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狗怨
故事 短篇故事

短篇故事:狗怨

来源:花朝晴起网
作者:柴柴很菜
2021-01-16 15:00

引子

王阿斗死了。

他死在自家院子里。

被发现时,尸体都开始膨胀,腐烂,并且还呈现出非常狰狞扭曲的姿态。

从尸体所在的位置来看,他应该是想出门找人求救,可惜,到死他也没能摸到自家大门。

而院子的一角,还躺着一条肢体扭曲的死狗。

看那腐烂的程度,定然比王阿斗死得更早。

发现他尸体的这天是八月十五。

1

八月十五这天一早,张翠莲拿着头天晚上磨好的砍猪刀,独自一人走在坑坑洼洼的乡间小路上。

她边走边琢磨着一会儿到了王阿斗家,定要好好声讨这个畜生,好替自己那可怜的儿子讨回公道。

要知道这王阿斗口条顺,胆子恶,坏事做绝,可是出了名的无赖。

她一个不会说不会道的老实妇人只能拿了砍猪刀找他玩命,兴许这样才能吓住他。

这样想着,张翠莲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等到王阿斗家门口时,天才刚亮,她犹如雪姨附体般,抡圆了胳膊,把王阿斗家的木门敲得哐哐响。

然而敲了半晌也不见有人回应,张翠莲眉头一蹙,手中砍猪刀一挥,直直砍在木门上,木门被生生砍出一道口子。

这还不算完,张翠莲见还是无人应门,气不打一处来,把愤怒全都发泄在了木门上,举着砍猪刀霹雳哐啷一顿狂砍。

同时嘴里还喊道:“王阿斗你出来,我知道你在家,你别当缩头乌龟不认账,如今我儿子还躺在家里昏迷不醒,我今天就算把门劈烂,我也要把你抓出来,大不了和你鱼死网破,砍死你个鳖孙,为民除害!”

张翠莲是越砍越愤怒,骂得也更起劲,不曾想竟生生将那木门砍开了。

可这木门一开,张翠莲却吓得手上失力,砍猪刀哐啷一声落地,差点没砍到她的脚。

王阿斗死了,死在自家院子里,腐烂的尸体粘在地上,既恐怖又恶心。

而这时,村长王大发正带着人挨家挨户分发月饼,恰巧就赶到了这里。

在场的每个人看着王阿斗的死状,心里竟都不觉得可惜。因为大家都觉得像这种作恶多端的人,死绝了才好。

但是这人死得不明不白,在村里可算是大事,含糊不得。

就在王大发准备报警时,王阿斗的儿子王越,匆匆从地里赶了回来。

他人还未到近前,就已脱口阻止王大发报警:“死得好,不用报警,随便找个坑埋了就是。”

其他早就闻讯赶来的村民们,竟也都怪异地沉默着,默许了王越的说法。

一时间,王大发拿着手机报警也不是,不报也不是。

最后他叹了口气:“这人无缘无故死了,该走的流程不能少,十里八乡,谁都知道他与咱全村人不对付。现下他死得不明不白,这要传出去,少不了闲话。”

说着王大发又叹了口气,他黑红色酒槽鼻旁的法令纹显得更深了:“村子之间闲话传得最快,这舌根子嚼着嚼着就变了味,就算只是为了咱们村的名声,也得把这警报了!”

警察来的很快,现场经过初步勘查,很快就得出王阿斗并非死于他杀。看样子倒像是得了急病而死,而角落里的那只狗死亡时间确实要比他长。

至于具体死亡原因,还需要将尸体带回局里进行解剖化验,才能进一步确定。

就在警察准备将尸体装上车,运回局里时,刑警队长周京问起谁是案发现场的第一发现人。

这时一个身形略微佝偻,年纪在五十岁左右的女人,从人群的缝隙中挤了出来。

她身形消瘦,穿在身上的衣服极为肥大,圆形衣领也只能勉强挂在肩上,每走一步,这衣服都要在她身上打三晃。

别看她这一副行走的骨架模样,但步伐走得却稳健,手里毫不费力地提着一把笨重的砍猪刀,也证明这个女人绝对有一把子好力气在身。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将木门砍开的张翠莲。

她走到警戒线外,用如刀划玻璃般尖锐的声音说:“是我发现的,这畜生死得好,一定是大家回来报仇来了,这坏事做绝的畜生,活该遭了报应,只可惜我没能亲手砍死这个畜生!”

