了嗓音道。

赵明才后知后觉地收回自己探寻的目光,他在心里猜测,这一次聚餐,大家依旧不会邀请那个女同事。

办公室瞬间传来一阵欢呼,赵明转过头,看见那个坐在明亮落地窗前的女人依旧是呆呆地坐在那儿,好像周围发生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在靠人脉和关系的职场中,像她这样的,怪不得会被办公室所有人孤立。

赵明思考的入神,没有注意到有个爱开玩笑的同事向他这边扔了一个纸团。

纸团在马上要接近赵明的瞬间突然偏离了路线,径直朝窗边飞去。

赵明感觉自己头顶有东西飞过,转头望过去,却看见了纸团正砸在那个女同事的头上。

“哈哈,扔偏了,让你躲过一劫。”扔纸团的同事嘻嘻地笑了,丝毫没有要对女同事道歉的意思。

赵明却盯着那个女同事出神,因为饶是如此,她还是低着头看着桌面上的材料,并没有在意刚才的那场恶作剧。

从酒馆出来时,已经接近凌晨12点,赵明站在路边快半个小时也没有打到一辆车。

他醉醺醺地往前走了几步,打算到下一个街角再试试有没有出租车。

突然他眯起了双眼,反复确认好几次才终于确定,不远处那个长发红裙的女人背影,就是办公室里那个格格不入的女同事。

赵明这人,酒一喝多了就特别爱管闲事,他绝对不会容忍一个女孩深更半夜一个人在街上溜达。

他快步追上去,想要拉住他一起等车,好送她回家。

可赵明喝多了头脑不清醒,他觉得那个女人一直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缓慢的走着。无论赵明走多快都追不上她。

更确切地说,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从来就没有变过。

赵明的酒一下子醒了大半,他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那个女人机械的向前走,这时他才注意到,女人在这样冷的天,竟然还穿着凉鞋。

他喘着粗气看着女人走到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交通灯恰好变成了红色,可女人还是不管不顾地向前走着,赵明刚想喊一句小心,便听见了一声巨大的撞击声!

女人被一辆重型卡车撞飞,狠狠地摔在了据车很远的地上。

血浆四溢,那场面,赵明终生难忘。

赵明被吓的愣在了原地,他捂住嘴剧烈的呕吐起来。

而这时,那个肇事司机哆哆嗦嗦的下了车,跑过去看了一眼女人后,吓的瘫坐在地上,随后连滚带爬地上了车,扬长而去。

赵明下意识地想要大声喊叫拦住那个司机,却渐渐感觉自己的头上搭过来一双温暖细腻地手。

“老公,怎么了?”这种温柔的声音,突然通过他的耳朵传到了他的大脑,赵明感觉自己在被什么东西拉着上浮。

他缓慢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卧室和昏黄的灯光,妻子正坐在床边一脸担忧地望着他,而屋子里还散发着阵阵不知名的异香。

他缓了半天神才终于反应过来刚才的一切是场梦,自觉喉内干痒,拿起床边的一杯清水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他的妻子在一旁笑了:“看你,刚才回来还说你那个女同事不和别人交流很奇怪,自己被梦吓成这样就不奇怪了?”

赵明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原来他还真有个奇怪的女同事。

可是他自始至终都想不起来他这个女同事的脸,到底是什么样子。

赵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身上乏的很,记忆力也在严重下降。

办公室里那个格格不入的女同事,他平时也从来没和她交流过,只是怎么就会梦见她出了车祸呢?

他鬼使神差地望向落地窗边坐着的那个女人,突然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那个女人的四肢已经断裂,仅仅靠一点皮肉连接着,而地上已经淌了一大片的血。

赵明下意识地看向周围的同事,奇怪的是,同事们都在专心致志地工作着,仿佛这个女人的生死都无他们无关,也没有人注意到那个女人的异样。

赵明变得呼吸急促起来,他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无尽的深渊。

突然,一双手搭在他的肩上。

“小赵,你干嘛站着?”

赵明吓得一激灵,回过头一看,原来是组长,正端了杯咖啡站在他身后。

他刚想把眼前的情况报告一下,却发现女同事已经“完好无损”地坐在椅子上工作了。

赵明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坐回了椅子里。

他又闻见自己身上的异香,他这种精神错乱的症状,仿佛是从他发现身上的香味开始的。

为什么他家里会有如此浓烈的香味?

