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 故事 黑莲绕指柔

小说连载:黑莲绕指柔-第25章 脱险境

作者:觅朝云
2021-01-16 11:01

第25章 脱险境

晨光熹微,当被镀上层金光的雪山映入眼帘之时,就有人用黑布蒙住了宋嘉禾和黄老翁的眼睛,看来是不想让外人知道他们的村寨在何处。

殊不知,黄老翁早就在二十年前来过这地方了。他告诉宋嘉禾,赤雷族人的村寨建在雪山向阳面,道路滑且险,就算周老将军带人过来,找到寨子也要花些时间。

宋嘉禾在心里算了算时间,从他们被抓到现在,约莫过去了三个时辰,裴原和兰儿是骑马离开的,再过一两个时辰应该能赶到边境。现在的问题是,他们能拖延那么长的时间吗?

“一会儿你告诉那族长,我要按中原的规矩同他成婚,拜堂洞房,一个步骤都不能少。”

“这……赤雷族人野蛮粗暴,想要什么一刻都不能等,我怕他不会答应。”黄老翁还是想找个更有把握的方法。

宋嘉禾道:“你只管翻译,其他的交给我。”

马匹在村寨前停下,族长不算温柔地扯掉黑布,一把将宋嘉禾抱了下来。令他惊讶的是,昨晚眼中全是憎恨、恐惧和愤怒的美人,不仅没有挣扎抗拒,竟还朝他微微笑了一下。

趁着这笑容让他愣住,黄老翁赶紧将宋嘉禾的意思告诉了他,同时还添油加醋了一番,表示夫人已经想通,愿意同他在一起。

在赤雷族人眼中,好男儿必须健壮有力,再不济也不能在打猎时拖后腿,因此族长根本没将梁淮安看在眼里,也着实不理解美人为何要嫁一个瘸子。

他朝怀里人看一眼,对视一瞬后,对方突然红着脸垂下了头。赤雷族女人大都热情奔放,像宋嘉禾这样羞涩绝美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当即大声吐出了一个字。

这次,不需要黄老翁翻译,宋嘉禾也知道他说的是“好”。

梁淮安被关进了一间满是灰尘和杂物的屋子,来的路上赤雷族人嫌轮椅太沉,根本没给他捎上,因此他现在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双脚移动。

他尝试着站起来,可没走两步膝盖就支撑不住,再次摔倒在地……最后,他忍着疼痛,手脚并用地爬到了门边。

不经意的一推,门竟然打开了!

梁淮安顿时喜出望外,那些赤雷族人看他是个瘸子,竟丝毫不设防!

然而,他还来不及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做,眼前就出现了张赤雷族少年的脸。他不如昨晚那些人强壮,却依旧轻松地将梁淮安扔进了屋里,而后跨步进去,咔擦一声落了锁。

梁淮安察觉到危险,警惕地盯着那少年的手脚,思考该如何躲开攻击。他从那少年眼中看到了冷漠,凶狠,以及压抑许久的怒火,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下一刻就要成为此人的出气沙袋了。

果不其然,即使梁淮安少时也练过武功,但常年依靠轮椅的生活还是让他失去灵活,左肩结结实实挨了那少年一脚,瞬间疼到麻木。

但是梁淮安惯会忍耐,他知道在这样人的面前,求饶只会换来更凶狠的打击,唯有宁死不屈,才有可能博得一线生机。

因此,他捂着左肩,咬牙挺直了腰。

叮当一声,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掉了出来。梁淮安瞥了一眼,正要捡起来,却被那少年抢先一步。

“你怎么会有周将军的东西?”那少年惊讶不已,用极其生疏的汉话问。

他用了将军这个称呼,想来是很尊重周显的父亲,梁淮安喘了口气:“总不是偷来的。”

夜晚很快降临,黄老翁没想到,赤雷族长竟真按宋嘉禾的要求,办了场不伦不类的中原婚礼;他更没想到,他们拜的高堂,竟然是位躺在榻上奄奄一息的老人!

他心脏怦怦直跳,大胆猜测那位老人就是当年救他的老族长。可纵使岁月不饶人,当年高大魁梧的族长也不该变成如今枯瘦如柴的样子!他究竟遭遇了什么?

另一边,宋嘉禾选了那瓶能使人眼盲的药,趁人不注意倒进了桌上的合卺酒,忐忑地等待着。

入了洞房,满身酒气的族长便不再让黄老翁跟着,他原本将其杀了了事,又顾及着美人如今不会说赤雷语,只好先留他一命。

至于那个瘸子,族长掀开盖头,在美色面前勾起嘴角:今夜过后,他就活不成了。

此刻,他心猿意马地想亲宋嘉禾,却被美人轻柔躲开,拿过酒杯要与他对饮。族长不疑有他,十分痛快地仰头一饮而尽,宋嘉禾却悄悄将酒倒在了衣袖里。

现在,只等药效发作了。

男人扯下宋嘉禾的外袍,她借势站起来,转了个圈,做了个起舞的姿势。族长从未见过这样新鲜的玩法,心里又痒又期待,目光就没从宋嘉禾纤细的腰肢上离开过。

直到,眼前偏偏起舞的美人开始出现重影,随后,变成了黑暗中的一个小红点。

族长惊吼一声,一手捂着眼睛,一手四处摸索,笨拙地摔碎了许多东西。有人听见声音赶过来,却被黄老翁唬住了:“族长在同夫人圆房,你们要进去打扰吗?”

赤雷族人面面相觑,他们不觉得那个娇小的女子能对族长做些什么,只是听见声音才过来看看。如果黄老翁这么一说,他们也害怕扰了族长兴致,平白惹祸上身。

半响,族长才意识到方才那杯酒可能有问题,顿时兽性大发,几乎是瞬间凭借响动捏住了宋嘉禾的脖子!

窒息感扑面而来,宋嘉禾艰难喘着气,抬手拔下玉簪,对准了族长的脖子。然而,即使暂时看不见了,长期打猎抢劫的族长依旧敏锐,在坚刃即将划破皮肤的时候打掉了宋嘉禾的手腕,另一只手上更加用力。

宋嘉禾快要呼吸不过来了,想叫喊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难道她真的要把命丢在这里?

眼前模糊一片,梁淮安那张冷静自持的脸取代了族长的面目狰狞,她在心中祈祷,周老将军一定要快点,再快点,一定要把王爷救出去。

突然,禁锢脖子的力量弱了下来,宋嘉禾睁眼,发现族长的胸口被铁箭贯穿,那上边儿还在滴血。

她扭头,看见了手持弓箭的赤雷少年,以及,被黄老翁搀扶着的,脸色异常难看的梁淮安。

太好了,王爷没事,真是太好了。

意识涣散的最后一刻,宋嘉禾这样想到。

“嘉禾!”


阅读其它篇章:黑莲绕指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