此情此景加此话,让原本还有些骚乱的人群变得异常安静。

王大发见状,赶忙出声制止:“张翠莲你在那瞎说啥,还不赶紧把刀放下,小心被当成嫌疑人给抓走!”

张翠莲不但没听王大发的话,反而举起砍猪刀,想要冲进警戒线对着王阿斗的尸体再砍两刀。

一旁的周京一看这架势,三两步冲到张翠莲身边,空手夺下她手里的那把砍猪刀,然后让其他警员拿走。

张翠莲倒也没有反抗抢夺,反倒一屁股坐在地上,边笑边骂边哭。

周京见状,知道这事情不简单,便极有技巧地说:“大姐,你心里要是有什么憋屈事儿,可以跟我说说,咱们警察就是专为老百姓讨公道的。”

“讨不回来了,这人都死了,上哪讨得回来?我现在只希望,那些被他残害的人和生灵,能把他折磨个魂飞魄散,再没有投胎做人的机会。”

听了这话,周京没有马上接话,而是稍作停顿思考,才继续说:“人死了是不假,这恩怨是非可不会因为人死了就消散,你说出来心里也痛快不是?要真有什么难处,咱大家伙也好一起想办法帮你。”

这样说着,周京状似无意地打了个手势,一旁眼尖的王大发发现,就是这样一个不足为奇的小手势,就已经有小警员接到信号,打开录音笔的录音功能,开始进行现场录音了。

张翠莲觉得周京说的话在理,便抬手抹了一把泪,缓缓情绪,开口讲起有关王阿斗的混账事迹来。

王大发见状不由心里暗叹:这周京不愧是刑警队长,他这样做能避免将张翠莲带回警局后造成过度紧张的情绪。

毕竟人一紧张大脑容易空白,变得胆小,询问起来可能会无意地掩盖、漏掉一些事情,这样他得到的信息就不够完善。

而张翠莲在这里会觉得熟悉自在,人处在熟悉的环境里,就容易放松警惕,这种情况下说出来的东西会更具体,因为她足够放松,有足够回忆细节的时间。

这样一来周京就会得到更准确的信息,知道王阿斗的为人和仇家,从而来判断这起案件他杀的可能性有多高。

如此看来这个周京办案经验应该很是丰富,说不定还真就能把王阿斗这个案子给破了。

王大发这样想着,抬眼把目光从周京身上收回来,途中却瞄见王越正阴恻恻地盯着周京,他不由眉头一皱,心念一转,心中生了几分其他猜测,脑子中也百转千回了起来。

timg (7).jpg

2

随着张翠莲的叙述,时间回到十年前。

十年前,王阿斗从城里打工回来,身无分文,还断了根手指。

他说这是受了工伤,无良老板不负责,卷着钱跑路了。

从此他再未出村打工,说是城里人心险恶,套路深,还是在村里好好种地踏实点。

起初他倒也实打实种了几天地,后来农闲,他开始各处游窜,不知从哪划拉来一些大型流浪狗回家养着。

时间久了,他养的狗竟多达十几条。

当时村民们还以为他就是单纯的心善,喜欢狗呢。

后来才发现,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挑一条体格健壮的狗带出村,回来时会出现两种情景。

一是拎着一袋骨头,兴高采烈地带着身上有伤的狗回家。

二是怒火中烧地拎一兜肉回家,却不见狗跟着。

大多时候,他拎肉回家比较多见。

起初村民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只是觉得事有蹊跷。

直到有一次,有人偶然看见他从镇上斗狗场出来,拎着斗输了的狗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往死里摔打,边摔边说:“不争气的笨狗,就该杀了吃肉。”

直到狗被摔得奄奄一息,他才熟练地抽出带在身上的匕首,剥皮放血,割了狗身上的好肉装兜,剩下的一股脑丢进了垃圾箱里,那血腥变态的样子,宛如恶魔附体。

后来这事儿就在村里传开了,几乎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他在斗狗,斗不赢就把狗残忍地宰掉吃肉。

那时曾同王阿斗一起打工的隔壁村村民刚好放假回村,于是村民又从那里得知,王阿斗的那根断指根本就不是工伤,而是斗狗时被狗咬掉了,老板嫌他断指,干活不利索,才将他辞退了。