赵明万万没想到,自己做的梦成了真。

事情要从两个小时前说起。

赵明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由于思绪万千,他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找不到回家的方向了。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最近真是太不正常了。

这时,他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红色的影子,不,应该说是一道红色的光。

赵明看见,那个女同事飞快地跑向路中央,被疾驰而来的卡车撞出去老远。

而这相似的场景,并不是梦,而是摆在他面前无比真实的现实。

路边立刻周围立刻围上了一群看热闹的人群,卡车上下来了两个人,光天化日之下,像是两个“惯犯”一样,把女人抬上了车。随后扬长而去。

赵明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迅速地拦了一辆出租车。

“快,师傅,跟上那辆卡车。”

司机心理素质很好,看见地上那摊血迹不是选择绕开,而是直接开了过去。

赵明从车窗看见,地上那摊血迹还在不断流动着,像无数双鬼爪一样,向四面八方延展开来。

那两个司机果真没安好心,车开到一座荒山下就停下了,赵明远远的看着,那两个人从车上拿出一把铁锹,将女同事埋在了一棵掉光了叶子的树下。

赵明吓得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因为他看见,距那两个司机不远的地方,正站着一个长发红衣的女人。

正是那个死去的女同事。

第二天,赵明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班,一进办公室的门,他就愣住了。

明亮的落地窗前,那个女同事竟然又像往常一样坐在了那里!

赵明再也支撑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被恶鬼缠身了。

“你们看不看得见落地窗前的那个女人?”他醒了之后第一句话就是问自己的同事。

同事们面面相觑,觉得赵明是脑子还没清醒。

赵明已经从同事的反应中得到了答案,看来那个女人真是冲着他来的。

赵明有个叔叔,平日里以给人看阴阳宅为生,赵明把情况和他说完后,他叔叔反而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赵明有些慌了,他叔叔平日里也算是有些本事,他从未看见叔叔脸上出现过这种表情。

“明啊,我和你说过,这世间缘起缘灭自有定数。”

赵明不解,驱鬼还谈什么缘分?

“今晚我把那女子请到这儿来,你先见见她,再说吧。”

赵明心里咯噔一下,差点哭出来:“不能直接送走吗?”

叔叔摇了摇头,显然这女人,赵明是必须要见。

他谢过叔叔,摇摇晃晃回了家。

他的妻子正在厨房里忙活着,见他回来,正在切菜的手突然停了下来,扭过头看了看他,眼神突然变得有些复杂。

一间黑暗狭小地屋子里,已经点燃了九九八十一根白色蜡烛,借着蜡烛的光,赵明战战兢兢地看着屋子四周用朱砂笔写满的看不懂地符咒。

“坐下吧,一会儿我会请她现身,你心中所想的一切问题,都会在今晚得到答案。”

赵明的叔叔倒显得很淡定。

赵明坐下后,手掌心摸到了一个有些硬的而且形状奇怪的东西,拿起来一看,却吓得立马抛了出去。

那是一个已经干燥了的,婴儿的尸体。被缠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

赵明的叔叔骂了赵明一句,显然那东西很值钱。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后,赵明的叔叔二话不说就开始念咒,赵明感觉,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开始发出细碎的震动。

恍惚间,赵明看见,叔叔的旁边多了一个人。

确切的说,是一个长发红衣的女人。

赵明吓得立刻弹出去老远,准备站起来逃走时,却看见那个女人难得的抬起了头。

是的,观察了她那么久,赵明意识到,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的脸。

那女人缓慢的活动着颈部的骨头,动作僵硬且笨拙地抬起头。

屋子里烛火突然晃了一下,赵明看着阴影从女人的脸上渐渐消失,看了半晌,才终于看清那个女人的脸。

竟然是自己的妻子!

赵明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不断地摇头。

“不可能!”

赵明的叔叔这时才终于像是从黑暗中苏醒过来:“明,你知道你身上的香味从何而来?”

赵明机械地摇了摇头。

“古籍记载:‘世有奇宝,名曰返生香,燃之可使死人复生。’可古籍中并未记载焚香的副作用,就是使焚香之人的精神错乱。”

赵明闻到到自己身上的异香,看着烛光下早已泪流满面地妻子,记忆才一点点复苏过来。

妻子三个月前死于一场车祸,赵明放不下,便找了叔叔,点燃了返生香。

这香是叔叔从泰国千金购得,肯用在赵明身上,算是对赵明够意思。

只是,这香点燃之后的后果,却不是他能够承担的。

不只是精神错乱,赵明感觉,自己对妻子生前的记忆正在逐渐消失。

妻子把手轻轻搭在赵明的手背上,赵明这一次终于敢抬起头来看她,心中却是五味杂陈。

赵明听见妻子对他说:“忘了我吧。”

赵明的叔叔故意让赵明的妻子以赵明害怕的形象出现,就是为了让赵明看清真相,承认斯人已逝,生人做再多的努力都斗不过世事无常。

赵明熄了返生香,又回归到了正常人的生活。

只是他偶尔会望向落地窗前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心情逐渐变好的原因,他每次都会望着那个位置微笑一下,然后转动一下无名指上的戒指。

他终于明白,人生遗憾的事情有很多,但总是要向前看,日子才不会太难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