那之后,村民们还发现他斗狗之余,还拿着自家卖粮食的钱去压赌注,企图一夜暴富。

后来家里的钱被他赌光了,他就开始管同村人借钱。

大家虽然都知道他是去赌,但还是有一小部分人碍于情面,每次都会借给他一二百块。

毕竟这个村的主家们都姓王,多多少少都与王阿斗沾亲带故,也不好一点情面都不留。

只是这一二百块钱说是借的,王阿斗却从来没有还过,后来他再借,才彻底没有人肯借了。

反倒是有的人家急着用钱,催过他还钱,可他哪里拿的出来。

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每次斗输狗,也不在镇上杀了,而是直接领回家,在自家门口摔死。

摔得时候怎么狠怎么来,恨不得让狗的哀嚎响彻云霄,好让整个村的人都能听到,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王阿斗是个心狠手辣,翻脸不认人的主。

之后他会拖着剥好皮的狗,去催债的人家里用狗肉还债。

那场面血淋淋的,哪有人敢收下。

于是,从那之后就再也没人敢让他还债了。

渐渐地,村里也再没有人敢同他家来往。

那时也曾有人好奇,身为王阿斗的枕边人,他的媳妇赵晓玲难道不知道他斗狗赌钱?

他这么不是人,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见赵晓玲和他闹呢?

赵晓玲哪里会不知道,只是她被打怕了,也被威胁怕了,根本不敢管这事!

3

说来这赵晓玲也是可怜,自幼无父,跟着母亲长大,十九岁那年母亲因病过世,一个人孤苦无依,只得匆匆找人将自己嫁了。

而她之所以嫁给王阿斗,是因为自小唯一的发小兼远房表姐——张翠莲嫁到了王阿斗所在的村子里。

她们二人关系极好,情同亲姐妹,她想着自己无依无靠,与好姐妹嫁到同一个村,好歹有个照应。

刚嫁过去那几年,王阿斗对她倒也不错,没出两年便给他生了儿子,然后他就开始外出打工赚钱,养活她们娘俩。

直到儿子六岁那年,王阿斗断了指回来,她都算生活的不错。

可自从发现王阿斗斗狗后,一切都变了。

她曾阻止他斗狗,想把家里的狗都偷偷放生,结果狗还没送出去就被他发现了,紧接着她就迎来了一顿暴揍。

她本想离婚,却舍不得孩子,而且九十年代的农村,思想还颇为封建,女人若是离了婚,以后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况且她也没有娘家撑腰,又没什么文化,初中没读完就辍了学。现在常年在村里带孩子也没有工作,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种地。

可就算这样,怕也养不了孩子。

于是她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管王阿斗斗狗的事儿。

不管斗狗后,王阿斗倒也不揍她了,直到后来她发现王阿斗拿钱去赌,她不同意想阻止,王阿斗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家暴。

刚开始赵晓玲还指使儿子去村里叫人,王越就往张翠莲家跑,让张翠莲找人过去拉架。

有一次王阿斗打红了眼,眼见谁也拉不住,张翠莲的男人就偷偷报了警,但那个时候法律还不健全,仅关了他七天。

后来赵晓玲本想举报他斗狗赌博,让他再蹲些日子,可一打听,说是如果举报成功,不仅王阿斗要再蹲些日子,还要交几千块罚款,面对罚款,赵晓玲选择了沉默。

七天后,王阿斗回到家,当着赵晓玲的面乱刀砍死一条狗,并指着狗的残肢说,“再有一次,我就把你和帮你的人像杀狗一样砍死!”

从那之后,赵晓玲更怕了,也不再顾及其他,只寻来一众村干部给她做主,让她离婚。

但王阿斗哪里同意,他还指望赵晓玲种地养粮食卖钱。

于是故意刁难,说赵晓玲要想离婚,那儿子必须归他,她还要一次性支付儿子到十八岁的抚养费。

那时的赵晓玲哪里有钱,而且就算她有,那钱也会被王阿斗拿去斗狗压赌注,儿子放他手里根本就活不了。

最后她只能退而求其次,说是不敢在家住了,想带着儿子去村里荒屋住,家里的地她会继续种,卖的钱也尽数给王阿斗,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儿子得跟她住,他日常也不能去荒屋骚扰她们母子。

王阿斗听闻也乐得清闲,赵晓玲一离开家,更没有人阻止他去赌了,而且有村干部出面,他又有钱拿,又不用出钱养活妻儿,索性就随赵晓玲去了。

赵晓玲走的时候身无分文,起初是靠张翠莲接济过活,后来她给村里人帮工种地,拾棉花。

渐渐地,娘俩倒也能过活了。

直到王越八岁,勤劳的赵晓玲手里已经攒下些钱,也和张翠莲夫妇筹划好了,去城里打工,好让儿子在城里读小学,到时候再寻了机会和王阿斗离婚。

而那几年的王阿斗,混得半死不活,偶尔有赌赢的时候,但大多数时候还是输,只能勉强有口饭吃。

那会儿他的脸皮早就彻底没了,平日没事儿就去各家偷鸡摸狗,遇见大姑娘小媳妇总要动动手脚,再不济也在嘴上占些便宜。

有村民看不过报了警,顶多也就进去待十几天,里边有吃有喝,过的倒比外边好,久而久之村民都和他结了仇,对他厌恶至极,避而远之。

后来赵晓玲要偷偷带儿子走,王阿斗不知道从哪听了风声,生怕赵晓玲走了没人给他种地赚钱。

他心想,就算他最后阻止不了她们离开,那至少也要在她们离开前再要一笔钱。

于是,赵晓玲母子二人便又遭了殃。

那是一个午后,王阿斗赶去了荒屋,一进屋便到处翻腾,赵晓玲知道他是在找钱,于是小心和他周旋,同时暗示八岁的王越悄悄溜出去搬援兵。

就在王越把援兵搬来时,王阿斗为了抢钱把赵晓玲推倒在地,一颗石子正好嵌进赵晓玲的太阳穴,立刻就让她断了气。

事后有人报了警,根据勘察,警察确认赵晓玲死前王阿斗并未施以暴力,只是双方抢夺钱财时,失手将她推倒致死,这属于失手杀人,因此只被判了七年刑。

这下王越和孤儿没有任何区别了,他家也没有什么亲戚,最后还是张翠莲夫妇收养了他。

timg (9)_副本.jpg

4

张翠莲夫妇办了赵晓玲的葬礼后,王越跟着他们进了城,同他们的儿子王泽一起读书上学。

这一家人都待他极好,一有好吃的好玩的都先紧着他来。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这样的好日子只持续了五年。

那日放假,他们一家四口去公园玩时,路上遇到了车祸,张翠莲的丈夫当场死亡,儿子王泽头受重伤,张翠莲腰部受损,只有走在最里侧的王越躲过一劫。

后来肇事司机给的赔偿全用来给母子俩看病了,年仅13岁的王越自行退了学,一边照顾母子二人,一边隐瞒年龄兼职赚钱。

半年后张翠莲基本痊愈,只是她腰部受了伤,后半辈子只能驮着背过日子了。

而王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头部受了重伤,变得神志不清,张翠莲好后几乎倾尽家产,也未能让他痊愈。

丧夫子傻的状况让张翠莲一夜白头,不过三十多的妇人,如今却老的像五十岁。

眼见着王泽治不好了,家里的房子卖了,钱也花的差不多了,张翠莲只好选择带着两个孩子回村住。

回到村里后,她们又住进了王越以前住过的荒屋,然后种着他们两家的地,农闲时王越就出门做兼职,两年打磨下来,不过十五岁的孩子,老成的像是二十五岁。

这期间因不放心王泽自己在家,王越在城里给王泽买了一条拉布拉多,这狗聪明,说是训练好了能照顾人。

事实也的确如此,而且自从有了这条狗,原本神志不清的王泽渐渐好转,言行举止已如七八岁孩童,好歹没有彻底傻了。

而这些变化让二人高兴了好一阵子,毕竟七八岁的智商也能明辨事物,不至于让人过分担心了。

原本以为日子又渐渐向好的方向发展了,结果王阿斗却出狱了。

王阿斗出狱那天,张翠莲和王越正在地里拾棉花。

一进村,王阿斗就发现一条狗正叼了一篮子吃喝往地里去。

那狗的身后还紧紧跟着个,一看就傻了吧唧的半大小子。

他那会正饿,就拦了路要吃要喝,王泽见他饿,就让狗子放下篮子任他吃喝。

吃饱喝足的王阿斗见那狗子听话,便又动起了歪心眼,想把狗骗来换钱花。

可拉布拉多何等聪明,看出脱了短袖想要兜它的王阿斗心怀不轨,便轻轻叼着王泽的裤腿,示意王泽往地里跑。

结果王泽不明所以,见王阿斗要抢狗,反而留下来和王阿斗纠缠起来。

只拉扯了几个回合,王阿斗就将王泽推倒在地,磕了脑袋昏了过去。

随后,狗子便被他偷回了家。

张翠莲和王越在田里见王泽迟迟未来,心里隐约觉得不好,于是放下田里的活,沿路去找王泽。

没多久,便被他们发现王泽昏倒在路上,狗子也失踪不见,路面还有点滴血迹。

经过仔细查看,血迹不是王泽留下的,应该是那个坏人或者狗子留下的。

于是王越赶紧给村里人打电话,让村民过来帮忙把王泽母子送去医院,他则留下来,准备沿着血迹找到那个坏人。

一开始,王越本想叫人和他一起去,但他发现血迹似乎是朝着王阿斗家蔓延的。

他眉头一皱,若有所思,最终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去。

他只身来到王阿斗家,远远地,就看见王阿斗家的门四敞大开。

待走近,只见狗子后腿被打折了,出了不少血,还被一根铁链子拴着,而王阿斗正拎着一根沾了血的木棍站在院子里。

看到这王越就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故意神色焦急地问:“这狗是我家的,你无缘无故伤害他,你信不信我叫人过来收拾你?”

王阿斗七年没见儿子,孩童时期也不曾照看过,一时间他也没认出来,只把木棍往地上一杵,粗声粗气地说:“这狗在我家就是我的,你想要就得拿钱买。老子可是杀人犯不怕你叫人。”

王越闻言立马做出惧怕模样,妥协道:“要多少钱你才肯把狗给我。”

王阿斗狮子大开口道:“五百。”

王越面露难色,问少要点行不行。

王阿斗两眼一瞪,把手里的木棍往狗子身上一甩,疼得狗子哀嚎一声,然后恶狠狠地说:“就五百,否则我现在就把狗打死。”

王越露出一个快被吓哭的表情,哭唧唧地说:“我这就回家凑钱,你可千万别把我的狗打死。”说完转身就跑了。

5

王越这一走就是好半天,等他再回到王阿斗家时,月亮已然爬到了树梢。

然而,他并没有凑到五百块钱。

他拿着东拼西凑的三百块钱,希望王阿斗能够通融通融,让他先把狗领回家。

可王阿斗何等精明,怎会让他轻易把狗带走。

他先是做一副万事好商量的模样,笑嘻嘻地把钱从王越手中哄骗出来,随即却说:“这狗我不能给你,等你把钱凑齐了才能把它接走,不然万一你翻脸不认人,我可没地说理去。”

“要不我给你签个收款条子,这三百就当定金,你可以每天都过来看看它,直到你凑够钱为止,我都会让它在我家好好活下去。”

“还有一点你记住,你若是叫人来帮忙,我一准弄死你全家,不信你回去问问家长,我王阿斗是个什么人。”

王阿斗这么不要脸,王越也没辙,他也压根没打算叫别人来帮忙,因为他深知王阿斗的德行,叫人来反倒会让他狗急跳墙。

于是他假装胆怯,同意了这个不公平的方案。

“我可以去看看我的狗吗,我白天看它身上好像受伤了,我之前去兽医院弄了点药水,我想给它涂点,不然我怕不等钱凑齐,它就死了。”王越神情胆怯地说着。

王阿斗看了眼半死不活的狗子,心想王越在他眼皮子底下也不能作出什么幺蛾子来,便大手一挥,同意他过去看看。

王越三两步走到狗子面前,给狗子涂了药,安抚了一段时间后才离开。

后来王越足足干了一星期的活,才又凑齐二百块钱,把狗子从王阿斗手里赎回来。

这期间,由于家里条件有限,昏迷的王泽只能被送回家中休养。

而带王泽回家的这天,正是八月十四。

也是这天,张翠莲在家看着昏迷不醒的儿子,心念一横,当晚磨了砍猪刀想和王阿斗讨个说法,想着实在不行就来个鱼死网破。

可谁承想,等待张翠莲的却是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

话到这里,周京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了解的差不多了,他又向王越和部分村民确认了一下,和张翠莲讲得基本没有太大出入。

于是周京收了队,回警局对尸体进行解剖,做最后的确认工作。

6

三天后,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王阿斗死于狂犬病毒。那条死狗也被检查出携带狂犬病毒。

警察推断:王阿斗应该是捡了一条携带狂犬病毒的流浪狗,回家后没多久狗进入发病期,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咬,然后恼羞成怒下打死了狗。

而且他好像对狂犬病也没什么基础认识,所以并未做伤口处理,以及疫苗预防。

根据尸检报告来看,他发病非常迅速,最终是因喉肌痉挛窒息而死,这期间也没有能力进行求救。

到这里,这起案件似乎也该正式结束了。

然而事情真的是这样吗?身为刑警队长的周京心里始终有这样一个疑问。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更没有证据证明事有蹊跷。

王阿斗为人实在遭人恨,被人谋杀几率很大,可眼下的结果很明确的显示他是死于狂犬病,无论怎样都得不出这是故意谋杀。

想到这,周京不由头大。

他觉得要是村里有监控就好了。

如果有监控,就能知道那只带有狂犬病的狗,到底是王阿斗自己捡回家的,还是有人故意谋害送给他的。

然而彼时正值2004年,监控只不过在全国小部分地方进行安装,一个落后的农村要想安上监控,怕是还需要些年头。

除此之外,他的家人也不想深究这件事,所以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没多久,警局就通知王越前来领尸,并进行火化处理,避免病毒二次传染。

之后王越就带着王阿斗的骨灰回村,随便挖了个坑把他埋了……

打这以后,村里就有了狗怨一说,并以此告诫后代不要为非作歹,否则会和王阿斗一样不得好死。

一个月后,中元节。

这天,王越赶回村里给母亲上坟。

在他母亲的坟前,他遇到了王大发。

对此王越并不惊讶,只淡定地摆好香烛贡品,然后引着火,跪在坟前认真地烧着纸钱。

反倒是王大发有点不知所措,好半天才挠了挠头道:“周京来的那天你应该已经知道是我做的案吧,我看你那么盯着他,以为你会找他告发我,他毕竟是你爸……”

王越猛地打断他的话,恨恨道:“那畜生才不是我爸!我确实知道那是你做的案,因为我每晚都徘徊在他家附近,就是想要寻个办法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

“发叔,我其实应该谢谢您替我妈报了仇才对,大恩不言谢,我向您保证,终此一生,绝不再踏进这个村半步,更不会和警察有任何交集……”

7

原来,王阿斗不是死于狗怨,而是死于王大发之手。

王大发原本和赵晓玲是同学,两人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同学。

那时候学校在镇上,各个村的孩子都要去镇上读书。

两人原本没什么交集,但是王大发自幼身子弱,个头小,整个人就是一根营养不良的小豆芽,而且小时候曾生过一场大病,导致他晚上了三年学,也因此总有同学嘲笑他。

但唯独赵晓玲不一样,她不仅没有嘲笑过他,平常还会给他打抱不平,这让王大发一直心存感激。

后来读了初中,已经十七八岁的王大发情窦初开,渐渐喜欢上了为他打抱不平的赵晓玲,可惜没过多久,赵晓玲就因为家里穷而辍学了。

而王大发却一路考上了大学,直到他成为第一批大学生村官,调回本村之后,他才知道赵晓玲嫁给了王阿斗,还被他害死了。

于是一颗想要复仇的种子暗暗埋在了他的心里。王阿斗在监狱的那几年,王大发一直在研究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除掉他。

直到他得知王阿斗喜欢斗狗,他才想出利用病狗,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他。

所以,王阿斗出狱没多久,他就在一个月黑风高夜,故意把早就打点好的病狗丢到了王阿斗家门口。

而王阿斗果然也没让人失望,他见狗凶狠异常是斗狗的好料子,就不管不顾的把狗弄回了家。

就这样,王阿斗死了,死于狂犬病。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意外,或是报应,只有王大发和王越知道,王阿斗是死于他的残暴与贪婪。

其实,王越不做保证也没关系,王大发根本就不怕他会告发。

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警察不会调查出来这些,而且退一万步来讲,就算被调查出来,对他而言,只要王阿斗死了,其他结果就都不重要了。反正仇已经报了,他已经了无遗憾。

但是有了王越的保证,他知道从此以后,永远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晓这个秘密。

而他王大发今后要做的,就只是继续当一个带领全村人发家致富的好村长。

分享到: